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33章 合约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150 2015-12-15 03:31:27

  看了看手上的表,不偏不倚指向了十二点三十,司墨琛蹙着眉,冷光从眸中迸射而出,包厢里很安静,甚至能听到时针滴滴答答地作响,随着时间的推移,司墨琛的眸光越发的沉寂,服务员刚想进来询问要不要上菜,在看到他的眼神时顿时吓得脑子里一场空白,忘记要说什么。

明明眼前的男子俊美如斯,如天神般让人不敢亵渎半分,服务员此时的心理却是,看到了恶魔。

司墨琛缓缓站起来,拿起椅背上搭着的外套穿好,往外走去。

服务员拍拍胸口,走了走了幸好走了,再不走要死了。

办公室里,安然停下敲打键盘的手,盯着电脑屏幕的双眼时间久了有些酸涩,手指也有些僵硬了,伸了个懒腰,安然拿起放在一边的马克杯,里面装着已经冷掉的牛奶,安然看了眼就放了回去,冷掉的牛奶不能喝也很难喝,被小包子养刁的胃是不允许她喝这个的。

小包子名言,只有包子做的饭菜最好吃,只有包子做的家务最贴心,只有包子才是妈咪的贴心小夹克。

肚子里空空的对于安然这个命中不能缺吃的吃货来说,是一件极其恐怖的是,而且还是在有吃的不能吃的情况下,真是恐怖。

安然靠着椅背,时而转动着椅子,头向后倒去,看着办公室的天花板,浅粉色的小嘴有些干,吧咂吧咂着,想象着小包子做好一桌饭菜等着她去吃的场面,简直口水都要哗啦啦流出来了。

安然很没出息地抹了把嘴角,继续幻想,能想想也是不错的,好过连想都想不出来才是痛苦。

事实证明,安然的肚子叫的更厉害了。

办公室的门被嘭的一声打开,安然被惊得赶紧坐端正,双手下意识摆放在键盘上,看见来人,心底突然就松了口气。

司墨琛面无表情地走到安然面前,那身意大利名家手工西装将他整个人衬得更加成熟内敛,明明是最刻板的黑色,穿在他身上却没有半点不和谐,反而很合适,如他眸子的颜色,漆黑如墨,眸如点星,璀璨分明。

那张俊美的脸庞就像一颗磁石,不管到哪都能吸引眼球,包括安然。

司墨琛走到她面前没有停留地拉起她的手,将她拉起来往外走,安然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他带到了电梯。

电梯一路向下,安然没敢问带她去做什么,任他拉着,只是心里却像是要癫狂了一样,她滴个包子啊,快上班了,他这是带着自己员工翘班的节奏?

可是安然没想到的是,司墨琛带她来的,竟然是皇晟酒店,她仿佛都能闻到那阵阵诱人的香味了……

不行!

安然,你的出息呢?!

安然眯了眯双眸,果然出息什么的还是没有吃的来的实在。

完全被美食洗脑的安然随着司墨琛来到中餐厅里,并没有发现司墨琛此时的脸色有多么不好,就连自己被按在椅子上也是一脸迷茫的样子。

司墨琛打了个响指,一直等在门口的服务员闻声走进来,一个接着一个将手中的托盘放下,将里面的菜碟一一摆放好,摆放好之后离开包厢,动作迅速,好像很害怕司墨琛一般。

“吃。”司墨琛将那些菜碟挪到安然面前,面容清冷,修长骨骼分明的双手在餐桌上来回转动,如果不是空间不够的话,怕是他要把所有菜都挪到安然面前了。

“司总,这是……”安然就是再想吃这些美食,但是司墨琛的气势太凌冽了,让她有些吃不消,只好硬着头皮问了。

司墨琛收回手,懒懒地看了她一眼,拿起自己面前的筷子优雅地夹菜吃菜,没有理她。

闷骚男。

安然憋着小嘴才没有把这三个字说出口,算是懂他什么意思了,每天中午陪他来皇晟吃饭,她忘记了,于是大BOSS就亲自来逮人了。

安然夹起一筷子菜放进嘴里慢条斯理地咀嚼着,有这位气场强大的BOSS在,她是在有点吃不消啊。

没吃多久,安然就觉得有些下不去口了,吃饭这事也是看心情的,没有心情,再好的东西吃进去也是浪费,安然戳了戳碗里的白米饭,然后放下筷子。

跟司墨琛独处,真的很有压力,那种压力,来自于精神和她的紧张。

“这就吃不下了?你以前不是很喜欢缠着我陪你吃饭么。”司墨琛清冷地像极了寒冰的声音悠悠响起,语气微嘲,听得安然怒从心起。

他话里,分明就是在嘲讽她不要脸的像块牛皮糖一样天天缠着他!

“司总恐怕忘记了,貌似每次都是司总自己要安然陪同的吧,现在这么说会不会有些可笑了。”触及安然底线的,安然都会毫不犹豫地反驳回去,这不是任性,而是下意识!

司墨琛唇角轻勾,蓦地站起来,大手捏住安然雪白纤细的脖颈,黑眸带着危险的光芒和一丝丝流泻而出的狠厉,“你恐怕也忘记了,我想掐死你,也是几秒钟的事情。”

安然水眸圆睁,映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泛起细碎的流光,深不见底,就算离得这么近,也看不出他的情绪,不过她知道司墨琛如果真有想掐死她的念头,那她今天是绝对逃不了的。

司墨琛么,他就是上帝的宠儿,除了五年前的安然,没有人敢忤逆他。

也是,一个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以前是,现在更是。

安然不敢轻易去惹怒他,可是刚刚,她似乎又将他惹怒了。

她的心底渐渐浮现出一层恐惧,粉唇微张,感觉到放在自己脖颈的那只手似乎在渐渐收紧,上面传来的冰凉温度让她有些心颤。

可是眸光却一如既往的倔强,就算害怕,她也不能表现出来,尤其是在他面前。

司墨琛薄唇紧抿着,抿得很用力,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一般,缓缓靠近安然的耳边,心下一动,轻轻咬了咬那个圆润可爱的耳垂,“五年了,你欠我的,什么时候还。”

挑逗!

红果果的挑逗!!

安然浑身一颤,脑海里不知怎的就浮现出五年前和他的场景,没想到过了五年,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

安然啊安然,你真是五颜六色了!

“我不欠你的!”安然猛的推开他,双颊的粉红变成通红,像一颗熟透的樱桃般可人,带着几分娇俏迷人的神色。

司墨琛被她推得后退几步,双手也从她的脖颈上移开,坐回自己的位子上,侧头看着那张精致的容颜,“安然,我不管你为什么又回来,既然你现在回来了,那么你给我听清楚了,五年前你就是我司墨琛的女人了,那么现在亦然,你的名字终将会出现在我的名字旁边,如果你还想逃,就看看能逃多远会被我抓回来吧。”

他的语速缓慢,清晰低醇,像是红酒一样的姓感声色,可是话语间,却是极其认真的。

安然脸上更红了,不过幸好本来就红,所以也看不出什么,反倒是司墨琛这一提醒,让她脑海中五年前那些画面越发翻腾了。

双眸盯着司墨琛,他的身形很修长俊挺,哪怕坐着都能看出,而且经常有运动,哪怕是隔着布料也能看出里面有料的身材,登时就让安然脑子一热。

“司墨琛,你是想娶我的意思么?”安然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脱口而出,快的连她自己的脑子里都有些打结了。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包厢都彻底陷入了沉默,安静得让安然打结的脑袋慢慢清醒过来。

她滴个包子啊!

她刚刚说了什么?!

你是想娶我的意思么?

换做以前,安然一定会理直气壮地说“你除了娶我还有人敢嫁给你么”,换做现在……

安然只觉得自己脑袋里一万只小包子呼啸奔腾而过。

司墨琛的手放在桌面上,手指有节奏地一下接着一下敲打着桌面,发出清脆的哒哒响。

安然有些紧张地吞了吞口水,看着他不敢移动半分,如果他又想掐她,她一定拔腿就跑。

“娶你?”司墨琛唇角勾起一个凉薄的弧度,抬眸,一片清冷。

安然很想移开自己的目光,可是这一秒却怎么也移不开了,他眼里的清冷就像要穿透心脏一般,冰冷地让她心底有些失落。

安然,他不愿意娶你,你伤心了对么。

她缓缓垂下眸子,卷翘的睫毛去蝴蝶翩跹般微微颤动着,整个人就像泄气了一般靠在椅背上一动不动。

“你除了嫁给我,还有别的选择么。”司墨琛看着安然的反应,唇角的笑意更深了,看来,她也不是不想嫁给他。

安然抬眸看着他,带着一丝惊讶,一瞬间便反应过来,她!被!耍了!

“你太自信了。”强制性地让自己忽略掉心底那抹欣喜,安然是那种,开心的时候会将所有会让自己不开心的可能性都思考一遍的人。

她怎么可能嫁给司墨琛呢,他们之间,还隔着小包子,她永远忘不了,那颗避孕药下肚时,绝望悲凉的感觉。

像是要把她所有的爱抹杀一般。

小包子是上帝赐予她最美最好的礼物,安然觉得,就算没有司墨琛,他们母子也能很好,况且在司墨琛心里,是不想要她的孩子的。

安然赌不起。

如果要结婚的话,首先不会考虑的,就是司墨琛了,哪怕,真的爱,但是小包子却更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