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53章 返京,慈安寺上香2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21 2016-01-19 20:05:25

  “看到又怎样?少将军又不是见不得人,干吗藏头露尾的?”陈可在旁不赞同的哼了声,我抿嘴笑笑,还是听从阮青的意见,将帘子放了下来。

钱虎入宫复命,这套差事本来就没我什么事儿,去坤宁宫跟皇后说了个把时辰的话,就直接乘马车回了郡主府。

容姨带人等在大门外,我刚一下马车,她就扑上来,搂着我哭了个昏天黑地。

八个丫鬟簇拥着一个贵妇从隔壁的北静候府走出来,我定睛一看,竟是慕容清风的母亲北静候夫人,她显然也瞧见了这边的情况,拖着逶迤的华服走过来,阴阳怪气的说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槿月郡主回来了?”

围着我左右转了几圈,她又嗤笑道:“啧啧,这皮肤又黑又粗,头发枯黄分叉,眉毛杂乱无章,如果不是有这身云锦衬着,我还以为是哪家的烧火丫头跑出来了呢。”

军中生活清苦,加上边塞之地气候不好,从前那个皮肤细腻脸蛋红润的小女娃早已看不到踪影,我现在这副模样的确寒碜了些,不过我却没怎么放在心上,没本事的女人才会依靠容貌来获得男人的心,我程槿月没那个必要。

脸上泛起温柔笑意,我转身冲她福了福身,见礼道:“槿月见过夫人,数年不见,夫人风采丝毫不减当年。”

奉承话总是听起来顺耳,她面色和缓不少,这时一个头梳双髻的丫鬟走上来,禀报道:“夫人,马车备好了。”她瞪了我一眼,倒没再说啥,转身搭着丫鬟的手,踩着马夫的背上了马车。

郡主府并无太大变化,东厢提前几天就已经清扫出来,我直接搬了进去,容姨许多年没见我,平时只能靠信件联络,所以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松开,将我这些在军中的日子,事无巨细一一询问,一直到月上柳梢才恋恋不舍的回去歇息。

一路颠簸劳累,脑袋一靠到枕头上就睡了回去,受生物钟影响,第二日天不亮就醒了过来,下意识的去找甲衣跟头盔,结果找了好长一会都没发现,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军营,也没必要早起去校场。

提着父亲留给我的宝剑,去后花园练了一个时辰,才见到容姨急匆匆的找过来,见我满头大汗,她掏出手帕帮仔细的帮我擦拭干净,责备道:“怎么也不多睡会?”

我笑道:“习惯了,躺不住,便起来练会剑。”

回到东厢,用过早饭,容姨帮我梳了个据说时下京城最流行的游仙发,眉心点了颗朱砂痣,眉毛修成柳叶状,薄粉淡施,樱唇染朱,倒也勉强算是个美人,只是昨天裁的衣裳还没有送来,穿的仍旧是皇后送的那套。

按照容姨的说法,我之所以这么多年一帆风顺,全靠父母在天之灵保佑,她曾出资在京郊慈安寺给他们塑了金身,今天要带我去那里祭拜一下,顺便还愿。神佛一事在现代的时候我是不信的,但是经历过这么多离奇曲折的事情后,就再也没有那个底气,便点头表示同意。

在马车上晃悠了半个多时辰,总算到达目的地。山脚下停着数辆马车,负责赶车的马夫聚在南墙下晒太阳,我从马车上跳下来,又转身去扶容姨,在入口处站定,我抬头向上一望,顿时吃了老大一惊。原来这慈安寺修建在半山腰,想要进去上香许愿,就必须沿着台阶爬上去,具体有多少台阶我不清楚,不过对于养尊处优的那些达官贵族家属来说,还是有些难度的。

到达寺门外时,容姨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对我来说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容姨显然是常客,刚进寺就有小沙弥迎上来,直接领着我们进了后院的内殿,在那里我见到了这世父母的塑像:父亲一身金盔甲,手握金长枪,面容俊朗英武不凡;母亲也同样身着战衣,手拿金色双剑,凤眼微挑英姿飒爽。雕工很不错,看起来活灵活现仿佛真人就在面前。

塑像前摆了两个蒲团,我跪到其中一个上,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又接过容姨递来的香,插到一旁的香炉中,琢磨着不能一毛不拔,就从袖子里掏出张银票来,递给那个小沙弥,算是香油钱。

祭拜完父母后,出了内殿,容姨想去替我求支姻缘签,便拉着我来到人潮涌动的外殿。因为来这里上香的多半是达官贵族,所以虽然人多了些但是秩序却有序,等待抽签的人都自觉的排成长龙。

解签并不在此处,所以只求不解速度很快,轮到我们时,容姨将签筒塞到我手里,我无奈的笑笑,用力摇晃签筒,一支竹签“吧嗒”一声掉出来,容姨连忙捡起来,上面写着“上上签”,下面还附了一首意义不明的诗,我读了一遍,完全不知其中蕴含什么意思。

出了大殿,容姨往解签的那处张望了下,说道:“里边人多,怕你挤着难受,就在这里等我吧。”

我倒是无所谓,不过既然她这样说,我便四下打量了下,见不远处柳树下有一石头闲置着,便抬手指向那边,点头应道:“好,我就在石凳那里等着。”

因为是上上签,容姨脸上神情激动,转头就融入人潮,我慢吞吞的踱到柳树下,在石凳上坐下,瞅着走道上密密麻麻的人头发呆。

突然间一柄折扇将我下巴架起,接着一个清朗的声音传入耳中:“姑娘可是在等在下?”

我抬头愤怒的瞪过去,却见对方一身紫衣华服,手持一柄白玉扇,腰间系着块米黄羊脂玉佩,上面篆刻着一个“清”字,面如满月眉眼微弯,唇畔挂着一抹浅笑,正是许多年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三殿下安清。

男子样貌变化不大,所以一眼就能将他认出,但我十年前还是个六岁的小不点,如今脸型个子都已经长开,中间差异实在很大,也难怪他认不出。话虽如此,但被这般冒犯,心里还是有些怒气,于是我只当没认出他身份,一巴掌挥开那柄折扇,冷声道:“男女授受不亲,公子请自重!”

“自重?本公子哪里不自重了,你倒是说说,嗯?”他挑了挑眉,长臂一伸,猛的将我拉进怀里,单手捏住我下颌,我气愤不已,使出浑身力气抵抗,他似乎觉察出我会武功,竟运气内力抵抗,我其他功夫都不错,唯独内力上没什么大的修为,竟怎样都挣脱不开,他得意的抿嘴轻笑,低下头来,我连忙偏头躲开。

“登徒子!”他刚一松手,我便一耳光抽过去。

常年舞刀弄棒的原因,我手上力气自然不小,这一巴掌抽的他半边脸颊肿了起来,他抬手轻轻擦了几下,唇边微笑依然,但眼神却冷了下来,话音也比之前绵长许多:“敢抽本公子耳光,胆子真是不小,本来只是想逗你玩玩,现在本公子倒是被你勾起了火,就担起这一回登徒子。”

说完,抓着我的手腕将往寺外拉,手上力气动不了,我便飞起一脚踹过去,他早有预料般闪身躲过,我再出招,他提着扇子迎上来,两人就在这佛门清净之地之地比划起来,内力不及他,又没有任何武器在手,打的有些吃力,不过终归是认认真真苦练过十多年武艺,一时半会也没有落在下风。

这般动静自然能吸引了周围众人的目光,很快便聚拢过来,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着,我躲过一招,抬眼四下一打量,陡然发现慕容清风竟也在场,脸上神情喜怒难辨。

大好机会自然不能白白错过,于是我故意露出一个破绽,三殿下立刻钻了空子,一扇子将我抽飞,我“扑通”一下摔趴在慕容清风面前,想着他肯定会将我扶起来,然后我一个脚下没站稳就扑进他怀里,刚好来次全方位的接触,可惜等了半晌不见他有反应,倒是那个三殿下飞快的冲上来,将我抱起来,夸张的抽气:“哎呀,美人,有没有摔疼?”

我一把将他推开,一瘸一拐的挪到旁边的石凳上坐下,边揉着摔疼的膝盖边向慕容清风那边看去,却瞧见他边上站了位年轻的姑娘,一身浅蓝衫裙,样式虽然简朴,但质地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上等货,想来出身必定不错,柳叶弯眉,生的楚楚可怜的,此刻小脸惨白毫无血色,紧盯着三殿下,眼睛眨也不眨一下。

三殿下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自然认得出对方身份,折扇“哗”的一下展开,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慕容清风见我们注意到那边,连忙快步走上来,抱拳行礼道:“三殿下。”

“哦,清风表弟也在,还真是巧。”三殿下笑笑,又瞅向慕容清风身后的那位蓝衣女子,皱着眉头疑惑的说道:“这位小姐瞧着面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敢问小姐芳名?”

“民女沈琬谣见过三殿下。”沈琬谣婀娜的走上前,微微福身行礼,三殿下低垂着头,瞅着脚下的青石路面,恍然大悟道:“原来是沈尚书家的小姐……”

这番话一出口,沈琬谣眼圈顿时红了,泪珠在眼眶里不停打着转,楚楚可怜堪比林妹妹,瞧这个架势,显然是早已爱慕三殿下,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压根连她是谁都不记得。

不过戏到这里便唱不下去了,于是我故作吃惊的倒抽了口凉气,惊讶道:“啊?你竟然是三殿下?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槿月实在该死!”说着便“蹭”的站起来,整理下衣裙,规规矩矩的福身行了个礼。

“咦?”三殿下诧异的啧了一声,接着仰头哈哈大笑,长臂一下搭上我肩膀,亲切道:“京城里生的漂亮的世家姑娘,本宫可都了如指掌,刚才还诧异怎么漏掉了你这一个,原来是刚从边关回京的槿月妹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