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64章 未婚夫找上门来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78 2016-01-30 20:05:49

  慕容清风昨晚同我说今个一早便入宫去求皇上,想必进宫之前先禀明了父母,所以北静候夫人这才过来示威呢,秋菊送来早餐,也备了一份给北静候夫人,她撇了一眼没有搭理,我端起热牛奶喝了一口,满口的长叹了口气,又啃了几个煎饺,这才笑道:“夫人多虑了,我已经被皇上赐婚给沈参将,就算头痛也是沈家夫人头痛,与您并无多大关系。不过我常听人说,沈夫人最是开明,沈家姑娘时常女扮男装去参加各种诗会,并且博得‘才女’的名号,想来不会为难与我。”

她使劲在桌子上一拍,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家清儿对你一往情深,昨晚一夜未睡,今早起来便拉着他父亲入宫去求皇上,你却心心念念的要作沈家的媳妇,对得起清儿么?”

“夫人怕是弄错了吧?”我差点被口里的东西噎死,咳了半天才喘过气来,好笑道:“世子不是对沈琬谣一往情深么?”

“一派胡言,清儿只把琬谣当做妹妹来照顾,莫要败坏琬谣的名声,若是他们郎有情妹有意,早几年我们两家便把婚事定下来了,哪里等得到你从边关回来。”北静候夫人急切的辩解,我将筷子一放,吩咐秋菊:“吃不下了,收走吧。”。

话不投机半句多,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北静候夫人也不肯走,想必是在这里等消息,我也不赶她,端了杯茶慢悠悠的喝着,没过多久,慕容清风便闯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守卫的侍卫,不敢冲上来阻拦,一脸为难的跟在身后。

“郡主……”他方一出口,眼睛便瞧见了坐在主位上的北静候夫人,满脸诧异道:”母亲,您怎会在这里?”

“怎么,许你来就不许母亲我来?”北静候夫人语气阴阳怪气,慕容清风转头看了我一眼,我冲他耸肩一笑,他忙道:“不敢,母亲自然来得。”

从他脸上的神情,我便知道皇上没有同意,也就没有开口询问,旁边那位北静候夫人却是比我心急的多:“清儿,皇上同意没有?”

慕容清风摇了摇头,神情落寞的说道:“皇上说若是我早些跟他提,他怎样都会答应的,但是表兄先开了口,圣旨已经下到沈府跟郡主府,全天下的人都晓得了,不可能再收回。”

意料之中的答案,我低垂了头假作忧伤,心里百转千回,昨个花了大半晚上的时间,同阮青陈可他们商量对策,事已至此,若是还想同他在一起,要么不顾两家的性命安危,直接私奔,从此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这点我自然是不会同意的,我吃些苦倒没什么,但是子孙后代都要过着这种偷偷摸摸的日子,不可以出仕,更不可以抛头露面,那真的是太对不起他们了;除此之外,还有一种鱼死网破的办法,那就是生米煮成熟饭,最好再捣鼓出个孩子来,然后去皇上面前示威,他要么砍死我们要么就改圣旨,因为两家家世摆在这里,砍死我们的可能性为0,所以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走这一步,我的名声彻底完蛋了,还要连累沈南风被带绿帽子遭世人嘲笑,至于慕容清风,在这个男尊社会里,人家最多是说他年少风流,不过沈家跟慕容家估计会决裂……代价实在太大了,我倒是无所谓,不过慕容清风多半是承受不起的,即便最后成功,北静侯夫人也会恨我入骨,往后没有安稳日子过的。

哎,本来一切顺利,沈琬谣嫁给三殿下,慕容清风对我的态度也已经松动,剩下的便是交给时间了,孰料该死的沈南风会来了这么一出,搞的事情复杂到无以言语的地步,表面上我装的淡定,其实心里早已着急的不行。

叹了口气,我低低道:“若是收回圣命,便是当着全天下的人面甩了沈家一个耳光,皇上自然不会这么做的。实在不行,便算了吧,只当我俩有缘无份。”

慕容清风走前一步,一把握住我的手,坚定道:“我好不容易才认清自己的心,绝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第二日丫鬟来报,沈南风求见,我抿唇一笑,叫容姨将他带去花厅,我换了身正经的衣裙,坐到了花厅的屏风后,并不与他直接碰面,沈南风似是被我这般大家闺秀的做派惊到,半晌才握拳轻咳一声,站起身向我拱手行礼道:“末将见过郡主。”

我调整了下嗓音,淡淡道:“虽说你我已有婚约,但男女授受不亲,若是有事,沈参将大可写封信请小厮送来,如此直接进出我郡主府,被有心人瞧见,准会说我程槿月不知检点,坏了我的名声倒不打紧,沈家可是门风严谨的书香世家……”

“郡主说的极是,是末将唐突了。”沈南风温文有礼的又向我作了一揖,站起身后似笑非笑的说道:“不过郡主未免有些偏心,表弟可是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呢,甚至几次与郡主切磋武艺,倒也不见郡主讲那些男女大防,偏到我这里较真起来,末将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郡主对皇上这个赐婚,并不乐意?”

“沈参将既然口口声声提到‘赐婚’,也该知道皇上金口御言,我乐意不乐意又有什么关系呢,横竖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春竹送上来茶水,我端起来抿了一口,冷笑道:“沈参将常驻军中,我程槿月是个什么样的你不会不知,绝对不符合你沈家择媳的标准,我对慕容清风那点心思恐怕也瞒不过你,你却非要搅进这团浑水,打的是什么主意我不知道,但是你若是心思在镇北军上,那绝对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镇北军历代将军都是我程家人,虽然到我这代程家只剩下我一个弱女子,但是盯着它的人却不少,目前钱虎仍是镇北军的督军,又原是我程家家将,辞官告老的事情因为怡和长公主的事情耽搁下来,外人并不知晓我们这番计划,所以才闹出沈南风御前求婚这么一出,皇上冷眼看着也不点破,本来就为着我的婚事发愁,现在冒出个主动接手我这个烫手山芋的,他自然喜笑颜开的一口答应。

沈南风面色不变,双眸神情的盯着屏风,说道:“郡主这般防着我,原也是应该的,毕竟打程家军主意的人甚多,不过我对郡主的确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这才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去求皇上赐婚。”

年轻的世家子弟,刚满十五府里便会安排通房丫头,十七八岁便会拉帮结伙的外边混,府里美貌家眷又多,绝不会像戏文里的愣头书生一见了大家姑娘的面就走不动路,然后害上相思病,发誓非卿不娶,沈南风这番话我是不信的,世家联姻哪来的情投意合,不过是利益驱使罢了,若不是程家的女儿,而是其他什么苏家王家李家的孤女,只怕他连正眼都瞧不一下的。

我哼道:“你家不怕我与你慕容表弟早已有了首尾,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作带了绿帽的活王八?”

他听的面色一变,只是一瞬便又恢复成笑语嫣然的贵公子模样,往旁边椅子里一坐,轻笑道:“对于郡主的品行我是吃不准的,但是对于表弟还是十分了解的,他心心念念的是我的妹子,又怎会对郡主动情呢?就算郡主使出浑身解数,只怕都不能如愿。”

我气的差点气炸了肺,看来他有了圣旨在手,便是有恃无恐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真是太小看我程槿月了,且不说这亲成不成得了还是两说,就算真成了,我也不是那种任他捏在手心的小女儿家,我将头转向北静候府所在的方向,得意道:“沈参将这回可是料错了呢,世子对令妹只有兄妹之谊却无半点男女之情,上元节我俩游湖逛灯会之时他已向我表明心迹,得知沈参将求得了皇上的赐婚圣旨,昨个一早便进宫去求皇上收回圣命了,虽说皇上没有答应,但离成婚之日还有许久,再想法子便是。而且,我也早已发誓非世子不嫁,如果到时想不出法子,那我一头撞死在南墙上就是了。”

“你们……”这番话大出沈南风意料之外,他气的发抖,指头哆哆嗦嗦的指着我,怒道:“狗男女……”

我撸了撸袖子,自屏风后露出段点了守宫砂的小臂,笑的很是开心:“沈参将莫要胡说,污了本郡主的名声,本郡主可要跑到皇后娘娘面前告你的状哟。”

语气陡然一转,冷声道:“沈南风,论行军打仗,本郡主一个指头就能将你灭掉,论阴谋诡计,你差的更远,不要仗着皇上器重,便不知天高地厚了,我虽然只是一个弱女子,但是皇上都要让我三分,竟敢打我的主意,我劝你最好知难而退,逼急了我叫你沈家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他怔愣半天没有吭声,我大吼一声:“秋菊,送客!”

然后起身拂袖而去,走到自己的绣楼前,刚好撞上下朝回府的钱虎,他看我满脸怒容,连忙跟上来,关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我走到小厅里,寻了张椅子坐下,将沈南风方才所言转述一遍,钱虎气的一巴掌拍到桌子上,怒吼道:“简直欺人太甚,他沈家算什么东西?跟我程家结亲算是他们高攀了,不去祠堂烧香感谢祖宗保佑,还敢如此嚣张的上门,简直不把我们程家放在眼里!”

“钱叔,你别激动,仔细气坏了身子,先坐下吧。”我招了招手,示意他息怒,笑道:“他们若不是将程家放在眼里,又哪里会这么积极的去找皇上赐婚,听沈南风的话音,他分明晓得我心里恋慕的是慕容清风,却假作不知,为了镇北军的权势,竟不顾亲戚情面,连自己表弟的女人都抢,偏沈尚书还做出那副清高孤傲的样子来,当真是可笑之极。”

钱虎一脸为难的样子:“那你该怎么办?圣旨都已经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