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66章 香浮拍卖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36 2016-02-01 20:17:08

  阮青翻了个白眼,无语道:“那要是世子折腾不出啥名堂来呢?”

“那我就乖乖穿上嫁衣,嫁去沈家呗。”我极其潇洒的耸了耸肩。

“喂,陈可,咱家郡主不是给人掉包了吧?怎么感觉怪怪的。”阮青捅了捅配着宝剑侍立一旁的陈可,陈可扯了扯嘴角,十分毒舌的哼道:“真要嫁过去,该担忧的也是沈家,你着急个什么劲?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吃你的红薯罢。”

“沈家担忧什么?”阮青不解的揉了揉脑袋,蓦然瞪大眼睛,瞅着我,讷讷道:“郡主,您该不会准备给沈参将带绿帽子吧?”

“混账东西,想什么呢你!”我一巴掌拍到阮青头上,实在对这死孩子有些无语,瞅了瞅蹲在一边帮我翻弄羊肉串的春竹,笑嘻嘻道:“春竹,你觉得阮青这人怎样?配给你当相公好不好?”

“郡主,您又取笑奴婢!”春竹猛的站起来,羞涩的跺了跺****婢在家乡已经跟表哥定亲了,再说了阮青跟秋菊才是一对,您可不要乱点鸳鸯谱,否则秋菊非要捶死奴婢不可。”

说着一溜烟小跑了出去,我怔愣了一会,这才贼兮兮的看着阮青,打趣道:“好哇,竟然偷偷觊觎本郡主的丫鬟,阮青,你好大的胆子啊,陈可,把他捉起来,军法处置!”

“这可不在军中,哪里来的军法?”阮青不怕死的顶嘴,我笑了笑,也没指望他能害怕,想到自己的事情目前还是一团乱,将来是嫁到沈家还是慕容家都未可知,如果是嫁给慕容清风,那么身边这帮亲卫队是准备带过去的,反正慕容家也是武将世家,多几个侍卫算不得大事,可是如果要嫁给沈南风,沈家又是那种门风严谨的书香世家,平日里女眷连二门都不出,就算带着他们过去,也不可能在我身边伺候,所以还是要提前给他们谋划下出路才行。

我拍了拍阮青的肩膀,收敛了笑容,说道:“既然你跟秋菊情投意合,过几天你们便成亲吧,嫁妆跟聘礼都由本郡主出了。”又转头看向陈可,吩咐道:“你私下去问问亲卫队那帮人,如果跟府里丫鬟看对了眼,或者在外边有相好的,愿意的话可以跟阮青一起成亲。”

在屋子里闷了几天,实在有些憋不住,便换了身男装,带着阮青跟陈可出去闲逛。在茶楼里喝茶的时候,听说了一个有趣的事情,相思楼的香浮姑娘今个拍卖自个,谁出的银子多她就跟谁走。

这个香浮我倒是听说过,是个清倌,三殿下就是她的入幕之宾,其他人自然不敢打她的主意,而三殿下被赐婚后,她就来了这么一出,看来是被这人伤透了心。

没等我自己开口,阮青就在旁边软磨硬泡的攒唆我去相思楼,我故意拿着腔调不肯笑道:“你家郡主可是个好姑娘,怎么可能去相思楼那种腌臜不堪的地方,回头给容姨知道了准要念叨好几天。”

“郡主~”阮青自然不信的,抱着我的袖子小狗一般摇晃,我被摇晃的没了脾气,好笑道:“去看看倒是可以,不过你可千万别打人家香浮的主意,你家郡主我的银子不多,没办法替你付账。”

阮青听我松口,乐的喜笑颜开,乖巧的说道:“人家一颗芳心全在秋菊身上,哪里敢多看其他女子一眼。”

“噗,”我一口茶水全喷出来,咳了半晌才缓过劲来。

在醉香楼用过晚膳,又丢了些银子给跑堂的小二,请他去郡主府抱个信,说我们晚些时候才会回去,便直奔相思楼。

古代勾栏我去过几次,无非就是装饰奢华一类或者清雅别致一类,本质上却是没有差别,做的都是生意,相思楼的档次不低,就连进门都要每个人先收五两的银钱,这个世界物价奇低银子极为稀缺,五两银子普通的家庭半年都用不完,所以也就相应的提高了相思楼客人的水准。

香浮早已名声在外,又有三殿下这样金贵身份的衬着,所以今个来的人甚多,所有包厢都已预定出去,只有大堂偏僻角落里还有几个位置,阮青拿着我的腰牌便要去找妈妈,让她腾个上等包厢出来,我想着本来就是便服过来看热闹,如此张扬没有必要,便抬手将他拦住,直接坐到了角落里。

大堂亦有大堂的好处,人来人往热闹的很,真正能出得起价格的不多,多数都是像我这般来看热闹的,所以还没开始周围便叽叽喳喳讨论起来,直到一个头戴大红花身穿大红袄满脸涂的像女鬼的妈妈登上高台,这才安静下来。

妈妈略说了几句,便退了下去,很快就有一个抱着琵琶的女子走上来,坐到高台一边的角落里,我从凳子上翘了下身子,仔细打量了几眼,那女子模样只能算得上清秀,在相思楼里连端茶送水的粗使女子都不如,想必不是香浮。

果然没多久便证实了我的猜测,那女子拨弄起琵琶来,倒是技艺不错,乐曲悠扬高远,仿佛让人置身月下花树边,我正听的入神,突然间一白衣女子翩然而至,手里挽着一条长纱,随乐曲舞动着,舞步灵动,恍如月下仙子般飘渺。

四周没有抽气声,亦没有任何鼓掌,众人看的已经入迷,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我抿唇笑笑,青楼里艳丽的女子太多,如她这般反其道而行,又自小学过礼仪与诗书,刻意营造出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的模样,反而比其他女子更能赢得恩客的喜欢,又加上本身就是清倌,卖到个富贵之家做个妾,再生几个孩子,绝对比在这里老死要划算的多。最关键的,是选的时机好,三殿下刚被赐婚,她就决意离开,不知道的还会当她一往情深之余颇有些烈女的习性。

热烈的鼓掌声传来,我从思绪里回过神来,再往台上看时,已不见了香浮的身影,原来已经跳完了。不多时那个妈妈又上来,说了一堆夸赞香浮的话,这才开始竞价,底价就是一千两,话刚出口,久违的倒抽气声音终于上场,坐在我四周的人开始小声的议论着:“一千两,好贵啊!”

“是啊,一千两可以从怡红院买十个清倌了。”

“呸,怡红院的那些歪瓜裂枣能跟香浮姑娘比么?根本就不是档次的好不好。”

“说的倒是,不过如果我有一千两也不舍得买,也不知道哪位大爷舍得。”

“这才是底价呢,回头拍到什么价格还不知道呢,咱们就瞧热闹吧。”

一顿杂乱后,有个大腹便便的员外爷模样的人站起来,吼道:“本大爷出一千二百两。”

妈妈面上一喜,高声道:“赵员外出一千两百两,还有人更高么?”

“五千两。”二楼一个雅间的窗户被推开,一个小厮探出头来,尖着嗓子吼了一声,又解释道:“我家公子姓钱。”

京里姓钱的人不多,知名的更是就只有一家,那便是户部尚书钱永进,这个公子想必是钱永进的儿子,妈妈脸上笑的像是开的正好的喇叭花,连连点头哈腰:“是是,钱公子五千两,还有更高的么?没有的话,就是钱公子抱的美人归了。”

“五千两就想抱得美人归?未免太低估了香浮姑娘的身价。”三楼有个窗户被推了开来,一个紫衣华服的公子哥缓慢的踱到窗前,居高临下的说道:“本公子出一万两,怎样,钱公子,你还敢出的更多么?仔细回家被钱尚书打个半身不遂哟。”

那钱公子蹭的一下站起来,从窗户里探出肥头大耳的脸来,朝上怒骂道:“姓萧的,你一介商贾,竟敢跟本公子抢女人,仔细惹怒了我,叫我爹带人查抄了你所有商号,让你当街讨饭吃。”

萧公子无所谓的笑道:“钱公子尽管试试,萧某向来安分守己,不苛扣属下月俸,按时交税,更不会跟达官贵人勾结,不知道钱尚书该以什么样的名目来查抄呢?”

那钱公子气的一下合上窗户,眼见萧公子便要抱的美人归,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沈南风从二楼另外一侧晃出来,笑道:“本参将出一万五千两。”

阮青一脸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看二楼沈南风,又低头看看我,嘴巴张了几次都未说出一句话来,陈可的脸色已经不能用不好来形容,锅底黑一般甚至还泛着几点乌青,四周杀气缭绕,只待我开口便要飞跃而起将沈南风砍杀在地。

我自然不会命令他去杀人,心思旋转了几次,最终有了结论,便淡定的坐在椅子上。

妈妈乐的晕头转向,连连高呼:“一万五千两,一万五千两,还有人更高没有?”

底下一阵嗡嗡的感叹之声,有赞叹沈南风豪爽大方的,有做官的人深知沈家门风严谨等着看笑话的,更多的则是在取笑本郡主我,说本郡主姿色平庸且为人野蛮粗鲁,就连皇帝的赐婚,都成了一纸笑话,阮青这个急性子便憋不住,握着拳头就要去揍那些嚼舌的,被我一声厉喝止住:“站住,我自有计较,稍安勿躁。”

阮青只得闷闷的退回来,两眼冒火的瞅着二楼的沈南风所在的窗户。

一万五千两,已经是天文数字,妈妈不间断的喊了许久,都未再有人出价,她便拍了拍巴掌,宣布香浮归沈南风所有,并唤了香浮上台来谢恩,沈南风得意的摇晃了下手中的折扇,转头吩咐一句,很快便有一个小厮从二楼冲下来,递上一沓银票,妈妈点头哈腰的接过来,从袖子里掏出身契,递给小厮。

我朝陈可使了个颜色,陈可了然的垂了下眼,身形极快的飞出,再返回时已经身契抓在手中,我抬手接过来,满意的打量了一眼,这才听到妈妈尖锐的惊呼:“啊,什么人?身契被抢了,快,来人,来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