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49章 能别任性么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268 2016-01-01 20:11:46

  辰言也看到了安然,讶异地眨眨眼,然后露出一抹优雅的笑容来,“安然小姐,又见面了,算起来,这是第三次了呢。”

司墨琛看着瞪着双眸的安然,眉峰轻拢,对辰言的话有些不喜。

“你们认识?”司墨琛倒是记得辰言,在娱乐城的时候就印象深刻,没想到这次的合作对象会是他。

可是听辰言的话,他好像和安然挺熟的样子。

安然撇撇嘴,“见过两次,还让我给他介绍男朋友来着。”

这句话差点让辰言吐血,什么叫让她给他介绍男朋友?明明是她自己非要给他介绍的,还把他当成一个同!

司墨琛的脸色缓和了些,看着辰言的目光带着一抹怜悯,看的辰言真是有苦说不出。

谈话开始,安然在一边给他们倒水,也没什么事可做,张秘书的资料也派上了用场,只是她没想到,辰言不仅气质和她的那个朋友像,居然也一样对海鲜过敏,所以餐桌上,没有一点海里产的东西。

“不知道安然小姐,和司总是什么关系呢?”谈话结束之后,辰言突然问道,看样子像是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低头玩着手机的安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问到自己身上了,很快扬起一抹官方的微笑面对辰言,辰言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玻璃墙外的风景,看的安然的水眸一一阵的晕眩,摇摇头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些,说道,“我和司总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司墨琛正想补充,突然感到脚下一痛,转头就看到安然那一脸恶狠狠瞪着自己的表情,像是在说,如果你敢乱说,我就把你从这里丢下去一样。

他眯了眯眸子,目光扫过辰言回到安然身上,看不透眸子里承载的含义是什么。

辰言点点头,唇角的阳光笑容越发的大了,“那既然如此,司总应该不介意我追求安然小姐吧?”

什么?安然傻眼了,她刚刚没听错吧?这是要挖墙脚的意思么?

不得不说,安然,你的智商真的有待补充。

司墨琛身上的温度顿时冷了下来,往外扩散,散发出阵阵寒意,漆黑的双眸如冰般寒凉,手上把玩着袖口的水晶扣,漫不经心地看了辰言一眼,“辰总真爱开玩笑。”

辰言正了正脸色,唇角依旧带着优雅的微笑,目光却是看着安然,“这不是开玩笑,安然小姐身上的确有着特殊魅力,吸引着我,如果司总愿意牵线的话,辰言愿将最大的利益让给司总。”

安然浑身抖了抖,明显能感觉到司墨琛身上的温度更冷了,凌冽的气势让人从心底感到臣服,可偏偏他还在笑,笑得淡漠尊贵,毫不将辰言放在眼底。

“不好意思,辰总如果实在寂寞空虚的话司某可以介绍几个不错的帅哥给你,但是我的人,辰总还是把心思收好,这次合作还是取消吧。”司墨琛站起来,冷冷说完,拉起安然的手往前面走去。

辰言微愣,优雅阳光的脸上带着冷凝,“司总,这笔合作案的价值你再清楚不过,难道不考虑考虑?”

“这点钱,我司墨琛还不放在眼里,我的女人,你一个破案子就想拿走?”司墨琛嘲讽地看了辰言一眼,拉着安然离开了露天餐厅。

破案子?

这个案子可是价值过亿,说不要就不要未免太任性!

可是,这样不是更有趣么,辰言突然露出一抹让人匪夷所思的笑来,让人看不透。

司墨琛带着安然走出电梯之后没有回到车里,而是一路牵着安然心情不好地走在大街上,此时也不过才八点多,街上还有不少人,情侣居多,各种甜蜜腻歪,简直就是虐死单身喵的节奏。

安然的脸蛋还在因为司墨琛刚刚那句“我的女人”没有降下温度,红扑扑的额样子就像一颗熟透的蜜桃般诱人,心跳就像塞了只兔子一样,跳个不停。

刚才她还在担心司墨琛会答应,就像把她当做一个物品一样送出去,可是当司墨琛说出那番话之后她的心就渐渐安定了下来。

嘶。安然倒吸了一口冷气,司墨琛抓着她的手腕力度太大,疼的她不禁蹙起秀眉,看着自己的手腕,应该是红了。

“司墨琛,你弄疼我了。”安然轻轻说道,她能感受到他心情低沉的怒气,所以,语气很好,并没有因为疼就发脾气。

司墨琛听到她这句话猛地停下脚步,安然被他扯到跟前,被迫与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对视,“怎么,后悔当时没答应那个人的追求,和我出来了?”

安然呼吸一滞,水眸闪烁着,下意识地摇摇头。

“你是傻子么,难道他刚才把你当成物品一样你不生气么?”司墨琛冷冷地看着她,松开抓着她肩膀的双手,看了她一眼之后转身离去,他的速度很快,安然连叫住他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看着那抹高大修长的身影渐渐远离自己。

一股悲凉腾地从心底升起,又一次被丢下了。

安然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初妈妈走的时候一样,也是头也不回的,远离了她的视线,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吸了吸鼻子,表情有些落寞,低垂着双眸缓缓朝前走去,像是被遗弃的可怜猫咪一样,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

夜风有些凉,安然下意识地抱紧胳膊,揉了揉有些塞的鼻子,肩膀上突然多了件西装外套,她转头看去,在看到辰言那张脸的时候心底的惊喜刹那幻灭。

“是你啊。”安然扯了扯唇角,只是这会,连自己最擅长的官方笑意也笑不出来了。

辰言把外套披在安然身上,自己里面只穿了件白色衬衣,干净温暖,脸上带着暖暖的微笑,“刚才对不起啊,我绝对没有把你当成商品的意思。”

“没关系,反正我们不熟,你说什么我不会在意的。”安然摇摇头,她的确不怎么在意,因为和辰言并不是很熟。

辰言轻声叹息,轻轻说了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你说什么?”安然没有听清楚,疑惑地看着他。

辰言摇摇头,“没。只是,我是真的想追求你,不考虑考虑么?像我这么好的男人,打着探照灯都不一定能找到了。”

“抱歉,我对同不感兴趣。”安然迅速将外套脱下来丢给他,离他远些。

“都说了我不是同……”辰言接过外套,无奈地摇摇头,朝安然走近几步,却被安然躲开了。

安然差不多走到街道中间了,一个没注意,一脚踩空在阶梯上。

辰言一惊,正想伸手去拉,另一只比他更快,拉住安然的手带入自己的额怀中,气势张扬凌冽,让人怎么也忽视不了。

“司总,真巧,又遇见了。”辰言眯了眯那双略有些琥珀色的眸子,平时看看不出来,但是现在路灯将他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照的极其明显,想看不出来都不行。

司墨琛没有回答,揽着安然的腰大步离去。

经过上次他怎么可能还会把安然一个人丢下,走到半路他便折返回来,就看到刚刚惊险的一幕,这个笨女人,是不是离了他就一定会出事?

真是什么都不可以,就是蠢得可以!

“你不是走了么?”安然被司墨琛一路揽着到停车场,被他塞进副驾驶座上,他的脸色和刚才一样没有一点缓和,她问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点怯生生的,像是在害怕他又会生气。

司墨琛看着她这副软萌可怜的模样就是有再多的气也发不出来了,鼻孔轻哼了声,绕过车头到驾驶座上,发动引擎,离开停车场。

“喂,我和他又不熟,我做什么要生气啊?”安然见他不说话,但是表情缓和了些,盯着他说道。

司墨琛没有回答,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安然撇撇嘴,继续说道,“合作案就那样取消了你不心疼么,要不我再联系联系重新谈?”

司墨琛还是不理她,淡定地转了个弯,目光直视前方。

“喂,司墨琛,你什么时候也跟一个老太婆一样了动不动就生气皱眉,又不是你被当成商品你生毛线气啊?”安然火了,对司墨琛这副傲娇的样子表示很无语,她又不欠他钱,相反,他还得每个月给她工资呢,要生气也是她生气吧?

“停车,我去找辰言,接受他的追求。”安然瞪着他,大有一副你不停车我就跳车的架势。

还真以为她没脾气了是吧。

司墨琛终于有反应了,转头狠狠瞪了她一眼,目光带着警告的意味,“你敢!”

“我怎么不敢?”安然瞪回去。

司墨琛抿着唇别开头去,有些别扭的样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安然冷静下来,想想自己好像有些过了,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瞄了眼沉着一张脸的司墨琛,咬着下唇说道,“喂,那什么,刚才很谢谢你。”

司墨琛轻哼了声,知道她口中的谢谢指的不是刚刚拉了她一把,而是在露天餐厅那个谢谢。

换做一般人,司墨琛的反应或许不会这么大,可是那个辰言给他的感觉并不像一般人,这是男人天生的直觉,他对安然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以后不许见他。”

司墨琛将安然送回公寓之后就接到了叶真打来的电话,“哥,你怎么把那个合作案说取消就取消了呢?能别这么任性么?”

叶真也是从苏十月那里听来的,亿元的合作案啊,说不要就不要,就是叶真也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怎么,你要送你。”司墨琛声音清冷淡漠,别说是那一个合作案,就是以后和那家公司的合作案,也不会再有了。

叶真在那头鬼哭狼嚎了几声,“你少来这套,我在意的可不是那个合作案,我在意的是哥你是为了什么不要那个案子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