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68章 世子的表白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14 2016-02-03 20:12:42

  话说到这里,我突然开了窍,前几日还担忧不知该如何拒绝这门赐婚,现在不正是送上门的大好机会么?于是我闭口不再多言,沈南风手里没有身契,见要回香浮已是无望,又罗嗦了几句,便告辞了。

他前脚刚走,我后脚便回房,香浮本就精通化妆,我叫她帮我画了个凄惨模样的妆容,便上了马车,直奔皇后所住的坤宁宫,下了马车后一路哭着进去,扑到皇后跟前,嚎哭道:“皇后娘娘,槿月没脸见人了,您可要给我做主呀,我不要嫁给沈南风,宁可剪了头发去做姑子,也不要嫁给他了。”

月晨国有规定,官员不准狎机,虽然私下里逛勾栏的很多,同僚间彼此心照不宣,御史台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真要闹到台面上来,也是要严惩不贷的,不然皇帝面前不好交差。

只是古代女子都是依靠男子生活的,不把你休掉就算不错的,他要如何你也只能干瞪眼,所以到底也没有哪家的家眷会去告发,因为如此一来,会被夫君嫌弃,自己面上也抹不开,成为京城贵妇圈里的笑柄,想必沈南风便是吃准了我会顾全程家面子这点,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可是他终归是料错了我,为了取消跟他的婚礼,我连同慕容清风生米煮成熟饭这种事情都是有心理准备的,面子这种问题,在我这里从来都不是问题,就像香浮说的,女子狠绝起来,别说身体,连命都能舍弃,更何况仅仅是一个声誉问题。

我大颗大颗眼泪的掉着,皇后被我哭的心慌,一边将我扶起来坐上软榻,一边拿帕子给我擦眼泪,嘴里哄劝道:“乖孩子,到底怎么了,你慢慢说,有我给你做主呢,快别哭了,仔细哭坏了。”

我哭声小了些,抽噎着并且添油加醋的将沈南风竞拍香浮的事情叙述了出来,完了哭嚎道:“先前皇上曾叫槿月去御书房,问槿月是否有心仪的男子,槿月说没有,想着皇上跟皇后会帮我挑个好夫婿,所以赐婚的圣旨下来我也没有多想,就平静的接了,安心的待在府里准备嫁妆,可谁想到,竟然许给了这样一个男子……”

“这个沈参将也太不懂事了,堂堂的郡主还没有过门呢,竟然先操办起纳妾的事情来,纳的还是那样出身的女子!”皇后话没听完便摔了手里的茶碗,怒道:“我瞧着沈尚书为人严谨,沈家门风又颇清明,这才同意将你许给他的。”

我抹了把眼泪,假装贤惠,违心的说道:“男子三妻四妾本是天经地义,槿月也不是那般不懂事的会拦着夫君不让纳妾的人,可是我毕竟是皇上御封的槿月郡主,又有皇上的圣旨赐婚,明媒正娶的正室夫人,他早不纳妾晚不纳妾,偏偏在大婚前夕如此张扬,显然是不把我这个郡主放在眼里,程家的面子全给丢光了,达官贵人的家眷们指不定在背后嘲笑我连一个清倌都不如,槿月是没脸见人了。”

话说到这份上,明白的意思就是沈南风根本不把皇上的赐婚当回事,闹到这里来了,官员狎机这事便是搁到了台面上来,御史台恐怖也不会如此放着不管,事情有些发展到有些无法收拾的地步了,皇后招来一个宫女,吩咐道:“去请皇上过来,就说本宫有要事相商。”

我心下一喜,恐怕皇后已经有些动摇,只是皇后终归是没有权利做决定的,这事还要看皇上的意思,只是皇上这人心思太过深沉,又时刻防备着我,恐怕不容易打发,不管怎样,这事沈南风理亏是铁定的,有了把柄我自然要揪住不放。

皇后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叹息道:“你是不是还想着清儿?沈参将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你此番进宫闹腾,怕是想要皇上取消这门亲事吧?”

“皇后娘娘果真体察入微,什么事都瞒不住您。”在宫里混的,哪个不是人精,我也不奇怪心里小算盘会被皇后看穿,为难道:“世子这几日茶饭不思,北静候夫人怕他闹出什么事端,便命人将他软禁了,我也是在府里急的团团转,偏生这个时候沈南风自己送了个好机会给我,我必然要趁机利用的。”

皇后闭了闭眼,叹息道:“清儿是本宫看着长大的,本宫不想棒打鸳鸯,若是你们早些说出来,自然是要成全的,可是你们非要等赐婚的圣旨下了才来跟本宫说,本宫就算有心想要帮忙,也是无可奈何。”

我将头搁到皇后腿上,轻轻蹭了蹭,理解道:“皇后亦有皇后的无奈,槿月明白,所以前些日子已经放弃了念想的,现在又有了这样一个时机,便想试试。”

皇后拍了拍我的额头,说道:“沈尚书很得皇上器重,沈家其他子弟也都任着要职,就算这事沈南风不在理,但是为了顾全沈家的面子,皇上最多苛责几句,稍微惩罚一下,赐婚的事情多半不会取消。”

我冷笑道:“顾全沈家的面子?难道我程家的面子就是随便任人践踏的?那就算我不会计较,恐怕传到镇北军中,会群情激奋,要是惹出什么祸事来,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约束的。”

“原来我们的槿月郡主是来威逼利诱的。”一声冷喝从门外传来,接着便是扑通扑通跪地磕头的声音:“奴婢、奴才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面上一副惶恐的模样,心里却是得意,给你听到刚好,省得我再重复一遍,我跪地行了个礼,不等皇上吩咐,皇后便先扶我起来,看向皇上娇斥道:“槿月说的也不无道理,这沈参将的确过分了些。”

皇上在主位上坐下,面上神色难辨,也不做声,我轻笑道:“本以为皇上给槿月挑了个好夫婿,结果实在让人失望的很,沈参将槿月是怎样都不敢要了,皇上若是不肯撤销圣旨,那槿月便剪了头发去做尼姑,也好过让我程家颜面尽失声誉扫地。”

“莫要胡说。”皇后瞪了我一眼,斥责道:“说什么姑子不姑子的,你一个大好年华的女儿家,岂能去与青灯古佛相伴?叫我如何同你死去的娘亲交代?!”

我赌气道:“青灯古佛有什么不好,省得给人作践。”

皇上撇了我一眼,好笑道:“莫要在朕面前做戏了,你若是当真想做尼姑,便不会进宫来求朕撤销赐婚了。说吧,是瞧上了哪家的公子,说给朕听听。”

我忙回道:“没有,只是单纯不喜欢沈南风,本来觉得他年纪轻轻便身居要职,生的又颇不错,便没有反对,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一个伪君子。”

熏香从铜炉里缓缓升起,皇帝抿了口茶,沉默半晌才笑道:“沈南风的确不该在大婚前大张旗鼓的纳妾,但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跑去勾栏这种地方,还闹的如此大,想来不出三日便会传遍京城,沈家向来门风严谨,断然是不会允许你进门的,就算你不进宫来,沈尚书都会主动上书请求撤销赐婚的。”

我闻言面上一喜:“既然双方都对这桩婚事无意,皇上就撤销旨意吧。”

“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天经地义,沈南风即便有错,也不过是小事一桩,倒是你,圣旨一旦被撤销,声誉就会扫地,到时还有哪个公子哥敢娶你?”皇上撇了我一眼,手指轻叩桌面,认真道:“事关程家门面与你的终身幸福,可要考虑清楚了。”

“不用了,我考虑的很清楚,还是先前那句话,就算剪掉头发做尼姑,都比嫁给沈南风强。更何况,我的性子根本与沈家格格不入,如果嫁进去,指不定会闹出什么祸端呢,到时候就真的无可挽回了。”我仰起头,一脸大义凛然的决绝。

“你倒是有些自知之明。”皇帝轻笑出声,摇头叹息道:“朕本来也是有此顾忌,这才召你进宫来询问是否有意中人,免得无意中作了那拆散鸳鸯的大棒。沈南风来请求赐婚的时候,朕吃了老大一惊,但转念一想,你整日抛头露面的,兴许是两人瞧对了眼,没想到竟是他一厢情愿。”

纵观历史,因为太后皇上赐婚而酿造的悲剧,简直是数不胜数,即便是穿越到架空的朝代,也避免不了碰上这种怪嗜好,心里腹诽是一回事,却又不能直说是他做错了,男人嘛最在意的就是面子,何况还是这个男人还是皇上呢,于是我闭紧嘴巴不吭声,低垂了头作哀怨状。

其实皇帝脸上神情已经松动,皇后自然是有眼色的,见状忙道:“皇上,槿月终究是个女儿家,这婚如果要撤销须得尽快才是,否则等到沈尚书找上门来,恐怕会对槿月名声有影响,程家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皇上沉吟了一会,对我说道:“此事关系甚大,你先回去吧,朕同皇后仔细商量后,会给你个交代。”

皇后冲我使了个颜色,我连忙跪安,然后坐马车回了宫,刚进府就听春竹禀报,说是慕容清风过来了,在前院花厅里等着呢。

这个时节炭火盆已经撤掉,花厅格局又大,难免有些凉飕飕的,我没有多作停留,直接进了内院自己住的那栋绣楼,绣楼的底层有个迷你小厅,地上铺着厚实的毡毯,窗上挂着暖色调的窗帘,铜炉里青烟袅袅,十分的舒适,便叫人将他请到这里来。

慕容清风的脸色有些白,原本合身的锦袍竟有了宽松的感觉,听说他被北静候关起来了,想来这些日子过的很糟糕,他从进门到落座,眼睛一直盯着我,搞的我有些不自在,摸着脸蛋问送茶水进来的秋菊:“秋菊,我脸上是不是脏了?”

“噗嗤”,秋菊喷笑,“没脏,妆容也很得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