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24章 我陪你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118 2015-12-06 01:44:36

  安小包还在诧异这枚秘戒怎么会出现在妈咪给他的项链里,想到妈咪此行的目的,安小包觉得这枚秘戒,暂时还不能让妈咪知道。

他小心翼翼地摊开纸条,上面写着一串数字,还有联系地址,并说明了一共有十人,找到一人就可以找到全部。

安小包看着那串数字,刚想拿手机拨打过去,笔记本上的录像中的安然却是出了麻烦。

安然挽着司墨琛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在这里没有几个认识的人,她觉得,还是跟着司墨琛比较实在。

不过会场里太多人想奉承司墨琛了,安伯朗致辞完然后倒了香槟,切了蛋糕,晚会才算是正式开始。

那些意欲讨好的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只不过司墨琛周身的气息太过于冰冷,目光幽暗深邃,那些想奉承的人不敢随意上前,生怕惹得他有一丝不快。

安然看着长桌上摆着的精致食物,晚饭没吃的肚子瘪着,看的她差点想扑过去。

“想吃?”司墨琛举着一杯红酒,嗓音就丝那红酒一般带着撩人心弦的姓感,连带着那杯红酒都好似成了世间美味一般。

安然点点头,何止是想吃,差点扑上去了,所以这种场合还是少来比较好,太虐待自己的胃了。

司墨琛心情不错,将酒杯放在一旁的侍者举着的托盘里,拿过一个精致的盘子,在众多食物里挑选着。

动作娴熟没有丝毫生疏,让安然有些恍惚。

一直在关注司墨琛的安梨目含怒意,不管过了多少年,这个男人居然还和以前一样,所有别人认为他绝对不可能做的事情,偏偏都为他身边那个女子做了。

观察到这个细节的,当然不是只有安梨一人,就连那些千金还有奉承者,这副画面实在太惊悚了!

自五年前就不近女色的司墨琛带女伴参加晚会就算了,现在居然亲自给她弄吃的?这项殊荣,也只有五年前司墨琛的那位恋人享受过。

几乎整个D国都知道,司墨琛很宠爱一个女子,据说是某个集团的千金,不过被司墨琛保护的太好,所以他们也不清楚是谁,报纸和新闻也抓拍到过,可惜没有司墨琛的同意,没有人敢放出。

虽然他们不知道是谁,可是司墨琛对那个女子的宠爱,可谓轰动一时,不知碎了多少姑娘家的芳心。

“不要那个,那里面有香菇,不要!”众人羡慕的对象却在一个劲地挑剔某人给她夹的食物,还一脸嫌恶。

最恶心香菇那股味道了。

司墨琛唇角轻勾,他怎么会不知道她讨厌香菇,只是故意夹的,看她五年来习惯有没有变。

果然,讨厌香菇,一如既往。

“我要那个香草口味的蛋糕,还有那个,那个也夹一些。”安然看着那些令她眼花缭乱的食物已经快控制不住了,却发现司墨琛的手没了动作。

不是吧?想饿死她?

“你神游呢?我快饿死了。”安然此刻完全将那些担心抛之脑后,填饱肚子才是上策。

司墨琛手里端着个盘子,上面装满了食物,各种各样的,引得众人纷纷侧目,他却一脸从容自在,空着的手里牵着一只柔夷,往角落的休息区走去。

“司总,好久不见了。”安梨举着一杯红酒走过来,声音柔媚入骨,看着司墨琛的目光就如燃着火簇一般,却在看到安然的时候,多了抹妒恨与不屑。

司墨琛端着盘子的姿势不变,眉头却是微微蹙起,波澜不惊的双眸不带一丝感情色彩,连回应都没有。

安梨的脸色有些微僵,不过很快就重新扬起一抹微笑,走到司墨琛另一边,不动声色地往他身上凑去,似是有意的挑逗一般,“司总,你可有好久没有来找人家了,人家很想你的呢。”

声音娇嗲的像是要把人酥倒一般,安然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快要群魔乱舞了。

司墨琛并不做声,目光轻轻地在安然身上转了一圈,竟是对着安梨微微一笑,本就俊美无俦的面容上更是不可抵挡的魅力,惹得一直注意这边的女性朋友纷纷脸红。

安梨带着美瞳的双眼登时一愣,随后就是狂喜,心脏也跟着扑腾扑腾跳个不停,他这是在对自己微笑?

安然侧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司墨琛这抹惊为天人的微笑,心里不断泛出一层酸出来,嘴角微微扬起,保持着一抹得体的微笑,看起来一切都好。

司墨琛的微笑渐渐褪下,就好像刚才只是一场错觉一般,俊脸上找不出一丝表情,甚至有些淡嘲。

安梨却是已经开始得意忘形了,踩着脚下的恨天高走到安然面前,红唇掀起一抹鄙夷的笑,“姐姐,五年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话语间其实是在暗嘲安然,五年了,还是只会跟在司墨琛后面转,一如既往的不要脸。

“可不是么,我可不像有些人,就算是外表变了也无济于事。”安然无辜地耸耸肩,说的一脸认真的模样,唇角勾起的笑意恰到好处,让人看起来却多了丝狡黠的意味。

安梨捏着高脚杯的手指泛白,目光怨毒,不过多年来和安然对峙的经验告诉她,司墨琛在,她不能轻易对安然下手。

红唇溢出一丝微笑,安梨举着酒杯朝安然走近一步,突然双腿一曲,整个人朝前倒去,酒杯对准了安然,而身体却是直接对准司墨琛。

安然嘴角一抽,还真是安梨的风格,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给她使绊子她就绝对不会放过。

正想躲开,没想到却落入了一个薄荷香的怀抱,冰凉的味道让她的脑袋清醒了几分,抬头看去,只看到司墨琛那线条优美的下巴。

心脏,好似漏了一拍。

安梨没能如愿将红酒倒在安然身上,自然也没能如愿倒进司墨琛怀里,整个人扑倒在干净光滑的大理石板上,姿势怪异,让人遐想非非。

没有人敢去扶,大家刚才看的都十分清楚,安梨想对付司墨琛的女伴,可是被司墨琛带着躲开了,所以,没有人干和司墨琛作对。

当然,除了安梨的父亲和母亲,安伯朗和林素秋。

两人毫不知情,匆忙地赶到安梨身边将摔懵了的安梨扶起来,由于摔得太惨,连额头都破皮出血,样子好不凄楚。

虽然凄楚这两个字放在安梨身上有点可笑,在安然印象中,安梨什么时候不是嚣张跋扈的,而且极其在意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每次出门都要花三到四个小时来打扮,这种人,说她凄楚,恐怕她会跳起来咬死你。

林素秋见着一旁好好的安然,自己的女儿却摔得这么严重,怒从心起,指着安然的鼻子开始骂,“我就知道你一回来绝对不会发生什么好事,现在居然还对你妹妹下手?你这人怎么就这么狠心,果然没妈教养的孩子就是这么混账!”

整个会场静悄悄的,都在等着看好戏,豪门这些不得不听的故事,是这些人闲暇时最常拿来八卦的东西了。

安然脸色一白,精致的小脸上顿时黯然失色,低垂的眸子让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司墨琛眸光微凛,抬手便将林素秋指着安然对的那只手打下,“请你注意你的言辞,安然是怎样的人我想你没有资格去评价,如果你的女儿如你一般有教养的话,我想,她早就不该在这个世上了。”

声音清冷且薄凉,都说毒舌也得有一定程度,可是司墨琛这毒舌,可就毫无程度可言。

林素秋被司墨琛这番话说得噎着了,气的连身体都开始在颤抖了,挥起手就要朝安然打下去。

安梨在听到司墨琛说她早该去死的时候脸色就一直煞白着,见自己的母亲要打安然,面色不动,心里却是要乐翻了。

“住手!”安伯朗一看麻烦了,如果这一巴掌打下去,就算安然这个女儿他不重视,他没有二话,但是她今天是陪司墨琛来的,如果真的打下去,打的不仅是安然的脸,还是司墨琛的面子。

林素秋气在头上,哪管什么住手不住手,对着安然那张让她厌恶了十几年的脸蛋上打下。

司墨琛幽深的黑眸中酝酿着狂怒和危险,如果说,刚才他还顾忌着安然和他们至少还有一丝情分在,那么现在,根本没必要顾忌。

抬腿,朝前一踹,然后收回,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停顿。

林素秋被他这一踹踹出一米远,疼的站都站不起来。

他身旁的安然有些被吓到,怎么也没想到司墨琛居然会为了她跟安家人动手。

众人都刚才那一幕还心有余悸,都说司墨琛冷心冷清,从来不会动怒,也没有发过火,原来,只是没有触及他的底线而已。

真是太可怕了,果然是宁肯去和阎王喝茶,也不要招惹司墨琛啊。

安梨也没想到司墨琛居然会有这样子的举动,就算她的母亲再过分,他怎么能为了安然那个贱人对她的母亲动手?!

司墨琛又怎会在乎别人的想法?在他看来这么一踹还是轻的,谁让安然心里不舒服,那他就让那个人心里身上都不舒服!

“安家,很好。”司墨琛目光森然地在安伯朗身上转了一圈,然后冷冷收回。

这一眼却看得安伯朗心中警铃大作,莫非他这是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