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124章:司墨琛的惩罚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003 2015-10-31 00:02:03

    司墨琛眸光幽深,如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倒映着细碎的流光,唇角轻勾,“结婚?”

  或许之前,他会否定掉这个可笑的说法,因为在此之前,他不确定安然心里是否有他,他骄傲的自尊不允许他娶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

  可是现在,司墨琛看了眼小嘴里塞的鼓鼓的安小包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心里微软,然后再看看没心没肺毫不在意地吃着自己碗里的菜的安然,有些不悦,这个死女人,带着自己的球跑路这么多年,他怎么说,都要收些利息。

  不娶她?这可能么?

  尽管如此,司墨琛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

  不知怎的,听了这句话的安然手指一顿,心里没来由的不舒服,然后装作不在意地继续吃。

  叶真嘴角一抽,看着司墨琛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怪物一样,“哥,你没搞错吧?小包子都这么大了,你和安然再不结婚对孩子总有影响吧?”

  苏十月也表示很奇怪,司墨琛对安然的感情,他们最清楚不过,可是现在这样拖着又是闹哪样?

  不得不说,司墨琛的心思,真的让人难以猜透。

  “你觉得在D国,会有什么影响?”司墨琛说的相当自信,一边给安然和安小包剥着虾壳,酱汁沾满了手上,也没见他皱眉。

  叶真吞了吞口水,看着自己面前这只肥虾,有种很想问司墨琛,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剥虾的冲动!

  他哥啊,以前别说虾壳了,连橘子皮都懒得自己动手。

  现在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有孩子就了不起了的那种男人么?

  不过司墨琛的确没有说错,在D国,谁敢和他作对?

  “可是你就不担心,外面那些男人会盯上安然么?”苏十月一语中的,安然那张脸,不管怎么看,都像个二十出头的姑娘,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

  司墨琛如果不担心,才真是奇了。

  司墨琛轻飘飘地看了安然一眼,脑海里迅速划过陆璟尧和辰言的脸来。

  他倒不是不担心,而是有绝对的自信。

  “有很多帅哥哥追求妈咪的呢,必要时候,宝贝会带着妈咪一起私奔呢!”安小包生怕叶真和苏十月的话不能刺激到司墨琛,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软萌哒哒的小脸上一本正经,小爪子抓着一根勺子,小萌样差点没萌出血来。

  噗嗤。

  叶真没忍住笑出声来,伸出魔爪捏了捏安小包的脸蛋,“那你准备怎么带你妈咪私奔呢?你爹地可是很厉害的哦。”

  司墨琛俊脸一沉,别人还没给他挖墙脚,他儿子倒是先把他墙角给挖了。

  司墨琛心里那叫个郁闷,心里快速盘算着。

  安小包看了眼叶真,用叉子叉起自己碟子里剥好壳的肥虾,用力咬了一口,“不能告诉你,告诉你的话爹地就会知道,这下小包子和妈咪就更跑不了了。”

  安然朝安小包递去一个“宝贝真聪明”的目光,吃的更欢了。

  “安君诺!你是准备挖你老子的墙角么?”司墨琛忍无可忍,如果不是心疼,一定会在他脑门上敲几下。

  “妈咪!这个大叔凶我!”安小包丢下手里的刀叉,跳下凳子,朝安然扑去。

  大叔?叶真强撑着不笑出来,被自己儿子叫大叔,司墨琛的心里肯定是崩溃的。

  “乖啊乖啊,宝贝,不能跟大叔一般见识,说不定人家更年期呢。”安然似在安慰着安小包,可是话里却是在损着司墨琛。

  叶真和苏十月对视一眼,默契地端着自己的盘子挪到另一边,不参与这边的战争。

  “安然!你皮痒了是不是?”司墨琛BOSS怒。

  “怎么?你动我试试?我告你家暴!”安然瞪回去,抱住安小包。

  司墨琛倏地就笑了,致命妖娆,“家暴?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家暴!”

  说着强行拉过安然的手腕,拉着她直接上楼。

  安小包也不追上去,看着司墨琛拉着安然离开的背影,捂着小嘴吃吃地笑着。

  “小包子,你难道不想跟上去看看你爹地妈咪在做什么么?”叶真走到安小包身边,半蹲下来看着他。

  安小包却是傲娇地扬了扬下巴,说道,“我才不想呢,叔叔你想去看就说嘛,小包子是不会鄙视你的。”

  还是嫌弃你而已。

  叶真尴尬地摸了摸鼻梁,被安小包看穿心思觉得有些讪然,不过脸皮厚就这个好处,“谁说的,叔叔只是担心你爹地会打你妈咪而已,你想想啊,如果你妈咪被打了,这样一来你妈咪就不会嫁给你这个残暴的爹地了,难道小包子不想有一个小妹妹?”

  安小包歪了歪脑袋,叶真说的头头是道,竟让他无力反驳!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当然是去阻止啊!”叶真循循善诱,要看就要把这只小包子拐到一个阵列了。

  “叔叔,你当小包子是笨蛋么?如果我们现在上去的话,一定会更惨的!”安小包嫌弃地看了叶真一眼,然后走到沙发边上坐下,小短腿在半空摇啊摇,好不嘚瑟的小样子。

  苏十月看了眼受挫的叶真,嘴角流泻出一抹微笑来。

  他哥这个儿子,还挺有意思。

  过了大概知道小时左右,安然下来了,她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扶着腰,姿势别扭怪异地走下来。

  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在嘟囔着什么,反正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好话。

  叶真和苏十月一看安然这模样心里讶然,他哥这么厉害啊,居然把小安然弄得连路都不能好好走了!

  安小包头顶着两个大问号,难道爹地真的打了妈咪?

  安然在叶真和苏十月耐人寻味的目光下下楼,走到沙发边上,慢慢地坐下,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汗水,浑身香汗淋漓,因为疼痛所以有些扭曲了。

  啧啧啧,果然有戏。

  叶真和苏十月对视一眼,默契不说都懂。

  安然扶着沙发一角,疼的她龇牙咧嘴的,心里不断地骂咧,该死的司墨琛!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今天难逃被揍的噩运,谁知道那货居然把她带到健身房去,让她一刻不停地在跑步机上跑了整整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啊!

  有那么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跑步机上的!

  这比打她屁屁还要残忍!

  一个小时过后,安然几乎连腿都站不直了,腰和腿那个酸痛,就好像被灌了铅一样每走一步都是痛。

  安然欲哭无泪,她又不是什么美人鱼,不想踩在刀尖上走路啊!

  心里一万只包子呼啸奔腾而过的安然并没有发觉,叶真和苏十月心里,已经把她和司墨琛扭曲成什么样子了。

  如果让她知道,一定会不顾疼痛站起来揍死他们的。

  安然靠着沙发,动一根手指都觉得要她老命,双眸微阖,累惨了的模样。

  安小包心疼地挪到安然面前,皱巴着一张小脸,爹地居然真的欺负妈咪了!

  “妈咪,宝贝给你揉揉。”安小包吸了吸鼻子,决定一周不要理司墨琛。

  安然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安小包便给她揉起腿来,力度适中,捏的很舒服。

  司墨琛换了身衣服便慢悠悠地走下楼来,双手落在裤兜里,无比闲适的模样。

  叶真和苏十月见司墨琛下楼,也没打一声招呼赶紧离开,这一家子的事,聪明人选择不掺和。

  安小包揉的很舒服,安然靠着沙发脑袋一歪,枕着自己的手臂就这样睡了过去。

  可见是有多累了。

  “宝贝,你妈咪平时就是这么使唤你的?”司墨琛见安小包在给安然揉腿,瞥了一眼睡得还挺舒服的安然。

  安小包气不打一处来,自然不会跟他好好说话了,“宝贝乐意。”

  司墨琛听出来安小包话里的不满和埋怨,多少明白是因为安然,这小子,把安然看的这么重,可让他有些吃味呢。

  所以说,想要让小包子彻底接纳他,这主要原因还得看安然。

  司墨琛眸光一亮,凑到安小包面前说道,“宝贝累了吧,换爹地来吧。”

  安小包怀疑似的看了他一眼,“你不会趁机又欺负妈咪吧?”

  “怎么会呢,爹地怎么会欺负你妈咪呢。”司墨琛真诚地看着他,心里想着,小包子太聪明,不太好骗。

  “那好吧。”安小包这才挪开一点,让出位置给司墨琛。

  司墨琛轻轻地坐在安小包让出来的位置上,开始为安然揉腿。

  在此之前他并没有给任何人揉过腿,力度也是凭感觉去把握,但是他对穴位的了解多少知道一些,所以揉下去,还能减缓疲劳。

  早知道稍微地罚一下安然会让宝贝不开心,司墨琛是怎么也不会去做这个亏本买卖的。

  “爹地,不许偷懒哦,要一直揉。”安小包在旁边盯着司墨琛,担心他又会欺负安然。

  看来这坏人,司墨琛是当定了。

  安然睡着了所以不知道,这幅一家三口的画面有多美好。

  安小包盯着司墨琛手里地动作,一个慢下来或者稍稍用力就会被安小包嫌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42分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