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134章:我们有什么关系?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006 2015-11-04 00:02:03

    司家主宅就在安家隔壁不远,理所当然的,司墨琛也有让人邀请安伯朗,毕竟在他眼里,他还是安然的父亲,这个面子还是要的。

  因为是生日宴会,本来司墨琛是不愿大肆铺张,只不过今晚要对外介绍安小包的身份,所以司墨琛特地一早就过来准备,并且邀请了一些媒体,这件事,他是打算让全国人都知道。

  只是他却不知道,安然竟然在半途给他捅了个大篓子。

  安然和温妮到达司家的时候,离宴会开始还有差不多十分钟,如果不是司机担心去晚了会遭到司墨琛的责罚,是绝对不会拼了老命把车开的像飞起来一样的,这简直太要命了。

  “然然,你家这个司机还真是给力,你看看我的发型乱不乱?”温妮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还有些晕眩,指了指自己的发型,对着安然问道。

  “不是我家的,是司墨琛的。”安然白了她一眼,和她手挽着手走进司家。

  平时她头发就算竖起来了也只是见她一脸淡定地抹了把头发,穿着睡衣踩着拖鞋就能跑楼下超市买东西的女人你指望她有什么形象?

  对此,安然只能感叹一声,爱情的力量还真是伟大。

  “反正以后还不都是你的?跟他客气什么,他欠你这么多,怎么还都还不完。”温妮也不在意,拿出自己的手机,借着手机屏幕的反光整理起自己的仪容来,一想到一会儿就能见到自己的心上人,嘴角不由得咧了咧。

  这是安然走后这么久,他第一次约自己,一定要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

  这边温妮摩拳擦掌准备好好大干一场,这边安然无所谓地耸着香肩,走进司家别墅大门。

  啪。

  两人刚推开门走进去,就听到头顶啪的一声巨响,然后各色的礼花从头顶落下,纷纷洒落在她们的双肩和发丝上,惊得她们愣了好几下。

  “哦!原来司少说的惊喜竟然就是安家小姐啊!”

  怔愣间,安然听场内的人说道,然后就感觉到闪光灯从自己脸上划过,恍惚的双眸渐渐清明,看着面前的景象。

  从门口一直铺了一条红地毯到尽头,两边分别站着媒体记者和一些她熟悉的人,不过大部分都是不认识的,而且女性居多。

  红地毯尽头,旋转楼梯下,一抹身影站在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底下,身上穿着意大利名家手工西装,黑色穿在他身上很合适,透露着一种冷峻凛冽的气息,浑身散发出的气质更是让人不觉低头。

  那张鬼斧神工般的俊颜在暖色的灯光下熠熠发光,光芒洒在他的发丝上,肩上,漆黑如墨的双眸沉静地朝她看来。

  好看的玫瑰色唇瓣半勾,似乎在对她微笑般。

  安然失神地看着他,眼前的男子就像天生有些一种魔力一般,总是能轻易夺去所有目光,在惊艳的目光下他纹丝不动,淡漠薄凉,却迷的让人忘我。

  而她在对面男子的眼里,何尝不是风景。

  今天安然的晚礼服是司墨琛亲自命人制作的,将她的随手之作做成了足以让人惊艳的礼服。

  礼服是婚纱般的雪白色,采用斜肩和腰部镂空设计,裙摆就如波浪一般,她一走动,裙摆就好似海浪一般轻轻荡漾着,灵气逼人,气质若仙,无法让人不觉得惊艳。

  只要是曾经偷拍过司墨琛和安然的记者都知道,那个神话独宠的女子,回来了。

  在场的也有一些名媛,都见过安然,见到她出现,登时就失了献媚的勇气。

  整个D国谁不知道,司墨琛宠“然”如命,独宠绝宠,没有分给其他的任何一个女人,这种宠爱,以他们在众人面前露面的时间来算的话,惊人的维持了六年!

  六年啊!不是六天也不是六个月!

  一个男人能对一个女人这么好这么久,不是早就爱上是什么?

  当时就传闻,惹了司墨琛,说不定还能活得久些,如果惹了安然,你连一分钟都活不了……

  “安小姐,听说你五年前就离开了D国,请问是什么时候回国的?”记着一见到安然,就好似见到了明天的头条一样热情地扑上去,拿着“长枪短炮”围攻安然,在安然身边地温妮,自然没有幸免于难。

  “请问你回国是为了和司少旧情复燃还是为了别的?”

  “当初你为什么会离开呢?是司少将你抛弃了你伤心之下离去还是因为司少其实在外有了新欢?”

  “请你回答一下好么?”

  安然抿着唇看着这些狰狞了面孔的记者,有些苦恼地蹙起秀眉,她不想回答这些,而且她没有义务回答他们。

  这些记者,对这些问题是最感兴趣的而且语句锋利,毫不客气,专挑软的拿捏,不能问司墨琛,他们怎么会放过安然呢?

  安然很想拉着温妮离开,可是这些记者却将她和温妮围个水泄不通,如果她今天不说出些什么让他们满意看来是不可能离开的。

  安然忌惮,不让司墨琛难做,可是温妮却不会,她向来是个急脾气,而且见不得自己闺蜜被人欺负,当场就推开一个记者,那力气,把记者推得往后一倒。

  反正她不是名媛,也不是明星,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她才不怕这些嘴脸扭曲的人。

  “现在的记者也不知道是吃白饭的还是做什么的,人家的私事你这么爱管难不成想转行当红娘?”温妮哼了一声,抬了抬下巴,一副傲气的模样。

  “这位小姐,就算你是安然小姐地朋友也不能随便推人吧?弄伤人怎么办?”哪知这些记者更刁钻,拿着温妮的错处不放,嘴脸尖酸刻薄,看的人一阵不喜。

  安然将温妮护在自己身后,看着他们,“就算推了你有怎么样?有本事你就把我赶出D国啊,不然光知道叫嚣有什么用?”

  嚣张,绝对的嚣张。

  记者拍的更欢了,这下非让她上头条不可!

  可是呢,他们似乎忘记了,安然就算五年没有回来,可是司墨琛呢,会任由他们欺负自己儿子的妈咪么?

  典型的活的不耐烦了。

  司墨琛沿着红地毯一路走来,双手落在裤兜里,朝着安然走来。

  那些记者一见司墨琛靠近,便自动让出一条道来,让司墨琛过去。

  司墨琛冷冷地扫了一眼围在安然身边的记者,看到有些记者竟然借着人多挤上去要和安然有身体触碰,眸光冷凝,走上前搂过安然的细腰,瞪了眼刚才那个意图不轨的记者。

  他微微低头,看到那个记者胸前的牌子,嘴角轻勾,“橘子杂志社?”

  那个记者吞了吞口水,看着司墨琛有些惧怕,但还是点点头。

  “司弋。”司墨琛沉声唤道。

  “少爷。”司弋不知何时来到了司墨琛的身侧,低头道。

  “把他丢出去之后,一天之内,我不希望再看到有这个杂志社的存在。”司墨琛冷冷说完,警告地扫了眼这些记者,搂着安然离开这个圈。

  橘子杂志社的记者脸色一白,拿着录音笔的手止不住地颤抖,这下完了,自己丢了工作不说,还把杂志社拖下水,社长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司弋只是一只手,轻轻地便将那个记者提了起来往外走去。

  其他的记者心中狠狠颤抖着,刚才,那个记者只是想靠近安家小姐一些而已,就被司少看到了……

  五年了,为什么安家小姐就能这么盛宠不衰呢?

  没有人知道,司墨琛不可能解释给他们听,只不过这次却让他们清楚地认识到,有些人,绝对不能招惹,连靠近都不行……

  温妮见司墨琛带走了安然,于是四处找着苏十月,终于锁定一个小角落,眸光一喜,踩着高跟走过去。

  边走心里边骂道,高跟真不是人穿的,这样一晚上,明早起来她的脚非肿起来不可。

  “可以了,放开我吧。”安然示意司墨琛放开,看了眼身后,拿着记者讨不着好,只能散开了。

  只是她不明白,司墨琛为什么会放这么多记者进来?

  “宝贝呢?”司墨琛站定,问出了刚才从安然一进门就纳闷的问题。

  这个宴会,很大成分是因为安小包和安然,这下安然来了,安小包没有来,按安小包黏着安然的程度来看,实在有点奇怪。

  “没来。”安然耸耸肩,现在这个时间,宴会应该开始了才对,怎么感觉场内气氛有些古怪呢。

  “怎么回事?”司墨琛眉峰轻拢,眸子里染上一抹担忧,难道生病了?

  “没什么,只是他不想来而已,所以,我就把他留在家里了。”安然扯谎的功力也是日益渐长,面不改色地说道。

  司墨琛倏地露出一抹轻笑,黑眸流转间冷凝了她一眼,“八成是你强行把他压在家里的吧?我现在就让人把他接过来。”

  “没必要。”安然说道,“接过来你想做什么?告诉全世界他是你儿子?然后全世界都会围着你问,孩子的妈咪是谁?司墨琛,除了小包子,我们有什么关系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7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