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75章 搬回郡主府,巧设诱饵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50 2016-02-10 20:06:40

  见我伏案认真的抄录金刚经,他笑道:“父皇倒是走了一步好棋,将你关到佛门来修身养性几年,便再也记不起驰骋沙场的乐趣了,程家军从此收归到皇家手里,天下可大安矣。”

“我程家向来以守护月晨百姓安危为己任,并非那般贪慕虚荣之辈,只是虚名担的久了,难免高处不胜寒,如今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正是卸下这份担子的好时候,否则我也不会叫钱虎上交兵符了,说不上是被先皇算计,只能说是不谋而后吧。”我将经书翻过一页,提笔继续:“更何况我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待在深宅内院相夫教子才是正经,至于驰骋疆场快意江湖什么的,还是留给那些心系国家满腔热血的男儿家吧。”

皇上闻言摇头叹息道:“这世上有些事,不是你不愿意便能不做的,比如朕,只想做个闲散王爷,每日里花街柳巷遛鸟逗狗,哪会料到有朝一日国家社稷的千斤重担会落到自己肩上……”

我轻笑出声:“能睥睨天下,掌生杀予夺,多少人做梦都想爬上那个位置而不得,虽说有多大的权利便有多大的责任,可人活着谁又没有责任呢?做人当知足常乐才是。”

“朕乐不起来。”春竹端着碗茶水进来,不曾想到皇帝会在此处,吓了一大跳,所幸反应尚且及时,将手中那碗茶水直接放到了皇上身畔的矮几上,皇上端起来抿了口,摆手示意春竹退下,这才严肃道:“今儿一早,朕接到八百里加急奏折,戎狄在东面边境屯兵,想必不日后便要大举进犯。”

戎狄是游牧民族,春夏秋三季水草丰美之时牛羊体彪肥硕,冬日依靠干草尚且能度日,然今春大旱,草原枯萎大片,牛羊多饿死,子民食不果腹,他们的首领便将主意打到了与其接壤的月晨国身上。

“戎狄骁勇善战,但于国力强盛的月晨国来说,不过是沿路打劫的匪徒罢了,实在不足畏惧,随便派个将领带兵前往剿匪便是。”我不以为意的回道。

“东边多崇山峻岭,易守难攻,所以多年来未有驻军在那里驻扎,倘若要用兵,只能从北边的定北军营里借调。”皇上眉头皱了起来,别有深意的说道:“不待朕问询何人愿意带兵,沈南风便主动出列请命。”

昔日的三皇子安清无意于皇位,凡事能躲便躲,若不是沈家在背后操作,只怕今天做皇帝的便另有其人……沈家仗着拥戴有功,又是皇亲国戚的关系,一个劲的往六部里安插心腹,笼络朝中重臣,排除异己,一时之间权势滔天无人能及,现在又借着戎狄之事,妄图将整个定北军收入囊中……

我从乍闻此事的惊讶中回神,静默半晌,说道:“平心而论,沈南风的确是个将才,定北军归他统领,也不算暴殄天物,只是沈家已是只手遮天,还敢大言不惭的涉足军权,丝毫不惧怕功高震主,这到底是对他们自己太有信心呢,还是对皇上没有信心呢?”

“自然是对朕没有信心。”皇上眸中精光闪烁,嘴角微翘,哼道:“所以朕不能让他们如愿。”说完将头转向我,又加了一句:“只能委屈你了。”

真是躺着都中枪,我满头问号,他见状解释道:“朕打算将定北军兵符重新交还到你手上。”

我连忙举手告饶:“多谢皇上抬爱,但民女对此无意,您还是另外物色其他为好。”

皇上脸上毫无不悦,只笑眯眯道:“朕知道你对慕容表弟用情颇深,在此带发修行为的也是将来能与他长相厮守,只是先赐婚又退婚,沈南风丢尽了脸面,最后虽尚了个公主,到底意难平,倘若他寻机发难,你又当如何?”

我笑道:“我与慕容清风有先皇赐婚,完婚后便是慕容家的人,沈南风便是再恨我,沈家与慕容家到底是至亲,他又能奈我何?”

“距你们完婚还有几年光景呢,谁能知道这段时间里会不会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呢?”皇上眯了眯眼,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据朕所知,北静候夫人对你不甚满意,前些日子还被当场气晕过……”

句句击中要害,这些的确是我一直以来所担心的,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何况沈家最擅长的便是暗箱操作。

他又继续说道:“退一万步讲,就算你真能如意以偿的嫁入慕容家,娘家只剩个空壳子,无人可以依仗,处境如何可想而知。倘若沈家的人再在旁边扇个风点个火,就算没办法将你们拆散,每日里闹个鸡飞狗跳的,离你想过的清静日子可是相差甚远。可若是你手上有个兵权那就不同了,他们非但不敢轻视你,还会上赶着巴结你……”

我还能说什么呢?什么都说不出,唯有点头赞同。

三年的守灵终究还是没能完成,皇帝来访后的第二日便在早朝上颁布了由我接任定北将军一职的诏书,话音刚落下面就炸开了锅,沈家的算盘落了空,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几位心腹大臣仗着三朝元老的身份,哭天抹泪甚至以头抢地死谏。

奈何当年皇帝也不是吃素的,只轻飘飘的来了一句:“朕早已将兵符送至慈安寺程将军手中!”,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纵然心里忿忿不平,但再多闹腾也不能扭转,金銮殿内总算恢复了平静。

早朝结束后,慕容清风直奔慈安寺,将上面的情形转述给我听,我将桌上最后一本经书装进包袱里,交给秋菊放到装行李的马车上,转头问慕容清风:“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答应了皇上的请求,你不会怪我吧?”

“傻瓜,我怎么可能会怪你呢?”慕容清风将我揽进怀里,揉着我头顶的发髻,轻笑着说道:“你在边关待了这么多年,吃了不少苦,也学到了一身的好本事,倘若真的就此埋没于深宅大院内,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往他怀里偎了偎,略带担忧的说道:“可是我月晨历朝历代也没有出过一位女将军,实在太骇人听闻了,外人如何议论我倒是不在乎,只是你母亲……”

慕容清风安慰我道:“母亲那里我自会去同她解释,你尽管放心吧。”

“不会又要去你父母房前跪一晚上罢?”我笑着打趣道。

他抿唇无所谓的笑了笑:“为了你,莫说一晚上,就是十几二十晚上,也是值得的。”

眼角微微有些湿润,我握起拳头,轻轻的捶打他的胸膛,羞涩的嗔道:“拿这么肉麻的话来哄人家感动,你真讨厌啦!”

慕容清风闻言呵呵轻笑,双臂将我揽的更紧了。

从慈安寺搬回郡主府,秋风乍起,菊香弥漫,我环顾了下面前这座温馨的小楼,满心满眼都是欢喜,可不待我沾上椅子,容姨就过来将我揪进浴池,按进用柚子叶煮过的水里,说是驱邪。

慈安寺这种佛门圣地,邪灵鬼祟哪里敢造次,根本无须如此,可我又不好拒绝容姨这番好意,柚子叶刺鼻的厉害,强撑着在池子里泡了小半个时辰就赶紧爬了出来,擦干净,并换回昔日艳丽的衣裳。

慕容清风午后要去衙门坐班,陪我用完午膳便离开了。我将亲卫队的人员召集到绣楼的花厅里,就戎狄进犯一事同他们简短的开了个小会。

阮青闻言激动的跳起来:“郡主,给我二千兵马,保证不出半月就能将戎狄赶回草原。”

“就你?”陈可嗤笑出声:“戎狄一族天生勇猛好战,可不是北岭那帮软脚虾能比拟的,只怕随便从里边挑出最弱的一个来,也要比你强上十数倍,真要任你为先锋,给咱郡主丢脸倒无所谓,反正她也没多少脸面留下了,但是如果给月晨国丢了脸,皇上可不会轻饶你。”

“别小瞧人,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败呢?”阮青推了陈可一把。

戎狄独立作战能力强,但人员数量不多,且极其狡猾,仗着对地形熟悉玩游击战,数次对月晨抢掠,边关人民苦不堪言。想打退他们不难,难的是要半个办法永绝后患才行,我可不想每年都要为此事烦恼。

“够了,别闹了。”我凝眉思索了片刻,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示意他们安静下来,然后看向阮青,说道:“就如你所愿,任命你为先锋官,带两千人马,从正面出击戎狄。不过,只能败不能胜。”

阮青听完前半句高兴的嘴巴咧到腮边了,然我后半句一出口,他脸上的笑容凝结住,顿时又跳起来:“啥?只能败不能胜?意思是且战且退当饵?我不干,叫陈可去。”

陈可将手中宝剑紧了紧,瞪他一眼,鄙夷道:“你看我有一点像饵的模样么?”

“那我浑身上下又有哪点像饵了?”阮青抖了抖衣裳,对陈可此言咧嘴,陈可直接转过头无视他。

之所以选阮青,主要是看上了他那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柔弱书生模样,我艰难的忍笑,险些憋出内伤来。除去阮青那一路兵马,另有五千兵马由陈可带着,从戎狄背后包抄,待阮青将其引至四姑娘山附近时,两路人马前后夹击,一举歼灭。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活捉他们的首领泽泽塔。

定北军营距离京城十分遥远,就算快马加鞭,也要半个月才能达到。戎狄虽只在边境屯兵,然一旦发起进攻,边城老百姓便要遭殃,所以形势十万火急,片刻也拖不得。确定后作战方针后,阮青跟陈可随便收拾了点随身物品,便启程出发了。

又到了桂花飘香时节,我坐在后花园的桂树枝桠上,手上挎着个篮子,细心的挑选着整齐的花瓣。突然间身下树枝一阵晃动,扭头看去,慕容清风冲我挑眉一笑:“怕打扰你午睡,等了半晌方敢过来,没想到你在忙活这个,记得去年摘了不少,都用干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