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44章 葬礼变故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239 2016-01-10 20:07:55

  我没有考虑,便点了头。

我起的很早,踱到院子里最后看看这里的风景。竹林颜色开始变深,左边一排的梨树也已经含苞待放,可惜看不到了。慕容雪槐曾经说过,等梨花开的时候,便封我做皇后。只是,我对这个皇后并无兴趣。

为了形象逼真的造出我自杀的真相,我拿出尹之川给我的鹤顶红打开盖子放在桌上,然后提笔给慕容雪槐写了一封信。“慕容雪槐,我走了。深宫的日子,让我生不如死。我坚持了,可是终是失败了。想要告诉你的是,有些东西不属于自己的,勉强也是无用。凡事不可太过于强求,这样才会快乐。”

拉开衣橱,挑了一件白色绣梅花的衣裙,轻轻穿上。虽说药并无问题,但是中间的环节,又不知会怎样发展。我没有太多的自信,一定逃的出去。确切的说,是一定活着逃出去。所以我象对待真的死亡一样,认真的为自己梳头打扮,收拾的无懈可击,才算罢休。

拿出药丸,轻轻的吞下,然后躺到榻上去。头越来越沉,身体也失去了知觉,眼睛自动的闭上,怎样都睁不开。我不再听到自己的呼吸,不再感觉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却听得清周围的一切动静。

这种感觉,真的很可怕。

许久之后,我听到了宫女的尖叫声,侍卫来回穿梭的声音,还有太医颤抖着宣判我死亡的声音。然后我听到了所有人跪地的声音,想必是慕容雪槐来了吧。一阵混乱之后,房间里只剩下慕容雪槐一个。他坐在榻上,冲我的尸体大喊大叫:“你竟然死也不愿与我在一起,你好狠!”

我听到了哭泣的声音,嚎啕大哭。不禁哑然失笑,我这样一个女人,他竟然会为了我的死去不顾身份的哭泣。想到上官若的温柔,尹之川的深情,一个女人能得到这么多的爱,就算我就这样死去,怕也是该知足了。

我就这样静静的听着两天里,穿梭声,哭泣声,争吵声。累了便睡去,睡醒了便继续听。才发现人要是这样痴呆的活一辈子,还真不如死了。

终于捱到第二天出殡,以为就此解脱的时候,慕容雪槐却在棺材边上拦着死活不让入殓。当着文武百官后宫嫔妃的面,大声哭泣。我的心揪到了一起,对他的那些怨恨也渐渐的消失了。其实,他也算是个可怜人。

后来貌似皇太后来了,把慕容雪槐拉开,才将我的尸体入殓,按照东合国皇妃出殡的仪式,运着尸体往陵墓而去。慕容雪槐哭的虚弱无力,被太后安排人送回了养心殿休息,没有跟着出殡。

也不知走了多久,一路都无人说话,只有些叮叮当当的冥器的声音传入耳中,让我一阵阵寒意涌上来。直到叮当的兵器碰撞声出现,我忐忑的心才算放下了。

棺材盖被重重的推到一边去,有人将我抱起,在我边上轻轻的说:“栀儿,我们回家了。”

我的意识渐渐松弛下来,终于熬不住,睡了过去。

翻动下,浑身酸痛,肚子饿的咕咕叫。赶紧睁开眼睛,准备喊人送点吃的,却郝然发现边上坐了一屋子的人:尹之川,上官若云,大冰块,若兰还有尹之川的妹妹尹之茜。

我用胳膊撑起身子,轻轻笑着说:“都到齐了,可真热闹。”

大家迅速回头,才发现我醒了。尹之川一个箭步奔到榻边,扶起我,垫了两个枕头在我身后。转头看他,他冲我笑笑,深邃的眸子里满是温柔。

“救我出来之后,情况如何?慕容雪槐应该知道是你们救的,没有追来?萱王怎样?”我一口气说完,气未喘匀,引来一阵咳嗽。尹之川慌忙捶打我的背,气才算缓了过来。

上官若云喝了口茶水,轻笑着回答:“他自然是知道我们救的,但是既然你死了,可能他也想让你安息不多做追究了。听说有几日没有早朝了,他对你也算动了真的。萱王还没有放出来,不过应该就这几日的事情了。”

“你们有什么打算?”我看看大冰块跟若兰,又回转目光看着上官若云。事到今日,恐怕从前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我跟大冰块准备去浪迹江湖了,就是不知道若云是怎样打算的?”若兰边说边抬眼看看大冰块,脸上有些许的羞涩。虽然他俩一起,主动的永远是若兰,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呵呵,我当然是继续回去驻守揽月楼了。你们这些没良心的,记得偶尔回来看看我。”上官若云轻笑着,眼神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刚好碰上我的目光,心里不禁一震,赶紧别过头。

“若兰,祝你们幸福。那以后怎么找你们?”我看着大冰块,笑着问。

“若云知道的。”大冰块头也不抬,依旧是冷冷的语气。真想揣他几脚,要分别了一点伤感也没有。

我叹口气,无奈的摇摇头。“好吧好吧,恐怕今日一别,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一起聚了。不管大家身在何处,不要忘记我们一同走过的那些日子,也不要忘了我们的揽月楼。虽然经历了很多的坎坷,但是我苏若仍然不后悔来这个古代穿越一次。对了,你们要记得,我真名叫苏若。”

大冰块若兰尹之川加尹小妹,全部石化状态,唯有若兰气定神闲的喝着茶水,嘴角挂着淡淡的笑。

“穿越是什么意思?苏若又是什么身份?”大冰块忍不住问了一句。

“简单的说就是,我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来到了这个世界。苏若是我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名字,不知道这么解释,你们能不能听的懂?”我有些无力的解释道。

“怪不得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跟行为!”尹之川轻轻点了下我的额头,一脸温柔。

“好啦,不说我了。大冰块你不要欺负若兰,她可是个好姑娘。你那个臭脾气,要控制下。若云,你也不要一天到晚那么好脾气,该发火就发火,该生气就生气。长的那么好看,脾气又那么好,哪个姑娘敢跟你啊,自卑都要自卑死了。”我轻笑着打趣他们,眼泪却不知不觉中流了下来。

挣扎着下榻,跑到大冰块那里给了他一个熊抱,狠狠的砸了两拳头在他身上。然后转身扑进上官若云怀里,轻轻捶打他。上官若云伸手抚摸着我的头发,身上淡淡的菊花香,让我特别舒服。不禁怀念起那些过去的日子,他们对我的纵容,我一直都知道,可是却一直都未曾珍惜。

他们终还是走了,渐渐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尹之川搂紧了我,轻声在我耳边低语:“是不是后悔跟我在一起了?不要这副伤心的样子,若你舍不得若云,我不介意与他分享你。”

我从悲伤中回过神来,狠狠的揣了尹之川一脚,眼神恶狠狠的瞪着他,嘴嘟的老高。“你不介意,我还介意呢。是舍不得啊。不过呢,我还是决定跟你了。”

尹之川哈哈大笑,把我打横一抱,快步走入了卧室……

我以为与他们的分别,将是今生最后一次见面,我也以为我与尹之川的幸福日子会与生命长存。可是,很多事情的发展总是那么出乎意料而又让人手足无措。

春风徐徐的吹过耳畔,淡淡的花香夹杂其中,轻轻吸一口,满心的舒服。我手放到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上,对着低头弹琴的尹之茜微微笑笑。

“大嫂,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尹之茜停下手中的琴,凑到我身边来,轻笑着问。

“我喜欢女孩,而且是漂亮的女孩。长成茜儿这样最好,可千万不能象你哥哥。”我回道。

“象我怎么了?我很见不得人么?”尹之川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脸不悦的抓过我,将我安置在他的腿上。伸手盖上我那隆起的小腹,十分温柔。

我在他腿上掐了一把,嘿嘿笑了。“象你的话,女儿可就嫁不出去了。”

“我养她一辈子!总比象你好,被一堆人惦记。”尹之川轻声调侃,语气里倒真有些吃醋的样子。

“喂!当年可是某人亲口说要跟谁谁一起分享我的,现在连女儿象我都不准了。哎,真是后悔跟了你啊。”我揪着他的耳朵,做后悔状。

“孩子都有了,后悔也没用咯,乖乖当我的夫人吧。对了,上官若云的飞鸽传书。”尹之川递给我一个密封的纸条,我转头看了他一眼,总算明白他今天语气酸酸的原因了。

打开纸条,低头读了一遍,不禁愣住了,手也有些发抖。尹之川赶紧握住我的手,担忧的问:“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你不要激动。”我叹了口气,把纸条递给他,他看了一下,身体一僵。

“当年若云回去揽月楼就飞鸽传书说萱王被放回王府了,也说他身体很好。没有想到,才过三年,竟然染病去了。”尹之川哀伤的说,一点也不象当年那个魔头堡主了。这几年,他已经被我完全同化了,不再杀人也不再理江湖事,整个人都变的温和很多。

“是啊!不知道他在离开那刻,对我是个什么想法。怨恨,内疚又或者什么也没有,就不得而知了。”我望着远方,淡淡的说。

“你要回去参加葬礼么?应该就是几日后了。”尹之川搂紧了我,试探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毕竟夫妻一场,去送送也是应该的。而且,我还想带回敏儿那个孩子。当年敏儿去世前,我答应过她会好好照顾她的女儿的。”

“嗯,那我陪你去吧,明早我们就出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