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67章 未婚夫上门讨要香浮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31 2016-02-02 20:05:37

  顷刻间,十几个打手将我们三人团团围在中间,妈妈肥胖的身子冲进来,指着我的鼻子吼道:“大胆,竟敢来我相思楼捣乱,想要香浮姑娘就出银子买,买不起就给老娘滚出去,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敢从老娘手里抢身契,识相的乖乖交出来!”看了眼楼上的沈南风,冷哼道:“得罪了老娘倒没什么,最多打你几棍,但是得罪了沈公子,那可是要株九族的。”

“哦?”我假作惊恐的倒抽了口气,诧异道:“只听说皇上有诛别人九族的权力,到不知几时开始,一个小小的京郊大营参将也能株别人九族了。”

话音刚落,四周的抽气声比我方才要响亮许多,参将的职位虽不低,但是于我来说却是犹如七品芝麻官,根本瞧不上眼的,妈妈脸上浮现鄙夷的神情,大概将我当成了外地来的菜鸟,尖着声音道:“沈公子不日便要与槿月郡主成亲了,成亲以后那可就是天家的女婿御封的郡马,程家听说过没?那可是世代忠良满门忠烈的将门,统领整个镇北军上百年,槿月郡主便是程家这代唯一的血脉,自小在军中长大,鼎鼎大名的巾帼女将呢。”

我将头上束发的簪子扯下,缓步站起身,淡淡笑道:“老妈妈过奖了,槿月愧不敢当。”

四周顿时鸦雀无声,半晌后妈妈这才扑通一下跪到地上,颤声道:“老身见过槿月郡主,郡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扑通扑通的跪下,头垂的甚低,尤其那些做官的,死活不敢抬头,生怕被我瞧出来,我摆了摆手,颇为和气的说道:“各位都起身吧,莫要折煞槿月了。”

待他们稀里哇啦的起身了,我晃了晃手里的卖身契,看向二楼的沈南风,笑道:“相思楼这地儿,我一个闺阁女儿家本不该来,只是我未来的夫婿沈公子体恤我憋在府里烦闷,想买个会弹曲唱歌的丫头给我,结果挑来捡去都寻不到合适的,今个听闻相思楼的香浮姑娘拍卖,便叫上我微服来瞧瞧,若是中意呢便买下来。方才听闻香浮姑娘弹了一曲,乐曲悠扬令人陶醉,颇能得些意趣,沈公子见我欢喜便重金买了下来,我这属下比我心急些,一时不察竟上去抢卖身契,实在是槿月治下不严,让老妈妈受惊了,槿月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我一副乖巧的大家闺秀模样,说着还冲妈妈微微福了福身,妈妈惊的腿一软又跪下了,阮青机灵的将她拖起来,众人兴许本就觉得沈南风成亲在即不该如此名目张大的跑来勾栏竞拍,现在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一副了然的神情,纷纷夸赞他善解人意,同时又表示羡慕我们这对神仙眷侣,我羞涩的半垂着头,待四周声音渐渐小了些后,便冲二楼的沈南风福了福身,小声道:“多谢夫君。”

然后也不再多作停留,带上香浮,便迅速的上了马车回府。

车上阮青摸摸头上的汗,后怕的说道:“我还以为郡主一气之下会跟沈参将飚银子呢,没想到您竟然一分不花就能将人抢到手,实在是高啊,属下佩服之至。”

我笑了笑:“府里开支只靠微薄的几处田产来维持,本就极其艰难,拿个一千五百两出来都要十分艰难,何况是一万五千两呢?就算把郡主府卖了,也拿不出这么多来,我就算想飚也不能不顾虑下现实情况吧。”

我们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瞒着香浮,她这般在男人圈里打转的人,自然是心思深沉的,见状忽而一笑:“郡主方才在相思楼所说的并非实话吧?沈公子就算再爱郡主,恐怕也不会到勾栏给您买丫头。”

“那是自然。听说香浮姑娘拍卖,我这两个属下非吵着去凑热闹,我便应了,带着他们去瞧瞧,没想到在那里会碰到沈南风,最令人气愤的是他竟然如此公明正大的出价竞拍,为了面子我不能当面大发雷霆,便出了这么个阴招,将香浮姑娘抢过来,让他白白折损一万五千两银子,也好叫他知道我程槿月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郡主的脾气真是爽快,香浮好生喜欢。”香浮用手帕掩唇笑了笑:“不知郡主准备怎么安置奴家?”

我揉了揉额头:“那要看香浮姑娘的意思了,如果你愿意走,我立马就将身契还给你;如果你愿意跟着我的话,我也自会帮你谋个好出路。”

香浮想了不想,便道:“奴家是郡主的,自然要跟着郡主了。”

虽然香浮决定跟着我,但如她这般美人,如果真的跟在我身边当个普通丫鬟,那还真是暴殄天物了,我可不想被天打雷劈,所以总要替她寻一个合适的去处。

不管沈家还是慕容家,我的前途必定要与嫁人生子脱离不了关系,但是我肯定不会甘于将自己禁锢在后院里,想要做事,必定要有条件,要么是钱要么是权,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权已经是不太现实的东西,唯有金钱一途可走,这也是我之前就有过的打算,碍于没有合适的人选,便一直搁置到现在。

郡主府虽然生活简朴,实际上并非如此贫穷,父辈多年征战在外,打下城池无数,自然敛了无数钱财,就放在保存枪法的暗格里,地契房契一大堆,唯独没有银票,而房契的名字,用的是个家奴的,也就让皇家想查都无处查起。

随便卖一两处田庄,便能得一大笔银钱,想做任何生意都能够本,只是我对这个世界的物价以及商业运营半点都不了解,若是贸然开店,结局只会倒闭关门,所以也没有直接对香浮说,等赐婚这个事情解决了,再来理会赚钱的事情。

刚回府没多久,秋菊就来通报,说是沈南风求见,我扬唇一笑,没跟他算账呢,他倒是先找上门来,移步到花厅,命人将他请了进来。

“末将见过郡主。”沈南风进来,单膝跪地行了个礼,我笑笑:“沈公子既然便装上门,那便是客人,不必行此大礼。”

沈南风长的的确不错,一身锦袍将他衬得愈发长身玉立风度翩然,手里摇晃着一柄白玉折扇,完全不像是个手握兵权的参将,倒像是江南烟雨城里走出来的文弱书生,只是一双微微上挑的笑眼,文弱中又增添了几分玩世不恭。

懒得同他拐弯抹角,便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沈公子现下过来,可是为了讨回香浮姑娘的?”

沈南风点点头,半点尴尬都没,回道:“正是,在下花了一万五千两买下香浮姑娘,是想纳她做妾,府里酒席已经备下,锣鼓爆竹也已准备妥当,还请郡主将香浮姑娘交还在下,好回府行礼。”

当着我这未来正宫夫人的面,光明正大的说自己要纳妾,这真是赤果果的有恃无恐了,虽然我对他没有半分情意,但是这样被人挑战权威,心里难免怒气上涌,我猛的在桌上拍了一巴掌,气愤道:“既然皇上赐婚你我,那我便是你明媒正娶的夫人,没有我的允许,便纳妾,沈家的家教竟是如此?”

沈南风不以为然的说道:“郡主切莫激动,你我并未拜堂,现下只有婚姻之约,并无夫妻之实,所以就算在下纳妾,郡主也是无权干涉的。”

阴谋,这一切都是阴谋,他想是算准了我会去相思楼凑热闹,这才故意出钱竞拍,然后将香浮纳进府,好给我个下马威,告诉我虽然我贵为郡主,但是还是无法左右他这个夫君,以后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府里。

我强压下想要杀人的怒气,摊摊手,无奈的笑道:“那真是对不住了,我方才已将身契还给香浮姑娘,她立刻将其丢进了炭火盆,现在就算我将香浮姑娘交出,没有了身契,沈公子那便是强抢民女,若是给人告到官府去,那便是杀头的大罪哟。”

怕他不信,我摇铃唤来春竹,吩咐道:“去请香浮姑娘过来。”

很快香浮便一身华服的走进来,华服自然是我的,头上还装扮了我前几日新打的一套金头面,整个人脱离了之前的素雅,有种让人不能忽视的贵气,春竹这丫头倒是善解人意的很,没用我吩咐就将一切打点好了。

“奴家见过郡主姐姐。”香浮进来冲我微微福了福身,又转头对沈南风行礼:“沈公子安好。”

沈南风诧异道:“郡主姐姐?”

“是。”香浮笑着点点头,脚步婀娜的走过来,坐到我一旁的椅子上,脸上挂着得色的表情:“奴家蒙郡主姐姐抬爱,已经在程家祠堂与姐姐义结金兰。”

“香浮妹妹生的貌美如花,又多才多艺,性格也是罕见的温和淡雅,槿月能有这样一个妹妹,实乃三生有幸,妹妹尽管放心,只要姐姐尚有一口气在,天下间便无人敢欺负你。”我笑着拍了拍香浮的肩膀,话语间字字指向沈南风。

沈南风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显然此番变故不在他的预料中,半晌后才嘲讽的说道:“郡主世家出身,又有皇上封号,却不顾礼义廉耻,与一个出身这般低下的人结为姐妹,若是传扬出去,定会让人笑掉大牙,连累的我沈家也面上无光。”

“哦?”我挑了挑眉,哼道:“出身低下又怎么了?不偷不抢不杀人放火,凭本事吃饭,总好过那些不学无术靠父母荫蔽的贵族子弟,况且香浮妹妹在相思楼只是弹曲跳舞,并未接客,我与她结拜又有何不可?若是说到沈家名声,世人都言沈尚书为人刚正不阿,沈家又是门风严谨的世家,却不知怎么生出沈公子这样一个儿子,刚被皇上赐婚槿月郡主,却跑到勾栏去竞拍,并且还想纳为妾室,纵观京中贵族世家,还真不找不出第二个,实在是耻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