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29章 司弋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227 2015-12-11 01:31:35

  安然在浴室里舒服地泡了个澡,洗漱完毕才走出去,那件杏色无袖的小香风修身短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成熟的魅力,勾勒出纤腰不盈一握,雪白的双肩微微露出一些,手臂白皙纤细,脚上踏着一双和衣服相搭的平底鞋,安然将这件衣服拿在手里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是今年春夏CR即将推出的新款。

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八点的位置,安然有些急,司墨琛却是坐在沙发上用遥控器不断地转台,似乎没发现她的存在。

安然咬咬牙,她的全勤奖金可不能泡汤,当即走到司墨琛面前,咬了咬下唇,才说道:“司总,谢谢你昨天晚上的照顾,请问我可以先回家么?”

其实她不问这句话还好,一问司墨琛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想起那晚送她回家,借口去她家喝杯水好把楼层记下,可是安然反应特别强烈,那时他就怀疑,安然的家里是不是有别的人。

如果没有人的话,她大可以直接去上班,犯得着还回去一趟?

本来已经决定让安然回公司上班的司墨琛不错的心情来了个八十度大转变,他心情不好,安然想上班是不可能的事了。

“你身体不舒服,在这里待着不准乱跑。”司墨琛放下遥控器,声音清冷,站起来越过安然朝外走去。

安然傻眼了,眼看司墨琛就要走出去,立刻跑到他面前拦着他,小脸上有些气鼓鼓的,“可是我已经好多了,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在CR当设计师一个月底薪八万,还是在不加上全勤和其他奖金的前提下,加起来差不多接近十来万,如果请假或者迟到,她那些肥嘟嘟的肉票子,都要离开她的怀里了。

浪费时间?司墨琛幽深的眸底一片冷嘲,在他这里就是浪费时间?

安然有些不敢直视他的双眼,可儿态度却是十分坚持的,在英国五年,她早已不是当初安家那个不管走到哪都众星捧月的大小姐了,在挥金如土的A市,一个月的支出大概在五万以上,她是不可能去找安伯朗要钱的,且不说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就是再困难,她的自尊也不允许她这么做。

当然她还有伊琉川和那位亲生父亲,不过,安然从来不觉得,能有用自己的双手办不成的事。

FS的掌舵者伊森就说过,她的手,就是为了奇迹而生的,哪怕只是烂布,也能在她的手里变得璀璨耀眼。

这是对安然的最高评价。

“待在这里,如果你执意要出去,明天就不用来CR了。”凉薄的话语从司墨琛那张玫瑰色的唇瓣中缓缓溢出,像是一把利刃,无情地扎在安然的心口上。

她的呼吸一滞,水眸中划过一抹受伤,不过很快便被她掩饰下来,编排的贝齿紧咬着下唇,看的司墨琛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刚才那番话。

“那我可以带病休假么?”安然话锋一转,目光带着些期盼地看着司墨琛。

司墨琛没有回答,冷冷地越过安然,不过安然却听到那声清浅的嗯声,心里乐开了花,在门口确定他已经离开,安然这才将门关上,在房间里四处翻找着通讯工具,找了一会,才从桌子上找的一个备用手机。

屏幕上没有设置密码,只要轻轻地滑动一下就能解锁,安然点开一个图标,快速地输入家里的号码,放在耳边,小手有些急促地拨弄着抱枕上柔软的毛毛。

公寓里的安小包正要去上学就发现家里的电话响了,走过去拿起电话,看了眼上面的号码,是陌生号码。

“喂?”安小包软软酷酷的声音从那头传来,安然就像是好久没有听到这抹声音一般,那个激动,恨不得从这头钻过去亲他一脸。

“宝贝我是妈咪。”安然压抑着心底的激动,目光时不时往门口瞥去,生怕等下司墨琛就会推门而入了一般。

那头的安小包听到自家妈咪依旧精神无比的声音,看来爹地把妈咪养的很好,那他就不必担心了,“妈咪你昨晚夜不归宿哦,是不是背着小包谈恋爱去了?”

安然噎了下,暗叹小包子还真是早熟,这个不可以有,“怎么会呢,宝贝想多了啊,哈哈。”

安小包默,如果不是知道自己不是从西瓜里切出来的,他还真的要相信妈咪的话了,从小到大,他对妈咪说的话从来就是一个字,信!

所以也就会有相信自己是从西瓜里切出来这么一段,至于妈咪说的照片,安小包表示不想说话了,那张照片坑了他四年啊!

跟着和安小包隔着手机么么哒一番,安然便催促着他快去上学,然后挂断电话,正要删除聊天记录,敲门声响起,安然迅速地将手机放回原处,就见管家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

“然小姐,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这是刚煲好的红糖水,没有放姜,你先吃完早餐再喝。”管家将手里的托盘放在安然满前的玻璃桌上,上面只摆着一个大碗和两个小碗还有一杯牛奶,旁边还有几碟其他的,大碗里装着热腾腾的粥,一只小碗里装着红糖水,另一只空着。

安然朝她笑笑,然后摇了摇头,“谢谢林管家。”

“然小姐和以前一样叫我林嫂就好了。”林嫂拿起托盘上的一只空碗,往里面一边盛粥一边说道,浓稠的瘦肉粥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惹得从昨晚开始就没怎么吃东西的安然一顿咽口水。

林嫂就在一边守着,见安然吃完了一碗再给她续上,给她续碗的时候会问几句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没有提起五年前安然为什么要离开这件事。

喝了两碗瘦肉粥,安然再把那碗红糖水喝了,甜甜的滋味在口腔里不断蔓延,热乎乎的,好像能一直蔓延到心口。

“林嫂,我也没有什么事做,我能去外面逛逛么?”她记得昨天看了几眼,好像是一个很大的庄园,趁着司墨琛不在,她闲着也是闲着,如果能逛逛那再好不过了。

况且,这里是他生活的地方。

“当然可以了,然小姐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了。”林嫂眉眼都笑弯了,在她的认知里,安然和司墨琛依旧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所以这种话,很自然地便说了出来。

安然扯了扯嘴角,微敛的眼帘遮去了她眼底的情绪,或许换做以前,她会很自然地应下,可是现在,只觉得有些可笑了。

庄园的确很大,安然走出别墅之后沿着那条两旁都种着红枫的路上一直走,让安然惊讶的是,明明还是夏季,可是枫叶却是已经红了,满目的红枫,落在眼中是一道极美的风景。

小道上落下的红枫铺了一路,踩上去嘎吱做响,安然尤其偏爱这样的小路,踩上去的感觉特别好。

沿着小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庄园的大门口,安然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自己所能看到的地方,也只有她一个人。

一个念头浮上心里,安然试着将手放在那扇纯黑色刻着花纹的大门上,还不等她推开,她就感觉到身后出现一个人,安然将手缩回来,看着来人。

他全身黑色,就连脸上也戴着一副黑色墨镜,遮去了大半张脸,脸的轮廓冷硬分明,全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

安然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司弋,曾经被司墨琛救下,就一直呆在司墨琛的身边,很少露面,可是安然也能经常看到他,因为司弋总是板着一张脸,以前的安然经常以他为乐趣捉弄他。

安然的双眼顿时放光,那目光,就好像大灰狼在看跑到自己陷阱里的小绵羊一般。

司弋只觉得背后一冷,他按少爷的命令守在这里,这期间除了别墅里的人,其他的生面孔一概不准进出,谁知道,他才走开一会就有人来推门,司弋一眼就看出她不是别墅里的人,刚想拦住,谁知她就转身了。

小魔女安然!

司弋脑海里跳出几个大字,脚步不由得就想后退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让他从心底感到害怕,除了司墨琛和……眼前这位。

“戈戈,你在真是太好了!”安然一双水眸像是被点亮了一样泛着晶莹的光,却不是因为看到司弋惊喜,而是像看到恶作剧的对象一样,闪闪发光亮瞎眼。

“然小姐,我叫司弋,不叫司戈。”司弋退后一步,让自己离安然稍微远些,他以为,五年过去,安然至少能把他的名字忘记,好歹也把那个“弋”字分清楚,可是……

还有这声戈戈,如果被少爷听到,他怕是连去医院都没有那个力气了。

安然撇嘴,毫不在意这点小事,“这有什么区别,戈戈,我看到这里有个鱼塘,咱们去赌一把?”

司弋额角狠狠一抽,心底第一次对少爷这个任务有些无力,安然是除了少爷没有能制住的魔女啊!

“你不去的话我就告诉司墨琛我喊你戈戈了。”安然双眸微眯,粉色的唇瓣勾出一抹腹黑的弧度,她知道,这招对司弋而言是百分百有用,他最怕的就是司墨琛了。

“是。”司弋低头恭敬说道,钓个鱼而已,她总不会把自己推下鱼塘吧?

秉着自己会游泳的司弋带着安然来到鱼塘,鱼塘建在草地旁边,一片湖水随风荡漾,周围还有大片的芦苇,十分的有气氛,湖边摆着钓具,为了方便司墨琛有兴趣的时候随时能来钓鱼。

安然为什么会和司弋来赌钓鱼呢?并不是因为她赢不了司弋,而正是因为赢不了她才要比,至于后面,哼哼,山人自有妙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