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57章 桃花诗会2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409 2016-01-23 22:02:47

  说罢又转身对身后侍立的嬷嬷吩咐道:“赏!”

“那侄儿就替香浮谢恩了。”三殿下笑着拱了拱手,端起酒杯冲女眷这边摇摇一举杯,然后一饮而尽,女眷这边只好都端起酒杯,用袖子掩住唇干掉。

前几日大醉过一场,现在胃才刚恢复,我也不敢多饮,反正没人盯着,也学着她们的样子掩唇悄悄舔了下就放回了桌上,结果手刚收回来,就听三殿下在那里嚷嚷:“别人都干掉了,槿月妹妹却一滴也不沾,莫非还在嫉恨三哥?三哥好委屈呀,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妹妹十多年不在京中,三哥根本认不出,这才动气拳脚来,不过妹妹在军中待了这么久,想必也与边关将士一般豪爽侠气,不会同三哥计较。”

话都被你说完了,我若是说计较,那肯定要赚个小心眼的评价,无奈之下只得端起酒,皱眉喝了下去,酒杯倒立冲他晃了晃,温柔恭顺的笑道:“哪里的话,是槿月眼拙没有认出殿下,这才闹出了误会,所谓一笑泯恩仇,喝了这杯酒,过去的不愉快便统统忘掉,咱们还是好‘兄妹’!”

月华长公主在旁听出了门道,板起脸来,冲三殿下怒道:“学武是为了强身健体,最多再自保一下,你倒是本事了,竟到外边欺负起弱女子来,回头传到你父皇耳朵里,看他不拔了你的皮!”

过了今天,皇上必然会知道的,不过看三殿下那个反应,显然是对皇帝半点也不畏惧,或者说是做戏太多反而不在乎了,三殿下这个人,绝对不像表面上这样简单,与他结了梁子半点好处都没,我连忙打圆场道:“姑姑不要责怪三殿下了,都怪槿月不好……”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所谓不打不相识,这么点小事,殿下跟郡主都不会在意的。来,咱们一起喝一杯!”南旻郡王侧妃倒是个通透的机灵人,见状站起身活络气氛,在她带动之下,场面渐渐轻松起来。

三殿下起了头,其他的公子哥也跟着起哄,不停的找理由灌我酒,月华长公主在旁笑眯眯的看着,不但不帮我挡一下,还不时的插几句言,将我推辞的话反驳掉,弄的我水酒一杯接一杯的下肚,没等到诗会正式开始就晕晕乎乎了。

春竹、秋菊等宾客的侍女小厮也被请去后院吃席了,我摇摇晃晃的从座位上站起来,问了下一旁的侍卫茅厕的位置,便出了花园,沿着湖边甬道没走多远就到了,释放了自己后,便又晃晃悠悠的走回来,瞧着顾管家爆了个绣球跟手鼓急匆匆的走过去,想来宴席吃的差不多,诗会要开始了。

吟诗作对我是不会的,不过两世与现在这个社会全然不同,背诵几首知名大家的诗词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不屑这么做,毕竟不是自己亲自写的,代表不了自己的思想,驳到个才女的名声也是受之有愧的,倒不如在这里躲一躲,等她们结束后才过去,于是我便走向一旁的石凳,准备坐在上面歇息一会,结果眼晕的厉害,一个没站稳就往旁边摔去。

“郡主小心。”没有摔到草地上,也没有落到湖里,一双有力的肩膀将我扶住,耳边传来低沉磁性的声音,我怔怔的抬起头,发现自己正歪在一个男子的怀里,这男子头束玉冠身穿白色锦袍,面容清雅绝伦,顿时恍惚的不知身在何处,我抬手贴上他的脸,哽咽道:“尹之川……”

话一出口却是明白过来了,尹之川早已是前世的事情,如今沧海桑田几经变换,早已物非人也非,眼前这个人只不过是长着相同的外表罢了,我用袖子抹了抹眼泪,从他怀里挣扎着站起来,微微福了福身,礼貌而又疏离的说道:“多喝了几杯,便有些飘忽,多谢世子援手。”

努力想要站直,奈何地面晃动的厉害,重重的往后打了个趔趄,慕容清风连忙一把拽住我,将我扶坐到一旁的石凳上,皱着眉头用略带责备的语气说道:“上一次喝多了跑到侯府胡言乱语一番,这次喝多了又险些摔进湖里,也不能怪母亲说话难听,委实不像正经大家闺秀的作风,以后这酒还是戒了吧。”

我倒是每次都想在他面前留个好印象,可是往往事与愿违,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还真没说错,不过上次酒后表白之时,我脑子倒是清醒的很,尽管一再强调自己说的是真心话,他却始终认为是胡言乱言,不由得嘴边泛起抹苦笑,摇头道:“槿月知道公子是一番好意,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话不能说的太死,做不到的事情,我也不好随便答应下来,否则便是欺骗了。”

慕容清风叹了口气:“也是,不过郡主还是尽量少喝吧,如果方才不是在下刚好经过,郡主可就危险了。”

现在才是秋天,湖水不至于太冷,掉下去也好,正好醒下酒,以我的泳技,断然不会有危险,不过他一片关心好言相劝,我也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就笑着点了点头:“好,就听世子的。”

花园里传来“咚咚咚”的鼓声,原来这诗会的规矩是传递绣球,鼓声停下来时绣球在谁手上谁便要赋诗一首,没有特别限定的主题,敲鼓的人刚开始是月华长公主,后面谁作诗便换上谁。

慕容清风向花园的方向瞥了一眼,说道:“诗会开始了,咱们赶紧过去吧。”

将规则弄清楚后,我更不敢过去了,三殿下那厮狡猾的很,身边一帮狐朋狗友的围着,只要轮到他们,那么下一个人便能自己控制了,想不被整都难,刚才酒席上算是深刻领教过了,现在哪里还敢往枪口上撞,我往下拱了拱,靠上石凳的后背,道:“里边太吵闹了,我进去了必定头晕,不如在这里透透气,世子还是赶紧过去吧。”

“那好吧,郡主小心些。”沈琬谣在里边,兴许还会有作诗,他自然不肯错过,便点了点头,抬脚向花园那边走去。

难怪郑板桥一直追求的境界是“难得糊涂”,平时倒勇气十足,即使撞了南墙都不会泄气,喝了些酒脑子却越来越清楚,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无论贫穷富贵,只要相依相偎便足够了,他喜欢的是表妹沈琬谣,如果我用尽手段将他抢到手,他又对我半点感觉都没,那一定非常痛苦,与其这样,倒不如我潇洒的放手,让他去追逐自己的幸福,我也能得个解脱,可是又万分的不舍……。

脑子里百转千回的时候,身后响起清晰的脚步声,竟是朝着石凳方向而来,最后停在我身边,眼前被一团黑暗笼罩,我欣喜的睁开眼,诧异道:“世子怎么又回来……”话到一半嘎然而止,面前一张放大的脸,眉毛轻挑嘴角含笑,却是三殿下安清。

“世子?”三殿下转过头,朝花园的方向看了一眼,狐狸一般笑道:“原来你喜欢的是清风表弟。”

如果是一般的女儿家,被说中心事,必定会羞得掩面而去,我却半点惊慌都没,歪在椅背上斜睨着他,挑衅似的说道:“是又如何?男未婚女未嫁,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不劳殿下多费心。”

“可惜啊,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这个表弟心心念念的乃是沈尚书家的那位姑娘,只怕郡主要心碎了。”三殿下“哗”的一下展开折扇,笑的很是幸灾乐祸,我翻了个白眼,决定以牙还牙:“那倒未必,据我所知,沈尚书家的那位姑娘心心念念的可是三殿下,而沈尚书行事稳重心思慎密,很得皇上器重,如果他不经意间露出点想把女儿嫁给三殿下的苗头,皇上必定会立刻赐婚,如此一来,我与慕容清风又是男未婚女未嫁了。”

三殿下眯了眯眼,眸中神色复杂难辨,猛的合上折扇,拿扇柄托起我的下巴,笑道:“郡主背后有诺大的镇北军,父皇定会仔细斟酌下你的婚事,有权有势的自然不会考虑,如果我这个整日只知吃喝玩乐母妃又与人私通的窝囊皇子去请旨,父皇必定会立刻赐婚。”

“啊……”

没等我尖叫,身后便传来一声低呼,三殿下从我身上退开,我连忙转头看去,只见沈琬谣惨白着一张脸站在小道上,双眸水雾缭绕,仿佛下一刻便会变成瓢泼大雨,而慕容清风则站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面上神色复杂。

酒意顿时退却,冰凉的触觉从身下石凳上传来,人也清醒了不少,然后便没了刚才的勇气,舍不得就此放开慕容清风,但是刚才三殿下所作所为都已被他瞧见,如果误会我是不尊重的那种女子,那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我悄俏的瞪了三殿下一眼,从袖子里掏出手帕,面上作出一副委屈无奈的神情,边用丝帕虚假的拭泪边站起来小跑着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如果效果没预计错误的话,那场景便被变成三殿下一人的错。

反正三殿下的名声已经烂的差不多了,而我虽然名声不怎么好,这里终究是封建古代社会,女子一旦名声毁了,那便真的毁了,被世人瞧不起,也没有人家肯娶,甚至连累的身边人都会被鄙视,我不能不顾忌。

跑了宴席上,没过多久他们三个也回了座位上,三殿下笑的一脸无所谓,嘴角高高扬起,一副得意之色,慕容清风的脸色不太好看,分辨不出是气愤还是忧心,沈琬谣就有些难看了,目光悲戚的揪着手中丝帕。

“槿月,你脸色似是有些不好,可是哪里不舒服?”月华长公主探过来,拿手背贴了下我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有些烫,莫非染了风寒?”

哪里是染了风寒,分明是羞怒交加,然后又是一路狂奔,气喘吁吁的赶过来,这才脸蛋有些红,我摇了摇头,半眯着眼笑道:“多谢姑姑关心,我一喝酒便有些上头,方才已经在湖边吹了一会的风,感觉好多了,不打紧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