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30章 元宵彩灯节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2579 2015-12-25 11:15:51

  如兰自从去霓裳纺做事,性格豁达开朗了不少。听说表演,便主动抱了琵琶去台上演奏去了。琵琶婉转深情,虽夹杂着一些的哀怨但扔如高山流水欢快顺畅。一曲结束,满堂高呼,如兰红着脸走到台下来。

我刚要准备叫他们谁帮我伴奏我去跳舞,转头郝然看到上官若云用他的小手摸了一下大冰块的脸,然后纵身一跃飞上了舞台。大冰块慢吞吞的走到台子边上坐下,拿出他的玉箫开始吹起。空灵悠扬的箫声在大厅里蔓延着,一直蔓延到心里。

上官若云没有拿剑,手里却握着两条缎带。缓缓的随着音乐,以缎为剑,潇洒的舞着。他时而腾空跃起,时而俯地旋转,大红色的衣裙随着身形翻飞飘摇,白色的缎带飞舞在一片大红之中,绝美无比。

我看呆了,周围的人也看呆了。直到上官若云走下舞台悠闲的喝了半天茶水后,大厅里才爆发出一阵阵的掌声跟叫好声。我看他了一眼,他回敬我一个媚眼。

舞蹈是我的强项,原本也打算跳段自己改变过的飞天舞。可是有了上官若云前面的表演,我实在没有信心上去给人当绿叶。只能改唱歌,唱他们未曾听过的歌。

我没有叫谁为我伴奏,因为他们也未曾听过这个曲子。可是我刚唱几句,便看到台子左边上官若云坐在凳子上轻弹古筝,台子右边大冰块斜靠在柱子上吹着萧。陌生的曲子,他们却能合奏的那么默契,让我觉得古人在乐理方面貌似更胜一筹。

我淡淡的唱着这支有些哀伤又大气的歌,心里浮出些许的思家情绪。虽然妈妈早已去世,我已无家可言。而那个曾被我当作唯一亲人的男人,此刻想必正搂着欧阳栀。

看看上官若云跟大冰块认真伴奏的神情,我甚至觉得连他们都比我都幸福。他们喜欢的人,就算不能得到,但依然能相伴左右,看她笑看她哭。而这些,于我来说已成奢望。

安静的爱着自己爱的人,不给压力,希望她开心没有伤痛,淡淡的守护在她左右,这才是爱一个人的最高境界啊。而我过去的爱,过于强烈过于霸道,患得患失中早已累了彼此,也必然是没有结局的。

你们常劝我要自私一些,而你们却为何总要这样深沉伟大。上官若云跟大冰块,我该拿你们怎么办?

很久之前,就与他们商量好每个月的1号发放粮食。大年初一,我们几个便早早的起来做准备。大冰块万年难有表情的脸上,也有了些快乐的颜色。

淡淡的阳光下,我跟如兰一个人站在一个米缸前,手里拿着大碗快乐的分发着粮食。每个人面前,都排了很长的队伍。领了粮食的百姓,也好安心过个饱年了。

如兰脸上挂着汗水,但是我却分明看出她很满足于现在的生活。我不禁舒了一口气,当初有些任性的改写她的人生,也是有些忐忑的。不过现在看来,已不必再多做担心。

大冰块坐在边上,帮人看病写药方,这次是他主动提出的。第一神医,沦落到免费帮平民百姓看病的地步,我笑着摇摇头。转头看看大冰块,他倒是和颜悦色的。

而我们的上官大美人,穿的倾国倾城,脸上挂着笑容,坐在我们的身后,接受着百姓的瞻仰。其实吧,心理需求也是很重要的。他可真会体恤百姓啊!

上次纳妃的时候发放粮食,竟然忘记了自己的栀儿身份。那次之后,萱王妃就是栀儿的事实已经家喻户晓。这让我战战兢兢了很长时间,却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便也渐渐忘记了这事。

今天发放粮食百姓仍然喊我栀儿,我感动的眼泪差点流下来。

在这个封建意识还很浓厚的古代,我抛头露面甚至还逛勾栏,都不曾有人歧视我。这些贫民百姓也并未因我的王妃身份对我有所忌惮,交谈依然那么亲切。我呵呵的笑着,突然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那么理所当然了。

帮助别人,看别人快乐,本身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这让我心里,有了些许的满足。

回来后,我与上官若云算了下帐目。按照揽月楼的收入来看,我们每个月纷发的粮食可以增加一倍,这样百姓每户可多领不少。我已经逐渐不再动青衣纺跟霓裳纺的银两了,每月的收入都以陌的名义存入钱庄。

大冰块虽对我有救命之恩,但久居王府也不太合适。过些时日,便安排他住到揽月楼去。如今,揽月楼已经成了我们安身立命之地,如兰大冰块上官若云都在那里,也许以后还会有人住进去。

打定了主意,便要去做了。不为自己,也要为他们这些朋友多做些打算。

……

初二那天,陌跟敏儿便出发去泊拓国了。这亦是他们的风俗,新婚的夫妇第一年春节要去拜见岳父岳父,否则易多灾多难。多灾多难是多么严重的诅咒,所以即使路途遥远他们也只能去。

就算行程紧凑哪怕也要将近一个月,陌心疼的看着我,有些许的不放心。我对他笑笑:“尽管去吧,我不会有事的。”陌紧紧的抱了抱我,然后便上马离去。“你保重身体,有些东西我回来再与你解说吧。我曾说过会对你好,便不会食言。”

我目送他们离开,一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昨夜,我去书房跟他讨揽月楼的房契地契,他并未多说便找出来给了我。但我,仍是将打算告知了他。

我如过去与客商谈判一般,与他解释我的想法,并且将这些日子青衣纺跟霓裳纺的钱庄银票交给了他。

青衣纺跟霓裳纺以后还是我打理,所有收入归陌所有,王府也需要存些钱以备不时之需。而揽月楼我想转给朋友,但是除去开支其他的主要用来接济百姓。当然,接济以萱王跟王妃的名义。

陌把我搂在怀里,笑了笑:“王妃如此能干,这么一来陌等于坐等名利双收,我又何来理由拒绝呢?揽月楼你自己决定吧。”

我收起房契地契满意的离开,嘴角抹上笑意。

我把揽月楼归到了上官若云的名下,从此再与萱王府无关。只所以这么做,并不为自己偷懒。伴君如伴虎,今日哪能预知明日之事。我这个萱王妃,亦是如此。

上官若云虽未曾说,但我知他必不会离开京城。转到他名下,是最好的。

而如今的揽月楼已经不只是一个酒楼了,它是我们的家。做好这些后,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日纵使我们不慎失散,万水千山也仍记得有个揽月楼在等我们。

“以后我可是老板了,当心我拒绝接待你。”上官若云拿着房契地契冲我扬扬,一脸坏笑。

我忙着帮大冰块布置房间,白了他一眼。我才不怕,不接待我就让大冰块拆了这里。“那又怎样,我永远是这里的大老板。”

“揽月楼,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大冰块难得说了句话,却直说到我心里去。

……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灯树千光照。明月逐人来。

感觉上,古代的元宵节比现在要热闹很多。满街的灯火辉煌,各色灯笼悬挂的四处都是。吃过晚饭,才子佳人们便踏着月色上街去,可赏灯,可猜灯谜。

原本如兰是不愿去的,我再三劝说才答应。这种文人墨客聚集的好时候,她该多出去走动些。说不定,就成就一段良缘。

我穿了白色上衣白色中裙白色鞋子,外披一件浅灰披风,头发没有做髻,只是用一条软纱松散的束在脑后。如兰穿了一身粉色的衣裙,显得脸蛋红扑扑的十分可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