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43章 计划出逃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166 2016-01-09 20:03:23

  “换下衣服,朕带你出宫,去踏雪赏梅。听说栀儿从前,对此很热衷的。”慕容雪槐坐到我边上,温柔的说。

我略微沉思了下,点了点头。去那里,也许会遇到上官若云他们,当然可能性比较小。不过,总比在这守备森严的宫里好些。

翻开柜子,满眼都是霓裳仿的衣物。慕容雪槐在讨好女人方面,无疑是成功的。凡是过去我喜欢的,他都会悄悄搜罗过来。不管我开不开心,下次依旧会如此。

特意穿了跟以前赏梅同样的衣物,熟悉而又显眼。大红的短上衣,大红的中裙,大红的中靴,外加一条纯白的羊毛披风,稍微画了点淡妆,显得整个人很精神。

慕容雪槐惊讶的看着我,嘴角微微扬起,在我身后转了几个圈,刚要伸手抱我,却因为我冷冷的一瞪而尴尬的收回了手。

是的,过了这几年日子,我的容颜似乎没有衰老的趋势。想想这些日子,过的也算平静吧。看来,心平气和倒是不错的养生之道。

慕容雪槐带我出宫并未大张旗鼓,只是带了几十个贴身侍卫,全部普通服饰打扮。不过,我知道必然有不少大内高手隐在暗处的。这些日子,他从未放松对我的防备,又怎会轻易带我出宫而没有准备。

慕容雪槐与我同乘一骑,一路心情十分好。而我虽然仍是面无表情,但是眼角却在四处打量周围环境,试图能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

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失望,慕容雪槐这样悄悄出宫,他们又如何得知呢!

到了郊外的梅园,赏梅的人已经很多。慕容雪槐揽着我,所到之处人群纷纷让路。我不能肯定大家是否得知他是皇帝,但光身后那几十个黑衣人,便足够给大家让路的压力。

再怎样冷淡的人,看到那满山的红梅,还是忍不住被那不屈而又高傲的生命力所感染。我缓慢的走在红梅树下,轻轻扬下手,便是满眼的大雪纷飞,不禁轻轻笑了。

其实觉得自己是个比较随意的人,怎样的环境与我似乎都是一样,我只是淡淡的过着自己的日子。只是与若云大冰块他们的相识,才让我有了一些灵动的张扬气息。

对了,与其等他们,为何我不能引他们出来呢?我踱回亭子,慕容雪槐正坐在那里双手背负,微笑的看着我。“跟周围的人借张琴吧,我唱歌给大家听。”

慕容雪槐对身后的黑衣人招了招手,不一会就捧着一张琴过来。而周围的人,也因为借琴而纷纷涌到凉亭周围。我知道多半人都会知道我的身份的,而我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唱歌了。

以为自己不会介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却在此时竟有种站起来对大家解释的冲动。想要告诉他们我没有因为荣华富贵屈身他人,想要告诉他们我尚是无辜的,想要告诉他们我没有背叛的他们的萱王,想要告诉他们我不肯离开是为了让他们能安定的生活……

可是,我什么也不能说。我只能故作潇洒的笑笑,低头开始抚琴。而我,更不能流出眼泪。因为,哭泣无用。

慕容雪槐对身后的黑衣人招了招手,不一会就捧着一张琴过来。而周围的人,也因为借琴而纷纷涌到凉亭周围。我知道多半人都会知道我的身份的,而我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唱歌了。

以为自己不会介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却在此时竟有种站起来对大家解释的冲动。想要告诉他们我没有因为荣华富贵屈身他人,想要告诉他们我尚是无辜的,想要告诉他们我没有背叛的他们的萱王,想要告诉他们我不肯离开是为了让他们能安定的生活……

可是,我什么也不能说。我只能故作潇洒的笑笑,低头开始抚琴。而我,更不能流出眼泪。因为,哭泣无用。

我轻轻的拨着琴旋,淡淡的唱着。整个梅园的人,都聚集到这个亭子边上来。我反复的唱了3遍,才停下手。手在琴的两侧轻轻拍一下,算是表演结束。这个是我多年的习惯,或者说是下意识。

只是,今天的琴似乎手感有些不同。我不动声色的伸手摸了下侧面,有块突起的木块,我轻轻启了下来,抽出一个卷起的纸条,然后把木块又放了回去。悄悄的握在手里,然后转身让慕容雪槐还别人琴。

我知道上官若云他们就在这附近,我也知道那些大内高手也在这附近。而慕容雪槐悠闲的神情,更让我觉得他是在等好戏上演。我轻抚额头,闷哼出声。

一切如我所愿,慕容雪槐抱着我,便带着侍卫匆匆回宫了。他把我放到雪梨苑的榻上,并未招太医。而且,把所有宫女太监都赶了出去。

“拿来!”慕容雪槐坐在床边,对我伸出手,脸上写满了怒意跟杀机。

“什么东西?”我靠在床边,装傻。

他一把扯过我的手腕,从内袖里把那张纸条拿了出来。我是有些紧张的,因为纸条内容我没有看过。若是他们部署了什么行动,那给慕容雪槐拿走,将不堪设想。我不动声色的,看着慕容雪槐展开纸条,眉毛蹙了蹙,然后他便哈哈大笑。

他将纸条递给我,我低头展开看了一遍,便也轻轻笑了。

“慕容雪槐,很失望吧?我们只是看看你的防备是否过关,不必紧张。

不过,下次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慕容雪槐一把扯过我,手掌用力的抓着我的下巴,狠狠的瞪着我。我也毫不示弱的狠狠的回瞪过去,满眼鄙夷。

“你身边的人,很有趣。朕喜欢跟旗鼓相当的人较量,所以朕会更加对你照顾周到些。记得我曾经对你说的话,无论何时朕绝不放手。”慕容雪槐自信满满的将我往榻上一推,便坐到边上椅子上。

“强扭的瓜不甜,若是陛下执意,恐怕只能得到我的一具尸体。”我淡淡的回。

“只要瓜在手里,管他是甜是苦,反正朕也吃不到,不是么?就算尸体,那也是属于朕的。”慕容雪槐挥下袖子,丢下满脸愤怒的我扬长而去。

慕容雪槐一把扯过我,手掌用力的抓着我的下巴,狠狠的瞪着我。我也毫不示弱的狠狠的回瞪过去,满眼鄙夷。

“你身边的人,很有趣。朕喜欢跟旗鼓相当的人较量,所以朕会更加对你照顾周到些。记得我曾经对你说的话,无论何时朕绝不放手。”慕容雪槐自信满满的将我往榻上一推,便坐到边上椅子上。

“强扭的瓜不甜,若是陛下执意,恐怕只能得到我的一具尸体。”我淡淡的回。

“只要瓜在手里,管他是甜是苦,反正朕也吃不到,不是么?就算尸体,那也是属于朕的。”慕容雪槐挥下袖子,丢下满脸愤怒的我扬长而去。

新年过后,宫里宫外乱成了一片。东合国原有的大臣妃子,纷纷迁入京城跟宫内。一向清静的宫里,变的热闹非凡。我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心里暗自盘算着。越热闹越乱,我便越有机会离开。

雪梨苑的侍卫还是没有减少,不过慕容雪槐因为迁都的事情,忙的也没有闲情逸致来这里跟我斗嘴。等了多日,都不见有消息。心里不禁怨起尹之川来,他竟然不利用这大好的机会救我出去。

混混欲睡中,看到一个黑影闪进帐内,我刚要喊叫便被污住了嘴。黑衣人身上淡淡的气味,让我一下辨认出来尹之川终于来救我了。我激动的看着他,眼泪也流了出来。

“你怎么才来救我!”我埋怨的对他发脾气。

他看了看我,拍了下我的额头,轻轻笑了。“傻瓜,又不是不知道戒备森严,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做的,只能害了你。”

我沉思了下,便不再说话。他说的,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只是这些日子的委曲求全,看到他便都爆发了出来。一直觉得自己很坚强,却不想此时再也装不下去了。

“你准备怎样让我脱身?如果只是救我走,我不会走的。慕容雪槐这人我很了解,他必定会用百姓要挟我自动回来的。”我抬起头,看着他,担忧的说道。

尹之川从衣袖里拿出一颗药丸,小心翼翼的递给我。“这叫百转回魂丹,你明天天一亮就吃下。这种药世间就此一颗,你可千万要小心。吃了以后,三天内便跟死人无异。按照东合国礼仪,两天内他们就会给你出殡,到时候我们会劫走你的。”

“这个药你哪来的?”在现代的时候看小说似乎见过这种药,竟没想到今天会见到。尹之川透过帐子看了下外面,然后转头告诉我:“是叶风拿给我的。”

我想也是大冰块给的,这种奇怪的药,除了他恐怕别人也造不出来。“那劫走我,萱王跟百姓怎么办?慕容雪槐不会为难他们吧?”尹之川把我搂在怀里,在我额头亲了下,柔声的回我:“放心吧,你都死了他拿他们来要挟谁?杀了萱王也只会增加民愤,他估计过段时间就会放人的。”

想了下,好像也对。我暂且相信他们吧,若是我能顺利逃出去,其他的也就不成问题了。大不了再想办法,或者劫狱什么的。

我对尹之川点点头,便没有再问其他问题。尹之川拥着我,低头覆上,却没有深入探索转而移到我的耳鬓温柔的对我说:“等你出去,跟我回锦硕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