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70章 返回皇宫,同三殿下谈心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63 2016-02-05 20:12:14

  “太子哥哥?”我吃了老大一惊,赶了一夜的路,才刚醒来没多久,根本没空去理会宫里有多少后妃皇子跟着过来,没想到太子竟然也在染病之列,难怪没有瞧见皇后,想来是留在宫里照顾他了。

虽然我很想化身言情小说中的万能女主,拥有一身妙手回春的医术,救人于水火之中,可惜我终归只是个普通人,会的也只是种下牛痘预防天花,对于已经染病的却是束手无策的。

“天花”又名痘疮,是一种传染较强的发疹疾病,即便在医学技术发达的二十一世纪,也是无药可救的,但它也是到目前为止,在世界范围被人类消灭的第一个传染病。

在现代时,我出生于八十年代中期,打的是疫苗,但种痘的事情从父母那里是听说过的,其实种痘的技术在中国古代就已有,只是技术不如二十一世纪成熟,但是操作起来并不难,我也有信心能成功。

只是,已经感染天花的,却是无能为力,太子哥哥只能自求多福了。

将情形同皇帝解说完毕,他沉默了片刻,便唤来御林军统领许前,命他即刻准备马匹送我去养牛业发达的南阳城,慕容清风要求同去,皇帝也没有反对。

换了男装,来到避暑山庄后门外时,发现三殿下安清也在,我略带诧异的福身行了礼,三殿下笑着解释道:“危难之际,妹妹不顾自身安危主动献策献计,身为我月晨国的三皇子,岂能坐视不理?于是本宫向父皇请求,与妹妹同去。”

我一向认为三殿下心思慎密,不像外表那般玩世不恭,也从未看透过他,此番他同行,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一时我也想不出,横竖只是去采集些结痂的痘液,再种到皇帝挑选出来的敢死队身上,然后将敢死队送回宫,与感染了天花的病患待一起,若是不会被感染到,那便是成功了。

风尘仆仆的赶了两夜一天的路,终于在天亮时分到达南阳城,额头上冒出的汗水在北风中一吹,结成细小的冰凌,厚重的貂皮大氅都挡不住清晨的寒意,但事关紧急,胡乱寻了个早点铺子,吃了些东西果腹,连城都没进就直奔南阳城郊的吴家。

从避暑山庄出发没多久,我便飞鸽传书给陈可,命他带着亲卫队先行一步到南阳城打探消息,昨个半夜阮青过来与我们汇合,并告诉我在南阳属吴家农场规模最大,里边饲养了数以千计的牛羊马匹,且吴家二房的小儿子在工部任职,比一般的农户要来的可靠些。

一行众人到达吴家农场,三皇子亮了下腰牌,吴家的管家便将我们让到了正厅,片刻后吴家长房主事吴显达便从里厢迎了出来,没有多做寒暄,我直接将来意道明,吴显达非常识趣,立刻将管家喊来,令他去寻十几个得了痘疮尚未痊愈的长工来。

来的皆是女子,围着油布做成的围裙,平时的工作是负责挤,我喊她们将手伸出来,果然手上零散的分布着几个豆大的痘疮,都有的刚刚突起,有的则已脱落,大多数刚结痂,里边浆液清晰可见。

没有塑胶手套,我只得用白布包裹了手,取来银针,在烈酒里走了一遭,又在火上烤了几烤,在一个女子结痂的痘疮上小心翼翼的捅了个针眼,在将浆液倒入预先准备好的瓷瓶里,取浆工作便算完成。

吴家牧场极大,长工得痘疮的又不在少数,忙碌了整整一天才提取完毕。

不过我没有用皇帝准备的敢死队,而是将试验放到了自己的亲卫队身上,一来他们值得我信任,二来即便出了问题也不会被借机治罪,陈可他们半点异议都没,一脸慷慨赴死的模样,看的我甚是好笑,当初把他们收为亲卫队的时候我就明言过,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所以我毫不犹豫的胳膊了自己的手指,用棉签沾了些浆液按到伤口上。

慕容清风却在自己手背上狠狠划了下,说也要与我同患难,我阻拦不及,被他抢了棉签过去,笑言道:“何必呢,若是实验失败,我去了倒也正好,你年少英俊正是鲜衣怒马之时,自有那家世相当品貌出众的女子与你相配。”

吴显达闷咳一声,转过身抬头望天,许前有样学样,陈可等人默然无语的充当雕像,我略有些尴尬,可慕容清风半点不受影响,一下握住我的手,神情的说道:“槿月,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待你的一片心么?从今往后,你在哪里我便在哪里,若是你有个好歹,我绝不独活。”

汗,虽然心里很感动,但皮肤上的鸡皮疙瘩还是一层层的往外冒,这家伙一向冰冰冷冷的,也不知几时开始化身琼瑶剧中的男主角了,竟然能说出如此的话来,实在让我十分的不适应。

心里腹诽是一回事,可也不能打击人家少年的积极性,一蹶不振了以后吃亏的可就是我自己了,于是假作娇羞的一下到他怀里,轻轻在他身上上捶打了几下,嗔道:“瞧你,当着这么多人面,羞死人家啦!”

“呕!”阮青瘫软了身子,对着门框假作呕吐,被陈可捉着脖子拎了出去。

牛痘种上,时间便没有那么赶,谢绝了吴家的好意,返回南阳城,寻了个酒楼大吃了一顿,然后又挑了最好的客栈住上一晚,第二天日头升起后才沐着暖阳启程,一路停歇几次,花了五天时间才回到避暑山庄。

意料之中,皇帝没有怪罪我更换实验目标的事情,在种上牛痘三四天后,我的手腕上起了个小突起,然后生疮流脓结痂,最后脱落,亲卫队跟慕容清风的情况也差不多,半个月后天花接种成功。

亲卫队在避暑山庄众人的热烈欢送中回宫,我以照顾太子哥哥的名义要求同行,皇帝先看了慕容清风一眼,见他拉着我的手一副同甘共苦的模样,叹了口气,点头同意。

宫墙内已没有了往日的氛围,高深的庭院里透着凄凉跟死气,染病的嫔妃皇子宫女太监被隔离在一个个宫殿里,未染病的则脸上围着白色的面巾,神情戒备而又小心翼翼,那是一种对生的渴望跟对死亡的畏惧,却又不得不被困的无奈。

城门被推开那一刹那,我看到了守门的卫兵脸上绽放的阳光,虽然自己此举是为了私心,却在不经意间充当了一次天使。

“槿月,你怎么回来了?”

东宫里皇后瞧见我进来,吃惊的丢掉了手里的木鱼,我弯腰俯身将其捡起,放到供着观世音的供桌上,扶着皇后坐到一旁的软榻上,问道:“太子哥哥情形如何?”

皇后娘娘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下来,哽咽道:“难为你还惦记着,只是安铭他……怕是过不去这一关了……本宫只有他这一个孩子,若是当真回天无力,我也就随他去了罢。”

我从袖子里掏出丝帕,替她擦拭了下眼泪,安慰道:“凡事无绝对,太子哥哥吉人天相必定会度过难关的,皇后娘娘莫要太悲伤了,得保重身子才是,太子哥哥还需要您照顾呢。”

“槿月说的是,本宫不能倒下,绝不能倒下……”皇后娘娘抽了抽鼻子,站起身,拉着我的手强作欢笑的说道:“来,到里边瞧瞧吧,安铭晓得你来看他,肯定会高兴的。”

里厢门窗闭合的严实,一进去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草药味,太子闭眼躺在榻上,身上盖着厚实的被褥,额头上一片细密的汗珠,两颊泛着不正常的红润,我将手背覆过去,温度灼热的吓人。

天花本身的表现对人体并无太大伤害,死于天花的患者多数熬不过高烧,只要将温度降下来,性命便没有了威胁,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困难,降温在古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受不得风,所以窗户开不得,但是宫里冰块都有储存,命皇后的侍女芷兰去跟内务府讨了些,装进沙袋里,四个宫女轮流给他冷敷,又取来烈酒,找太监帮他刮身,再配合上太医开的方子,便是我所能想到的所有的办法了,真的挺不过去,那也只能说他命该如此。

忙活了几个时辰,早上急着回宫也没有顾得上用膳,现在肚子里饿得咕咕叫,我刚要准备辞别皇后回到自己暂住的丹桂殿,便听一个小太监匆匆进来禀报:“回皇后娘娘,三殿下求见。”

娘家权势滔天,皇后又位居中宫多年,所以太子的位置坐的很稳当,纵使其他皇子有争权的想法,也只得将其深深埋藏起来,然此番太子染痘,众人平静的心湖被打破,局势一时之间变得暗潮汹涌,虽说三皇子母妃被废已然失去继承大统的资格,但世事难料人心难测,皇后闻言神色一变,随即挥挥手示意小太监宣他进来。

“儿臣给母后请安。”三殿下进来后规矩的拱了拱手,他身后一个白须的老者也走前一步,跪地行礼道:“草民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宫里凶险非常,安清既已随皇上出宫避豆,为何又冒险回宫来?”皇后皱眉不解的问道。

安清抿唇笑道:“母后不顾自身安危,替父皇镇守皇城,儿臣不才,却也不是那贪生怕死之辈,况且太子皇弟素日里对儿臣及母妃照应颇多,儿臣岂能弃他于不顾?”他指了指那白须老者,介绍道:“这位是来自宣城的薛神医,十年前宣城天花蔓延,正是有薛神医在,全城百姓才得以保全了性命,儿臣赶了三天三夜的路将他请来,但愿能治好太子皇弟的病。”

其实三殿下这番行径,实在不明智,若是薛神医能治好太子哥哥,自然是薛神医的功劳,但若是薛神医治不好,一旦太子殡天,他便难辞其咎,人说“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没想到最容易冷眼作壁上观的一个,却上演了一出兄友弟恭的感人大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