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77章 大结局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4054 2016-02-12 20:02:58

  秋菊在旁边戳了她一指头,笑斥道:“好个大胆的婆子,竟敢打趣起侯府世子来,仔细我们郡主把你嘴给撕了。”

那婆子佯装害怕的缩了缩肩膀,朝我作揖告饶:“婆子我就爱说实话,郡主大人有大量,可别跟婆子我一般见识。”

虽然今天已经听了不少奉承话,但多多益善,我抿了抿唇,笑道:“好话都被你说完了,你让别人说啥好?得了,回头少不了你们的赏。”

容姨将迎亲队伍安置好后,便到内院来催,见状说道:“该干啥干啥吧,甭在那耍嘴皮子了,误了时辰可有你们好受的。”

几个妇人不敢再胡闹,手脚麻利的帮我理好嫁衣,穿上鞋子,套好沉重的凤冠跟首饰,盖好红盖头,容姨仔细检查了好几遍,发现再无遗漏后,这又返回前院。

停掉的鼓乐再次敲打起来,且越来越近,原本心情轻松的,却因此渐渐紧张起来,拢在袖子下的双手紧扣,微微发抖着,直到有人将我的双手牵起,再然后自己腾空而起,趴在了一个宽阔的脊背上,熟悉而又令人安详的气息传入鼻翼,我的心顿时踏实下来。

“新娘子上轿啦!”,在喜娘尖锐的声音里,慕容清风将我背上轿子,退出时用手轻抚的拍了拍我的脊背,温柔的小声道:“莫紧张,有我在呢。”

我隔着盖头看不见他的样子,闻言只轻轻点了点头,心里感动之余又有些悲凉。第一世,我爱的人不肯娶我,我不幸溺水而亡,没能穿上婚纱坐上婚车。第二世,穿越过来欧阳栀已经跟沈子陌成亲了,虽然最后历尽千辛跟尹之川在一起了,他那个纨绔的性子,哪里会在意婚礼这种世俗的玩意。所以穿越两世,活到我这把年纪的老妖怪,却没想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想不紧张都难。

虽说程跟慕容家比邻而居,但是花轿如果直接就这样抬进去,难免有些寒碜,于是花轿按照慕容清风的意思,绕京城转一圈后再进门。

雪后初晴,难得的好天气,我悄悄掀开盖头一角朝外看去,淡淡的夕阳挂在西山,给京城的红瓦白墙蒙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晕,屋檐下长长的冰凌折射着晶莹的光芒,放学的孩子们背着布包奔跑在宽阔的青石板路上,两边小贩们卖力的吆喝着,远处几户人家屋顶上有炊烟升起。

看了无数京城的风景,有春天的,有夏天的,有秋天的,有冬天的,有晨起的,有午时的,有黄昏的,也有午夜的,从没有哪一次,会令我觉得生命如此美好如此令人感动。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其实变化的不是风景,而是人的心罢了。

我这一生的路还很长,过了这段风景,还会有别的风景。只是,往后的风景,无论凄苦与喜乐,我都不再是孤单一个人了。

一个是前途远大的侯府世子,一个是手握兵权的定北将军,这场婚礼注定奢华宏大,京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携妻带子来参加,外放出去的京官也纷纷遣人送来贺礼,北静候府张灯结彩,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作为蒙了盖头的新娘子,倒是相对显得轻松些,进出花轿都由慕容清风来背,其他时候喜娘会在侧搀扶,只需要稍作配合便是,进行完了复杂繁琐的拜堂仪式,我便被送入房中,而慕容清风则继续留在前厅陪客人喝酒。

幸亏容姨想的周到,提前让人准备了吃的,临上花轿前填饱了肚子,现在半点也不觉得饿。只是折腾了这大半天,身体难免有些疲乏,陪嫁的几个丫鬟又听了容姨的吩咐,生怕给程家丢脸,如何都不肯开口同我闲聊,我自个枯坐半晌,无聊的竟然睡了过去。

迷糊间觉得有人在给自己卸妆,我以为是春竹或者秋菊,便没有睁眼,任由她们给我摘头冠擦洗脸蛋,等到嫁衣被卸下的时候,我脑子里猛然记起春竹秋菊已经被放出府并未陪嫁过来,顿时睡意全无的睁开了眼。

慕容清风正背对我在柜上挂衣裳,回转过身发现我醒了,泛着酒意的脸上涌出抹笑意,捏捏我的脸蛋,柔声道:“让娘子久等了,我们这便安置吧。”

说着便压下来,我用一个指头戳住他,指着桌上的酒杯,嗤笑道:“你急什么,合卺酒还没喝呢。”

“为夫急什么,娘子能不明白?”慕容清风动作未停。

在我要动用内力拍开时,他却突然抬起了头,嘴脸挂着得逞的坏笑,端起一杯酒,顿时一股清凉的酒倒入了我的口里,这酒却不似一般果酒般清淡,后劲顿时让我手脚有些酸软。

我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冲他呲牙:“你给我喝的什么?”

“是母亲派人准备的,我哪里知道……”他话音到一半,突然止住,大概也发现有些不对劲,端起酒壶来仔细端详了一番,凝眉略一思索,摇头苦笑道:“母亲可真是的……”

边说着边又含了一口酒,朝我走过来,心想北静候夫人明白娶我对她家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但她一直以来就对我有意见,又不能干当众给我下不来台的事情,少不得暗地里给我点下马威尝尝,我可不能轻易如了她的愿,这酒自然不能再喝,我阴着脸说道:“好了,别闹了,不早了,早些安置吧,明儿还要入宫谢恩呢。”

慕容清风很轻易的就捏住我的下巴,果子酒再次滑落进肚里,先是清凉舒爽,之后便如火烧般……该死的北静候夫人,我原以为给我喝的是软筋散之类控制力气的,让我新婚之夜被慕容清风彻底制服,这样他儿子以后就不会变成妻管严,结果丫够狠,竟然直接上这种药。

真是让我有些哭笑不得,上了年纪的人,实在搞不懂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慕容清风揉着酸疼的腰肢,无奈的抱怨道:“母亲这是爱我呢,还是害我呢?”

我躲在被子里,羞涩的红了脸。

或许前两世所受的苦难,上天都在这世弥补了回来,新婚燕尔,日子过十分惬意,仿佛置身于糖罐里,甘甜如饴。

只是婆媳关系依旧不乐观,起初北静候夫人还想让我同其他妇人一般,晨昏定省,伺候她穿衣吃饭,在她跟前立规矩,后来发现这一套在我身上根本行不通,因为我卯时正便要入宫上早朝,下午在隔壁将军府处理军务,晚上倒是闲下来了,但是她还心心念念着想要抱孙子,自然不能再折腾。唉声叹气了一段时间,也就认命了。

现在国泰民安,边关又无战乱,即便担着个定北将军的身份,生活与未出嫁前并无太大区别,又有北静候夫人主持中馈,家中琐事也不会闹到我跟前来,只管跟慕容清风关起门来过小日子,惬意的很。

成婚的第二年三月份,我正在校场练剑,突然眼前一黑,昏倒在地,醒来时发现屋子里围满了人,个个脸上喜气洋洋,慕容清风更是笑得像个傻瓜一般,见我疑惑不解,这才乐呵的告诉我,太医诊断出我已怀有两个月的身孕。

对于小孩子,我是无可无不可,不过想到这是跟慕容清风的小孩,心下便充满喜悦。爱情很重要,但是不能靠着爱情过一辈子,孩子是维持两个人夫妻关系的重要纽带,更是一生取之不尽的共同话题,所以我自觉的听劝不再每日早起练剑,并大碗大碗的喝掉北静候夫人派人送来的滋补汤,并向皇上请了一年的带薪假,安心呆在家里养胎。

有过之前的例子,在我怀孕期间,北静候夫人也没有再提让慕容清风纳几个美妾来服侍的事儿,这个情我领了,阮青自边关再送土仪来时,我也会遣人送一些过去给她,婆媳关系倒比刚嫁进来那会要缓和许多,偶尔也能坐一起聊聊京中世家间的八卦跟时下流行的衣裳首饰之类。

从沈南风那里抢来的香浮,先前投资了几间店铺,在她管理下日进斗金,于是我一股脑将陪嫁过来的田产铺子全丢给她打理,每年收益竟比我自己管着时增加了三成,如此有经济头脑的奇女子,若是搁现代社会,那就是一跨国公司的CEO.而且,她不光生意做的好,于婚姻大事上也果断干脆,托京城里知名的马媒婆出面,为自己招赘了一个夫婿,人是她自己相中的,我也曾见过一面,模样虽然中规中矩,但是个知进退腹内有城府的,两人成婚后夫唱妇随,恩爱美满。

香浮成婚的那年,阮青也从边关来信同我索要成婚的贺礼,看到信后我摇头叹气,十足的感慨了一番,当年这小子跟着我的时候,毛都没长齐呢,如今也成婚了,突然有种嫁女儿的感觉,既欣慰又辛酸。

说起来亲卫队里,阮青年纪算是最小的,如今他都成婚了,亲卫队众人的婚事便不能再拖了,于是我火速招来马媒婆,让她帮忙物色合适的姑娘。

和平年代,当兵变成了抢手的美差,很多官宦子弟都会进军营混几年资历,然后靠关系捞个武官来做,亲卫队众人虽无官职在身,但到底是定北将军的亲卫队,又与北静候府是一家,行情水涨船高,不少人家听闻了这个消息,主动跟马媒婆接洽,想将自家姑娘嫁过来。

将军府三个月内办了十几张婚礼,众亲卫队员只有三两个是父母健在的,其他多数都是双亲在战乱中丧生的孤儿,我又挺着个大肚子,帮不上什么忙,操办婚礼的重担全落在容姨身上,把容姨累了个够呛。

亲卫队的婚事告一个段落后,我怀胎十月也终于熬出了头,许是常年练武的关系,生产过程才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没有受多少罪孩子就出来了,是个七斤重的大胖小子,模样跟慕容清风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小孩子生下来就睁开了一双黑漆的眼,双眼皮,高鼻梁,小嘴红润润的,皮肤却不像慕容清风那般白皙,如同后世很多影星特意去晒出来的那种古铜色,北静候一下将他抱起来,爽朗的笑道:“小白脸有什么好,像娇滴滴的娘们似的,还是咱们星月的皮肤好,一看就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师傅我都给他请好了,将来肯定不会给我北静候府丢脸。”

慕容星月,北静候给起的名字,慕容清风提前跟我商量过,我觉得还行,他便跟北静候说了,这才当着众人的面宣布出来,做公公的能这般尊重媳妇意见,在这个时代已经很难能可贵了,虽说是因为我的官职身份,但我已经知足了。

星月是个很乖的孩子,饿了尿了拉了会哭,其他时候要么闭眼睡觉,要么睁着乌溜溜的眼珠自己玩,一点都不淘气,身体也健康的很,在这个婴儿夭折率很高的古代,着实让我揪心了一段时间,不过后来看他状况如此好,也就释然了。

这世的尹之川,性格是个极其温和的男子,有个星月后,我的重心一度转移到他身上,每日里围着他转,别的事情也不上心,有时候连慕容清风同我说话,都听不进几句到耳朵里,他不但不恼怒,还十分理解的迁就我。

星月一岁后,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跟他道歉,他只是笑眯眯的将我搂进怀里,并无任何责备,温柔一如从前。

有人说他不够爱我,没有惊天动地轰轰烈烈,我却不以为然,爱有很多种,有的的确感天动地,让人飞蛾扑火死而无憾,有的却如涓涓细流,源源不断的滋润着干渴的心田,一生不断。

经历过太多悲欢离合的我,再也经历不起譬如相爱不能相守以及求而不得等等的悲剧,平平凡凡的日子,安安静静的生活在一起,这才是我所追求的以及最适合我的,很庆幸的是,最后我得到了。

人要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才会比较容易获得幸福,否则很容易迷失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