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357章 分房睡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006 2016-02-24 00:09:39

    安然看着他染了血的衣袖,眼眸中带着疑惑,“你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看起来应该是新伤,他向来有洁癖,是绝对不会容忍衣服上有血迹留下的。

  “一点小伤,不用担心。”司墨琛微微一笑,眉眼洋溢着淡淡的柔和和温情,将手从她的手里抽了出来,“你先睡,我很快就来。”

  说完,便转身走到了沙发边坐下,拿起镊子准备将剩下的碎片夹出来。

  安然哪里能睡得着,掀开被子没有穿鞋,朝他走了过去。

  地面上铺着一层厚重的绒毛毯,所以就算她光脚踩在上面也不会着凉。

  “我来帮你。”安然看着他将碎片夹出来的举动,快而且狠,准,对自己毫不留情,也不担心会撕扯到周边的皮肉的样子,心里顿时有些揪疼。

  司墨琛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目光坚定,无奈地低叹一声,由着她把镊子拿了过去。

  “这是不是那个落下来的花瓶碎片扎到的?”安然满眼心疼地看着这些伤口,心里刺刺的疼痛。

  司墨琛淡淡“嗯”了一声。

  安然的手法虽然没有司墨琛那般快而且狠,但是她处理起伤口的手法倒是很熟练,没有撕扯到周围的皮肉,虽然有些痛,也还在司墨琛的忍耐范围之中。

  不得不说,她的手法的确很好。

  “你以前还帮谁处理过伤口?”开口后,司墨琛才发觉自己的语气竟然……这么酸。

  因为安然看起来就是经常做这个,才会这么熟练的。

  安然头也没抬的,手上动作未停,回答他,“以前在英国的时候,宝贝喜欢拆卸那些机器来玩,经常会受伤,后来也帮陆璟尧处理过。”

  本来听到前一句司墨琛的脸色已经缓和了下来,当听到最后一句话时,脸色比之前还要黑了。

  感觉到男人不悦的气息,安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将手里的镊子放到一点,才发觉自己说错话了,讨好地看着他,“我保证,只有那么一两次!”

  司墨琛轻哼一声,目光瞥向旁边的消毒水,示意她。

  安然,立刻会意,拿过他的手,拿着消毒水,用几根棉签一起沾了些然后朝他的胳膊上消毒。

  消完毒之后,安然从医药箱里找出来一瓶云南白药药粉,往他的伤口上一点一点倒上去。

  司墨琛看着安然低眉垂眸给他专注上药的模样,嘴角轻轻的扯开了一抹笑容,有种想要时光静止在这一刻的感觉。

  处理好伤口,司墨琛便抱着安然准备去睡觉了。

  和平时司墨琛将安然抱在怀里入睡的睡姿不同,今晚安然难得主动,像只八爪鱼一样双手双脚并用,生怕他跑了似的。

  司墨琛哭笑不得,顺势抱紧了她,他知道,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她没有安全感罢了。

  他放在她后背上的手轻轻地有节奏感地拍打着,“睡吧,有我在。”

  然后微微低头,轻柔地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

  安然这才卸下了心里的不安,眼眸骨碌骨碌地转了转,然后突然伸出手捧着他的俊脸在他那张浅粉色的薄唇上重重地“啵”了一下,然后立刻松开,将小脸埋进了他的怀中,闭眼睡觉。

  她这举动,可苦了已经把体内燥火压下去的司墨琛了。

  他眸光幽深地盯着安然毛茸茸的头顶看了半晌,才幽幽地叹了口气,想将她推开自己去冷静一下,可是又不忍心,于是将她搂的更紧了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安然彻底睡熟了,司墨琛才睁开了双眸,大手轻柔地顺了顺她的发丝,看着她恬睡的静好容颜,心中衍生出一抹满足来。

  而后,他便起来,将被他因为吃醋粗鲁地塞进了衣柜里的那只安然最喜欢的长条喵玩偶放进安然怀中,就暂时先让这个玩偶代替一下他把。

  他出了房间,进了书房。

  “司总,经过调查,当时那间房间里是并没有人入住的,而且当时监控录像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坏了,所以并没有拍摄到当时的场景。”琳达的声音从视频中传了出来。

  司墨琛微仰着头,听着琳达的汇报,眉心微微蹙起。

  那边的琳达发现了司墨琛这个小动作,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完了,BOSS不会怪她办事不利然后辞了她吧?

  琳达是CR的场地设计总监,这次司墨琛找她来本是为了商量月底司家场地布置的事情,天知道她拿到那份设计方案的时候多激动,谁知道突然就出了事。

  司墨琛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琳达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好了。

  “BOSS……”

  “那个房间旁边有没有人住?”司墨琛突然问道。

  琳达“啊”了一声,然后才转头去问了下身边的经理,回答道,“有,右手边的那个房间里有人住,但是酒店经理查了记录,那个人在事故发生没多久后就退房了。”

  司墨琛眼眸微眯,神情略微有些严肃,“你现在让他们去查那个住客的资料,我要那个人的照片。”

  琳达应了声是,立刻让人去查了。

  过了大概三分钟,琳达拿着资料过来了,面色有些难看,“司总,这个人的身份证资料都是假的,但是我们从监控录像上找到了他,不过只有一个背影,这个人是故意不露出正面的。”

  看来这件事情,的确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的了。

  目的,就是安然了。

  司墨琛看着电脑上琳达发来的几张照片,都是背面照,而且那个人戴着帽子穿着黑衣,单从身影上来看,并不能看出来是谁。

  司墨琛关闭了视频,拧着眉思索着。

  他第一个便否定了陆璟尧,因为陆璟尧和辰诺已经离开了D国,他是亲眼让人盯着他们离开出了D国的,而且他的那些势力也被小包子收回了所以不可能是他。

  安伯朗被他送进了警局,二十四小时有人严加看管着所以也不可能是他。

  那么……

  究竟是谁?

  司墨琛正想继续深思,却看到书房的门突然开了,安然一脸哀怨的看着他,“我都听见了。”

  司墨琛一愣,正疑惑她不是睡着了吗,然后就见安然把手里的长条喵玩偶使劲地朝他扔了过来,趿着室内拖鞋哒哒哒地跑走了。

  司墨琛心里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就像是我好了验证他不好的预感一般,只听见外面一声沉闷的“嘭”的声音,再然后就是关门的声音。

  他走出书房,然后便看到一床被褥和枕头被扔宰了地上。

  这小女人……

  司墨琛嘴角一扯,最后别是他想象中的那样,不然他……

  “然然,开门。”司墨琛拧了拧门锁,却发现已经从里面锁死了,心头浮起一抹无奈,自从怀孕之后她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现在胆子居然大到把他赶出房间,要和他分房睡了。

  这到底是谁宠出来的?

  安然在房间里面,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装作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司墨琛走开后没多久她就醒过来了,大概是近来他常常会等她睡着然后离开让她有些不安,她并没有睡熟,他离开房间后她就跟过去了。

  谁知道就让她看到,他正在和一个女人视频通话!

  心里头的委屈一波接着一波,快要把安然给淹没了一般难受。

  她吸了吸鼻子,很想去给司墨琛开门,可是想想,还是算了。

  想着,便再也不去管外面那些声音,很快安然就在司墨琛的敲门声中,睡着了……

  而站在门外的司墨琛并不知道,安然已经没良心地睡着了,敲了一会儿之后,看来她铁定心是不会给他开门的了。

  那怎么办?

  让他妥协去睡客房?

  笑话,他的小妻子就在里面,他能在外面睡吗?

  司墨琛担心再敲会吵醒对面的小包子,于是便去放备用钥匙的地方找,果然,备用钥匙被那个小女人给事先拿走了。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司墨琛关上抽屉,然后从另一个抽屉里翻找了一会儿,笑出了另一枚备用钥匙。

  真以为这个别墅里每个房间只有一把备用钥匙?

  司墨琛轻哼一声,得亏他为了以防万一,让人多备了一份,瞧瞧,这不就用上了。

  ——

  次日清晨,安然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心里的小火山已经爆发了。

  她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把被子给掀开了,“司墨琛!你到底是从哪里进来的?!”

  明明备用钥匙她都已经拿走了,可是这都几天了,为什么每天早上她醒过来都能看到这张帅的一塌糊涂呢脸?!

  她还特意去问了林嫂,家里的备用钥匙到底有几份,结果林嫂斩钉截铁地告诉她,一份。

  那他到底是从哪里进来的?

  “然然,别闹,还早呢,继续睡。”司墨琛微微起身拉住她的手,将她往下一拉,拉入了自己怀中。

  他的眼眸再次闭上,在她的发顶蹭了蹭,嗅着她发间传来的清香,心神安定。

  安然哪里睡得着,她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可是他却根本不知道,搂着她睡得香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42分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