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54章 初次表白,被拒绝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84 2016-01-20 20:13:08

  两人挨得很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清淡的龙诞香,我尴尬的推了推他的胳膊,嗔道:“殿下,男女授受不亲,请放手。”

他倒是听话的松开了我,不过嘴角弯了弯,摇头笑道:“怕什么,自家兄妹。”

自家兄妹就能这样?大哥,思想如此开放,到底您是穿越的还是我是呀?我无奈的扶额。

记得十多年前初次见到他时,还是一副温文尔雅的君子模样,如今性格竟然变化成这样,看来当年母妃的丑事对他打击很大。

意识到旁边还有两位在场,我也不好失礼,因为郡主位份与慕容清风的世子头衔相当,不需要行礼,便转头冲他笑道:“数年不见,世子安好?”

他神情冷淡的拱了下手,回道:“劳郡主记挂。”

拜这身体前主所赐,他从小便不待见我,所以也没指望太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在我人回来了,有的是时间同他周旋,慢慢帮自己的形象洗白就可以,于是我笑笑,没多说什么,便抬眼看向沈琬谣。

她倒也识趣,没等我开口,便主动福身行礼:“琬谣给郡主请安,方才不知郡主身份,未能及时拜见,还望郡主不要责怪。”

“沈姑娘不必多礼,叫我槿月便好。”我亲自将她扶起来,瞅了瞅她身后,不解的笑道:“今个天气好,出来上香的人也多,沈姑娘怎地一个人过来了,也不多带几个丫鬟?若是不小心不挤到,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沈琬谣看了慕容清风一眼,轻言细语的回道:“表哥接我出来的,回头他会再将我送回去,就没带丫鬟,反正表哥会照顾我。”

这话听在耳朵里有些不是滋味,我斜眼瞧向慕容清风,却发现他正直勾勾的盯着沈琬谣,目光温和而又深情……不,比这些还要更上一个层次,应该说是喜欢,又或者是,爱?

思路一理清,禁不住手脚发软脊背发凉,我连忙扶住旁边的柳树,这才站稳没有跌下去。

果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幼儿时期就穿越过来找到他,以为有足够的时间培养感情,早早的将婚约定下,即便远赴边关,也以为最多半年就返回,谁料到一待却是十年,再回来时已经物是人非。

世人常说,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得到,只要他能幸福,那就知足了,话说起来轻巧,但真正的做到的能有几个呢?至少我不行。况且,如果尹之川九泉之下得知我们能再续前缘,必定会十分欣喜,毕竟他是那么那么的爱我,为了我甘愿舍弃性命,所以就算再苦再艰难,我都不会轻易放弃,只要有一丝丝可能,就要努力下去。

目光在三殿下、慕容清风以及沈琬谣身上徘徊一圈,心中的不安稍微退去了几分。只是又可耻的发现我们四人间形成了一个爱情怪圈,我喜欢慕容清风,慕容清风喜欢沈琬谣,沈琬谣喜欢三殿下,至于三殿下……这种游戏花丛的贵公子,恐怕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爱。

没有给我太多时间思考,容姨就回来了,脸颊绯红,神情高兴,只是一眼扫到我身边的几个人,稍微怔了一下,就连忙福身行礼:“奴婢见过三殿下、世子、沈姑娘。”。

回程的马车上,我问容姨解签的情况,她笑嘻嘻道:“了尘大师说,你今年红鸾星动,桃花旺盛,命定之人不久就会出现。阿弥陀佛,将军跟夫人保佑,郡主要是能寻个好归宿,我也就瞑目了。”

“呸呸呸……什么瞑不瞑目的,净瞎说。”我睨了容姨一眼,轻声斥责,心里却不由得有些好笑,这辈子除了慕容清风,我绝对不会再爱上其他人,若说命定之人早已出现倒还有些靠谱。

容姨蹙眉琢磨了一会,忧伤的叹息道:“我家姑娘品貌出众,又身负武艺,要找个匹配的公子哥,也不容易,咱们慢慢挑,免得看花了眼。”

“怕什么,谁敢欺负本郡主,直接一拳把他打趴下。”我耸肩笑笑,思绪还转回到刚才的问题中,所谓知己知方能彼百战百胜,对于那位“准情敌”沈姑娘,我得多了解些才行,于是问容姨:“刚才听沈姑娘喊世子表哥,他们两家是亲戚?”

容姨回答道:“沈姑娘的母亲是北静候一母同胞的妹妹,也就是世子的姑母,两人是姑表兄妹的关系。”

“哦,这样呀。”我点点头,脑中的那根弦却崩的更紧了,古代没有婚姻法,而且还推崇亲上加亲,两人既然是表兄妹,恐怕慕容清风早已对沈琬谣情根深种,必会用尽一切办法娶到手,就算娶不到,心里也不会再容得下其他人。

如果一直待在京城,守在他的身边,将一切闲杂人等阻隔在外,也就不会是现在的情形了,造化弄人啊,我往后椅到车厢上,单手撑住额头,十分的忧郁。

北岭使团到京,要谨慎接待,又要准备怡和长公主的册封仪式,宫里众人忙的团团转,想来是没空理会其他的,我倒也乐得清闲,在府里好好歇了三日,卸掉一身的疲乏,这才慢慢按照计划将要做的事情展开蓝图。

钱虎的妻儿在江州桐乡,昨个我已让陈可派人过去,老人年纪大经不得颠婆,慢车缓行的话月余才能抵京,中秋节是赶不上了,新年肯定是没问题,住在一起怕她们会不自在,好在程家在帽儿胡同还有处房产,是个四进的大宅院,与郡主府只隔了一条街,四周绿树环绕环境清幽,是个安度晚年的好去处,容姨已经吩咐了丫鬟奴仆过去打扫。

年纪大了,腿脚又有残疾,虽豪情壮志依旧,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况且现今北岭跟月晨结了盟,已经不是无将能战的时候,皇帝也有意将他免职,我觉得与其如此,倒不如主动上折子请求卸甲归田,能博个好名声,还能多些赏赐,同钱虎这么一说,他叹了口气,点点头便入宫了。

八月的懒阳温暖而又惬意,坐在桂花树下,端着一壶清酒,想起前几日上香时的情景,心就抽搐着疼,初穿越过来的自信已经消失了大半,同时又有些疑惑,如果这世我俩之间没有红线相连,那又何苦让我又穿一遭,直接一碗孟婆汤下去,前尘往事从此一干二净,好过一个人拥着往事,再苦也没人能共担。

不知不觉一壶酒下肚,又叫丫鬟送来一壶,肚子里越来越热,心却越来越凉,胆子也越涨越肥,第三壶下肚后,我猛的站起来,两脚一点地便蹿上了墙头,在上面微微一借力,就落到了隔壁北静候府的后花园。

无巧不成书,慕容清风正坐在凉亭里,手上捧着一本线装古书,四周各色菊花绽放,他一身天青锦袍,仿佛花的海洋里一片绿叶,耀眼的让我炫目。

习武之人而力敏锐,我刚一落地他便侧目,见到来人是我,眉头微微皱起,语气中难掩不悦:“郡主若是有事,请下人通传一声,从大门进来便是,这般翻墙而入,被那眼色不好的侍卫看到,没准会将您当成毛贼而乱棍打出去。”

我抿唇笑笑,无所谓的说道:“不怕,本郡主功夫虽然不咋地,但是好歹有支亲卫队,个个皆非等闲之辈,侯府的侍卫若是有兴趣,切磋一下也好,有对比才能发现短处,找到差距才能不断进步。”

“不必了。”慕容清风的脸色有发青的征兆,他冰冷的双眸斜睨着我,不耐烦的问道:“不知郡主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也没什么大事儿。”我自顾的走到凉亭里坐下,拿起他放在石桌上的书瞅了一眼,竟是本兵法,有特长不发挥的是傻子,于是抿嘴笑道:“这本《鹿鸣》,同其他兵书比较起来,的确要新颖许多,只是行军打仗光有理论不行,只有经过残酷拼杀验证过,才能知道是否行得通,徐勋只是一介书生,终其一生都未曾到过边关,不过是空口白牙罢了,世子若是对布阵有兴趣,倒不如去看下前朝司徒将军著的《司徒兵法》,司徒将军常年驻守北岭边关,与鞑子交战无数,《司徒兵法》重在务实,看后能大有收获。”

慕容清风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语气不再像先前那样冰冷,冲我微微一抱拳,说道:“多谢郡主指点。”

“世子客气了。”我起身冲他福了福身,眼睛在他周身扫了一圈,疑惑道:“十年前槿月离京之时,曾将程家家传的玉佩赠予世子,并告诫世子不可喜欢上槿月以外的其他女子,不知世子可还都记得?”

这个时代的女子十分保守,我这一番话太过直白,他怔了怔,尴尬的别开眼,没好气道:“童言无忌,郡主那时刚满六岁,说过的话岂能作数?在下这便去将玉佩取来还给郡主,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说着转身便走,我一个闪身从亭子里跳出来,揪住他袖子,大胆的看向他的眼睛,语气灼灼的辩解道:“当时所说的话,本郡主都一字不落的背了出来,世子还能当是童言无忌?我喜欢你,很喜欢,从很小的时候起便喜欢了,虽然分开这么些年,不但丝毫不减,反而更加的刻骨铭心。”

“你……”他惊的倒退一步,猛的将袖子从我手里抽出,说道:“对、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怕是只能辜负郡主一番美意了,公主品貌出众,必能觅得佳偶,千万别浪费功夫在我身上。”

虽然早就猜出他喜欢的是沈琬谣,但是现在听他亲口说出来,好比重伤的疤痕上再洒了一把盐,疼的人心肝都发颤,我一下扑到他怀里,两手紧紧抱住他的腰,呜咽道:“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喜欢上别人?我不准,我不准……那么早便离我而去,留我一个人独自承受那么多的伤悲,这世我好不容易又找到你,叫我如何能放手?我不放手,绝对不放手,死也不放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