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74章 皇上来访,重掌兵权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03 2016-02-09 20:05:36

  如此一番动静,我与他的事情便再也瞒不住,全京城几乎无人不知晓,北静候夫人便不能装聋作哑下去,遣了媒婆去郡主府,两家商议一番,将婚期定在三年后的4月初二,也就是我出慈安寺后的第二个月。

然而她到底不是省油的灯,在我跟慕容清风尚未喜悦完毕,她就要做主将他房里伺候的两个丫鬟开脸收房,想赶在我进门前先生下个一儿半女,免得将来我一家独大,她便罩不住我了。

她的想法我倒是能理解,封建社会里男子三妻四妾本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且多子多寿家里才有福气,如我父母般夫唱妇随死生同穴的毕竟是少数,算是一朵奇葩。但是理解归理解,但我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人,没必要接受这种于我来说算是荒谬的事情。

不过我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倘若直接出口拒绝,不知羞耻是一回事,恐怕传扬出去会被扣个善妒的罪名,莫说容姨要狠狠教训我,恐怕连皇后都要出宫来找我喝茶,所以我只笑道:“倘若槿月此刻已嫁入了慕容家,帮夫君纳妾自是正理,但现下两家之时有了口头上的婚约,碍着圣旨在,连小定都未下,所以贵府的事儿槿月也不方便插言,还请夫人见谅。”

北静候夫人啜了口茶,浅浅笑道:“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走过来的,你心里想什么,我多少还是知道的。两家都是门第显赫的人家,按说男方的确不该在大婚前先行纳妾,但凡事也有例外,清儿如今已是二十有余,普通人家这个年纪早就已当父亲了……你们两情相悦,我们做父母的也不能棒打鸳鸯,只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更何况他要等的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整整三年,你也得体谅其中的难处才是。”

“夫人所言句句在理,只是要纳妾的是令公子,槿月实在不好多言,您还是去征求他的意见吧。”婆媳相处,自然是不要针锋相对为好,所以我将球踢到慕容清风身上,由他去斡旋。

北静候夫人闻言将茶碗往桌上一拍,冷笑道:“我那儿子被你迷的七晕八素,事事以你为先。你若是不开口,他哪里敢答应下来。”

我仰头哈哈大笑道:“夫人实在高看槿月了,槿月自认没有这么大的魅力。”

“说来说去,你就是不答应了?”北静候夫人挑眉,双眼里怒气浮现。

我无所畏惧的耸肩道:“不是不答应,是压根就没权管这事儿。如果夫人非要强人所难,那槿月只好得罪了。来人,送客。”

陈可抱剑冷着脸走进来,虚虚一抬手:“请吧,夫人。”

北静候夫人“蹭”的一下站起来,气愤的一挥袖子,便要往外走,恰好这个时候慕容清风昂首阔步的走进来。

“母亲?您怎会在这里?”慕容清风吃了一惊,随即脸上喜色涌上来:“早知道您要来看槿月,我就拐去府里接您了。”

北静候夫人冷笑起来:“这还没进门呢就骑到我头上来了,等过了门还不知要嚣张成什么样子。看她?我当然得来看她!不把人给伺候好了,等以后有我老婆子的苦日子过呢。”

慕容清风满脸疑惑的看向我,我轻笑道:“谁让你要娶个母夜叉进门呢,夫人为了将来自个不受欺负,只好给你先纳上几个温柔可人的小妾再生几个聪慧伶俐的儿子了。说来说去,都是我的不是,合着你就不该等我,早早娶妻生子开枝散叶去罢。”

北静候夫人进门时可是口口声声为了子嗣为了孝道,如今光顾着跟儿子告状,竟然口不择言的将心里话给倒出来,被我这样一挤兑,脸色就有些尴尬,羞怒交加,恨恨道:“打一开始我就没瞧上你,若不是清儿喜欢的紧,也不会同意结亲,现在看来这门亲事果真是错了,幸好只是互相过了庚帖,做不得数,回头禀与侯爷,便直接……”

“母亲!”北静候夫人话未说完便被慕容清风打断,他脸色凝重,皱着眉头不悦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就是婚姻大事不能儿戏,所以我决不允许你娶这样善妒的一个女人进门!”北静候夫人脱口而出。

礼让了半天,最后竟然还是被扣上了“善妒”的帽子,我生生被气笑了,这辈子没机会耍过孩子气,今天却想较真的耍一把,也好让北静候夫人知道我不是那么好欺压的,不然将来少不得要吃她这个婆婆的气,于是我点头道:“夫人想将你我两家的这桩婚事作罢,只需派人将庚帖送回程府便可。”

她大概想不到我这般好说话,愣了一回神,我等她回过神来,这才笑眯眯的继续道:“原本论的亲事,现在想来的确有些不妥。我程家世代忠良人丁单薄,到这一辈只剩下我这么一颗独苗,所谓出嫁从夫,倘若我嫁入慕容家,那么程家便绝后了。思来想去,最妥当的办法便是我招赘一个夫婿,这样程家香火便能后继有人了。夫人亲生的加上寄养在名下的,加起来足有八个儿子,想必不会舍不得清风这一个吧。”

“你,你,你……”北静候夫人手指着我,哆嗦半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北静候夫人被送回府后没多久就苏醒过来了,只是被我这一任性闹的下不来台,铁了心要唤媒人来到郡主府退亲,慕容清风百般哀求未果,只得在房门外跪着,一跪就是一整夜。

到底是心疼儿子,拗不过,她只能作出让步,不但打消了退亲的主意,纳妾的事情也没再提起。

其实这事说起来她倒真的没什么错处,封建社会的大户人家都是这般做派,反而是我行事有所欠缺,顶撞未来婆婆,往大处说那就是不敬,是七出之一,被休掉也不冤……

有时候做小伏低不代表软弱,而是以退为进,所以我忙**竹替我备了礼品,送到北静候府,北静候夫人得了台阶下,脸色好看了许多,让人收下礼物,还回了几样府上自己做的点心。

婆媳这次交锋算是正式结束,虽闹了个鸡飞狗跳,好在慕容清风是个识大体的,没有像现代社会的巨婴一般,事事听父母安排。不过他终究是尹之川的转世,虽不如前世那般圆滑精明,可智商也没有低到那般地步。

日子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我依旧吃斋念佛诵经,偶尔陪慕容清风对弈,看山下的毛竹葱了黄,黄了绿,颇有些“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的感觉。

宫里却是天翻地覆,太子去世,东宫空虚,朝中各派系开始上串下跳,老臣们苦口婆心的劝皇上另立储君,折子如雪花般呈上御案,皇上的眉头皱的一日比一日紧,却始终未对此事有所回应。按捺不住的大皇子联合他的舅舅,三朝元老出身的薛太尉,带兵从东直门杀进皇宫,妄图逼宫篡位,幸好深南风带着京郊大营的兵马赶来,才避免了一场腥风血雨。皇上对沈南风大家褒奖,他却说此事全仰仗三皇子料事如神,早就察觉了大皇子图谋不轨,派了得力人手监视,并命令自己随时待命,这才能救驾及时。皇上赞赏的点了点头,赏赐了他二人许多金银珠宝。

沈尚书底下的门生得了他的授意,借机上书给三皇子歌功颂德,并建议立他为太子,皇上在朝堂上大发雷霆:“你们这么着急立太子,是觉得朕大限将至吗?”

众臣大气不敢出一声,皇上震怒完毕,将上的折子留中不发,没有同意立三皇子为太子,却将他已故母妃的案子给翻了出来,交由宗人府重新审理。

穆贵妃的案子本就存在冤屈,没用多长时间,宗人府就查了个水落石出,将幕后下黑手的祈嫔给揪了出来,穆贵妃沉冤得雪,棺木迁入西郊皇妃陵园,落棺之日皇上携三皇子前往吊唁。

受皇上重视,且三皇子本身人品才智都远超其他皇子,唯一的污点如今也被漂白,于是朝中众人纷纷倒戈,其他皇子见大势已去,也不再作无谓挣扎,皆表示以三皇子马首是瞻,是以虽未有诏书,三皇子俨然已是准太子。

寻觅到合适继承人的皇上,肩上担子卸下不少,每日里都会招三皇子到御书房助他处理政务,面上笑容日渐增多,身体却是一日不如一日,进了冬天后更是每况愈下,御医们日夜守护,名贵药材接连不断的运进宫,却都没能挽留住,在我入慈安寺第二年开春,薨了。

遗诏由三皇子继承皇位。

三皇子安清登基后,追封穆贵妃为圣母皇太后,封沈氏婉瑶为皇后,并大赦天下。

若是放到从前,听闻大赦天下必定欣喜万分,这样我剩下的日子就不必继续待在慈安寺了,奈何先皇殡天了,我是他认的义女,虽无须同其他皇子公主般守孝三年,但按理也要有一年半的孝期,满打满算刚好三年,一日不多,一日不少。

守孝同清修有所不同,按照容姨的意思,是想我搬回郡主府,好方便她照顾,我无可无不可,北静候夫人从慕容清风那里听说了此事,火急火燎的赶过来,搬出先皇的圣旨,不准我在期限未到之前私自离开慈安寺。

即便离开,当今圣上也不会为了此事追究,但心里明白她这是为着我的声誉着想,毕竟已经吃了这么长时间的苦,若是能坚持下来,京城人人都会称赞我心善,若是半途而废,恐怕会扣个不仁不义的帽子。

于是我制止了正在打包行李的春竹秋菊,返回内堂继续抄录经书去了。

慕容清风来将北静候夫人接了回去,在他们走后没多久,皇上坐着一顶素雅的小轿,微服来到了慈安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