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50章 边关战乱起,离开京城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49 2016-01-16 20:06:49

  寿宴第二日,容姨替我请的教习师傅便进了府,名字叫做钱虎,听说曾经是我父亲手下的副将,某次出战中了敌军的埋伏,右腿被毒箭射伤,又治疗不及时,毒气将腿部血管破坏,留下了残疾,自然不能再待在军中,便卸甲归田了。

钱虎年纪在三十出头,没用小厮的搀扶,自己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爬上郡主府后院的点兵台,没等我给他行礼,他倒先拐杖一丢扑通一下跪在我面前,虎目含泪:“钱虎见过少主。”

我连忙伸手去扶,无奈这个六岁的身体根本半点都无法撼动他大山一样的身躯,无奈的苦笑道:“钱叔称呼我为郡主,我倒是敢答应,毕竟有圣上册封的圣旨,但是这声‘少主’,可实在不敢当。”

“末将追随元帅征战沙场数年,数次危急时刻都是将军相救,末将这条命是元帅救回来的,末将也只认元帅一个主子,而郡主是元帅唯一的骨肉,也就是末将的少主。”钱虎性子很执拗,跪在地上就是不肯起来。

容姨见状走上来打圆场:“钱将军快起来吧,地上湿气重的很。自古以来都是父为子纲,今天郡主要正式拜你为师,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实在不能乱了辈分,元帅生前最在意人伦纲常,相信钱将军也是知道的。”

“这……”钱虎听容姨这么说,脸上显得有些为难,看来的确是个忠心耿耿的心腹,不然也不会这么在意已经亡故的父亲的想法,我笑笑:“以后我称你为钱叔,你就跟容姨一样,叫我郡主吧,否则我可不敢拜师了。”

钱虎略微一思考,点头答应:“好,就听郡主的。”

“徒弟拜见师傅!”他话刚说完,我就一下跪到地上,这次他没再阻拦,任由我行完三扣九拜的拜师礼,然后连忙将我扶起来。

前世曾经跟着大冰块学过轻功跟一些防身的武艺,还会炼制一些简单的毒药,不过对于内功这种高深的功夫,没有接触多少,了解的也就不算深。而钱虎是个武将,实打实的冷兵器对战时代,比的是力气跟经验,多少成名的将军都是从小兵一点点爬到顶端的,本身没有另外学过功夫,都是靠在战争中浴血奋战得出的经验,所以严格来说,请他当师傅并不合适,女孩子更适合一些轻巧的功夫,与敌人对战时靠技巧不是死拼力气。

不过作为一个知名将军的后人,骑马射箭的功夫必须得学,这也是钱虎所擅长的部分,反正我也没打算成为纵横江湖天下第一的武林高手,学不学内功倒不打紧。再说了,以后人生还那么长,也许还有其他的机遇也未必可知,人不能过于好高骛远而忽略眼前,习武就好比建筑一层高楼大厦,得从地基开始,一点点的积累起来。

钱虎给我示范了下标准的马步姿势,然后吩咐我每日起床后先扎两个时辰的马步,然后再来点兵台找他,他开始叫我练习射箭,等十岁生辰过完后再开始学习骑术,我点点头,听话的蹲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影壁下。

容姨用托盘端着茶水送过来,放到桌上,招呼钱虎道:“钱将军过来过来歇歇吧,知道您心急,郡主年纪还小,况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得慢慢来才行。”

钱虎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在椅子上坐下,朝容姨憨笑道:“容姑姑客气了,不要一口一个将军,末将已经不在军中,这样称呼不合适,还是叫在下钱虎吧。”

我噗嗤一下笑出声,打趣道:“钱叔一边不让容姨喊你将军,一边又口口声声自称末将,还真是自相矛盾。”

钱虎羞赧的挠挠头:“末将习惯了,一时也改不过来,叫郡主见笑了。”

“您想怎样就怎样好了,反正府里主子不多,不像其他的贵族世家的那样一堆繁文缛节的规矩,也没必要去计较这些。”容姨替他倒了杯茶,又倒了一杯递到我面前来,我微微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拒绝:“我正在练功呢,不可以中断,容姨你就别管我了。”

钱虎听了我说的,拍手大声叫好:“果真不愧是元帅的女儿,有如此毅力,过个几年,肯定能不输元帅当年。”

听到钱虎这般豪气冲天的言行,眼前许多场景闪过,耳边都恍惚听到号角与金戈铁马奔腾之声,不由得让人血液沸腾,我两手握拳,郑重的承诺:“槿月也不敢奢望能赶上父亲,但是会努力上进,绝对不给父亲丢脸。”。

两个时辰结束,我腿已经麻木的走不了路,容姨将我抱回东厢暖阁,一边帮我按摩顺血,一边心疼的直掉眼泪,我趴在榻上哼哼唧唧昏昏欲睡。

想到昨天皇后曾经提起过程家枪法,容姨说父亲自有安排,原先的槿月郡主是否晓得我不确定,但是我这个穿越过来的替身肯定是不清楚的,于是试探的问容姨:“容姨,父亲上战场前真的没有同你说程家枪法的事情?”

“你是想问那本枪谱的事情吧?”容姨力道合适的在我腰眼两侧搓着,柔声责备道:“旁的事情记性那么好,怎么唯独这件记不住呢?元帅不但跟我提过,还把藏枪谱的地方告诉了我,你脖子上的钥匙还是我亲手挂上去的呢。”

顿了顿,她又叹气:“也不能怪你,当时你才只有三岁,记不住也是正常的。”

她停下手里的活计,在榻边蹲下,掀开遮盖在外边的罩子,将栗色的拔步摇千工露出来,在榻头一块微微凸起的地方一按,顿时有一个木匣弹出来,容姨将木匣取出来放到我手里,说道:“这里边装的就是枪谱,钥匙在你脖子上挂着。”

我伸手探进衣领,将里边的东西扯出来,本以为只是块做成钥匙状的羊脂玉,没想到竟然真的是钥匙,塞进同样是玉做成的锁眼里,只听“吧嗒”一声,锁就应声开了,接着是里边机关快速转动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后撤,许久后动静消失了,我才抬手将盒盖翻开。

里边装着本线装的书籍,页面微微发黄,翻开里一看,文字跟图片结合,因为前世的缘故,一看就能懂,不过我不动声色的胡乱翻了几下,又将它装回去锁好,递给容姨,说道:“一点也看不懂,还是等以后再研究吧,麻烦容姨将它放回原处。”

人要是集中精力投入到一件事情中,时间便过的飞快,转眼一年过去,又到了八月桂花飘香时。

除了个头比去年拔高了些,总体来说我并无太大变化,武功由钱虎来教,读书写字上则由容姨这个曾经名满京城的才女亲自上场,每日的生活也很单调,偶尔翻墙过去偷瞧下慕容清风,鉴于初始印象不好,我也不想太过于急躁,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反正来日方长,是我的就是我的,任他怎样也逃不掉。

进入秋天后,月晨国出了几件大事,首先是三皇子的母妃穆贵妃与侍卫私通,且被皇上当场捉到,皇上大怒,以祸乱宫廷之罪,将侍卫凌迟处死,穆贵妃被打入冷宫,三皇子因为太后庇佑的关系,倒没任何牵连。

其次是北岭国再次大举进犯,月晨国不敌,连丢数座城池,边关八百里告急。西岭国同中国古代历史上的匈奴游牧民族很像,靠放牧为生,今年草原大旱,牛羊饿死不少,入冬储备的粮食便不够,于是只得南下掠夺与其搭界的月晨国。

巧合的是,父亲当年驻守的便是月晨与北岭边界,父亲过世后由钱虎掌管帅印,因为双方交战数年,北岭对程家人很是忌惮,如今钱虎因伤退伍,再也没有人能威慑住他们,于是便肆无忌惮。

钱虎听说了这个消息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梗着脖子红着眼睛怒吼:“这帮天杀的鞑子,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如果元帅在世,早就将他们赶到塞外去了。”

我一边练习前几日钱虎教的一套拳法,边劝他:“程家如今已是今非昔比,人丁零落自顾不暇,钱叔也不用着急上火,月晨国疆域辽阔能人异士也不少,肯定能有人担起让鞑子退兵的重担。再说了,这世界离了谁日子照样过,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杞人忧天了。”

“郡主有所不知,虽然本朝将士不少,但是北岭多崇山峻岭,草原地形又复杂,鞑子又懂得趋利避害,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逃进草原深处,不懂内情的外行人,贸然追进去,只会白白折损兵士,如果不追,待他们休养生息后,又卷土重来,实在让人头痛的很。”

我对北岭的情况不熟悉,而且面对这样热血的将军,也不好表现的不在意,否则就会被扣上很多帽子,于是附和着他的语气,又安慰了几句,便转头继续练自己的拳法。但是事情不是自己不搭理它就自己会改变,下午宫里的太监总管福公公就来到了府上,说是皇上传召钱将军进宫,有要事相谈。

一直到月上柳梢,钱虎才返回府里,面色虽然凝重,但是眸子里兴奋的光芒是怎样都无法压抑住,不等我询问,就主动汇报:“皇上不嫌弃末将身有残疾,擢升末将为督军,明日起末将就要启程赶赴边关,末将已经在御前立下军令状,一日不让鞑子退兵,一日就绝不回朝。”

督军这个官衔,容姨在给我讲述月晨历史时曾经提起过,同军师的意义相同,只是等级要高上许多,甚至高于将军级别,说是三军统帅,也不为过,看来这次北岭的进犯让朝廷很是忌惮,不然也不会破例启用一个退役将军。

“钱将军如此爱国,元帅若是泉下有知,定会欣慰。只是,如果将军去了边关,又不知何年何月才会回来,就没人教导郡主练武了,这如何是好?”容姨福身向钱虎道贺,随后满脸担忧的看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