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51章 程家有女初长成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430 2016-01-17 22:05:28

  钱虎忙回道:“容姑姑不必担忧,末将已向皇上奏明此事,皇上已经同意末将带上郡主同赴边关。”

“不行!”容姨闻言吓的惊呼出声,“没同我商量,也没征求郡主意见,就擅自向皇上提出请求,钱将军怎么能如此莽撞行事?战场危险重重,一个不留神就会丢掉性命,郡主才是个七岁的孩子,怎么能让她到那种地方去?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程家唯一的血脉也没了,叫我如何向过世的元帅跟夫人交代?”

“程家满门忠烈,祖上也出过不少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郡主既然是出自程家,就不能像其他世家女子一样,出嫁前窝在闺中描红绣花,出嫁后相夫教子安乐一生,很多事情由不得她自己。如果要怪,只能怪她投错胎,不该生在程家。”钱虎慷慨激昂一番陈词,说的容姨毫无招之力,频频用手帕擦泪,估计自觉有些过分,他放缓声音,安慰道:“让郡主到军中,并非让她上战场杀敌,边关将士多半是程家家将,郡主去了能鼓舞他们的士气,我也能继续指导她习武。鞑子铁骑虽然厉害,但是总不至于中军大帐都不安全,容姑姑放心,末将以顶上人头向你保证,绝对不让让郡主少一个毫毛。”

钱虎一番话让我吃了老大一惊,他去边关倒是不奇怪,只是没想到他会跟皇上要求带上我,三世为人,我的性格已经不像在现代那样尖锐,这世只想跟慕容清风好好在一起,弥补前世亏欠他的,过些平淡幸福的小日子,不像当那种万能女主,更别提钱虎所说的女将军,那种生活不是我想过的,也离我太遥远。

但是也明白既然皇上已经同意,即使我反对也没用,见容姨哭的凄惨,长叹了口气,反而笑着安慰她:“容姨别伤心了,只是去边关又不是让我上战场,活动范围也仅限于兵营,完全不用担忧。而且钱将军驻守边疆多年,对北岭国很熟悉,相信不出三个月就能将他们打回老家去,如果运气好些,没准年前就能赶回来了。”

“这些道理容姨都懂,可我是看着你出生长大的,实在是放心不下呀。”容姨眼泪掉的更凶了,在地上来回打转了几圈,使劲抽噎几下,下决心道:“军营里都是大老粗,我得跟去照顾你。”

我在军营里可以做男童打扮,虽然将士们知晓我的身份,但是因为年纪小,但是容姨这样正当壮年的女子进军营,就十分难得不方便,还会遭人觊觎,我这些顾虑显然钱虎也有考虑到,他抢先一步拒绝,态度十分强硬:“不行,边关岂是女子随便出入的地方?郡主去是情有可缘,而且还有皇上旨意,容姑姑就算想要跟去,只怕也进不去军营大门。”

“一帮大老爷们聚集的地方,容姨去了不合适。再说了,你要是走了,府里的事情就没人照应了,眼看年关要到了,需要打点的地方又多,你还是留下来吧,反正有钱将军在,我也会照顾好自己的。”钱虎说的虽然都是事实,但是实在不懂得委婉,我在旁帮着又劝了几句。

容姨见无力回天,只得点点头表示同意,手忙脚乱的吩咐丫鬟们帮我收拾行李,我搬了张凳子坐在一旁,耐着性子听她啰嗦叮嘱。

第二日一早,我就主动从榻上爬起来,一转头就看到容姨红着眼睛坐在沿上看着我,竟然忧心的一晚没睡,终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我被感动的眼眶泛起湿意,一下扑进她怀里,两人哭作一团,直到管家来催,说是轿子已经备好,这才连忙擦掉眼泪,折腾着洗漱打扮,然后进宫拜别皇后。

刚到坤宁宫门口,皇后就带着人迎出来,一下将我揽进怀里,心疼的直抹眼泪:“造孽啊,这么个小丫头,就给弄到边关去受苦,本宫昨夜跪在乾清宫门口一两个时辰,都不能让皇上收回成命。”

皇上现在是有求于钱虎,自然不能驳了他的请求,所以皇后等于做无用功,但这番心意却让我很感动,从怀里掏出手帕,替她擦了擦眼泪,笑道:“皇后娘娘请放心,槿月已经是大孩子了,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才刚止住,你快别再惹我伤心了。”容姨拿手指戳了戳皇后胳膊,皇后止住哭,从手上摘下只做工精致的银镯子来,套到我手上,说道:“这是我出嫁时,你母亲送的贺礼,花样是她自己画的,请了工匠打成,现在我把她转送给你,希望你母亲在天之灵能保佑你平安。”

“多谢皇后娘娘。”我连忙道谢,镯子有点大,套在我青葱一样的手腕上很松散,我将它往下撸到小臂中间才卡主,想到今日进宫的目的,于是正式的跪下,磕了三个头,皇后连忙将我扶起来,再次掉泪:“好孩子,快起来吧。”

古代赶路全靠车马,得详细计划好时辰,如果不及时赶到投宿地点,就只能露宿荒郊野外,时间有些紧迫,辞别了皇后娘娘,我就连忙往回赶。正是早朝十分,路上除了宫女太监外,没遇上旁人,待走到宫门口时,我掀开轿帘朝外一瞥,刚好瞧见慕容清风从马车上走下来,我连忙让轿夫停下。

冲到他面前,抬手拦住他去路,将象征郡主身份的玉佩从腰间扯下来,塞到他手里,说道:“拿着,这是我给你的信物,现在我就要出发去边关了,几时回来现在还不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不可以喜欢上别的女子。”

也不等他回答,连忙拔腿就跑,一口气冲进轿子,火急火燎的催促轿夫加快速度,心里担忧他施展轻功追来来,怒气冲冲的将玉佩砸到我脸上,不过直到拐上东华大街,都没见看瞧见他的踪影,我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只是,世事无常出人意料,本以为不过两三个月就能再回到京城,谁知这一走,竟然是整整十年,再回来时,一切已经物是人非。

十年后边关军营的校场内,我身穿黑色盔甲,骑在一匹毛皮油光发亮的汗血宝马上,随着鼓声响起,扬手在马背上狠狠抽了一鞭子,宝马吃痛顿时撒开四蹄向前奔去,远处墙根下一排三个充当靶子的草人竖立着,我机a紧马腹,从背后箭囊里取来三支黑羽箭,将金弓拉出合适的弧度,双眼眯起,猛的一用力,三支短箭离弦,虽然奔着的方向不同,但是都同一时间到达,齐齐的插在草人心口。

在旁围观的将士禁不住呼喝呐喊起来,我一个翻身跳下马,亲卫阮青立刻迎上来,接过我手里的金弓跟箭囊,点头哈腰的恭维着:“少将军勇猛非凡,小的佩服佩服。”

我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笑道:“你小子就知道耍嘴皮子功夫,回头上了战场,难道也打算用嘴巴将敌军打退?没事多多练练功夫,不然哪天一命呜呼了,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

“是是是,少将军教训的对,不过属下可没偷懒,就是天生愚笨,怎么练都练不好,那箭就跟自己长了腿一样,明明是往东射的,但它却自个跑到西边去,属下拿它一点办法都没。”阮青挠挠头,小脸通红。

阮青原本是绥远城的平民,北岭占领绥远后,一路烧杀掳掠,他家人全部死光,后来钱虎收复了绥远城,并在城中公开招募年轻人来军中做些粗使活计,阮青走投无路就报了名,我见他手脚麻利人也单纯,就要来当使唤小厮。

我琢磨着既然他投军,总要学些功夫好防身,就偶尔指点他一些,不过因为他年纪要比我大九岁,骨头已经基本定型,只学会几套拳法,骑术还算马马虎虎,但是弓箭上没有半点天赋,怎么教都射不到靶子上。

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一向是我的原则,既然对方没有这个本事,也总能强求,我安慰他道:“得了,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既然学不会也不用勉强了,将来真的上了战场,要学的机灵些,不用跟敌人硬拼,打的过的才打,打不过就逃走,别傻乎乎的跟人搏命。”

“咳。”身后传来一声轻咳,我转过身,见钱虎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上来,我连忙走上去:“钱叔,你风寒才刚好,怎么到校场来了,应该多躺着休息几天才是。”

“程家人在战场上只能前进,绝对不可以当逃兵。”钱虎显然将刚才我教育阮青的那堆话听进了耳朵里,现在严肃的板着脸,我耸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钱叔说的很对,程家人的风骨自然不能丢,但是阮青他并不属于程家。”

钱虎不赞同的哼道:“既然已经投军,就是属于程家军的一份子,怎么能因为他不姓程就否认呢?如果按照少将军的说法,那连末将也不属于程家军了。”

边城百姓只知道有程家军而不知有皇家,不过程家世代驻守边关,此地的百姓受程家庇佑数百年,会这样认为也是情有可原,没想到军中将士们也抱着这样的想法,幸好程家子嗣不旺,父母又早早战死沙场,否则必定要引起皇族的忌惮,鸟尽弓藏兔死狐烹,前世的岳飞就是例子。

这些将士保卫的是边关百姓安危,杀的是北岭的鞑子,所谓天高皇帝远,钱虎又在军中素有威望,说的严重一些,如果他振臂一呼要拥立我为主子,手下人肯定会欢呼赞同。当然,钱虎忠心耿耿,倒不至于有这种想法,但是世事难料,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不会,我必须表明自己的想法,免得将来铸成大错。

琢磨了下措辞,我环顾了下庄严肃穆的军营,转头认真的看着钱虎的眼睛,徐徐说道:“这里是月晨的地界,你们是月晨的军队,拿的是月晨的军饷,保卫的也是月晨的子民,程家只是受历代帝王信任,暂时掌管帅印统领兵马而已,哪里敢称呼为‘程家军’,如果传到京中圣上耳朵里,只怕会影响程家数百年来的声誉,若是再被扣上个不忠的罪名,那槿月可就是罪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