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34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1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070 2015-12-31 10:17:38

  他还是带着一脸坏笑,悠闲的摇着扇子。我顿时觉得差异,麻痹毒药是立刻就起作用的,怎么他还能轻松的摇着扇子呢?于是,又下了一次。

“栀儿姑娘下毒技术真是一流,不愧是得了神医真传。不过,可惜了。我先给你讲点武林知识吧。”他脸上带着坏笑,眼神却是一副冷漠不可冒犯得样子,还真有些震撼人得力量。

见我没回话,他便继续。“话说当今武林之中有两处罕见药池,一处位于逍遥山庄所在的逍遥岛,一处位于锦烁堡的后花园。从小在这药池中浸泡,便可百毒不侵。栀儿姑娘真是有幸,一个上官若云一个在下,都让你遇到了。”

我听完简直欲哭无泪,只能无奈的翻着白眼。想想我来到这个古代,遇到的都是名气如此之大的人。萱王爷,武林第一美人,江湖第一神医,还有这个号称富可敌国神秘莫测的锦烁堡堡主。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么说,我连反抗都没必要了?”我冷笑着说。

“栀儿姑娘当然可以反抗,不过在下觉得结果也是一样。”他把我又搂的紧了一下,分明想让我明白当下的姿势。

“你……”我气的无话可说,也并未再做挣扎。脑子里冒出一串邪恶的因子,我轻轻抿了抿嘴。

“既然如此,那就请尹堡主快点吧,栀儿眼困的厉害还想早些睡觉。”说完,把身上披的外衣往下一丢,掀开被子平躺平,闭上了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绝不反抗的神情。

“嗤!”尹之川轻笑出声,用扇子点了点我的额头,然后帮我盖上被子。“哗”的一声,就飞出了窗外不见了踪影,留下一脸错愕的我。

不禁有些得意,邪恶的因子还是有些作用的。对于尹之川来说,我就如他的猎物,越是反抗他便越有兴趣。而我直挺挺的躺在这里,他便索然无味了。

不过,还真是吓出了一身汗。万一我躺那里,他真的扑上来,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了。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敏儿的身体基本调理好了,陌也松了一口气。自泊拓国回来后,一直在我房里过夜。这样也好,免得尹之川再来打扰我。陌留宿的事情,他必然是知道的。

谢朝的春天来的特别早,二月天气就变得特别温和湿润。记得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三月三是放风筝的日子,古代居然也相同。

换下厚重的冬装,便又恢复了穿纱挽缦的打扮。只是早晚有些清冷,便只得随身携带一件披风。我们的风筝都是大冰块做的,并未想到他居然会这个。每个人的都不同,我选了一个色彩斑斓的花蝴蝶。

郊外杨柳依依,青草碧绿,天空蓝蓝,天上放飞着各色风筝,实在是让人心情大好。上官若云把风筝用力往天上用力一扔,我便扯着线在地上奔跑。美丽的花蝴蝶一会升高,一会下降,极其不稳。

在我稍微松了口气的时候,蝴蝶竟然垂直下降落到地上。我冲过去蹲下拣,却看到一抹白色的袍子立在蝴蝶身边。沿着袍子抬眼往上看,我立刻吓的一个趔趄,险些摔倒。阴魂不散的尹之川,轻摇着扇子对我“呵呵“的笑。

我拿了蝴蝶就要走,他一把夺过去,并用扇子敲了下我的头。“小笨蛋,这个纸鸢重心不稳,是放不高的。“说完,便蹲在地上,扯了一把青草,扎在了蝴蝶底部。

他转头对我笑笑,高高举了举蝴蝶,示意我跑。我当然想跑,所以在他往天空一扔的时候,我撒腿便朝着上官若云他们那边跑去。不过,蝴蝶果然没有再往下降,稳稳的在半空飞着。我松下线,便升的更高。

上官若云正手上牵着飞的高高的纸鸢,坐在地上休息。大冰块也坐在那里,手里吹着萧,看着我过来眼睛里露出些许笑意。只是不见了如兰,我四处打量都未看到。

把披风往地上一铺,躺在上面听着深邃的箫声,看着满天纷飞的纸鸢,不禁让人感叹活着其实还是很美好的。许久之后,如兰自岸边走回,脸上绯红绯红的。我轻声问她,她只笑不答。也许,有些故事即将开始吧。

蝴蝶如果不能飞,便不再是蝴蝶了吧。

把提前写好的许愿纸条,绑到蝴蝶身上,然后剪断了手里的线,蝴蝶便幽幽的越飞越远,直到消失在视野尽头。其实,我的许愿纸条是张空纸,因为我并无愿望所许。

许愿,只是代表着美好的期盼吧。没有期望,又何来期盼呢?

心情有些不错,便在夕阳的余晖中去揽月楼吃晚膳。刚走到门口,便看到十多个身穿粉色衣裙头带白色面纱的年轻女子跪在揽月楼大门边,顿时让我惊了一下。

快步上三楼,看到上官若云正在里边悠闲的喝着茶水,手上摇着一个小扇子。“楼下那帮女子什么来历,为何跪在门口?”我坐下倒了杯茶水,便问道。

“都是我逍遥山庄的人,不必理会,她们愿意跪就跪着好了。”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懒散的说。

“她们找你也许有事吧,你不下去问问么?万一有要紧的事情,可不要耽误了。”那么多人跪在门口,也不是办法,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上官美人呷一口茶水,白了我一眼,脸上一副冷淡的表情。“不管何事,我说过不准来打扰我,不听命令跪死与我何干?”

她们违背命令必然是事出有因的,上官若云简直猪脑一个。“上官大小姐,违背命令必然事出有因,你还是去看下吧。”这上官若云对待下属可真是心狠,一点也没有平时那温和淡然的样子。

听我说完,他沉思了一会,摇着扇子下去了。

我在雅间立点了一桌子菜,然后喊了大冰块跟如兰来吃。本想等上官若云一起,可是等了许久他都未曾回来。原本想走,又担心他有事,便只好坐在他的管事房间等。

夜已很深的时候,上官若云才回来。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太好,手里的扇子也不知摇到哪里去了。疲惫的坐在椅子上,并不言语。“发生何事?”我问了句。

“母亲病重!不过,也许是她们骗我回去的把戏。”他喝了口茶水,若有所思的说。

“不管真假,总要回去看下,这可赌气不起。”我认真的说完,他点了点头,也未再说话。

我坐了一会,便起身回王府。大冰块在楼顶练剑,我便没有让他送。又怕被尹之川捉到,只好飞檐走壁施展轻功奔王府而去。

一路飞到我住的中院屋顶,发现并无危险。于是舒了一口气,准备飞跃下去开门进屋。纵身一跃发现并未移动,仔细一看竟然被人用手抓住了腰。转头看了一眼,月色之下尹之川那张俊美的脸正浮着笑意。“栀儿姑娘,尹某料定你不会再走路回府,果然如此呀。”

“投怀送抱你不要,又何必整天阴魂不散的跟着我?”我甩了甩他的手,他倒是松开了我。

“是么?难道栀儿姑娘躺在那里闭着眼睛的时候,心里没有发抖么?”说完,便呵呵的笑了。

被人看穿把戏,我有些恼羞。“尹堡主果然聪明过人,连这些点滴细微都能知晓的如此清楚。”他在屋顶上坐下,我发觉站着也挺累的,便坐在了离他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如果不够资格,又怎敢与栀儿姑娘交手?”他缓慢的说。

“那你到底要怎样?如此纠缠一个已经嫁人的妇人,尹堡主就不怕被武林人士取笑?”我继续用激将法。

“我的事情,与人何干?栀儿姑娘是独一无二的,与嫁人无关。若为身体,天下间哪个女人不能满足于我?我要的,是姑娘的心。”尹之川一脸认真,眼睛深情的看着我说。

我哆嗦了一下,他还真会说好听的。的确,高手是不会在意身体的。得到一个人的心,再狠狠把它摔碎,看它流血流泪,才是真正快哉的事情。“尹堡主这算表白?”

“算是吧,如果栀儿姑娘喜欢的话。”他展开扇子摇了摇,又恢复一副公子哥的模样。

“那栀儿要多谢尹堡主的厚爱了,只是栀儿心已早死,怕是让尹堡主失望了。”我淡淡的说着,想起这些心里有些许的痛。

“夜深了,栀儿姑娘下去早些歇息吧。心死并非无药可救,尹某愿以身化药。”说完,抖了抖袍子,“哗”的不见了踪影。

我若有所思的坐了一会,便下去进房。房里烛火只剩一支,陌安静的睡在床上。见我进门,迷糊的看了一眼便转过头又睡着了。

陌原本就掌握着谢朝大半的兵权,连至高无上的兵符都在他的手里。最近皇帝又罢了一个御林军头头的官,暂无合适人选就把御林军也交给了陌。

现在谢朝的兵权大体为三股,我那兵部尚书的大哥掌握部分,陌掌握着大半军队跟京城的御林军,边疆守卫的兵权则在定南王身上。

而兵部尚书跟萱王又是亲戚,一荣俱荣。

高处不胜寒,我隐约觉得这样有些不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