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48章 恐高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322 2015-12-31 10:08:24

  他了解安然,她什么时候不开心就必定会做出某个动作,咬嘴唇,是安然不开心或者紧张的时候经常会做的一个小动作,可是安然从来不知道,司墨琛一直看在眼里。

五年了,她的习惯一点都没有变。

发小脾气?这句话点燃了安然心里真正的委屈,一想到司墨琛怀里抱着过其他女人心里没来由得一阵烦闷,“我哪敢在司总面前发脾气啊,司总未免太抬举我了。”

那阴阳怪气的腔调在司墨琛听来却带着抹撒娇不满额意味,眯起的眸子夹杂着一抹愉悦,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勾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安然的错觉,她竟然在里面看到了一抹温柔的色彩。

“你在紧张什么。”司墨琛勾起唇角,看出安然身体的紧绷,故意问道。

“谁紧张了。”安然别开头去,有些抵制他的触碰,只要一想到这双手碰过别的女人,她就没办法淡定。

虽然她知道,她没有那个资格去介意,可是心里就是不舒服,像空气一样无孔不入,也没办法可以忽略。

“告诉我,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司墨琛望进她的眸子里,深邃漆黑。

安然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飞快地跑出了总裁办公室,脸颊微红,心里的难受似乎减轻了很多,可是那抹在意,却怎么也忽视不了。

她刚想要回办公室,张秘书走过来拦住她,递给她一叠资料,说道:“这是今天司总约的一位客人,对方刚从英国回来,总裁觉得你更加适合陪他去,所以,你必须在今天下班之前,尽快熟读这里面的内容,确保万无一失。”

张秘书身为CR的首席秘书助理,在进CR之前就培训过,能力自然不用说,况且司墨琛对CR员工的能力和工作态度都相当严格,能进CR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的确,安然是最适合去的,她在英国生活了五年且不说,光是R小姐这一身份就更加有信服力了。

安然接过那份资料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差不多五点的时候安然终于把那些资料给看完了,里面内容虽然不多,但是安然担心会出什么差错于是多看了几遍,保证万无一失总是没有坏处的。

叮咚。

手机的信息铃声响了一声,安然拿起手机解开锁屏,看到司墨琛发来的一条信息,下来。短短两个字,是他一贯的风格。

安然将资料放进包里然后把东西收好,伸展了下胳膊,对米穗儿和何意说了声明天见便离开了办公室。

楼下,司墨琛斜靠在那辆布加迪威龙车旁,双手插在裤兜里,双眸低垂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个点陆陆续续有人走出大楼,虽然司墨琛很少露面,可是见过他的人还是很多,有些高层的见到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打个招呼,就被司墨琛轻飘飘的一道冰冷目光硬生生换了方向。

司墨琛无疑是吸引眼球的,那些CR的女员工迟迟不走就是为了多看他一眼,说不定还能被这位大BOSS看上也说不定,至少每个女人都会抱着这种想法,CR里至少有一半的女员工是奔着司墨琛去的。

能在众多精英中杀出一条血路并且进入CR,如果司墨琛知道,一定会毫不客气地嘲讽她们是白费苦心了。

当一个男人深爱着一个女人的时候,其他女人就如摆设,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当然,这里的男人指的是司墨琛。

安然小跑步出了CR大楼,见司墨琛早就在等着,加快速度跑了过去,“司总。”

那些女人见到安然的出现先是一愣,然后嫉妒地瞪着她,如果目光能杀死人的话,安然恐怕连渣都不剩了。

司墨琛唇角一勾,面对那些女人嫉恨的视线装作没看到一般,抬手轻柔地将安然脸侧的发丝撩至耳后,身体缓缓靠近安然,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一对亲密恋人在秀恩爱一般。

“走吧。”在那些女人心碎惊吓的目光下,司墨琛收回手,替安然打开车门。

安然有些受宠若惊,点点头顺从地坐进去。

司墨琛坐上驾驶座,发动引擎,车就像离弦的箭一般,带起滚滚尘土,在所有人讶异不甘的目光下离去。

车厢内很安静,安然低头装作在看资料的样子,小手撑着脑袋偏向车窗外面,其实心绪早就飞远了“你回安家看过么。”司墨琛调转了车头,应该也是不喜现在这样的气氛,开口说道。

说起安家,安然原本沉闷的情绪瞬间飞扬起来,眉目间都带着抹灵动的神采,想想昨天把林素秋和安梨关起来放老鼠进去,真是解气。

“昨天去的,变化很大。”安然的嘴角噙着一抹淡嘲的笑意,林素秋和安梨把她妈妈的房间弄成那个样子,安伯朗说什么都不会轻易原谅她们的,不然也不会给她哥哥发那封邮件,这说明,安伯朗不仅没有找到秘戒,甚至还失去了寻找秘戒的方向。

司墨琛目光微闪,原来他昨天看到的人,真的是安然。

“她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他昨天往安家的方向看了一眼,整个庭院都被破坏了,时不时从里面发出凄惨的尖叫声,看样子就是经过一场恶战。

“她们?居然想放老鼠咬我,幸好我不怕老鼠然后把老鼠丢给她们让她们自相残杀了,想算计我,也不看看我是谁。”说到这里安然有些娇嗔地哼了几声,小手还带着生动地动作,眉飞色舞的模样特别吸引人,让人移不开眼。

“我连小强都不怕,凭什么就怕那些米老鼠?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只有大姨妈和……”安然下意识想说出后面那三个字,幸好刹车及时,说出来的话恐怕她今天就要命丧当场了。

“嗯?”司墨琛听得很专注,回国以来第一次听她说了这么多话,所以有些恍惚。

安然哪还敢继续说下去,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除了大姨妈就是司墨琛生气了,估计她说了之后,他会更生气吧……

“司总,你有什么害怕的东西么?”安然撑着小脑袋看着司墨琛,男子的侧脸很硬朗线条如刀凿的般,沉稳内敛,魅力十足。

她认识的司墨琛,冷静从容,淡漠冰冷,正如没有什么是他不会的一样,好像也没有什么他害怕的东西,至少她从未见过,他会为了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应该是没有的吧,安然想。

可是安然没有见过,其实并不代表没有。

“有。”司墨琛淡淡应道,眸光蓦地就沉了下去,像是不起波澜的死海一般,沉静得可怕。

安然睁圆了双眼,司墨琛居然也有害怕的东西!

司墨琛将车停好之后下车,安然紧随其后。

对方和司墨琛约好的地点在皇晟十一楼的露天餐厅里,现在差不多快六点,刚好是用餐时间,而十九楼的露天餐厅,能将整个A收于眼底,无疑是绝佳的地点。

可是这个绝佳到了安然身上,就成了恐惧了,十九楼啊,这简直就是所有恐高症患者的噩梦。

安然能接受的范围也只有她的公寓七楼那样的高度了,可是十九楼,光听着她都觉得脑子发晕了。

“司总。”安然扒着电梯旁边的墙,吞了吞唾沫,小脸苍白着,司墨琛的办公室虽然比这个十九楼还高,可是至少她只能看到半边透明的玻璃墙,可是这个露天餐厅,不光是四面,就连地板都是用玻璃做的,踩上去,光想想你的脑子都能变成蚊香了。

曾经她就被安梨强行带上去过,那是头一次,安然对高感到惧怕,户外运动她最想玩的就是蹦极,奈何恐高,所以司墨琛去蹦极的时候虽然会带上她,却从来不让她碰。

“咱能商量个事么。”

“不能。”司墨琛当然知道安然在害怕什么,但是这次,他却不想让她再继续这么害怕高处了,以毒攻毒是最有效的办法。

安然顿时觉得更晕了,扒着墙壁的手指泛白,苦着一张小脸好不可怜,可是司墨琛这次是铁了心要把她带上去了,就算她求饶也不行。

“地板是实的,走吧。”司墨琛还是不忍了,说了这么一句,牵起她的手走进电梯里。

感觉到她手上传来的冰凉温度,司墨琛紧了紧大手,包裹着那只小手,眸光淡淡,他让人把那里的地板换成实的不就是为了今天么,却还要装作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逼她上去,天知道是为什么。

纵然安然不愿意,可是这毕竟是她的工作,她知道司墨琛对手下的能力和工作态度要求严格,这是证明自己能力的时候,而且,就算她现在后悔想下去也不行了,电梯已经到了十九楼了。

“司先生您好,请跟我这边来。”早已等在电梯边的侍者手臂往前一伸,恭敬地说道。

司墨琛淡淡颔首,并没有放开安然的手,牵着她一路走。

安然松了口气,低着头看地板,至少地板不是玻璃的了,只要不看四周玻璃外面,几乎没有什么大问题。

那位客人选的是最靠近玻璃墙的位置,透过透明的玻璃,可以将下面灯火阑珊的风光一览无遗,整个露天餐厅只有这一桌,简单来说就是今晚这里除了他们不招待任何人。

露天餐厅并不是皇晟最高的一层楼,它的位置比较特殊,是从室内餐厅横着键过去的,地板和墙都是玻璃,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能看到一片风景。

只不过近几年,被司墨琛勒令整改了,于是地板就变成了白色的大理石地板,玻璃墙还保留着,也并不影响客人观景的心情。

“司总你好,这是我的名片。”那位客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安然本来低着的头立刻抬起来,却看到正和司墨琛握手的辰言,双眸不由得睁大了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