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32章 拜神求签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285 2015-12-28 01:35:24

  萱王纳妃人尽皆知,唯有我是最后一个明了。到底是整个皇室的主意,还是陌故意瞒的我?算了,计较这些又有何用?”妹妹并无不悦,早已想通,哥哥不必担心。想必二哥与雅雯姑娘的事情大哥也已知道吧?明日栀儿便去劝说爹爹。”

大哥看了二哥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爹爹顽固不化,恐怕很难。婚姻之事,哥哥早已看透。这些年纵横沙场,也算淡忘了当初对表妹的情分。”原来大哥当初与表妹有段感情呢,真没想到。

“没有努力过又怎会知道结果呢?不妨事,暂时让栀儿一试吧。只是二哥须明白,明媒正娶并不可能。”说完,我看了看二哥。二哥无奈的点了点头,算是认同。

第二日,我起的很早。墁儿去找旧日同为丫头的姐妹说话,我便独自去花园走了走。并未敢练习轻功,怕惊了吓人。吃过早饭,便坐在书房里等爹爹下早朝。

其实我也并非是太大把握能劝服爹爹,只是既答应了二哥,便也只能硬着头皮见机行事了。古代人思想固执不化,何况还是一个当朝宰相。仗着点他对我的宠爱,我便来求他,真是有些凄凉。不过想到并非是为自己,也算有了些许宽慰。

随意翻了些书,才看到爹爹进来。我立刻迎上去,拉他坐下。“爹爹,栀儿今日有事与爹爹相商,还望爹爹心态平和的与栀儿说话,切勿发火。”

欧阳易笑呵呵的拍了拍我,笑着点了点头。“爹爹也知晓二哥跟雅雯交好的事吧,他们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栀儿觉得,不妨让雅雯接进府里来。”刚说完,欧阳易就摔了一个茶杯。

“不可能,除非我死了,否则绝对不同意一个那样出身的女子进门。你想我欧阳家如何被别人耻笑?”刚答应平和的与我谈话,就青筋暴跳。

“二哥是铁了心的,不接进府里来他也会与雅雯交好。一来花费很多银两,二来堂堂欧阳家的二公子整日出现在醉红楼,对爹爹影响也是不好的。而且,为这事二哥与爹爹闹翻已不少时间,实在划不来。”我平静的说完,欧阳易略微沉思了下,倒是没有再大喊大叫。

“栀儿真是长大了,句句都在理。但是娶一个勾栏女子进门,对我欧阳家实在是影响太坏。”看来欧阳易还是很好说话的,我有些洋洋得意。“爹爹,孩儿有个办法。”

“不办婚礼,直接接雅雯姑娘进门。这雅雯姑娘知书达理性格温和且真心待哥哥,必不会在意,以后也当不会独占哥哥。哥哥因为雅雯已将近一年未再进过嫂嫂的房,如果劝哥哥分出些时日陪三位嫂嫂,她们必不会反对。如此一来,岂不是很好?”我笑着说。

“栀儿果然是聪明,爹爹实在是佩服。一切,就照你的意思办吧。如果雅雯姑娘真如你说的这般好,爹爹自当在府内维护她妾的身份,免得旁人对她指点刻薄。”欧阳易拢了下自己的胡子,满意的点头。

“如此甚好,栀儿就赶去告知二哥了,他必定是十分高兴的。”说完我便出了书房,直奔花园。二哥跟大哥都在那里等我。我对二哥甜甜一笑,他便欣喜的把我抱起来转了几个圈。

雅雯虽然没有得到明媒正娶,但依然以妾的身份伴在二哥左右。虽为勾栏女子,但是二哥的一妻二妾必然会顾及我的身份不敢为难她。也算是,终成眷属了。

唉,又改变了一个女子的命运。也不知上天会怎样惩罚我,不过既然做了也就不后悔了。

二哥接雅雯进府那天早上,她哭着跑来揽月楼跟我道谢。看到我,“扑腾”就跪下了,墁儿拉她也拉不起。“回去吧,是福是祸全靠你自己把握了。凡事多忍让些,不要太计较,你会过的快乐很多,毕竟你拥有二哥的心。”我淡淡的对她说。

她跪了好一会,什么也没说。然后才站起来,缓慢的离开揽月楼。她对我的感激,我懂。希望她也能懂我的心思,也不枉费我替她折腾一场。

在王府里制毒的时候,上官若云差人来说大冰块病了。我换件浅蓝色的棉旗袍披了快白色披肩,便匆忙赶过去。这大冰块每日习武身体强壮,自己又是大夫,能让上官如云派人请我,必然是病的不轻。

上去五楼大冰块的房间时,发现他还真是病的不轻。斜躺在榻上,脸色很憔悴,嘴唇也没有什么颜色。“好像是风寒,比较严重。你在这里看着吧,我下去煎药。”上官若云看到我进来,便下楼去了。

我坐到边上,推了推他,他醒来睁开眼睛看着我。“怎会感染风寒呢?这屋子也不冷。”我责备的问道。

他伸出手,我把手递给他,他的手冰凉的让我哆嗦了一下。“昨夜在房顶练剑,穿的有些少,许是这个原因吧。”他轻轻的说,拿眼看了下我,想必知道我要发火。“搞不懂你们这些武林人士,这么冷的天,剑有什么好练的。你都这么大了,跟个孩子一样不懂照顾自己。”我愤愤的说。

他一把把我搂进怀里,双手紧紧的环住我的背。把头俯在我的颈间,深深的吸了口气。我挣脱了几下,却一点也动不了,病了力气还这么大。“别动……一会就好。”他含糊不清的说着。

看着他憔悴的样子,我实在不忍拒绝,便安静的没有再动。

上官若云推门进来,手上端着熬好的药。看到这副场面,愣住了一会,随后进来把药递给我就出去了。我赶紧从大冰块身上下来,扣好扣子,站在榻前脸上一片绯红。

扶他起来喂他喝完药,帮他擦掉嘴上的药渣。气氛尴尬的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替他拉上被子叮嘱他睡一觉便赶紧出了门。

门口上官若云倚在墙上,阴沉着脸。看我出来,拖起我就往他的屋子走。我挣扎了几下,根本挣脱不了。进门他一下把我扔到榻上,随手关了门。

他伏在榻边,剧烈起伏,眼里冒出凶残的光,脸色黑的一塌糊涂,整个人跟一座即将要爆发的火山一样。抬头看了一眼,吓的我往里边挪了挪。

我懂他为何生气,他也知道我懂。所以谁也没有说话,就那样对视着。许久之后,他叹了一口气,伸手拿了把梳子,在榻边坐下来。

“要睡一会么?”他冲我扬了扬梳子,便要拉我,我赶紧摇头。“早上起的迟,现在就不睡了。”

他瞥了我一眼,没再说话。坐在一旁,散了自己头发梳起来,随手丢给我一本书。我看了一眼,是本传奇故事,便读了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上官若云发火,虽然很快就没事了,但还是吓到了我。以前他知大冰块在房里陪我睡了好多天,都不曾说过什么。而现在,他似乎已经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了,这也是我最怕的。

过完了元宵,就开始着手墁儿跟苏慕风的婚事。虽说我手头已经开始筹划,但是苏慕风来求了几次亲都被我拒绝了。苏慕风虽家境贫寒,但总归是个清高的读书人。若不让他碰些钉子,他日要是欺负墁儿我可就难辞其疚了。

终于在他第五次来王府,让他在前厅等了三个时辰后,我允了下来。苏慕风当时高兴的跟个孩子一般,我也就笑了。看来,是我过于悲观了。

婚礼订在了二月初三,原本二月二日是个好日子,只是谢朝这天是拜神上香的日子,便也只好推迟一天。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原本是绝对不信神的。可是自从穿了过来后,我便相信冥冥中自有神灵在,所以也如其他人般跨了香篮带着墁儿兴冲冲的去上香。

心里还是有些哀怨的,这竟是墁儿最后一次服侍我了。

京城的人,多是去郊外山上的一座寺庙烧香。寺庙的中心有一处地方可以求签,据说非常的灵验。我跟墁儿虔诚的拜完了所有的神仙,烧了带来的香火,并捐了一百两银子后,也去求了一支签。

墁儿红着脸提议两个人分开去求解,我同意了。这丫头要出嫁了,也有了自己的小秘密。

拿起签筒,闭上眼睛,虔诚的摇了摇,然后拿起签文,自己读了一下:“红颜奇遇,来去随水。彼岸花,镜中月,万水千山只等他。”不太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是感觉也不怎么好。

排了好久的队,终于轮到自己解签文。一个清瘦的老头坐在布子前,眼睛眯起来用手触了下我的签文。看样子,应该是个瞎子。

“姑娘,你不属于这个世界。这支签文,我从未见过。但其中隐语颇多,不知当解不当解啊!”老头说完,一脸凝重的在那里沉思。

我一听就愣了,这老头倒是有点道行。连看都不用看,就能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不过,他要想看也看不见。“老人家但说无妨。”我轻轻的说。

“罢了,既然签在我手,暂且就帮你解了。姑娘随水而来,必当随水而去,但有生之年却不行。乱世纵横,姻缘际遇,颇多曲折。得到并不快乐,失去亦不难过。真正有缘之人,必定后会有期。”

给了老头十两银子,便谢过他找到墁儿回王府去。一路之上,我都在思考这个签文的意思,虽说破解了,但还是有些不明白。

随水而去,有生之年不可,若非我死了把我丢进萱王府的湖里就可以回到现代了?人既已死,回去又有何用?

乱世纵横?现在是太平盛世,何来乱世之说?难道不久之后,会有战乱?

真正有缘之人,必定后会有期。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现在并未认识,又或者说已经认识了但是暂时分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