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56章 桃花诗会1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429 2016-01-22 20:13:04

  三日时间算不上长,很快便到了桃花诗会的那天。

拗不过容姨,还是新裁了衣裳,用的是锦绣坊最昂贵的云锦,因为避嫌怕抢了月华公主的风头,颜色上没有选择大红大紫,而是采用了素雅的天青色,又绾了个游仙髻,额前悬了蓝水晶抹额,腰间挂着装了桂花粉的荷包,弃靴而着绣花鞋,俨然若温婉娴静的大家闺秀。

阮青在旁笑的捂着肚子蹲地上,我抬脚便踢过去,他就地一滚躲了开来,容姨跨过门槛走进来,见状连忙拉下我翻起的裙角,无奈道:“在自个府里没个正行倒也罢了,到了长公主那里可要端起架势来,免得吓到那些公子哥。”

“这帮纨绔子弟,胆子大的很,想吓到他们可不容易。再说了,这些年我早已声名在外,哪个不知道我镇北军少将军的名号,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我无所谓的摇摇头,透过精致雕刻的窗棂朝外瞅了下太阳的位置,估摸着时辰差不多,得立刻动身,若是晚了可就驳了月华长公主的面子,便没有再多言,抬脚便往门外走去。

月华长公主府位于西华大街最西首,离我的郡主府有些远,马车早已备好,我走过去,在脚蹬上轻轻一踩,便跃进了车厢里,两个丫头春竹、秋菊也跟了进来,阮青坐到车夫旁边,陈可以及其他几个亲卫队的成员则徒步跟在车旁,时刻警戒护卫着。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马车停了下来,阮青“哗啦”一下将车帘掀开,笑嘻嘻道:“郡主,到了,下来吧!”

春竹、秋菊先走了下去,我从车厢探出个头来,见公主府布局颇为奢华,两扇镶金大门在阳光照射下熠熠闪光,门口两尊一人多高的石狮子,石狮子脖子上分别挂着个硕大的紫金项圈,项圈底部有“御赐”两字,非常鲜明的昭示了府邸主人的尊贵地位。

再往旁边一瞧,顿时吃了老大一惊,装饰豪华的马车密密麻麻的摆在两旁,各家的护卫进不去,或站或坐的围在墙边,月华公主思虑还算周全,有小厮送了茶水点心出来,众人小声的说笑着。

鉴于容卿一番殷切叮嘱,我也不想太过惹眼,便没有直接掀开裙角跳下去,而是作娇弱状,由春竹跟秋菊扶着走下来,迎着周遭诧异的目光,缓缓往大门那边走去。

公主府的老管家带着人在门口迎客,秋菊走快几步上前递了帖子,他展开来扫了一眼,便立刻满脸堆笑的请我入内,阮青提着锦盒跟了过来,陈可都佩剑的侍卫却不准入内,公主府内守卫森严,我自己又是个懂武功的,也便没在意,只冲他们点头示意在外等候便抬起裙角跨过了门槛。

府邸内部布局却与大门的风格截然不同,小桥流水回廊甬道,亭阁楼台飞檐,若是再下个雨,那便是江南水乡千里烟波的景致,这贪婪的左右打量一番,对引路的顾管家夸赞道:“置身公主府,便恍如到了江南灵秀之地,今个本郡主算是开了眼界。”

顾管家面露得意之色:“驸马原是江南人士,又在工部任职,这公主府的草图便是驸马亲手绘制,修造好后公主也很是欢喜。”说话间一个大的湖泊呈现眼前,他又介绍道:“现在节气不对,荷花都枯了,若是郡主早几个月过来,还能乘小舟采莲蓬,欣赏下莲叶何田田的盛况。”

“那还真可惜。”我叹了口气,心想既然月华长公主有意拉拢,桃花诗会又是每个月举办一次,明年荷花开的时候再过来就是了,冬天来了春天总不会太远,过完春天便又是夏天了呢。

湖对面便是桃花诗会的起源之地……十里桃林,桃枝已经被修剪整齐,包裹在厚实的稻草帘中,远远望去,灰黄一片,十分的萧条凄凉,一旁的花园里却是热闹非常,戏台高高扎起,下面用绸布围成的看台,桌椅整齐的摆放着,四周各色菊花绽放正浓,我不禁暗自咂舌,京城土地寸土寸金,这长公主府竟占了如此多的土地,万恶的封建社会呀!

宾客已经来了不少,男子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闲聊,女子则围坐在一个盛装贵妇周围,也不知在讨论些什么,不时的拿小手帕掩唇窃笑,那贵妇年纪在三十五岁上下,皮肤保养的很好,半点皱纹都瞧不出,面色虽和善亲切,却自有一股天家的威严,想来就是那月华长公主无疑。

“槿月见过月华长公主,公主万福!”我走上前行礼,月华长公主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咯咯”轻笑两声,站起来拉住我的手,亲切的说道:“原来是槿月呀,十多年没见,出落的这般水灵了,姑姑我都险些认不出来。”

由于皇帝册封我为槿月郡主时,用的是收义女的名义,所以按照辈分我的确该叫她一声姑姑,虽说有封号在身,在毕竟是父母双亡孤苦无依的小女子一个,她月华长公主身份尊贵,连皇帝都要让着三分,看不看的起我都是两说,所以行礼的时候我便用了客套的说辞,现在见她如此说法,我便明白了三分,恭维道:“槿月倒是一眼就认出了姑姑,这么多年过去,姑姑身形样貌没有丝毫变化,仍跟二八少女一般,比的我们这些小辈们都黯淡无光了。”

周围的贵妇少女都笑着附和,她拉着我在主位上坐下,冲众人介绍道:“这便是槿月郡主,连皇兄都经常夸赞的巾帼女将军,前些日子才从边关回来,现下月晨跟北岭结了盟,战事便不会再有,槿月也就在京城常待了。”

又指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贵妇,笑道:“这蹄子是南旻郡王的侧妃,南旻郡王府就在公主府的隔壁,她时常过来混饭,脸皮可算是咱这里边最厚的,就让她给你牵牵线,跟大家认一认,往后也好有个照应。”

在南旻郡王侧妃的殷勤介绍下,与在场的贵妇姑娘们简单的打了声招呼,说话间顾管家又带着沈琬谣过来,身后跟着慕容清风以及另外一个身着华贵锦袍的男子,模样与沈琬谣有五分相似,应该是她的兄弟。

因为这边都是女眷,慕容清风也不好跟过来,就停在半路,远远的朝月华长公主行了个礼,就去凉亭的另外一侧了。

沈琬谣落座后,南旻郡王侧妃自然要为我们互作介绍,我抿了抿唇,挤出抹笑容,说道:“前几日去慈安寺上香时,曾与沈姑娘有过一面之缘,也算认识了,就不劳南旻郡王妃再另作介绍了。”

“是是是,侄儿当时也刚好在场。”话音刚落就有个清朗的男音插进来,我转头一看,正是三殿下安清那厮,一身紫衣,手里摇着柄白玉折扇,笑如三月春风拂面。

“见过三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连忙起身弯腰行礼,我不情不愿的跟着站起来,唯独月华长公主坐着,哼了声,没好气道:“我们一帮女眷在这里喝茶聊天,你个大老爷们过来凑什么热闹?再说了,本宫可没下帖子到你府上,你倒是脸皮厚,自己巴巴的跑了过来。”

三殿下摆摆手示意众人起身,凑到月华长公主身边,边帮她捶肩边嬉皮笑脸道:“姑姑办诗会,我做人侄子的就算再忙,也得抽出时间来捧场才行,下不下帖子又有何关系呢?”

尾音上挑,双眉弯如远黛,貌若潘安颜如宋玉,一帮姑娘羞的纷纷垂下了头,拿扇子遮了脸却又偷偷的瞧着,南旻郡王侧妃眼珠转了转,拿丝帕掩唇咯咯轻笑,推了月华长公主一把,嗔道:“倒也是,若是三殿下不来,不知多少女儿家要失望呢。”

三殿下得意的呵呵直笑,众女面色发红,头垂的更低了,我白了他一眼,轻抿了口茶水,心里暗自腹诽,这种游戏花丛的公子哥早就练就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本事,为了他动心,只能落个心碎的下场。

转念一想,倒也释然了,也幸亏他生得一副好皮相,沈琬谣这才瞧上了,否则那便是跟慕容清风两人互相钟情,也就没我什么事了。

月华长公主跟三殿下又闲聊了几句,顾管家便过来说酒席已经摆好了,月华长公主这才站起来,招呼大家入席,我抬眼瞅了下天色,用现代计时办法的话,也就才十点左右,不过古代都是两餐制,上午大食,下午小食。

当然,在郡主府里,从我六岁刚穿越过来,就已经改成三餐制,多吃一餐,下人们自然也是高兴的,容姨也没有反对,就算我离京去边关,也一直都没改变过。

男宾与女宾隔着走廊对坐,距离不算远,说话都能听到,想来也是为了诗会方便,有酒无乐自然不合传统,酒席开始没多久,戏台上就有走上来个女子,手里抱着个琵琶,冲着大家福身行了个礼,就坐在中间的椅子上,自顾的弹奏起来。

女宾这里都认真的听着,没有太多言语,倒是男宾那里都互相交头接耳,我竖起耳朵倾听了一会,顿时吃了老大一惊,这月华长公主倒真是特立独行,连迎春阁的花kui都敢请到府上来表演,也不怕别人背后议论。

不过很快我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测,一曲完毕后那花kui退了下去,三殿下抿了口酒,瞧向月华长公主,笑嘻嘻道:“姑姑,香浮的曲子谈的如何?是否当得起京城第一花kui的名号?她向来脾气大的很,为了能请她来这里演奏一曲,侄儿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当然,银钱也没少给。”

原来不是月华长公主请来的,而是三殿下干的,果真是花花公子才能做出的事情!

“本宫办这个诗会,不过是附庸下风雅,也让京中的女眷们有个消遣的地儿,倒也不会刻意拘泥身份,香浮姑娘虽出身不好,却是自尊自重的清倌人,方才那曲《出塞》,铿锵有力,让人听来恍如置身漫天黄沙之中,耳边是响彻天地的马蹄战鼓声,现在都余音犹存,技艺之高超,恐怕连宫里的乐姬都望尘莫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