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58章 上香,救北静候夫人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65 2016-01-24 20:05:12

  “府里的杏花酒,喝起来爽口甜腻,后劲却是极大的。”月华长公主了然的笑笑,转头吩咐身后的丫鬟:“去叫膳房烧碗解酒汤来,给槿月郡主醒醒酒。”

那丫鬟应了声,转身出了花园,我感激的笑道:“多谢姑姑关心。”

月华长公主轻笑了一声,拍了拍我的肩膀,起身走到中间的空地上,手里拿了张红纸,朗声宣布了本次诗会由沈琬谣拔了头筹,奖品是一对绿如意,颁奖的功夫春竹、秋菊她们已经吃完酒席,见状春竹在我耳边念叨:“郡主怎么没有诗作?我家郡主最是聪明,如果您出马的话,可就没沈小姐什么事儿了。”

“胡扯,人家沈姑娘五岁便能作诗,十三岁就已名满京城,你家郡主那会还在边关舞大刀呢,怎么比得了?”我笑着摇了摇头,倒是没有对沈琬谣有芥蒂,感情之事很难说孰是孰非,况且她也是爱而不得的可怜人,跟我倒是有些同命相连的感觉,我没必要刻意去贬低她来抬高自己,不过也终究成不了朋友。

沈琬谣从月华长公主手里接过玉如意来,脸上强挤出抹笑,几个公子哥在旁猛烈的夸赞她,又说她拔了头筹,理应再作诗一首才是,沈琬谣只搅着手帕也不吭声,想来是受方才影响,没有这个兴致。

“沈姑娘的诗金贵的很,每个月的诗会能让咱们见识上一首已经很是幸运了,你们这帮家伙还真是贪得无厌的很。”三殿下突然开了口,不紧不慢中略带调侃的语调,让人一时听不出他的用意,他又转头看向沈琬谣,笑道:“沈姑娘,不管搭理他们。”

“哟,京中都传三殿下最是怜香惜玉,今个一见,果真如此呀。”南旻郡王侧妃捂着嘴巴咯咯直笑,眼睛在三殿下跟沈琬谣之间打了几个来回,胳膊撞了月华长公主一下,悄悄朝她使眼色,月华长公主却淡然的抿着茶,假作没有瞧见。

“民女谢过三殿下。”沈琬谣想是没料到三殿下会替你自己解围,怔愣了一下,两颊顿时绯红,站起身微微冲他福身道谢,再坐下时脸色已经明显好转。

我叹了口气,爱情中的女人果然智商为0,想她沈琬谣也是一代才女,从小熟读诗书,竟连三殿下这样人品的人都看不透就盲目的陷了进去,为他喜为他忧,更以为他不经意的一句话而找不到北,真真是让人无语。

这么一想,我又顿时觉得有些庆幸,或许是性格原因吧,自己虽然很爱慕容清风,但是却始终保持着应有的清醒,终究在现代生活过,又生生死死的经历了几次,已经不会像从前那样没有爱情便活不下去,甚至跑去投海自杀。

三殿下面对美人想来不会无动于衷,闻言却是挑了挑眉,玩世不恭的笑道:“沈姑娘为何要谢本宫?”

“自然是谢你帮她解围了!”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哪里经得起他这样的人调侃,月华长公主看不过去,淡淡的插了句言,抬头看看天色,对众人道:“天色已是不早,今个就到这里吧。”

总算解散了,我揉了揉迷糊的额头,由秋菊扶着站起身便准备往门外走,没走几步却被月华长公主喊住,转头见她正朝我招手:“槿月,稍候片刻,本宫差许嬷嬷去取东西了。”

我只好又坐回位置上,等了片刻后一个四十左右的嬷嬷抱着个锦盒急匆匆的赶过来,往我身边的桌上一放,我瞅了一眼,诧异道:“姑姑,这是……?”

月华长公主起身,将盒盖打了开来,是一块通体莹白的羊脂玉佩,她亲自替我挂到腰带上,拉着我的手笑道:“知道你要来,今个一早特意去库房翻了出来,算是姑姑给你的见面礼。”

我原本有一块玉佩,当然临去边关前强行塞给了慕容清风,现在身上空空的,月华长公主这个礼物倒是送到了点子上,我也没跟她客气,笑嘻嘻道:“多谢姑姑。”

以前在边关的时候,每日早起同士兵们去训练,然后用午膳睡午觉,下午与钱虎一起去巡视边关防御工事,劳累折腾一天,晚上脑袋一靠到枕头上就睡了过去,日子日子虽然清苦些,但是过的特别充实。

回到京里后,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每日除了混吃等死,从月华长公主的桃花诗会没回来没几天,就接到了不少帖子,不是去参加这个世家姑娘聚会,就是去哪个公子哥府上赴宴,甚至还有几个从来没接触过的贵妇邀请我一同去逛裁缝铺,实在是无聊透顶。

于是我不耐烦的假装生病,窝在家里当了几天宅女,容姨见我百无聊赖,就说让我陪她去上香,不忍驳了她的好意,只得点头同意。

去的仍旧是慈安寺,不过今日香客不多,只能零散的看到几个人,我在殿外的香炉那里上了三支香,便不愿意再进去,容姨倒也不勉强我,让秋菊陪我在外边等着,她带着春竹进去求签了。

唉,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人父母的真是不容易,年纪小的时候要照看着,刚及笄就要操心着婚事,想我这般到了17岁还没嫁出去的,虽然算不得老姑娘,但是在古代这个社会里,也已经不算小了,如果再过一两年还没着落,就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了,也难怪容姨三天两头就要往寺庙里跑。

按照穿越定律,穿越女出门必定会发生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上次在这里同三殿下大打出手,闹的京城人尽皆知,今天倒是一切平静的很,我在院子里逛了几圈,直到容姨解完签出来,也没遇到什么熟人。

容姨一脸郁闷的神色,想是求到了下下签,我没问,她也没说,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古人对这些迷信的东西都是十分相信,对我来说,相信神佛存在,但是更明白事在人为的道理,很多东西听过便一笑了之。

因为慈安寺就在京郊,有府里侍卫陪着,便没叫上陈可他们,虽然已不在边关,亲卫队的人仍旧保持了军营的习惯,按照从前的计划,今天是他们演练的日子,我扶着容姨上了马车,对车夫吩咐道:“快一些,没准回去还能瞧见阮青被修理的凄惨样子呢。”

车夫应了一声,长鞭使劲往马背上一甩,马车便如离弦的短箭一样飞奔出去,春竹一个没坐稳脑袋径直撞向车厢一侧的木栏,我连忙一把将她扯回来,她惊魂未定的大喘气:“多谢、多谢郡主。”

“学了工夫,倒是有些用处的。”容姨笑了笑,半蹲起身从车厢暗格里取了点心出来,递给我一块,关切道:“早膳没吃多少,现在肚子饿得慌了吧?先用些点心吧,我出门之前吩咐了膳房今个加菜。”

“还真的是有些饿了呢。”我接过点心来港啃了一口,马车就一阵剧烈颠簸,点心“嗖”的一下飞了出去,两匹马前肢高高翘起,沙哑的嘶吼着,容姨脸色一黑,敲了敲车厢,怒道:“老吴,怎么驾车的?”

老吴颤颤抖抖的声音传来:“容管家,前面有山贼,咱们是不是绕道?”

“山贼?”我的声音里带了些许的兴奋,日子过的太无聊了,总算有点事情可干,我掀开车帘往前一瞧,只见约有是个大汗揽在路边,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大刀,正指着一两马车,嚷嚷道:“把银两都交出来,马车也留下,快点,不准叫,不然爷就在你们小脸上画几朵花。”

低低的哭泣声传来,车上竟然全是女眷,虽然害怕,但是她们却又不敢不听,两个丫鬟抖着腿挪下来,接着扶出个穿粉色衣衫的姑娘,最后下来的是个盛装的贵妇,我定瞧一瞧,顿时心里乐开了花,真是冤家路窄啊,这竟然北静候府的人。

丫鬟将银票递了过去,打头的一个山贼接过来,面上一喜,又抬头打量了下这四人的打扮,又打起了其他的主意:“把你们身上的首饰也交出来。”

旁边一个贼眉鼠目的山贼挤眉弄眼道:“大当家,那小妞长的真俊,抢过去给您当个压寨夫人刚好,至于那两个丫鬟,大当家的肯定瞧不上,赏给咱们弟兄们乐和乐和也好呀。”

山贼头目闻言看向那姑娘,见她皮肤白皙,如同刚成熟的樱桃,身段更是不错,顿时咽了下口水,一拍那提议的山贼,朗声笑道:“兔崽子,总算爷没白带你,真是出了个好主意,快,把她们三个绑起来抗上山去。”

众山贼得令,立刻涌上来拉扯,那小姐吓的脸色惨白,尖叫道:“不要,放开我!”

戏看的差不多,也该是英雄救美人的时候了,我一下从马车上跳下来,运气内力,大吼一声:“无耻之徒,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拦路抢劫,好大的胆子!”

声音带着内力急速前行,震得众人一怔,那贼眉鼠目的山贼转头打量了我一下,顿时脸上笑的像正午的太阳花:“我靠,大当家,今天咱们真是走了时运,这刚抓到一个小美人,又蹦出个大美人来!”

“美人你个头,找死!”我将背在身后的手露出来,手里黑色长鞭一甩,径直抽过去,那山贼显然没料到我会有这么一招,躲闪不及被抽中,顿时倒飞出去,撞在北静侯府人的马车上,一头一脸的鲜血。

“臭娘们,活腻了你,看爷爷们怎么收拾你!”山贼头目见状大手一挥,其他几个山贼顿时挥着大刀冲上来,我跳起来躲避开,一脚踢在一个山贼的背上,那山贼承受不住,朝地上跌趴下去,将后面两个山贼压倒在地上。

因为实力根本不在层次上的,所以很快就将他们制服,一个个倒在地上哎呀哎呀的直叫唤,无不不屑的哼了声,缓步走到北静候夫人面前,笑道:“夫人没事吧?下次出门得带些护卫才行,今天是刚好槿月经过这里,不然就麻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