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48章 入宫贺寿2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260 2016-01-14 20:13:34

  “奴婢给三殿下请安,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容姨扑通一下跪到地上,三殿下摆摆手,和蔼道:“起来吧。”

眼睛瞧向我,笑道:“这位是槿月妹妹吧?”

我抬着裙裾福了福身,垂首问好:“槿月见过三殿下。”

“来给皇祖母贺寿?正好我也要过去,一起吧。”说完不等我反对,他走前几步,牵起我的手,跨过门槛往里走去,温热的触感从手心蔓延上来,侧目看过去,见他一副坦荡的模样,联想到自己现在的年纪,也就释然了,连忙快走几步跟上去。

细雾自铜炉里袅袅升起,太后闭眼盘坐在软垫上,手里挫捻着一串佛珠,听到太监高声通三殿下与我这个槿月郡主求见,这才在宫女的搀扶下站起来,坐到主位上的软榻。

“安清给皇祖母请安!”“槿月拜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三殿下安清单膝跪地行礼,我也连忙跟着抬起裙角跪下去,太后面露微笑,慈祥的抬了抬手:“好孩子,都起来吧。”

太后很喜欢三殿下,拉着他的手嘘寒问暖,三殿下一一回禀,太后满意的一笑,祖孙间其乐融融,我这个外人便显得有些多余,而且从头到尾太后都没正眼瞧过我一眼,当然也没有同我说话的兴致,于是寻了个机会,叫容姨将寿礼送上,便告辞出来。

容姨帮我披上斗篷,担忧的看着我,欲言又止,我只当没有瞧见,抬头瞧了下天色,约莫早晨八点的样子,晚宴安排在酉时,中间大半天时间,留在宫里也没太大意义,就决定先回府,等到傍晚再进宫。

刚坐上马车,就有个宫装打扮的宫女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冲我福了福身,喘着粗气说道:“奴婢芷兰见过郡主!”

“免礼。”我掀开车帘一角,发现这宫女面生的很,于是问道:“你是哪个宫里的,找本郡主有何事?”

芷兰低垂下头,恭敬的回答:“奴婢是坤宁宫的掌宫女官,皇后娘娘得知今个郡主进宫,就遣奴婢来慈宁宫外候着,说等您拜见完太后,就请您到坤宁宫坐坐,皇后娘娘十分想念郡主。”

从容姨那里得知,十年前,她、皇后娘娘以及母亲三人,曾是名满京都的三大美人,私下里关系也很好。只是后来母亲嫁给父亲后,一直辗转于边疆沙场,皇后因出身于权贵之家,被钦点为太子妃,昔日太子登基成为皇帝,她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皇后,而容姨则因为容家出事沦落为奴,三人间在不同的路上越走越远。

后来父母战死沙场后,皇后念及昔日闺中情意,便提出要将我收进坤宁宫亲自教养,当时容姨已经脱离奴籍并做了我的奶娘,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反复强调母亲不愿我搅入宫廷,皇后只得放我出宫,并向皇上恳求封我为郡主,为的是将来有体面的身份,婚配起来不至于被人看轻。

不过是个闺中密友,能做到这个地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真要计较起来,倒是我欠了她不少,于是我让容姨将我抱下马车,对芷兰吩咐道:“我也很想念皇后娘娘,麻烦你前面带路吧。”

“郡主请随奴婢来。”芷兰福了福身,引着我们转出慈宁宫,穿过御花园内一条青石小径,出了一个圆拱形的月亮门后,就见“坤宁宫”三个烫金大字出现眼前,红墙碧瓦,雕梁画栋,同慈宁宫比起来要更加大气雍容,当真不愧是一国之母的寝宫所在。

只是风格上这么一对比,却又发现这个朝代与汉代并不相同,反而比较像全盛时期的北京紫禁城……我摇头轻笑,琢磨这些并没太大意义,便率先抬脚迈过门槛,往宫内走去。

外厢暖阁里,皇后一身大红宫装,端坐在软榻上,我跪地磕头行礼,她连忙站起身,亲自将我扶起,话语虽是责备,却充满着浓浓的暖意:“你这孩子,宁可在府里疯跑,也不常进宫来瞧瞧本宫,亏本宫还日夜记挂着你。”

“槿月才没有疯跑呢,容姨可以作证。”我嘟起嘴巴撒娇,皇后拿指头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拉我在宽大的软榻上坐好,抬头笑着看向容姨,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容姨大方的入了座,脸上也泛起笑意,回答道:“这孩子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墙也不爬了,还吵嚷着要学武,教习师傅都请好了呢,就是不知能不能学出个样来。”

皇后听完这话,顿时变了脸,不像之前那样和颜悦色,用严肃的口气对容姨说道:“女孩家的该学些琴棋书画,舞刀弄棒的成何体统?你也不要老是宠着她,想怎样就怎样可不行,得狠下心来管管,不然将来可没哪个贵族之家敢要她。”

“唉……”容姨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话是这个理,但是程家世代忠良,程家枪法名震四国,多少敌国士兵死在他们枪下,如果到了槿月这里就断了根,实在是很可惜……所以听说了她的想法,我不但没阻止,反而托人请到了程将军昔年座下的副将。”

“这倒也是,终归是出身于武将世家,若是半点武功也不会,也说不过去,如果她是个男儿家就好了,程家也不至于后继无人。”皇后眉头皱紧思考了一会,赞同的点了下头,又惋惜的说道:“程将军夫妇双双战死沙场,而程家枪法又从不传外人,世上再无第二个人通晓,只怕是就这样失传了……”

容姨笑笑,胸有成竹的说道:“这点你不必担忧,程将军向来做事仔细谨慎,临出征之前交代了我很多琐事,却惟独没有提到这件,想必是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不方便对外人说。”

“难怪槿月这孩子主动提出来习武,原来是程将军的吩咐。”皇后了然的看了我一眼,宫女们端来水果点心,她一一推到我面前,又转头吩咐芷兰:“太后寿辰,皇子们今个都没去上书房,你去东宫把太子叫来,让他陪槿月玩。”

“太子哥哥或许有功课要忙,就不要劳动他大驾过来了,我在这里听你们说话就挺好的。”我掂了块桂花酥糖,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味道甜的有些过分,但是又不好放回去,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皇后这种深处后宫漩涡中心的人物,一眼就能看出我的喜恶,递了杯到我手上,将那盘点心抬手倒进了一旁的痰盂,将另外一盘咸味的薄饼推到我面前,斜睨着我,说道:“我们一帮老婆子,说的东西都无趣的很,回头你听着听着准会睡着,御花园里搭了戏台子,请了德春班的小香儿来唱堂会,其他稀奇的景也摆了不少,叫安铭哥哥带你去转转。”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不好再拒绝,便点了点头,又两三个薄饼下肚,这才听到太监拔高声音通报:“太子殿下驾到,北静候世子驾到。”

皇后冲太子招了招手,瞧见跟在身后的慕容清风,笑道:“清儿也在?”

“见过姨母。”慕容清风走前一步,冲皇后抱拳行了礼,然后默不作声的退到一旁,身体挺的笔直,仿佛一座毫无生气的石雕。

容姨连忙起身行礼,不曾料到他会出现,我怔了一怔,这才猛的站起来,福身行礼问好:“槿月见过太子殿下。”

又转头瞧向慕容清风,微微笑道:“世子安好。”

他别开视线,装作视而不见,倒是太子安铭对我很是亲切,左右上下打量了一番,少年老成的感叹:“上次见槿月妹妹,是在三年前,那会个头还不及一只圆凳高,如今却大变样了,如果不是预先知道,我肯定认不出。”

太子的年纪同慕容清风差不多,应该在十岁左右,而之前在慈宁宫遇上的那个三殿下明显要比他大上几岁,看来这个国家确定储君的规矩是立嫡不立长,否则便是大皇子做太子了,脑子里飞快琢磨思考,很快就整理出一个清晰的脉络来,嘴上也没停,顺着他的话恭维的回答道:“太子哥哥越发英俊帅气了,我也险些认不出来。”

“瞧这孩子,小小年纪竟知道英俊帅气了,真不知羞!”皇后拿手帕掩了嘴,咯咯轻笑,挥了挥手,吩咐道:“知道你们在这里呆不住,出去玩吧,安铭你仔细着些,如果让槿月磕着碰着,母后可饶不了你。”

“是。”太子听话的点头,拉着我的手向殿外走去,慕容清风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这才不情不愿的跟上。

坤宁宫离御花园很近,不一会便到了,百花凋残,却是菊花正艳时,花盆整齐的摆放在路边,抬眼望去,仿佛置身于一条五彩斑斓的星光大道,边走边听太子耐心的给我讲解菊花的品种与名称,虽然大多数我都认得,但仍是作出一副认真谦虚的模样。

没等走完这条“星光大道”,就见一个小太监从后面追上来,也没顾得上行礼,喘着粗气禀报道:“殿下,皇上召见,说是要考察皇子们的功课,您赶紧过去吧。”

太子一听,也顾不上我了,跟着小太监就疾奔离开,慕容清风本来就对我没啥好感,硬逼着来作陪,现在见太子离开,也连忙转身要走,我一把扯住他袖子,说道:“皇后娘娘命你二人陪我逛御花园,现在太子有事离开,你可别想跑,得留下陪我才行。”

他使劲往外扯了扯,我连忙抓的更紧,卯足了劲,就是不松手,嘴里威胁道:“你如果不肯,我就不松手,所谓男女授受不亲,回头给人看到,我就喊,到时候你得非娶我当世子妃不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