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42章 证明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164 2015-12-24 01:41:16

  她当时还小,力气当然也不会大到哪去。

“坏,坏!”小安然对着小墨琛做了个鬼脸,然后迈着小短腿一溜烟跑回了安家。

小墨琛甚至还没搞清楚那块小小的东西是什么,就被一个脏丫头咬了一口,身上都的针织毛衣上还带着两个脏脏的手印。

这让当时就有着严重洁癖的小墨琛气歪了帅脸,如果不是因为有着良好的修养,不然早就爬过去跟小安然一决高下了。

自那以后,小安然每天趁着妈妈不在,就会端着自己的栗子糕跑去隔壁,不管小墨琛在哪里,她似乎都能找到他。

然后笑嘻嘻地在他衣服上留下两个脏手印,让他看着自己把栗子糕全部吃掉。

司家和安然的妈妈也有往来,所以对两个小家伙玩在一起也并不反对。

那个时候的小安然,在小墨琛眼里就是个活脱脱的小恶魔。

一回生二回熟,小安然一开始还是有些害怕小墨琛板着张脸的样子,可是到后来,就彻底不怕了。

小墨琛经常能看到霸占了自己床躺的四仰八叉呼呼大睡的小安然。

他藏起来的小零食不见了,他不用想就知道是小安然偷吃了。

小墨琛也因为小安然偷偷把他的模型扔进游泳池打过她的屁屁,不过小安然很狡猾,使出吃奶的劲一哭,整个司家都要被她惊动。

小墨琛开始害怕回到司家,可是又不得不承认,每天回家时看到出来开门的小小身影,心里就像被塞满了一样。

小墨琛的状况不比小安然好,司家父母常年在外面,所以司家总是小墨琛和仆人。

习惯了寂寞的孩子,突然接触到温暖,被越发的渴望。

小安然总会把自己弄得脏兮兮,一张可爱精致犹如娃娃的小脸总是被折腾得不成样子,小墨琛的衣服上,总能看到两个鲜明的手掌印。

可是,他应该忘记了吧。

安然低垂着双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回忆和那个人渐渐交织在了一起。

吱——安然反射性地往前扑去,幸好系着安全带所以没有撞到。

“怎么了?”安然转头看着突然停车的司墨琛,他把车停在公路旁边,整张脸阴沉沉,狭长的黑眸危险地眯起。

“我的吻技,真的只是一般?”司墨琛松开放在方向盘上的双手,解开安全带,缓缓逼近安然,嗓音因为喝了酒所以有些低沉。

安然缩在座位边边,对他的靠近有些无措。

“在你心里,我比不上区区一块栗子糕?”司墨琛更加逼近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痒痒的很挠人。

“你想做什么?”安然咬着下唇,水眸睁大。

司墨琛薄唇轻勾,凉嗖嗖的话从那张唇里溢出,“我想做什么?证明一下而已。”

说完,安然就感到唇上多了个温热的东西。

安然不可置信地瞪着他,第二次!第二次!他是不是强吻上瘾了?!

司墨琛捧着她的脸蛋,让她无法挣脱开,长长的睫毛在她的脸上轻轻颤动着,神情专注认真,就像是在对待一件稀世珍宝一样。

珍宝?

安然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个想法,只觉得脑海里有些晕眩,像是一圈旋涡一般,越看越晕。

车厢里的温度缓缓上升,不知过了多久司墨琛才将安然松开。

安然背靠着车门,气息有些混乱,像是刚跑了一千米长跑一样,小脸通红着,带着一抹羞赧。

“你确定真的只是一般?”司墨琛用手背撑着下巴,黑眸流光溢彩,看着她慵懒地眯起眸子。

“何止是一般!简直毫无章法!”安然气愤地朝他吼道,他分明是故意吃她豆腐的!

吻技好不好做什么非找她来证明?

“难不成你还想再试试?”司墨琛就像是在逗猫一样,很有耐心,但是,猫也是有脾气的。

安然一听,迅速地打开车门钻出去,碰的一声再把车门关上。

“要试你自己试!本小姐不奉陪了!”安然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地说完,朝前面走去,尽管前面也是公路,她只是靠着边边走,一眼看过去,会觉得很荒凉。

可是,自己选的包子跪着也要吃完。

安然是不会那么轻易妥协的。

“这里晚上可不安全,想想新闻说了什么。”司墨琛慢慢地开着车,跟在安然旁边,一边吓着她。

安然身体轻轻一抖,“抛尸荒野公路恶魔”这些字眼不断钻进她的脑子里。

“既然你不害怕,那我就走了。”司墨琛唇角一勾,车速加快,回到公路上去。

此时已经很晚了,一眼望不到边的公路上安然只看得到自己一个人。

周围的树木层层叠叠阴暗无比,冷风吹过,树木哗哗哗地作响,像是无数人影涌动一般,漫过一股不知名的害怕。

安然吸了吸被冷风吹的有些泛红的鼻子,抱紧胳膊缓缓朝前走去。

只是她没想到,司墨琛会真的丢下她自己走了,简直就是混蛋!

还是她的小包子可爱!

走了不知道多久,安然都觉得小腿酸痛了,还是没有走出这里,周围除了树木就是杂草,也没有车辆经过。

一滴雨落在她的鼻尖上,安然抬头看了眼天空,越来越多的雨滴落下来,她只好一边跑一边躲进一棵树下,雨很快就下大了。

雨滴通过树叶的罅隙落到她身上,她靠着树干看着外面,灰蒙蒙的看不清什么。

她原本就喝了酒,加上吹了冷风淋了雨,一路走过来腿又酸又痛,身体有些支撑不住地向下滑去,蹲坐在有些潮湿的地面。

安然将脸蛋埋在双膝间,水眸一片迷蒙,脑子里传来的疼痛让她没有多余的力量去想其他。

司墨琛原本只是想吓吓安然,如果她害怕的话,过一会就会打电话过来。

车子快要到高速路上的时候,雨滴打在车玻璃上,不同以往的黑夜,下雨的晚上更加阴沉。

司墨琛立刻调转车头,往回开去,车速飙升,也顾不得这是雨天地滑了。

该死的,他怎么就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

她一个人能走的了多远,现在又下雨了,如果不小心的话……

司墨琛漆黑地瞳孔紧缩着,握着方向盘的手指骨节发白。

车子回到把安然放下车的地方,司墨琛眯着眸子仔细地看着路边的动静,那抹娇小的身影就像是淹没在夜色里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

司墨琛打开车门,也顾不上雨水一直打在自己身上,走到路边快速寻找着。

“安然!”

恍惚间,安然似乎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于是撑开像灌了铅的眼皮,抬起脑袋。

“安然!”这一声比之前的还要清晰了些。

可是安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听,抱着双膝没有回答。

“然然!听到就回答我!”司墨琛离安然的位置越来越近了,心底那股恐慌却怎么也掩盖不了。

就好像回到了五年前,她突然离开的那天晚上,他找遍了所有想到的地方,都没有找到。

他甚至已经开始后悔了,如果刚才没有丢下她一个人,又怎么会这样?

司墨琛?

安然迷蒙的眸子倏地睁大,看着远处那抹修长的身影,费力地撑着树干站起来,忍不住骂了声,幸好走的不算远,不然这腿还不废了。

“我在这里!”安然大声地说道,声音有些嘶哑,带着浓重的鼻音。

声音虽然很大,不过也被雨声刷去了些,但还是能捕捉到细微的声响。

“然然?”司墨琛一喜,然后循着声音的源头大步走去。

树边的那抹身影不是安然又是谁?

安然看着走到自己面前淋了不少雨的司墨琛,眼眶突然一酸,然后就凶狠地揪住他的衣服,恶狠狠地说道:“下次再把我丢下一个人,我就阉了你!”

声音虽然沙哑,但是精神还不错。

司墨琛略略松了口气,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探了探温度,滚烫滚烫的几乎要掩盖他手上的温度了。

“你发烧了。”司墨琛蹙起眉峰,盯着安然那张因为发烧异常红的脸颊,将她抱起来,大步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安然吸了吸鼻子,脑子已经有些混沌了,只听到司墨琛说发烧两个字。

司墨琛用西服外套挡住她的脑袋,走到车旁边打开车门,把她放在后座,将她身上半湿的小外套脱下来放到一边,拿出一张毯子给她盖上。

“你要带我去哪?”安然眯着眼睛,虽然很不舒服,不过意识还在,裹紧了那张毯子问道。

“去你家。”司墨琛淡淡说道,一边发动引擎。

什么?!

安然睁大眼睛坐起来,去她家?

“你说的是安家还是我的小公寓?”安然咽了咽唾沫,干涩的喉咙有些难受。

“公寓。”车速很快,但是司墨琛开的很平稳,这里离安然的公寓最近,不然他首选的,会是庄园。

安然的心瞬间被提起来,公寓比安家还危险!

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掏出手机来解开锁屏,点进信息里,迅速地给家里的备用手机发了条短信。

“宝贝今晚妈咪有事,你先去你温姨那住一晚。”后面附上了一个么么哒的表情。

安然估计是真的糊涂了,现在差不多快凌晨了,把小包子挪出家里真的好么。

安小包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默了几秒,妈咪肯定是要带谁回来,不想让那个人看到自己所以才会让自己去温姨家住一晚。

毕竟,以前安然不管有什么事,小包子一个人在家安然也没有让他去找谁。

更何况,现在已经十二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