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重生之无上冥神

第二十章针锋相对

重生之无上冥神 蓝吉他 2176 2015-07-08 09:41:08

  “这---?这---你这也太不讲理了?哪里有----?”

“大伯不必为难,我王陵之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就是要救她吗?本公子救她就是了?除此之外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吗?”

“陵之?不得胡闹!你又没有学过医?怎么治得了?”王城一脸担心的看着眼前自信满满的小人,心里却是波涛汹涌起来,难道这个小子真的会医术吗?如此的话?我王家会不会出来一个炼丹师啊?

“你!哼!你要是有本事治好我小妹?我齐子路当众向你道歉!并送上一万两黄金当做诊费!”

“好!这可是你说的?空口无凭?我们还是立个字据为好?”

“哼!拿笔墨来!”齐子路有些阴森的看着眼前的小人,他到底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们来此的目的?他怎么能如此云淡风轻?

“老爷?”管家在一旁看着箭弩拔张的两人,却是开口问道,这十三少爷的气魄和笑天少爷真是如出一辙啊!

“去吧!准备纸墨!还望齐贤侄要说话算数才好?”

“哼!那要是医不好?你又当如何?”齐子路的傲气被王陵之那从容淡定的神情全部激起,却是化作了嫉妒,还有怨恨,为什么?凭什么?他有什么资格如此骄傲?不过是一届废物罢了!就算是能够修炼了?又如何?难道他还能飞到天上?做那人人仰望的神龙不成?

“若是医不好?我王陵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好!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把人抬上来!”

齐成文看到一脸笃定的齐子路已经拍板,摇摇头,暗道:子路这小子的性子还是有些急躁了?看来还要多磨练才是啊!

“哼!算你懂规矩!”王陵之说完,却是看向身边的文瑞。

“小少爷?银针已经准备好了?不知道还有什么吩咐?”云淡风轻的态度却是引起了齐成文的注意,这个人是他的人吗?可是为什么戴着面具呢?他也带着面具?这是为什么呢?

“嗯,下去吧?这里没事了。”

“是,小的告退。”

“陵之?你过来一下?”王城有些不放心的说道,这个小子真的有那个本事吗?不是在算计自己吧?

“大伯?有什么事吗?”王陵之了然的走过去,却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悦,这个老狐狸还真是谨慎?

“你真的有把握吗?”王城一脸谨慎的问道,万一这小子失败了可怎么办呀?

“还没商量好吗?该不会是要毁约吧?”齐子路一脸不屑的看着唯唯诺诺的王城,毫不客气的质问道,这个老狐狸难道要变卦吗?

“犬儿年幼不知事,还请见谅?”齐成文看着欲言又止的齐子路摇摇头,告诫他要稍安勿躁,若是能治好萍儿,是最好不过,就算是补血丹也不止一万两金子!

“哼!齐家主才是要准备好金子才是?不要到时候抓瞎?本公子可是要真金白银?不要银票的?”王陵之说完,把银针消完毒,却是对着齐萍儿的冲脉,心脉,等几处大穴一连扎了五针,随后收手,嘴角微扬道“一刻钟后,令爱自会苏醒。”

“哼!但愿如此!”看这小子表情难道萍儿真的能够医好?那这一万两金子花的值啊!

“见钱眼开!”齐子路一脸不屑的说道,转脸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不再理会王陵之。

“少爷?一刻钟已到?这?”大管家一脸焦急的说道,自家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一个天才?哪里说交出去就交出去的啊?

“哼!王城!我要你血债血偿!”齐成文说着就要动手,却是被王陵之接下来的举动气坏了。

“着什么急嘛?这不就行了?喂?疯丫头!快起来了!不然打你屁屁了!”

“砰砰--”两脚,齐萍儿却是从地上坐了起来,猛的吐出一大口乌血,慢慢地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齐成文有些不敢置信的走过去抱住呆愣的人,欢喜的叫到“萍儿?萍儿?你醒了?”

“这里是---哪里?”

“好好好!王贤侄好本领!这是一万两金子!你收下吧!”

“哼!算你识趣!文瑞?去把金子抬回去?”

“是!小少爷!”

“哎哟!老爷啊!臣妾早就说不要留这么一个废物在家里了?您看看这又闯出多大的祸事啊?他不把我们王家搞得身败名裂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呀?老爷呀?你可要替文山想想啊?”

“闭嘴!是谁准你进来的?这里没你的事!滚回去!”王城看着秦婉儿身后跟着的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心里一阵恼怒,就没有一个能让自己省省心!

“老爷?你若是不改变初衷?我就死给你看!”秦婉儿说着就要撞到柱子上去,却是被王盈盈揽住,哭着质问道“爹爹?难道你真的要为了一个外人弄得我们家破人亡吗?你---啪!”

“混账东西!来人!把他们都给我赶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踏出房门一步!”

“是,家主!走走走!”

“呵呵,既然王家主家事繁忙,老夫就不打扰了?告辞!告辞!”

“老爷啊!你不能这样对我啊?您---?”

“大伯?若无事陵之就先告退了?”

“嗯,陵之?这些金子你也无处放?不如大伯先替你保管着?你若是需要了?大伯再还给你?你看如何?”

“有劳大伯操心了,这些东西陵之自会处置,陵之告退!”

“慢着!王陵之?你就是这么对待帮你圆谎费心的大伯的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手脚,齐萍儿根本就没治好!说!你到底是何居心?”

“什么?老爷啊?您可万不能把这小子再留在府上了啊?万一齐家找上门来?我们可兜不起啊!老爷啊?您要为一家老小考虑啊?老爷 啊?”

“陵之?文山说的可是实情?你---?你怎么如此糊涂啊?”王城那急首攻心的模样在王陵之看来就是猫哭耗子假慈悲!看来他们是不会再让我继续呆下去的了?也罢,在这里我也不会有什么前途可言!

“哼!既然你们都这么认为,那本公子也无话可说,今日起,我王陵之与王家恩断义绝!你们好自为之吧!”

“陵之!陵之!你---哎呀!我又没说要赶你走?你----?”王城说着说着却是昏了过去,王陵之第一次展露才华之时,却是被狠心的大伯大娘赶了出来。

“老爷?你还在想那件事情啊?做都做了?后悔不得了呀?”

“这样做真的对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