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49章 美人一顾倾城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437 2016-01-15 20:05:03

  “你休想!”他怒视着我,面色铁青,但显然是被我的话给震住了,奋力推开我的手,说道:“我带你逛就是了,你先松开。”

我一松手,他就大踏步往前走去,我小跑着才能跟上,一个没留神,踩到了旁边凸起的台阶,顿时跌倒在地,我疼的“哎呀”一声叫出来。

慕容清风停住脚步,转身倒回来,将我从地上拉起来,不耐烦的说道:“又蠢又笨,你缠着我也没用,本世子喜欢的是那种温柔娴静的女孩子,与你简直是云泥之别,你别痴心妄想了。”

没摔破皮,但是起了淤青,每走一步都抽拉着疼,我咬牙跟上他的脚步,仰脸看着他,霸道的宣布:“除了我,你不可能娶的了别人,劝你赶紧认清现状,将那些不该有的想法掐死在萌芽状态,免得以后后悔莫及。”

慕容清风没能陪我逛多久,方才将太子喊走的那个小太监又急匆匆的赶过来,说是太子将皇上考察的功课全部背了出来,皇上龙颜大悦,听说慕容清风这个伴读也在宫里,便派人来召他过去。

御花园的中央扎了个高高的戏台,宫女太监们穿梭来往的忙着布置四周景物,几个尚未化妆的戏子站在上面吊嗓子,依依呀呀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刺耳又有些滑稽,我在看台不远处站了一会,觉得十分无趣,就返回了坤宁宫。

宫里用午膳的时辰比较早,吃完后我陪着容姨跟皇后坐了一会,她们两人已经许久不见,要说的话很多,不过无非是说些宫里长短,顺便怀念下已经逝去的闺中生活,其中难免要提到我那已经过世的父母,但是我穿越过来后他们就已经不在了,连面都没有见过一次,所以完全没有感觉,也做不出那副悲伤的模样,只好躲进内殿的软榻上装睡,结果后来就真的睡了过去。

醒来时天已经擦黑,皇后换了身大红的绸缎宫装,头发盘成朝天髻,斜插一支镶明珠凤凰金步摇,四周贴了薄金花细,自有一种天生的贵气,我由衷的夸赞道:“皇后娘娘这身打扮真好看!”

皇后细长的手指在我额头上点了点,抬眼瞧向容姨,笑道:“这鬼精灵,小嘴就跟抹了蜜似的。”

“你本来就生的国色天香,她倒也没说错。”容姨嗔了皇后一眼,走到我面前,拔下上面的钗,解散发髻,拿柄木梳把我睡觉时弄乱的头发重新梳好,朝窗外张望了下,牵起我的手,跟皇后道别:“时辰差不多了,你还得去乾清宫同皇上会合,身份不同也不太合适一同出现,我们先过去了。”

皇后点了点头,吩咐宫女燃起宫灯帮我们带路,又交代了一些该注意的事项,我跟容姨这才出了坤宁宫。

前不久江南闹水灾,朝廷拨了不少赈灾银下去,宫里也相应的缩减了用度,往年太后寿辰都是大肆庆祝,今年只办了个小型的家宴,尽管如此,分封在外地的两个王爷还是不远千里的赶回来。入座后,容姨悄悄的指给我认识,并一一解说了一番。

秦王年纪在四十左右,生的五大三粗,看起来不太像养尊处优的王爷,倒像是混迹江湖的草莽流寇,与当今皇上一母同胞,还真是应验了那句话老话“龙生九子,各有不同。”,齐王腿脚不方便,世子代他尽孝,只可惜座位隔得太远,只隐约看到他身着紫色衣袍,具体样貌一点也瞧不清。

除了这两位之外,在席的还有四位太妃,太妃们在京中的子女,太后亲出的三位公主以及她们的驸马子女,宫里数得上品阶的嫔妃,各位皇子公主,外加我这个异姓郡主,虽然名义上是家宴,却浩浩荡荡的摆了几十桌。

“太后驾到!”“皇上、皇后驾到!”

太监尖锐的唱和声响起,众人纷纷起身跪地接驾,稀里哗啦一阵人仰马翻,太后在垫了厚实褥子的宽椅上坐下,抬了抬手,笑着说道:“都起吧!”

秦王跟齐王世子出列,齐齐跪地:“儿臣(孙儿)祝母后(皇祖母)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体态康健,福寿延年,永祥安乐。”

太后面上喜色难掩,但是嘴里却违心的说道:“生辰年年过,横竖都是这些花样,你们有这个心哀家就知足了,又何必千里迢迢赶回来呢?”

秦王没吭声,齐王世子摆摆手,立马有一个青衣小侍走出来,手里捧着个锦盒,世子接过去,双手恭敬的呈到太后面前,用清澈又不失沉稳的声音说道:“父王本也想一同入京,只是现在天气凉了,他的寒症经不得颠簸,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但父王对皇祖母的惦念却一日也不曾少过,这份寿礼是父王亲手准备的,请皇祖母笑纳。”

太后接过去,打开锦盒看了一眼,顿时双眼含泪,皇上侧目瞅了一眼,也不禁动容,叹气道:“朕竟不知皇弟还懂雕刻这份手艺,想来应该是现学的,这份心意实在贵重。”

“母后快别伤心了,几位公主都跟着掉泪了,今个是个喜庆的日子,亲戚们难得聚在一块,母后该高兴才是。”皇后见状也在旁帮劝,太后拿手帕擦拭了下眼角,脸上终于阴雨转晴,转头看向皇上,吩咐道:“孩子们估计都饿了,开席吧。”。

菜肴如流水般上来,每样都精巧细致,不过我前世王府皇宫都待过不少时日,这些还算不上稀奇,只是中午没有吃饱,按照现代的时间算,现在应该在晚上七点半,肚子里已经唱了好久的空城计,面上保持着世家贵女应有的优雅端庄,手里筷子没得闲。

宴席进行到一半,戏台上厚重的帷幕拉开,孙猴子手持金箍棒几个跳跃蹦上来,拿手遮住前额作远目状,随后白骨精登场,与孙猴子大战三百回合,众人看的欢乐,叫好声连连,我对戏曲没任何兴趣,况且还是《西游记》这种在二十一世纪家喻户晓的故事,电视台每到寒暑假就会重播数次,不说倒背如流,但是每个细节都是知道的,我悄悄拿袖子掩住唇打了个呵欠,脸上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眼睛盯着戏台一眨不眨,其实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我的视线根本没有焦点。

唱完《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又换上《贵妃醉酒》,接着是与皇族有关的《醉打金枝》,吃惊的我差点以为自己穿越回去了,现在看来这个时代并不是全部架空的,很多事物还是有共同之处。

太后毕竟年纪大了,熬不到太晚,三出戏一结束,太后便说累了,于是摆驾回宫,众人不免又要一阵忙乱。待太后銮驾一离开御花园,齐王世子就站起身出列,拱手对皇帝说道:“母妃娘家有一甥女,听说侄儿要进宫替皇祖母贺寿,就吵着要跟来见见世面,不光如此,她还准备了一支舞当做寿礼,但是现在皇祖母已经回宫……”

“哦?”皇上听了这番话,感兴趣的说道:“既然准备了贺礼,就宣她进来吧,皇祖母虽然不在场,但是能为诸位皇亲国戚表演一番,也不枉她花费这么多心思了。”。

齐王世子领命退了下去,不一会后耳边便传来一阵铿锵鼓声,一个年轻女子光脚走上戏台,脚踝处挂着一串细小铜铃,头梳双环望仙髻,上身仅穿一件大红短襦,下面是件拖地的金线绣祥云长裙,裙腰紧紧扣在腰上,露出细细的腰部,腰间别着个牛皮小鼓,双手各握一根木棍,不时的随舞步敲打几下。

这般穿着打扮,哪里是给太后贺寿,分明是别有用心……我转头看向众位嫔妃,果然见她们都同时脸色一变,皇后倒是脸色如常,瞧不出什么情绪,只是内心如何,就不知道了。

这女子脸蛋长的算不上多好看,最多能称为清秀,但是表情动作到位,在席的男人目光被牢牢吸引住,我虽然算不上事事通透,但是好歹三世为人,一眼就能断定这女子绝对不是普通大户人家的姑娘,正经贵女就算与她穿同样的衣服跳同样的舞,神情绝对不同,做不出这种带在骨子里的气质。

初期跳的极其缓慢,随着乐曲节奏越来越快,她舞步也跟着越来越快,两手不断交替挥舞,宽大的裙摆随风舞动飘动,又像是巨大石头投入到湖水里,波纹一圈圈荡开来,看的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连我也不得不承认,这舞跳的确够专业,就算我登场也做不到这个水准。

“铮……”伴奏的乐师琴弦突然断掉,她收身不及脚下一个踉跄便朝台下跌去,为图效果清晰,戏台扎的有两人多高,又是侧着跌下来,恐怕要摔不轻,那女子吓的惊呼:“救命啊……”

“嗖嗖嗖”,几个人影拔地而起,朝着那女子飞去,但是待众人注意到其中夹杂着一抹明黄时,顿时急中生智的刹住车,悄悄的返回座位上坐下。

皇上想要救人,谁敢与他争夺?美人固然是好,但是小命更加重要。

揽着她落地,皇上轻拍她肩膀,安抚道:“好了,别怕,已经安全了,有朕在呢。”

美人无力的靠在皇上臂弯里,手中紧抓着他的衣袖,脸色惨白毫无血色,显然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皇上耐性很好,过了好一会,等她脸色恢复如常,才低头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美人忸怩的回答:“回皇上,民女叫倾城,顾倾城。”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皇上低语一番,仰头哈哈大笑,猛的将她抱起,霸道的说道:“顾倾城,好名字,而你也注定是属于朕的女人。”

抱着她回到龙椅上,皇上高声宣布道:“传朕旨意,封顾倾城为昭仪,赐住秋水宫。”

暗自叹了口气,都道帝后情深,今日看来全然不是这回事,我侧目看向皇后,她低垂着头,握着丝帕的手在案桌下微微发抖,急促喘息许久,再抬起头时脸上挂着贤淑的笑容,起身朝皇帝福了福身,笑道:“恭喜皇上喜得佳人,臣妾也多了个妹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