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37章 兵符事件2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145 2016-01-03 20:02:58

  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一阵怪异的香味飘进鼻子里,心想“不好,迷香!”,想要挣扎着起来却身体一点力气都没。紧接着感觉到有人在移动我,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便看到尹之川端着一碗药推门进来。我摸了摸身上的兵符,还在。

“尹堡主用迷香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抓我来,不知该做何解释?”我看着他,嘲弄的说道。

他把药放到桌子上,走到榻边来,眼睛里流露出一抹凶狠之色。“我也觉得他们下三滥,所以已经下令拖出去砍了。”

“你……这里是哪里?送我回王府。”我愣了下,几乎忘记了江湖上关于他的传言。

他把药端过来,递给我。“先把药喝了,一会就有力气了,王府你暂时不能回去,先在锦烁堡住两天。三大杀手跟几个江洋大盗都会光顾萱王府,即使兵符盗不走,也必然要除掉萱王。”

兵符在我身上,假如他们盗不走,就必然要杀掉陌阻止他出征。我失踪了,陌岂不是很危险?”你快送我回去,兵符在我身上,这样陌很危险的。”

他惊诧了一下,大概想不到陌会将兵符给我,但是脸上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接过我喝过药的碗,放到桌子上。

然后走到榻边来,伸手一拉便把我带入怀里。双手扳住我的头,嘴巴贴上我的。我厌恶的扭扭头,但怎么也挣脱不开。用力的推他打他踢他,他都没有停下来。

我心里担心陌,又讨厌这么对我,于是拔出袖子里的匕首,朝他的腹部扎去,他竟没有躲。刀没进肉里,他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常态。

我脑羞成怒,手又用了一把力,匕首全部插进了他的腹部。可是他依然没有停止,还越来越深。

过了一会,抱着我的手渐渐松了,尹之川无力的坐在了床边的地上,嘴唇发白,意识将近模糊。我低头看了下他的身上,白色的锦袍下部已经全部被血浸满,一滴滴的往地上去。我瘫坐在地上,浑身发抖。

休息了一会,脑子便有些清醒了。这尹之川虽然多次动手动脚,却没有做过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罪不至死啊。而且他抓我,也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

我挣扎着站起来,在屋子里四处找了找,终于在角落的柜子里找到几瓶外伤药。坐到尹之川面前,闭上眼睛用力的把刀拔了出来。血喷涌而出,溅在我的裙衫上,触目惊心的红。

我倒了些药到伤口上,脱下自己的外衣,用匕首割了长长一段布条当绷带,帮他包住伤口。血在药沫跟绷带的作用下,暂时止住了。

我瘫坐在地上,看着昏迷的尹之川。虽然我不懂医书,但是流这么多血,又被匕首扎的那么深,也许……突然好怕,好怕他就这样死了,眼泪便涌了上来。

他鼻梁高挺,线条刚毅,发白的嘴唇桀骜的微微仰起,眉心因为疼痛而皱成一团,脸色苍白的吓人。我伸出手,轻抚上他的脸,冰凉没有温度。“啪!”我鼓足勇气,用力的扇了他一把掌。

他眉毛动了动,许久才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我满眼泪水,颤抖着伸出手轻轻帮我擦着。“笨蛋,哭什么哭,我又没死。不过你再扎深一点,就难说了。”

“你为什么不躲?不是武功盖世么,还给我弄伤?”

“武功是用来对付敌人的!无论何时你若想伤我,我绝不会躲。”他虚弱的说完,然后闭上眼睛,盘坐在地运功调息。“你在这休息两日,若萱王还活着,他出征之前我必定送你回萱王府”

我坐在地上,看着这个江湖上名声狼藉却又始终温柔待我的男人,心里有些东西在渐渐起着变化。他不息拿生命,成全我的任性,与从前的我,竟是那么的相似。

我这样一个女子,何德何能,竟让他如此爱着,而且爱的那么深。

秋天了,凉意渐浓,锦烁堡的后花园开满了菊花。这锦烁堡,大的出奇,而且每处都弄的富丽堂皇的。至于富可敌国的传说,倒是不觉得真实。至少,表面上看不出。

在后花园的花丛中流连了一会,便听到悠扬的琴声自凉亭里传出。身边的丫头紫樱说,这是尹之川的妹妹尹之茜,她每日都会在后花园,赏花抚琴。

走进亭里,便看到一个容貌出众的女子,眼睛看在我身上,嘴角带着笑。不过看起来年纪也就二八的样子,长的娇小玲珑。

我对她微微鞠躬,便坐在她边上凉亭的石凳上,看着不远处的菊花,轻轻的念着:“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隔坐香分三径露,拋书人对一枝秋。”

她也未停下抚琴,直到一曲结束。“姑娘是我哥哥的朋友吧?我叫尹之茜。你也懂些乐理么,不知我的琴声可好?”她微微笑着说道。

“你叫我栀儿就好,我确是你哥哥请进堡来的。茜儿年纪不大,琴艺却如此出众,实在是令人羡慕。”

她看了我一眼,嘟着小嘴说:“琴艺好那又如何,武林第一美人选举还是败给了上官若云,她才是天下第一。”

原以为这武林第一美人是随口传来的,竟然真有选举这么一说。倘若天下人知道武林第一美人是个男人,不知会做何反应呢?”茜儿不要灰心,下届选举你尽管去好了。我不让上官若云去参加,可好?”

她兴奋的站起身,抓着我的手,脸上笑开了花。“原来栀儿姑娘认识上官若云啊,那太好了。其实选不选的上倒没什么,只是觉得嫁人以前弄一个这样的称号玩玩挺好的。”

我笑笑,没有再说话。坐了一会,便起身跟她告辞。

“姑娘,救命啊!”刚一踏进我住的院子,就看到伺候我的家仆小李被两个黑衣人架着往外走去,他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等等!”我快步上前喊住他们。

“栀儿姑娘,你救救小李吧。堡主找不到你大发雷霆,已经杀了5个家仆了。小李不想死啊!”小李看到我走过来,紧紧抓住我的裙衫哭着说。

我看了看这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然后开了口:“你们先不要动小李,我进去跟你们堡主说。”

我示意紫樱不要跟进来,不然会连累她,然后快步往大厅走去。刚一进门,发现跪了一地的丫鬟仆人,个个浑身跟筛糠一样。

大厅中央的尹之川,铁青着一张脸,手里不停的摔着东西,十分可怕。我心里突突的跳着,怯怯的走向他。

“尹堡主……”

他听到我的声音,猛的回过头来,眼睛里的怒火顿时退去了不少,但是脸色还是很难看。“你竟然没有逃走?”

“尹堡主不是答应过萱王出征前必定送我回王府的么,我为何要逃?放了小李吧,不要再乱杀人了。”我扬起头,看着他说。

“我每天杀100个人,锦烁堡的财力也足够我杀一辈子。你竟然为一个小小的家仆求情,难得啊!”他有些嘲弄的说道。

“锦烁堡富可敌国,堡主当然底气十足。只是,每个人都是爹妈生养,辛苦长大的。生命是无价的,只有死过的人才会更加明白这个道理。”我淡淡哀伤的说着,想起曾经自己溺水而亡时的痛苦,心里有些疼。

他没有再说话,抬了抬手,下面跪着的人纷纷逃也似的退了出去,大厅里就留下我俩。沉思了一会,他轻轻的开口问道:“你曾经轻生过?”

不好解释前世的事情,我只得点了点头,从桌子上拿起药瓶,走到他面前,让他坐在椅子上。解开他的衣衫,露出受伤的腹部来。果然如我所料,他发火动气又摔东西,伤口处渗出了血,将寝衣染的一片片殷红。

我蹲在他面前,往伤口处洒了些药抹,然后用干净的布条固定好伤口。忙碌中有双手轻抚我的头发,我抬起头看到尹之川疼的眉心紧皱,眼睛里却满是温柔,甚至还有些不易察觉的……幸福?

他真的是挺难懂的一个人,凶狠起来比阎罗王还要恐怖,温柔起来却也是这样深情。

他的心里打着什么主意,我并不知晓。可是我却明白了一个事实,他是不会害我的。

尹之川带着几十个人,一早便送我到王府门口。身穿白色盔甲肩披白色披风的陌坐在马上,显得十分威武潇洒。我从尹之川的怀里挣脱出来跳下马,走到陌的面前。陌神情复杂的看了尹之川好一会,才将眼光转到我身上。

“栀儿你没事吧?我那日进宫皇上便让我留在宫里,怕我有危险。今日一早回来,发现你并不在王府,王府里有不少家丁死伤!”陌看着我,关心的询问着。

我心里泛起一阵凉意,看着陌的眼光也不再如过去般平静。皇帝怕他危险留他在宫里,那么我呢?倘若尹之川不把我救走,恐怕我早已成为那些江湖杀手的刀下鬼。

“拖王爷的福,只是被人劫走,路上碰巧被尹堡主救了。这是兵符,还给王爷,祝王爷早日凯旋而归。”我递上兵符,冰冷的说着客套话。

他愣了一下,眉毛蹙了蹙。稍微过了一会,才轻声说:“委屈你了,栀儿。那个……敏儿快要临盆了,恐怕到时候要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