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38章 敏儿分娩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2850 2016-01-04 20:11:39

  “王爷放心,我自会好生照顾敏儿。”没等他说完,我便抢过话来。眼神望向远处,并不看他。

他抚了抚我的头,叹了口气。然后大声命令军队启程,便转身上马走了。

古来征战几人回?原本我该替他担心的,可是这兵符事件后却让我没有了那个心情。想要虚伪的说服自己,却怎么也做不到。恐怕今日之后,我与他连相敬如宾都已不再可能。

抬头看了下,尹之川还骑马站在送我来的地方。我走到他面前,对他说:“你回去吧!好好养伤,别发火也别运功。”

他眨了眨挂满露珠的睫毛,笑意盈盈的说:“你……这是关心我?”

我瞪了瞪他,没有说话,手用力拍了拍他的马屁股。棕色的宝马受到命令,“嘶”的一声扬长而去,后边的随从也纷纷上马向他飞奔去,一群黑色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早晨的浓舞里。

转身看了下萱王府门口硕大的牌子,突然觉得那么的刺眼。它如同一面镜子,清晰的照出我自从穿越过来为这个王府所折腾的一切一切。

很多人不懂我为何不爱陌,却还与他在一起不肯离去。那是一种复杂的,难舍的,过去与现在纠缠不清的感觉,让我不忍残忍也无法拒绝。但此刻我终是明白,楚若轩是楚若轩,萱王是萱王,谁也不能代替谁。

而我,爱的始终是楚若轩。泪无声的从眼前滑落,我所努力追逐的,维持的东西,轰然坍塌了。

走回院子,仰头呼吸了下新鲜的空气,郝然发现大冰块坐在我房间的屋顶上。上次为了若兰的事情惹他生气,过了这么久他也该消气了吧。

我飞身一跃,上到屋顶上,在他身边坐下。“大冰块,不生气了?”

他转头看着我,眼里并无怒火。“你不是为了我好么?我如何生的起来气。”他这话尽是嘲弄之意,一听便知。

不过瞥了一眼他手上的玉箫,末端竟然挂着一个香囊。我伸手拿过来看了一眼,就愣住了。左边“风”字,右边一朵梅花,闻一下竟是淡淡的兰花香。这个,应该是上次若兰绣的。

“是若兰绣的那个,挺好看的,便拿来挂在萧上了。”大冰块见我拿着香囊反复查看,他主动的回答道。

我嘿嘿笑了下,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就这么简单?”

他被我看的有些不自在,别过眼睛看向远处,淡淡的说:“就这么简单!至少目前,是这样。”

哦哦,目前是这样,以后就不知道咯。看来若兰最近很用功呀,大冰块可不是那种随意就会挂个女人送的香囊在自己最喜欢的玉箫上的人。

有些东西,我未察觉之时,竟已沧海桑田。如此,甚好。

看他许久不说话,我便准备起身下去吃早饭。“尹之川貌似对你动心了吧?以他的行事方式,不会笨到劫持一个王妃的地步。”

我僵住了正要飞下去的身体,便又走到大冰块边上坐下。“他这个人有点让人搞不懂,我也不知他打什么主意。不过,我刺了他一刀,他竟然没躲还差点死掉。”我从袖子里拿出匕首,把玩着。

“他在江湖上出了名的凶狠霸道,不过看他对你倒是不同。是非曲直,你自己把握吧。不过,你别忘记还有个上官若云。”

大冰块说完,便施展轻功回揽月楼了。我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屋顶上,晒着初升的阳光,思考着他刚才说过的话。

唉,真是命苦。在现代被楚若轩这一个男人就折腾的生不如死。穿越来古代,本想就安静的待在这萱王府,平淡的过些日子。却遇到了这么多的男人,还有美女,真是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存在钱庄的银子,我取出了大半,交给上官若云保存。然后拿了一部分,买成粮食分给了城里的百姓。战乱就要来临了,多存些实物的东西比较实在。

京城还是一样的繁华热闹,只是这热闹,又能持续几时?陌去平定西部四国的进犯了,而东边的东合国又大举进犯,哥哥前几日也已带兵出发。

东合国的规模不小于谢朝,恐怕这谢朝也是气数将尽了。

人家穿越都没遇到战乱,我却要恐慌的面对这些,真是有些无语。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纵使身边武林高手众多,也难抵挡千军万马。

算了,一切由命吧。

“王妃,敏主子可能要生了,您快点过去看看吧!”我正在后花园带着丫头拣花瓣,一个家仆匆匆来禀报。

“知道了,叫产婆到敏儿的院子去先。然后再派个人去揽月楼,把叶风给请过来。”我吩咐道。

把手里的花瓣交给丫头拿去晒干,便往敏儿的院子去。产婆原本说还要过个三五天的,不想今日却要分娩了。可能,这个也没办法料想的准确吧。

敏儿的院子里,丫头仆人乱成一团,3个产婆在里边屋子里教敏儿怎么呼吸跟用力,榻上的敏儿痛苦的叫着。

“都乱成这样做什么?该干吗干吗,没事的就去院子门口候着。”我扳起脸训了他们一顿,实在被他们走来走去晃的眼花。

“情况怎样了?”大冰块一进院子大厅就问道,我探头看了下上官美人跟若兰也在后边跟来了。

“好像还没生,3个很有经验的产婆在里边,应该没什么事情。你们都先进来坐吧!”招呼他们进来厅里,丫头闻声端来了茶水。

敏儿叫的很凄惨,弄的我心里怪怪的。这生孩子,还真有些吓人。现代倒是没有什么危险,古代还真难说。

我抬头看了下若兰,若兰脸上微微发红。这没嫁人的姑娘,在这里听别人生孩子,还真有些怪难为情的。

“大冰块,这生孩子会有危险么?”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大冰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许久才回答:“这个要看情况吧……具体我也不太知道,得看产婆怎么说。”

我们4个人从早上一直在客厅里坐着,坐到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产婆才匆匆出来。“王妃,情况可能比较麻烦,胎位不太正。”

我蹭的站起来,看着产婆那一脸阴郁的脸,有些害怕了。“那怎么办?”我着急的问道。

“我们三个在教敏主子呼吸跟用力,这胎位不正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看她自己的努力了。”产婆回答道。

“你们一定要尽力,事后自会重重有赏。倘若真的有危险,先保大人。”我认真的交代她。做女人太辛苦了,不但怀胎十月,还要经历这么一场生死考验才能生下孩子来。

直到傍晚十分,才听到“哇!”的一声婴儿啼哭,我忐忑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回头看看他们几个,每个人也都舒了一口气。

“王妃,生了生了,是个漂亮的郡主,母子平安!”产婆抱着婴儿来到大厅,兴奋的给我看。我低头看了下那个小小的婴儿,小胳膊小腿,眉毛若有若无,头发浅浅的一层,眼睛眨吧眨吧的,还真是可爱。

正在观察婴儿的时候,里屋发出一声尖叫。“王妃,快来看看敏主子,她可能不行了!”

我冲进内室,看到敏儿虚弱的躺着,血流不止,脸色白的跟纸一样。我突然头一晕,产婆趁势扶了我一把,才没倒下。“不是说母子平安么,这是怎么一回事?”

抱着孩子的产婆,被我高声的询问吓到了,哆嗦着说:“刚才是好好的,生完了敏主子还亲自抱了下孩子,也没有流血。可是刚过一会,就突然大出血不止。”

我瞪了她一眼,出去大厅,把情况跟大冰块说了下。他也顾不得男女有别了,直接进来内室帮敏儿把脉,然后又快速的点了几处穴位,但仍然流血不止。

“怎样?”我看着大冰块凝重的脸,怯怯的问道。大冰块转头看下我,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我顿时心里一凉。

我在榻边坐下,推了推敏儿。她努力的睁开眼睛,朝着产婆手中的婴儿伸了伸手。我示意产婆抱过来放在敏儿身边,敏儿低头看了看婴儿,眼泪从她眼角滑落。

“王妃……敏儿谢谢你这么久以来对我的照顾。可是,现在……”她说的太快,一时顺不过气来,大冰块连忙拍了怕她的背。

“现在敏儿恐怕是不行了。这个,这个孩子敏儿托付给王妃了,希望王妃能答应敏儿……答应敏儿好好抚养她长大。”敏儿又大喘了一口气,呼吸越来越急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