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47章 深爱的秘密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319 2015-12-29 20:12:08

  安小包皱了邹可爱的小鼻子,夹了块鸡腿放进安然碗里,“妈咪,你还是亲鸡腿吧。”

“……”

这边其乐融融的气氛和安家阴沉沉的气氛形成了鲜明对比,此时林素秋和安梨浑身狼狈一头乱发地坐在沙发上,身上昂贵的限量款衣服都被老鼠咬破抓破了,安伯朗还在楼上检查夜清岚的房间有没有少了什么,母女俩大气不敢出一下,生怕等下安伯朗就拿那些老鼠砸过来了。

“混账!!”安伯朗怒气盖天的声音从二楼传来,吓得林素秋和安梨浑身一抖,安梨靠着林素秋,瑟缩着身子,刚才被老鼠吓到现在还要承受安伯朗的怒气,害怕得泫然欲泣,只不过在那张已经花的不成样子的脸上,显得有些滑稽了。

“我说过多少遍不许进那个房间,说,到底谁允许你们进去的!”安伯朗怒气冲冲地从楼上下来,夜清岚的房间简直惨不忍睹,家具也被划花了,而且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东西不见,打乱了一开始的样子,这样一来,还怎么从这里面找线索?

林素秋哪敢说是她们为了报复安然放的老鼠,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气的安伯朗差点拿木棍打在她身上。

“爸,你不要生气,大不了我们去把那里复原。”安梨可怜兮兮地说道,可惜在怒气上头的安伯朗面前没有任何用处,眼底的怨恨简直要盖过一切一般。

她就不明白了,他们都离婚了,还留着那些东西做什么,难不成还余情未了?

安梨最讨厌夜清岚和安然的地方就在于,明明人已经和安家没有半点关系了,却比有关系的时候还要更有威胁性。

“复原?是你说复原就能复原的?从今天起,你们两个就在房间里面壁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安伯朗说完,甩手离去。

安伯朗走回夜清岚的房间里,看着房间里的惨况,长长地叹息一声,随后走出去,一路走到书房里。

他打开电脑,迅速地发了封越洋的邮件,许久没有等到回复,于是气愤地关上电脑,靠在椅子边上久久没有说话。

安伯朗把邮件发出去没多久伊琉川就接收到了,并且立刻给安小包的笔记本上复制过去,这时母子两个才刷完白白出来,安小包被迫穿上安然新给他买的一条海绵宝宝**走出来,软萌的小脸上带着一抹别扭。

安然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走出来,身上穿着和安小包**对应的海绵宝宝睡衣,她和安小包的东西大多数都是同款的,如果安然买了一件可爱的印着图案的衣服,那么安小包肯定会有另一件小号的,这是母子两个一直以来的习惯,自己有的,也要给对方一个。

安小包泡了两杯牛奶走出来,一杯递给安然,然后走到沙发边坐着,打开笔电,待机二十几秒之后就看到了伊琉川发来的邮件,好奇地点开看看。

“妈咪快来看,那个安老头又在打妈咪的主意了呢。”安小包朝安然招招手,看着邮件上的内容小嘴勾起,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里绽放出一抹寒意。

安然凑过去看了一眼,上面只有短短几行字,大概内容就是如果夜清岚不把秘戒交出来的话,也别想安然能回到她身边。

可惜,安伯朗不管怎么精心布置,怎么利用安然,他就绝对没有想到,夜清岚早在和他离婚后的第四年就已经因为毒发,去世了,安伯朗自以为手中的解药可以束缚住夜清岚,更何况他手里还有安然,以致当初解药去的晚了,夜清岚就那样走了。

之后和安伯朗的联系,以致是伊琉川在进行,伊琉川模仿着夜清岚的说话方式和安伯朗保持着联系,若不是五年前伊琉川派人偷偷到D国想把安然接走被安伯朗发现,现在伊琉川早就进入D国境内了。

安家看似只是一个普通的集团,可是当初既然能从夜家把夜清岚带回安家,夜清岚又怎么会放弃安家这个暂时的安全之地,十人组织从夜家被灭之后其实是剩下六个,五个人在安小包手里,还有一个,曾被夜清岚派去帮助安伯朗了。

十人组织曾是夜家的根骨,可以说支撑着整个夜家不倒的原因,夜家底蕴深厚,如果得到那些人就等于得到了D国呼风唤雨的能力,没有人不眼红,夜家也是因此被灭亡,夜家家主为了不让夜家就那样毁了,把他们藏了起来,他们只听持有秘戒的夜家人的话。

安伯朗那只老狐狸精算得很,不到非不得已绝对不会用那个人,关键时候,那个人还能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更何况他还想利用安然去找到那些人,其野心,可见一斑。

“想的真是美。”安然坐在沙发上,喝了口牛奶,毫不把这些话放在眼里,如伊琉川来不了D国一般,安伯朗也没办法去找伊琉川,所以安伯朗唯一能对付的,也只有她。

第二天,安然照常上班,米穗儿的病也的差不多了,所以今天也回来上班了。

安然拿着设计稿从正在含情脉脉对望的两人面前走过,有些好奇地看了他们几眼,这才几天,连眼神看的都不一样了,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因生病而擦出火花?

这个念头刚浮上来没多久就被安然否决掉了,如果真能擦出火花来的话,司墨琛那块木头就是磨烂了也不一定能擦出火花星子来。

不对,应该是和她擦不出火花来才对,瞧瞧,和安梨擦得多么带感啊。

安然无视你侬我侬的米穗儿和何意,走出办公室,没想到却看到了好几天没有来找她茬的艾美莉,艾美莉看似没想到自己不过出来一下就能遇到安然,有一瞬间的诧异,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

艾美莉随手拢了拢她那头前几天刚烫的大波浪,身上散发出浓浓的夏奈尔香水的味道,脸上依旧是浓艳的妆容,可是再怎么浓的妆,还是能看到她眼睛底下那一圈厚重的黑色,是熬夜过多所致。

“倒霉。”稀奇地,艾美莉竟然没有出声讽刺安然,丢下一句倒霉转身离开。

安然眨眨眼,摸了摸鼻子,看来她还可以辟邪。

总裁办公室,安然敲门之后开门进去,室内弥漫着一股清淡的薄荷香味,瞬间把刚才安然在艾美莉身上闻到的浓重香水味给冲去,不由得吸吸鼻子,仔细地闻着,是司墨琛身上的味道。

司墨琛背对着她,面朝巨大的玻璃窗,看样子是在和谁通话,说着一长串的英文,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英文说的特别好,安然都能听懂,毕竟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听到英文就头疼的小女孩了。

也没有人,会在她听不懂的时候一边嫌弃她笨,一边耐心的给她翻译了。

安然的心一瞬间就沉默了下来,准备将文件放下就离开,却被司墨琛叫住,“你等等。”

安然转身,只见司墨琛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她过去坐下,然后转过去继续讲电话了,安然撇撇嘴,走到沙发边坐下。

过了大概五分钟左右司墨琛才挂下电话,拿起桌上的设计稿走到沙发边,双腿交叠坐下,翻了翻设计稿,蹙眉思考的样子犹如一幅画一般,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

“提名会的设计稿准备好了么。”司墨琛翻动着那些设计稿,看似无意地问道。

“没有。”安然回答道,虽然这次的提名会题材不限,内容不限,没有任何限制的要求,可也是因为这样,难度更加大了,她还没有想好要画什么。

司墨琛的目光停在那些设计稿上,带着一抹欣赏,从以前就知道她在这方面很有天赋,没想到比之前还要更好,更出乎他的意料。

中肯地来说,这次参赛的设计师里,没有人会是她的对手。

她的设计稿风格很突出,让人过目不忘,里面所蕴含的意义和真心,而且是别人怎么也模仿不出来的。

CR也曾经和FS合作过,CR旗下的时装店里也有展示过安然还是R小姐的时候所出的作品,只有一套,当时司墨琛很看重那一套衣服,花高价从FS手中买下那份设计稿,然后将唯一的一套成衣放在主店里展示。

整个D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眼红那仅有一套的衣服,还是在时装界相当出名的R小姐的作品,就算只是买下,也满足了极大的虚荣心。

司墨琛很庆幸,当初并没有把那套衣服出售,而是留下。

得不到的东西往往很珍贵,何况还是不管款式还是风格都不会轻易过时的衣服,现在为止,依旧有不少女人在打着那套衣服的主意,幻想着那天CR一声令下开始出售的时候就去把它抢回来。

那套衣服,还有个很美的名字,Love is not a secret.深爱不是秘密。

这也是为什么司墨琛不惜花高价买下它的原因,因为他对她的深爱,也从来不是秘密,只是被迫当成秘密。

“没有问题。”司墨琛从思绪里拉回心神,抬头看着面色沉静淡雅的安然,她今天似乎更加沉默了些,那种沉默是从心底发出来的,和以往刻意的不同。

“那我先出去了。”安然露出一抹官方的笑意,唇角轻勾,很熟稔的笑容,低垂着眸子站起来。

司墨琛抿了抿凉薄的唇瓣,捏着设计稿的手指紧了紧,“身体好些了么。”

他不提还好,一提安然就心底来气,把她一个人丢下又让林嫂过来照顾她很想问他一句是几个意思,如果嫌她太麻烦干脆别管她不是更好,简直就是特意来给她添堵的一样。

“我很好,谢谢关心。”安然的声音有些闷下意识地咬住下唇。

“你又在发什么小脾气?”司墨琛眯了眯那双狭长的黑眸,立体的五官越发迷人而危险,姿态慵懒随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