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59章 小荒山剿匪1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87 2016-01-25 20:05:39

  北静候夫人倒没有像以前那样对我横眉冷对,嘴角露出抹笑意:“多谢郡主了。”

容姨从来没见过我动武,回到马车上后,她拉着我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发现没有任何地方受伤,这才连忙吩咐马夫驶动马车继续赶路。

由于路上这一耽搁,回府的时候亲卫队的演练已经结束了,阮青扑到我的房间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控诉陈可的罪行,脸上身上乌青了数块,看来是被教训的很凄惨,我拍拍他的头,安慰道:“陈可虽然严厉了些,不过也是为了你好,虽然在京城了,不像以前在边关那样动不动就上战场,但是我们总要居安思危,皇家的恩情向来淡薄,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

见陈可出现在房门口,我朝他招招手,帮阮青求情:“阮青并非自幼习武,半路出家的,跟你们没办法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还专打他的脸,你该不会是妒忌人家比你长的好看吧?”

陈可哼了一声:“贼眉鼠眼的,我要是长成那样,直接拿刀抹鼻子重新投胎了。”

噗,一口茶水直接喷出来,陈可这家伙常年一张面瘫脸,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让人浑身冷飕飕的,比前世在网上看的冷笑话都要经典很多。

膳房得了容姨吩咐,菜色十分丰富,开了几坛酒,大家主仆不分的坐了满满一桌,嘻嘻笑笑好不热闹,结果才进行到一半,春竹就匆匆忙忙的奔进来,说是隔壁北静候府的秦嬷嬷求见我,我正吃的欢畅也懒得动弹,就随口说道:“直接请她进来罢。”

那秦嬷嬷之前见过一面,是慕容清风的母亲北静侯府人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又当过慕容清风的奶娘,所以在北静候府的地位十分不一般,春竹出去没多久,那秦嬷嬷就一步三摇的晃进来,身后跟着一排四个丫头。

进来后再屋子里环视一圈,见我们这般随意,眸中顿时写满不屑,微微俯身行了个礼,不阴不阳的说道:“今个夫人去慈安寺上香,竟然有不止死活的山贼敢跑上来劫道,还好得郡主相助,这才安然无恙,夫人本想亲自过来道谢的,但是姑娘受了惊吓,回来后就发起高烧,她也走不开,就派老身过来。”

说着招了招手,四个丫鬟将手中所抱的锦盒放到一旁的小几上,秦嬷嬷又道:“夫人的一点小心意,还望郡主不要嫌弃。”

我把筷子搁到碗沿上,迅速的嚼碎嘴里的肉丸然后咽下去,笑道:“不过是举手之劳,夫人太客气了。年底了,京里也不太平,下次夫人再出门,可要多带些护卫才行。”

“是,郡主说的极是。”秦嬷嬷点点头,又咬牙切齿的咒骂道:“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想弄点钱过年就去劫那些无权无势的商贾好了,也不打听打听北静候府的身份,竟然连姑娘夫人都敢劫,公子听闻这个消息后,立刻带人上山剿匪去了。”

“什么?”我听的一怔,待回过味来,顿时心头火气:“那些山贼敢在京郊打劫,自然有有恃无恐的资本,如果那么容易就能剿灭,朝廷岂会放任他们胡作非为这么久?竟然带着点家丁就冒然进山,实在太糊涂了。”

钱虎赞同的点了点头:“九门提督几次派兵过去剿匪,都被对方打的稀里哗啦,他们的山寨建在小汤山顶,月河的支流从山下流过,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世子此行凶多吉少。”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秦嬷嬷顿时吓的惨白了脸,腿一软往后倒去,好在带着的丫鬟比较机灵,连忙伸手将她扶住。

我蹭的一下站起来,大吼一声:“集合!”亲卫队的人立刻从站起来,动作整齐迅速,一副随时都能出发的模样。

“你要做什么?”钱虎见状一把扯住我的袖子。

我对慕容清风那点心思,府里人都不知道,在边关的时候也没同钱虎说起过,所以大概他们不太理解我的举动,反正已经在北静候府表白过了,面对自己人也没必要隐瞒,我叹气道:“本郡主与世子自小青梅竹马,感情非同一般,此次回京后再聚首,才发现我对他早已情根深种,如今他有难,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话刚出口,便是一室静寂,包括容姨都怔住了,半晌后陈可淡定的开了口:“郡主想救未来夫君,自然合情合理,只是我们亲卫队只有十几个人,纵使伸手再好,也难敌一众山贼,如果郡主还是一意孤行,属下也不会劝阻。”

陈可的意思很明显,你的意思是如果我非要用你们的性命来换慕容清风的,我们也不会反抗,反正你是我们的头,能眼睁睁看着我们死不心疼,那我们也没有话说,我一口气憋在心口,差点抽过去,这不劝简直比劝还有用。

好歹都是跟了我十多年,一同出生入死很多年的兄弟,我自然不能看着他们去送死,但是又不能置慕容清风于不顾,我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打转了几圈,这才一巴掌拍到脑门上,真是关心则乱,竟然忘记了还有个手握虎符的钱虎在呢。

此次回京,钱虎带了两万定北军人马过来,按照规矩这些人马不能入京,便驻扎到京郊大营附近,如果调个一两千人马过来给我用,别说一个山寨,就是十个八个都能给端掉,定北军的实力我是非常清楚的,不是九门提督手下那帮窝囊废可以比的,一个顶三五个没问题。

脑子里盘算明白的时候,屋子里众人也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没等我开口,钱虎就主动说道:“老夫回京后,除了每日去听听朝会,一直清闲的很,过不了一两个月就要辞官告老了,在此之前为朝廷贡献些力量也是应该的。”

说吧喊了自己的一个属下过来,吩咐道:“快马去一趟京郊大营,叫陆盏云集结五千精兵出来,一个时辰后在北城门口外集合,本督军要亲自进小荒山剿匪。”

我感激的看了钱虎一眼,冲春竹一挥手:“回房,替我更衣,本郡主要同钱督军一同前往。”

前几日裁赴宴所有衣裳的时候,顺便做了几件男装,想着平时晨起练功穿着比较方便,没想到现下正好派上用场,换下身上的罗裙,春竹帮我梳了个男子方式,没有用簪子玉冠之类华丽而又累赘的物品,只用根丝带在头顶盘了个发髻,刚整顿完毕我就从绣楼里往下奔,跑到楼梯口这才发现穿着的还是绣花鞋,只好又倒回去换成了靴子。

秦嬷嬷听闻钱虎跟我要进山去剿匪,脸上喜的乐开了花,郑重的朝我鞠了个躬,就带着丫鬟往外疾奔,估计是回府向北静侯夫人禀报,虽然北静候夫人向来行事稳重心思深沉,但终究是个妇道人家,不可能对小荒山那帮山贼有所了解,否则也不会就这么任由慕容清风带人过去了。

到达楼下的时候,亲卫队已经整装完毕,这帮人虽然平日里对我毫无畏惧,但好歹是镇北军里出来的精英,府里日子太多平淡,他们早就闲的手痒,现在有事情做,一个个脸上难掩兴奋,双眸散发着光芒。

见万事俱备,我挥了挥手,豪气万千的命令道:“出发!”

大门口马匹已经备好,我接过马夫递来的缰绳,踩着马镫翻身上去,众人也都纷纷上马,等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还不见钱虎出来,人命关天的事情,我着急的不行,连忙派了个小厮进去探查情况,没等那小厮出来,钱虎便由两个侍卫搀扶着走近,脸色发白满头冷汗,我吓了一跳,“蹭”的一下从马上跳下去,搀扶住他肩膀,关切的询问道:“钱叔,你这是怎么了?”

“许是喝多了些酒,腿上的寒症竟然现在发作了,真是气煞我也。”钱叔捶胸顿足,一脸懊恼,我心里一阵失望,却也是无可奈何,他的腿本来就不好,今天府里办了热闹的家宴,亲卫队的人轮番的上前劝酒,我想着横竖在自个府里,喝多了直接回房休息就好,也就没作阻拦,没想到竟出了这事。

钱虎从袖子里掏出虎符,递到我手上,说道:“我怕是去不成了,你救人心切,莫要再耽搁了,虽然是元帅的女儿,但镇北军向来纪律严明,没有虎符他们谁的命令都不会听,你把这个拿着,他们自然会配合。”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轻易就将能统领整个镇北军的虎符交给我,先是怔了一怔,也便没有推辞,就塞到了袖子里,说道:“多谢钱叔信任,槿月定会将小荒山一网打尽,你回去歇着吧。”然后转过身,对容姨说道:“劳烦容姨遣人给钱叔请个大夫来瞧瞧。”

“那是自然。”容姨点了点头,不放心的叮嘱道:“有镇北军大队人马在,我倒是不怎么担心,但是刀枪无眼,你在后方统筹调配便好,不要冲到前头。”

将领自然是要冲在最前方的,不过为了让容姨安心,我还是笑着点了点头,我扬了扬手中的长鞭,刚要喝令出发,就见北静侯府人带着人急匆匆的出门来,我便调转马头静待,北静候夫人挥开搀扶的丫鬟,快步走过来,放下了平时盛气凌人的姿态,恳求道:“从前我慕容家与程家恩怨颇多,但此次遭遇山贼多亏郡主相救,如此情意本夫人自会铭记心中,还望郡主不计前嫌,务必要将清儿搭救回来。”

“我对世子的情意想必夫人也是知晓的,就算夫人不开口,我也会拼尽全力,就算搭上自己的性命,都在所不惜。”我笑笑,长鞭在马背上狠狠一抽,喝令道:“出发!”

郡主府离北城门不远,片刻便到,一出城门,就看到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头,镇北军不愧有“荒漠野狼”之称,送信的出府没多久,他们便赶到了集合地点,我策马走到队伍面前,未曾开口,众人便单膝跪地见礼道:“见过少将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