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41章 时来运转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208 2015-12-23 01:32:21

  就连还想对叶真动脚的辰诺也不知不觉地停下动作,看向司墨琛,忍不住一个哆嗦。

这个男人好可怕,眼神凌厉气息冷冽,辰诺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控了一样。

“这位小姐,如果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告诉我们,我们可以替你教训他。”苏十月走上前,将被揍到角落蹲着的叶真拉起来。

对不起她的事情?辰诺一愣。

好像除了他抱着柱子让她看不惯之外,他好像……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啊。

那她!?

辰诺懊恼地皱了下眉头,这轻微的动作让司墨琛看的一清二楚。

“如果你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这件事,我们完全可以告你意图伤人。”司墨琛淡淡说道,叶真长这么大除了他就没被谁这么揍过,而且还是个女人。

这丫的自尊心一定受到打击了。

辰诺小脸一白,她没想到自己因为冲动会惹出这么大的事,而且这些人一看就很有来头。

第一天回国就遇到这种破事,怎么倒霉!

正当辰诺无助之际,一道轻柔的声音飘来,“不好意思,令妹顽皮惹出这么大的祸,还请各位海涵不要放在心上。”

辰诺苍白的小脸顿时一喜,循声看去。

一道修长的身影从拐弯处走过来,一身昂贵的白色西装,脚下踩着锃亮的皮鞋,浑身散发着一种优雅而阳光的气质,像个小太阳一样,即使不笑,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暖融融的阳光。

他长得很俊美,就像杂志上的平面模特一样,散发着独有的光彩,无死角的俊美?

在看见他的第一眼,安然下意识地觉得熟悉,可是那张脸,她从未见过。

“哥!”辰诺笑着扑进辰言的怀里。

辰言宠溺揉揉她的头发,看着站在他面前双手插兜气势尽显的司墨琛,眸光微闪。

司墨琛感受到来自辰言身上的敌意,眉峰轻拢,目光冰凉。

“海涵就不必了,道个歉就行。”苏十月说道,盯着辰言看了几秒,叶真也正了正神色,关键时候,他是不会闹的。

辰诺看看辰言,一脸不情愿,得到后者的肯定才不情不愿地走到强装镇定的叶真面前,“刚才不好意思了,对不起。”

叶真黑着张脸,并没有因为辰诺的道歉而有所缓和,这个死女人,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哪一脸的不情愿。

“不必了,赶紧带她离开本少爷的视线就行。”叶真淡嘲地一笑,看着辰诺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没吃药的患者一样。

他算是长了见识,长得好看的不一定是淑女,还有泼妇。

辰诺气呼呼地鼓起脸颊,刚还想说什么,就被辰言一把拉住,只好作罢。

“那就谢谢各位了。”辰言优雅一笑,拉着辰诺朝前走去。

经过安然的时候,唇角的弧度似乎加大了一些,像是洒进了细碎的阳光,暖暖的。

安然一怔,身体忍不住随着两兄妹的走远转过去,看着那两抹身影渐渐走远。

好熟悉的人啊。

“哥,那个人真的是变太啊!凭什么要我道歉啊。”辰诺挽着辰言的手臂,撅着小嘴,忍不住做了个大鬼脸。

“你啊,就是调皮,我才去了一会,你就不见了。”辰言宠溺地捏了捏辰诺的鼻子,嗓音如流水般轻柔流动,和刚才的似乎有些不同了。

虽然是同样轻柔低缓的音色,可是听起来却不是刚才的声音。

“那哥,你找到她了么?”辰诺好奇地看着辰言,她知道辰言喜欢一个人,在英国的时候就经常对着一张照片发呆,还经常早出晚归,所以辰诺断定,她哥一定是动心了。

只是不知道是哪家的美人,能把她哥俘获。

辰言轻轻点头,“嗯。”

“那太好了,什么时候能带我去看看她?”

“以后吧……”

随着两兄妹的走远,声音也越来越远。

回到包厢,叶真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该吃吃该喝喝,没心没肺的样子好像刚才被胖揍一顿的人不是他一样。

可是安然和他们都知道,叶真不是装作没心没肺,他是真的没心没肺。

那样活着,是很轻松的。

司墨琛今晚就像是开挂了一样,次次都拿到王牌。

安然手速很快,次次调换了自己和司墨琛的牌,叶真被整得很惨,不过也仅限于这个包厢里了。

如果再遇到个泼妇,叶真表示真的受不住。

不过这次叶真也学聪明了,安然的要求如果太过分他就自罚三杯,每次三杯高浓度的酒下肚,就算是酒量在好的人也承受不住了。

在安然看来,叶真是很二缺的,如果他早在第一盘的时候自罚三杯,或者在外面随便走几圈回来,而不是真的抱着根柱子又亲又抱,也不至于被揍得那么惨了。

“来!继续!小爷就不信今晚的运气一直这么背了!”叶真脸上醉意渐显,随手拿过一张牌,拍在桌子上。

王牌!

“哈哈哈,就知道小爷要转运了,快点,你们几个,赶紧摊牌!”叶真得意地笑了几声,然后指了指坐在他对面的几个人,恨不得仰天狂笑。

安然撇撇嘴,看了眼司墨琛放在桌面上的牌,是黑桃八,心里祈祷,自己不会那么倒霉。

牌放下,安然看着那张牌傻眼了,这天杀的运气她怎么没去买大乐透呢?

黑桃二!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安然的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么几句经典老话来。

她只希望,叶真不会提出让她去抱着大树一边么么哒一边亲吻就好……

“咱哥的接吻技术怎么样?”叶真看见桌面上那两张花色相同的牌,双眼登时就亮了。

安然一股气噎在喉咙里,精致的小脸上泛着淡淡的粉色,歪着脑袋想了想,想起那天司墨琛那个醉吻,不由得撇撇嘴,“一般。”

单单两个字就让司墨琛的脸色迅速沉了下来,眸光幽深地看着安然。

苏十月自觉地做得离司墨琛远了点,可是这样,离温妮却更近了。

温妮甚至能闻到他身上那股古龙水的香味,脸蛋霎时就红了。

“这五年你在外面最想我们之间的谁?”叶真继续问,虽然有些醉,不过还是能感受到司墨琛那轻飘飘的目光,像是要把他直接射穿一样,他也不敢问的太过分。

温妮也好奇地看着安然,身为她的闺蜜,答案一定是司墨琛无疑,可是过了五年,那个答案还会一如既往么?

就拿安然来说,她不是不想回安家一次,去试探安伯朗这个人,可是,在安家住了十几年的她,五年之后居然连安家在哪都找不到了。

这样看来的话,那个答案又来些渺茫了。

司墨琛举着酒杯,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斜着眸看着正在思考的安然,心里有些起伏。

“其实我最想柚子街的栗子糕。”在几人期待的目光下,安然缓缓说道。

栗子糕?

几人一愣,默默地看着司墨琛。

司墨琛捏着酒杯的手指紧了紧,骨节处甚至有些发青,变幻莫测的脸色让醉醺醺的叶真直接往后一倒,心里想着自己晕了就不能把他怎么样了吧?

安然抱紧胳膊,只觉得身旁的冷气飕飕地吹着,冰凉刺骨。

聚会一直到十一点多多才结束,叶真装醉装得一直没醒,理所当然地被苏十月塞进自己的车里,然后顺路把温妮送回家。

其实一点都不顺路,苏十月只是故意让司墨琛和安然单独相处而已。

一辆黑色布加迪威航似要和黑夜融为一体般,只有偶尔的路灯映照在车身上,光影交错,夜风有些凉。

安然坐在副驾驶座上,车内的气氛有些僵硬,凉凉的夜风不断从半开的车窗外吹进来,喝了些酒所以有些醉意的安然被吹的很清醒。

从镜子里反射出司墨琛的侧脸,线条分明,半眯的眸子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手肘放在车窗边上,手指微曲抵着下巴,安然知道,这是他不开心的时候尤其还是在开车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一个动作。

他不开心。

安然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有一刹那的失神。

她记得,和司墨琛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她还小,已经会挥舞着小短手咿咿呀呀地到处跑了,那时候很喜欢吃甜腻腻的东西,尤其是栗子糕。

那时候妈妈还在,所以每天都会给她从柚子街的那家糕点店带回来栗子糕。

安伯朗一直不喜欢她,和妈妈也是相敬如宾,而且很少归家,安然那个时候不知道,安伯朗还有另一个女儿。

安家别墅很大,离司家也就一米的距离。

那个时候,妈妈特意让人在庭院里置了一个秋千椅,用树藤做的,上面还开着散发着淡淡香味的紫色小花。

妈妈最喜欢抱着她坐在秋千椅上轻轻摇晃着,她手里捧着栗子糕,听着妈妈讲着那些她从未听过的,却并不是王子公主这类的故事。

妈妈喜欢白色和黑色这两种颜色,带着安然也很喜欢,所以童年的时候,安然穿的最多的就是白色和黑色的裙子。

她还记得,她为了追当时养的一只萨摩耶,不小心把手里的栗子糕摔掉,栗子糕滚了滚,就从这边滚到司家那边。

她也没站起来,一溜烟地爬过去,刚想用沾满泥巴的小手去捡起来那块掉的最远的栗子糕,另一只有些肉肉的小手却迅速地把栗子糕拿了起来。

小安然抬头一看,就看到小墨琛那些那块栗子糕仔细端详着,让爱护栗子糕如命的小安然急了,一口咬在他手上,栗子糕啪的掉在地上。

小安然没有捡起来,反而是用力在上面踩了几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