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45章 从此与君别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213 2016-01-11 20:05:25

  天黑的时候,到达了京城。王府自然是不能去的,就先去揽月楼找若云了。站在揽月楼门口,看着那熟悉的招牌上金色的大字,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竟也有这么一天,我又回到了这里。

若云身穿白色纱衣,乌黑的长发柔软的披在身后,依旧是那样倾国倾城。岁月并未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他的脸上也依旧是那样淡定温暖的笑。“若若,欢迎回家!”

这句话,让我泪流满面。是的,当年我说过,这里是我们的家。无论走到哪里,心里都要记得这个家。我扑进他的怀里,轻轻捶打他。他抬起眼,对着我身后的尹之川微微一笑。

“葬礼明天中午举行,地点在以前皇陵。若若应该知道的,就是敏儿葬的那个地方。我明天中午有点事情,你们先去,我晚点过去。”若云转头对着尹之川说,尹之川看他一眼,轻轻点头。

看他俩的神情,似乎有些担忧。早知道就不阻拦尹之川带随从了,可是后悔也晚了。不过事隔这么久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没事的啦,我明日带个面纱,没有人认出来的。”

棺木缓缓落下,我的眼泪无声滑落。陌就这样走了,永远的走了。脑中不断涌现刚刚穿越过来那些日子的点滴,不禁有些感慨。陌啊,如果你我都不那么执着于自己的过去,可能我们现在还会幸福的过着日子吧?错就错在,我们太象彼此了。

凡事太近,势必缘分早尽。

尹之川环着我的腰,手轻轻在后背上拍打安慰着我。我抹了抹眼泪,对他淡淡笑笑。却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因为我一直很幸福。

“走吧!”我淡淡的说,扭转过身,却顿时呆住了。

一身黑衣锦袍的慕容雪槐高高的坐在马上,一如他那日意气风发的闯进萱王府一样。而我们的周围,布满了弓箭手,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该来的,还是来了。我轻叹一口气,对他淡淡笑笑。“你好啊慕容雪槐,许久未见。”

慕容雪槐冷淡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全是怒火。“朕相信你死了,但是总是不甘心。今日也只是随意来看看,却没想到有意外收获。”

我冷哼一声,别过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是不能释怀。我已经有我新的生活,请你放手吧。”

慕容雪槐哈哈大笑,对身边的弓箭手扬了扬手,只见他们全部举高了手,蓄势待发。“朕记得告诉过你,朕绝不放手。让你逃了3年,足够了。跟我回宫,否则就等万箭穿心吧。”

“你可以让他们放箭了,我们夫妻生死相随,不离不弃。”我轻轻笑了,转头看了看尹之川,他对我点点头。“对了,还有我们的女儿。”我补充道。

慕容雪槐目光移到我的隆起的肚子,面无表情的脸色开始变的铁青,眼睛里的火苗呼呼的涨着。“你不要以为朕拿你没有办法!”

“哗!”,一个白色的身影落在我边上,我扭头一看,上官若云摇着小扇子微微冲我笑。“他竟然还不死心,是我们低估了。”

“兄弟,今天你要陪我们享受万箭穿心了。”我拍拍若云的肩膀,冲他无奈的一笑。他倒不以为然,眼光看向尹之川,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那感觉让我手心冒汗呼吸急促。果然,一下妙,尹之川封住了我的穴道,若云迅速的揽过我。

“若云,拜托你了。若若,我一点也不后悔认识你,这3年的幸福常让我觉得不真实,却又满心满眼的知足。人要学会知足,对么?倘若有来世,不管有多辛苦,你一定要穿越来找我。我不要幸福这么短暂,我要你从小就认识我,长大嫁给我,一直陪我到老。”尹之川摸了摸我的头,微笑着说道。

眼泪流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我气急败坏的骂着,狠狠的骂着:“尹之川你个骗子,说好今生今世生死相似不离不弃,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太自私了!”

“傻瓜,我们还有女儿,你要勇敢的活下去。若云,一会看情况带她走。让她闭上眼睛,小孩子不适合看这么血腥的场面。若若,我爱你。”

幸福居然是这么短暂,都怪自己太任性。如果不来参加葬礼,如果不执意不带侍卫,也许就不会这样。“尹之川,让我跟你一起走好不好?不要抛下我,不要这么残忍。”

“这不是抛弃,我会在另外个世界等你的。你答应我,要穿越来找我,就算我不记得你,但是你一定要记得我。”

“我答应你,把女儿带大,然后就去找你。”

“若若乖,把眼睛闭上。若云,准备。”

“不……”

无数的箭飞行的声音,耳边呼呼的风声,混乱的马蹄声,杂乱无章的传入耳中,我撕心裂肺的哭着喊着,心口突然发闷一口鲜血喷在若云的白色衣裙上,触目惊心。

眼前一花,便晕了过去。

疲惫的睁开眼睛,一阵淡淡的菊花香飘入鼻中,我深吸了一口。环顾下屋子,似哪个大家闺秀的闺房,一切摆设都秀气而又温馨。

“你醒了?”门被推开,一身白衣的上官若云端着一碗药进来,脸上有些欣喜之色。“你昏迷了好几天了,把我担心坏了。”

“上官若云也有担心坏了的时候,难得。”想到尹之川,心口一阵疼痛,话语也断断续续起来。“他……他,死了,是么?”

若云点了点头,走到榻边来,伸手揽我起来,一勺一勺的喂我喝药。我一把夺过药碗,咕咚一口全部吞下,随手将碗丢到地上。清脆的碎裂声,如同自己的心,那么彻底。

“这是哪里?”我淡淡的问道。

“逍遥岛。就算慕容雪槐动用全部力量,也不可能到达这个岛的,放心吧。”若云扶我躺下,拿把梳子轻轻为我梳头。其实,也不过是想催眠我,让我好受些。

我夺过梳子,扔到地上。“放心吧,我会好好保重自己,生下这个孩子的。但是之后,我要做的事情,还希望若云不要阻拦我。当然,阻拦也是无用。”

若云叹了口气,从地上捡起梳子,打散我的发髻,一点点梳理起来。淡淡的菊花香中,我的神经越来越放松,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若云,你为何一直穿女装?”我看了下九个月的肚子,对着旁边搀扶着我散步的若云淡淡的问。

“你可曾在岛上见过男子?”他笑笑。

我摇了摇头。

“逍遥山庄只有女子,这个是几百年的规矩了。可惜母亲爱上了一个男子,并且怀了孩子。山庄是不容许这类事情发生的,何况母亲还是未来的庄主人选。所以上一代庄主杀了那个男子,带回了母亲。

我出生后,便一直被当作女子抚养,穿衣打扮也是如此。倘若不是如此,我早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处死了。其实吧,女装也没什么不好。”

我软软的走在沙滩上,看着海水潮起潮落,心里闷闷的。原来任何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而若云却能将这些不得已一笑置之。这点,自己恐怕是做不到的。

我以为自己是个温和的人,对于所有的悲伤仇恨都能释怀。可是此时此刻我才发现,自己是个凶狠的女子,有仇必报,并且绝不心软。

十日后,我产下一个女孩,起名做:依若,尹依若。上官若云很不高兴这名字,却又无可奈何,一如面对我的去意决绝。

“若云,将这个纸条飞鸽传书给大冰块。”一个月后,我拿着纸条神情坚定的敲开若云的门。他眉头皱了皱,剧烈的心里斗争后,还是点了点头。只是,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淡定笑容。

出乎意料的,大冰块没有来,只是托人带回了我要的东西跟一封信。轻轻展开信,大冰块那苍劲有力的字跃然纸上。

“若若,本该亲自前来,可是若兰临盆在即,实在不好走开。东西已经调配好,用法你自是知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需明白。

不过原本你就是个有主意的女子,想必劝你也是无用。

可是若云该怎么办?这么多年的安静等待默默守候,你不会就这样不管不顾了吧?我不想左右你的决定,只是……

算了,随你吧。”

我叹了口气,伸手烧掉纸条。若云,你的情,我只能来世再报了。不,来世答应了尹之川去找他。看来,那就下下世再报吧。

“你一定要去么?”若云走到我身后,轻轻的抱住了我。

“嗯。婉瑛跟依若就麻烦你了,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命回来。若云,对不起,你对我的……我恐怕只能负了你了。”我抓住他的手,轻轻握在手心,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阻拦你也是无用,去吧。孩子放在逍遥山庄,不会有事的。大冰块给你的药,我倒是放心。如果可以,尽量活着回来。不管是依若还是我,都不能没有你。”

我点了点头。

我衣着光鲜淡扫蛾眉的出现在京城的大街上,行人纷纷侧目。揽月楼金黄的大字,依旧那么耀眼。可是如今已是大门紧锁,人去楼空。萱王府,也早已被改成一个尚书的府邸,想要进去走一下也已不可能。

不觉中,竟然走到了陌的陵墓边。我蹲在当日跟尹之川站立的地方,嚎啕大哭。幸福总是那么短暂,连个尾巴都抓不到。不要告诉我什么苦尽甘来,这些都是骗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