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鬼医傻妃

第二章 魂断悬崖

重生之鬼医傻妃 端木初初 1418 2015-10-16 07:48:20

  等夏诺再醒过来的时候,一会儿恶寒,一会儿又炙热,她知道自己中了毒,暂时死不了,因为他们还没有得到想要的。

她想着自己的父亲竟然被夏雨毒杀,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她抹了抹嘴角,告诉自己不能死。

她要报仇!

要将狗男女撕成碎片,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都不足以解心中之恨。

夏诺牙齿打着寒战,听得脚步声起,她没有抬眼。

突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小姐?大小姐?”

“水伯?”夏诺弱弱地出声。

“大小姐,水伯无能,你受苦了……”水伯边说,边哆嗦地用钥匙打开了牢门,扶起了夏诺,“老奴来晚了,好不容易得到钥匙,那对恶人,讨论着还要用毒蛇对付大小姐,您快跑吧……”

夏诺要带着水伯一起逃跑,水伯摇头,说他受过谷主之恩,不能跑,要想办法拖住恶人。

夏诺没有客气,她知道自己要逃命,要报仇雪恨,便往山上跑去,跑了不知多久, 实在跑不住了,她藏在了树后,就听到齐韬的声音响起:“夏诺,……别躲了,这里每一根草我们都熟悉,是不是?我们从小到大,最熟悉的就是这里。”

是呀,所以她仍是想都没想的跑到了这里,也跑上了绝路。

身后是断崖。

夏诺停住了脚步,看着他们身影慢慢接近,她撑着最后一口气,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晃动,恨到极致,她嘴角竟绽出一丝笑容,站在山顶,乌黑的发一半散在肩头,大红的嫁衣被风舞动,她宛如暗夜中最诱惑的罂栗,在绽放的那一刻,散发出入骨的妖娆,她是美的,很美,齐韬怔了一下,被蛊惑一般,声音喃喃:“师妹,你好美……只要你让出药王宝典,我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好不好?”

夏雨扯了他的胳膊一下:“师兄!你什么意思?”

“雨儿,你别闹。”齐韬温柔地哄着夏雨,夏诺冷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曾几何时,他也是这般对自己说话,不是几何时,是一直到刚才之前,在知道真相之前,他每时每刻都温柔地对她。

他把温柔当成蛊,她真的中了他的毒。

“想要宝典?那你杀了夏雨。”夏诺手指抚着自己的发髻,突然娇媚地一笑,握手成拳,静静地看着他们。

夏雨吓了一跳,她看向齐韬,齐韬安慰地拍拍她的手臂,然后看向夏诺,“你这样固执,真没办法。”齐韬声音冷森起来,整个人瞬间变得阴毒起来,那张俊脸上全是狰狞,“再有一会儿,你的药效就过了,我们不能冒险。”

他和夏雨对视一眼,逼了上来。

夏诺看着他们一步步逼近,每一步都踩在自己心上,又碾过,她的心已经碎成了齑粉,她不想死,眼前一对狗男女要害死她,她不甘!

终于,她恨恨开口,一字一顿:“我用我的命诅咒你们不得好死,生子做贼,生女烂脸,诅咒你们活着天天被恶鬼缠身,死后永世不得超生……”说罢,手一扬,一阵烟雾腾起又散开,她大笑着转身,一抹红色的身影消失在两个人的面前。

她就这样跳下了山崖。

夏雨有些惊魂,一边躲着那烟雾一边道:“这是什么东西?”

“不会是毒,她日常的衣服已被我烧了。这衣服我也搜过了。”齐韬闻了闻,那烟雾隐隐的芷兰清香,仿佛是胭脂,“她是在迷惑我们罢了。”

“她……她竟然敢诅咒我们,呸!”夏雨一边拍打落在头上脸上的颗粒,一边道。

齐韬淡淡地道:“跳下去,再无生的可能,诅咒之事,谁会相信?”

虽然这样说,到底不放心,站在断崖处往下看看,根本没有她的身影,她死定了:“诅咒好用,用衙门做什么?”

说着,他伸手揽住了夏雨的肩膀:“我们还得继续做足戏,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我们还得找那宝典,不如现在回去补个回笼觉,如何?”

“讨厌!”夏雨说了一句,感觉一阵阴风过肩,不由地回头看了一眼,山风呼啸,月已西沉,恍惚中,刚才她站立的地方,还有一抹红色,再细看,却只有半人高的山草,在风中瑟瑟发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