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112章:男人的战争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013 2015-10-25 00:02:03

      好似一颗小型太阳一样,但是不会像太阳那么刺眼,很柔和,总是笑着,周身散发着暖暖的温度,任谁看了都会很喜欢。

  至于那个和陆璟尧很像的辰言么,就是男同系男神了,注定不属于她们女性同胞的。

  “话说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在英国的公司倒闭了么?”点完餐之后,安然把菜单放在一边,不经意地问了句。

  陆璟尧正在喝咖啡,没想到安然的嘴皮功夫一个无意都能差点呛死人,他慢慢地把嘴里的咖啡咽下去,然后说道,“是啊,倒闭了,就等着你来养我呢。”

  “那没问题,养活一个你那是绰绰有余。”安然笑眯了眼睛,知道陆璟尧是在和她开玩笑,于是也回以一句玩笑话。

  “对了,诺诺呢?怎么没见和你一起来?”陆璟尧想起安小包那张软乎乎的脸蛋,心里有些想念,见安然也没有带他来,于是问道。

  在英国的时候,安小包就认了他做干爹,加上陆璟尧一直很喜欢小包子,可以说是除了安然和伊琉川之外,最宠安小包的人了,安小包也很喜欢他这个干爹的,当初还不懂事的时候,甚至想过让陆璟尧做他爹地。

  在安小包心里,陆璟尧也算是一个地位很大的人了。

  安然转了转眼珠,然后说道,“在家里呢,下次带他去看你,他也很想你的。”

  这个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等哪天司墨琛把安小包送回来先吧,安然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丝毫没有发觉,危险即将靠近。

  “妈咪!”安然刚想着,就听到一声软糯的叫声,神似安小包。

  安然的嘴角抽了抽,所以说人锁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说谎,否则刚说完这就来拆穿了就是用牛皮就补不上了。

  “真的是妈咪!”安小包那双 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倏地一亮,想松开司墨琛的手跑过去却被司墨琛拉住了。

  安小包疑惑地看着他,却见司墨琛一脸从容淡定,给了他一个眼色,安小包瞬间就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也不着急了,跟着司墨琛走到安然那张桌前。

  “诺诺。”陆璟尧见到安小包,虽然好奇安然为什么对他说谎,却没有拆穿。

  “干爹!”安小包见到陆璟尧,毫不犹豫地甩开 司墨琛的手,朝陆璟尧的怀里扑去。

  司墨琛脸色一黑,自己这个正牌爹地还在这里,儿子就扑向了区区一个干爹的怀里,怎么想心里怎么的不爽!

  “好,好巧啊,哈哈。”安然没想到司墨琛居然会带安小包来这里吃饭,心里那个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

  “巧?”司墨琛冷着一双眸子看她,掠过一抹危险的光,“是很巧。”

  她不接电话就是为了个这个男人吃饭?很好,看来是皮痒痒了。

  安然缩了缩脖子,在司墨琛这幅样子面前什么气势骨气都可以另当别论,还是保命比较重要。

  “这位是?”陆璟尧看着司墨琛,嘴角的笑没有落下,反而弧度很大,温润的目光渐渐深邃。

  这个男人是诺诺的爸爸吧。

  只用一眼,陆璟尧便确定了司墨琛的身份。

  “干爹,这是诺诺的爹地哦。”安小包走过去拉着司墨琛的大手,这让司墨琛刚才受伤的心理得到了些安慰。

  这声爹地,叫得他心底软软热热的。

  安然心底直冒汗,抱着安小包的目光有些欲哭无泪,这才多久,宝贝你就被这个魔头给收买了?

  “你好,我叫陆璟尧,是诺诺的干爹。”陆璟尧站起来,朝司墨琛礼貌地伸手。

  诺诺?司墨琛注意到陆璟尧对安小包的称呼,朝安小包看去,年前这张小脸不知为何,居然和那个夜一的弟弟,君诺的脸蛋重叠在了一起。

  分明就是同一个人。

  “司墨琛,安君诺的爹地。”

  司墨琛眯了眯那双狭长的眸子,同样伸手与之相握,眸中的寒气并未祛除,反而更甚。

  这个男人,身上的感觉他见过。

  可是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安小包诧异地看着司墨琛,他并没有告诉爹地自己的大名,爹地怎么知道的?

  “司少,久仰大名,日后还需你多关照。”陆璟尧优雅地坐下,说道,看样子是打算留在D国了。

  “那是自然。”司墨琛点头,坐在安然身旁的位置,安小包夹在中间,怎么看都是一副美好家庭的模样。

  “司少真是诺诺的爹地?”陆璟尧看了眼吃着盘子里点心的安小包,故意问道。

  “以陆先生看来,何尝有假?”司墨琛修长的双腿交叠着,那双狭长的黑眸让人捉摸不透,看不清里面氤氲的是什么色彩,声线一贯的清冷漠然,坐在他身旁的安然装作没听到,吃自己的。

  好好的接风小宴被打断,安然没有多少胃口,可是当看到这些菜一上来,说没胃口都是矫情了。

  “据陆某所知,然然一直带着诺诺在英国生活,那期间,请问司少在哪?”陆璟尧清俊脸上的笑意收敛,看着司墨琛似在质问。

  司墨琛的出现,其实有些让陆璟尧措手不及。

  在英国,安然从来没有提起过安小包的父亲有关的任何事,他以为,安小包是没有父亲,或者父亲去世了的。

  他喜欢安然,可是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强迫她的事情,一切遵循她的意愿,就算她有个安小包,他也不在乎。

  司墨琛的出现,无疑是让他觉得危险的,这意味着,安然将会回到他身边,然后一家三口幸福生活。

  “当初我并不知道然然怀了我的孩子,如果我知道,当然不会让她出国去,司某在这里多谢陆先生对她们母子俩的照顾。”司墨琛淡笑着,见安然嘴角沾上了东西,亲昵地伸手去帮她抹去,然后放入自己嘴里,模样暧/昧,却并不会让人觉得厌恶。

  安然的脸蛋倏地就红了,哪里还管得了司墨琛前面说了什么,低着头狠狠戳着自己碗里的米饭。

  特喵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陆璟尧的眸光暗了下去,旋即对着安然笑了笑,拿起桌上的筷子,夹了一块子红烧排骨放进安然碗里,“然然,你爱吃的茄子。”

  又是然然。

  司墨琛的脸色几不可见地一沉,然然也是你能叫的?

  他也拿起筷子,并不是去夹菜,而是把那些红烧排骨夹出来,“不好意思,然然身上还有伤,吃不得这么油腻的东西。”

  安然受伤了?陆璟尧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多说,转而夹了一筷子比较清淡的青菜放进安然碗里。

  这次司墨琛还是把他夹得菜全部夹起来扔到一边的空碗里,“不好意思,里面放了蒜,然然讨厌蒜味。”

  “是么,司少还真是了解然然。”陆璟尧看着桌上的菜色,最后将筷子朝那盘小鸡炖蘑菇去了。

  司墨琛唇角轻勾,说道,“然然最讨厌吃蘑菇了,凡是和蘑菇有关的她都会不吃,看来陆先生是不太了解我家然然呢。”

  最后一句我家然然说的好不暧/昧。

  安小包在一边偷听,捂着小嘴吃吃偷笑,旁边的安然吃的很认真,完全没听到他们再说什么,见此,安小包有点无语。

  妈咪啊妈咪,能不能不要在爹地这么炫酷的情况下吃的这么认真呢?虽说干爹也喜欢妈咪,可是他小包子还是永远支持爹地的!

  只有爹地妈咪在一起才是王道!

  “哦?这么说,司少很了解然然?”陆璟尧脸上已然没了笑意,放下筷子,端起咖啡慢慢品尝着。

  “陆先生这么聪明,还需要我回答么?”不动声色地还人一击,司墨琛用手背微微撑着下巴,姿态慵懒,优雅尽显。

  “司少真是高抬我了。”陆璟尧朝他举杯,然后将咖啡杯挪向自己唇边。

  “客气。”司墨琛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浅啜了一口。

  都说女人的战争上硝烟滚滚必定死伤无数的,可见男人的战争,就算没有硝烟没有死伤,也和女人的杀伤力差不多强悍。

  而某个引起这场战争的女人,吃的那叫一个欢畅,没心没肺。

  “哎哟。”安然吃的正开心,突然觉得腰间一疼,不由得叫出声来。

  低头看去,司墨琛的魔爪就横陈在她的腰间,刚刚揪她肉肉的是他!

  陆璟尧好奇地看着安然,似在奇怪她怎么了。

  安然回以一个抱歉的笑,抽了一张餐巾纸擦擦嘴唇,然后站起来,“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你们先吃。”

  “嗯,好。”陆璟尧朝她一笑,了解地点点头。

  安然淡定地走出他们的视线以后,就忍不住用双手摸了摸自己被揪的部分,疼死她了个喂,那里的肉嫩嫩的一揪还不疼死她?

  招他惹他了?安然暗暗想道,然后走进女洗手间里。

  她走到洗手间的洗手台前,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脸颊还透着淡淡的粉红,双唇泛着如果冻般晶莹的色彩,大概是刚才吃的辣东西多了,辣红的。

  她将手放在感应的水龙头下,缓慢地搓着手,冰凉的水花打在手上很舒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