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重生之无上冥神

第三章构陷大夫人

重生之无上冥神 蓝吉他 2123 2015-06-30 08:40:59

  “不行!现在以这个小身子走出去说话都没人信?再说了自己也没有可以保命的手段?到哪里不都是受欺负吗?不行!自己还要在这里多呆几年!可是那个老婆子要怎么应付呢?这件事一定要好好地想想了!”

“直接去找你爷爷说你能够修炼了还不行吗?”一道放荡不羁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却是吓了王陵之一跳,随即回过神来反驳道“那是不可能的!要是让那个老狐狸知道我修炼的是冥界的功法?还不低借着这个名义来个大义灭亲?为自己争取一个好名声那才真是怪了呢!”

“也是,不过?就你这体质?我还是有点不懂啊?你试试那另半部功法?那是修炼光明法则的功法?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经过一天的观察,男子却是从王陵之身上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他的经络不像常人那般清楚,似乎多了一些东西,也许现在还没有修炼的结果,那些接近肉色的血脉并不清晰,也许以后就会明白了!这个小子该不会是万年不见的双灵体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可是走大运了!

“双灵体?那是什么?”男子自顾自的打着自己的算盘,却是忘记了两人之间的精神链接,其实他想什么,王陵之早已经知晓了,此刻那人只能苦着脸,蹲在一边画圈圈了。

“这件事以后再告诉你,反正是大大的好事,现在你就只管埋头修炼就好,其他的不用管!”

“好,知道了,以后请多多指教了!”王陵之说完,就转身进了纳戒里面,里面的灵力不知道要比外面浓郁多少倍,在里面修炼还能躲过那个老婆子的毒杀,当真是一举三得!可是这件事也不能这样一直拖下去!一定要想个办法出门才行!前提是自己有了自保能力之后!好了!开始吧!

“天黑之前叫醒我,我要演一出好戏给他们看看!哈哈!我王陵之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好,知道了。”

王陵之说完,就进了纳戒里面,先看看他说的那部功法吧!

“积气于丹田,心思空明,调灵易经络,浅而显之-----?咦?自己似乎能够感应到一丝灵力了!”

“不用这么激动,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你这样修炼实在是太慢!那边有一个灵池?你到里面去修炼一天试试!保证你大有长进!晚上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灭掉那个老妖婆!”

“好!这世界我还没有看过,怎么能就这样死去!”顿时间,王陵之豪情万丈起,却是脱掉外衣开始潜心修炼起来,时间转瞬即逝,转眼已经到了傍晚,王陵之从修炼中醒来,眼里却是滑过一丝银色的光,转瞬即逝,没想到在这灵池里修炼当真是事半功倍!好了!现在也该出去会会那个老妖婆了!

“小少爷!老奴给您送饭来了!”

“嗯!进来吧!”

哼!只不过是一个失势失权的人而已!得意什么!看大夫人一会怎么收拾你!

“说说都打听到了什么消息?”王陵之这次却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拿起馒头就吃了起来。

“回小少爷,府里适龄的孩子都已经被家主送到宗派里历练学习去了,各房各旁支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袁家前来提亲,被家主拒绝了,那个人无时不刻在想着占咱家便宜!在背后还使绊子,当真是可恶至极!”

“袁家?家族战排名第五的袁家?好大的胆子啊?额?我的头---?大胆刁妇!你---你竟敢---呃!”

“哼!就凭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还能翻起什么大浪来?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将老娘打成那般模样?今日你都难逃一死!来人?把人带去大夫人那里!”

“是。”

不知道这个老妖婆要对自己做什么啊?

王陵之躺在地上,等着端坐在屋子里的女人发难,却是迟迟不见动静,偷偷睁开一条缝隙,却是看见了不雅的一幕,腰细臀肥的大夫人此刻正骑坐在一个健壮的男子身上左右摇晃,竭力压制的**还是忍不住溢出口中,王陵之微微耸耸肩,暗道:没想到这个老妖婆竟敢背着那个人偷汉子?当真是胆大至极!

“呼!婉儿,你真美!”一道沙哑暗沉的嗓音传进王陵之的耳朵里,刚要再听些什么,却是听到了两人匆忙穿戴衣服的声音,难道是那个人来了?

“来人!把这里给我围住!”

“该死的!他怎么来得这么快?你赶紧走啊?”

“小宝贝?我还会再来的?等我哦”!

“老爷?您怎么有空过来了?”秦婉儿满脸堆笑的走出来,脸上却是没有一点不自然的样子。

“哼!就你自己吗?”男子狐疑的问道,随即瞥见了屋里的一道小小的身影,眼神一怔,黑着脸问道“该死的!这个废物怎么会在这里?是谁把他带到这里来的?真是晦气!把他给我拖出去!赏三十板子!”

王陵之闻言,却是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了,这个男人比起那个爷爷?还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等等?老爷?是臣妾把他弄来的?听送饭的那个老婆子说?这个臭小子近日的变化颇大?臣妾是怕他万一能够修炼了?对我们可是一大阻碍啊?”

“哦?天生废柴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不成!来人!给我拖出去!打三十板子!然后扔回雨石轩!以后不准再给他送饭!”

“是!老爷!”一群人哗啦一下子围上来,刚要动手,王陵之却是霍的一下子坐起来,眼神迷茫的看了看四周,随后在看见大夫人的时候眼露鄙夷还有不屑,冷哼道“大伯确定要打我板子吗?我可是知道之前谁在这屋子里呢?难道你不想知道吗?”

“什么!?臭小子你胡说什么?之前这屋子里不就我们两个吗?你再乱说仔细你的皮!”

“闭嘴!陵之?你说!你都看见了什么?”男子眼神紧紧的盯着王陵之,想要从他脸上找到一丝说谎的痕迹,但是,他失望了。

“这被子里?想必还留着----那个吧?不信---你去看看?”

“该死的贱妇!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今日之事谁也不准说出去!否则---?后果你们是知道的吧?都退下!陵之你留下!”

“哦,大伯有什么吩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