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40章 王牌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206 2015-12-22 01:41:13

  司墨琛淡淡地点点头,目光停在笑的有些奸诈的安然身上。

这小女人又想做什么?

安然此时心里是很对叶真满腹哀怨的,带苏十月来就成了,做什么把司墨琛也带来了。

后来一想,觉得也对,这三个有活动绝对是一起的,她怎么就大意了?

安然咬着下唇,然后装作无意地推着温妮到苏十月旁边坐下,温妮紧挨着苏十月,而她则坐在温妮旁边。

叶真看了眼司墨琛迅速沉下去的俊脸,赶紧走到安然面前,朝她摆摆手,“小安然,这里可是我的位置,你只能坐那了。”

他指了指司墨琛身旁的位置,有些苦恼,但是看起来却像是在幸灾乐祸。

安然嘴角一抽,果然,其他的位置都放着些东西坐不下,只有司墨琛旁边是空着的。

可是安然记得,她进来的时候,叶真坐的位置明明是在司墨琛的左手边。

小样,敢算计她?

一会让你连北都找不着。

安然精致的小脸上浅笑着,心里却如一万只包子奔腾一样坐在司墨琛旁边。

叶真悄悄摸了把额头上的虚汗,感受到没了那股视线,整个人都畅快了不少。

包厢里的气氛突然沉寂了下来,谁都不说话,而司墨琛和苏十月是典型的高冷,指望他们说些什么是没可能了。

至于安然和温妮就更不可能了,怎么能让女生来调解气氛?

于是叶真站起来,说道,“好久没聚在一起了,咱们来玩个小游戏乐呵乐呵吧。”

说完从桌子底下拿出来一副牌,拆开包装将牌摊开到桌面上,“规则和以前一样,抽到相同花色的人必须要按照抽到王牌的人所说的来做,不管是问问题还是做什么,都不能反对,反对的话罚酒三杯。”

叶真当然是奔着撮合司墨琛和安然去的,而温妮喜欢苏十月这件事,他压根不知道。

温妮看了坐在自己身边的苏十月一眼,呼吸就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一样紧促,心跳得也非常快。

“好,我先来抽。”叶真率先抽了一张牌,然后看着他们。

司墨琛随意地抽出一张,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表情。

苏十月拿过牌看都没看,丢在了一边。

叶真汗颜,能不能给点面子啊?

温妮选了十几秒的时间,才慢吞吞地踌躇一张牌,这可不能大意,如果不小心抽到和谁一样的花色,以叶真的性格,一定会大整特整到不知道节操是什么的。

“幸运,我的居然是王牌,你们快点摊牌。”叶真眼睛一亮,看着他们的目光就像在看待宰的鱼一样红果果。

司墨琛和苏十月将牌摊开放在桌面上,分别是黑桃五和梅花十。

再看安然和温妮,安然的是方块一,温妮的是梅花五。

苏十月和温妮中!

温妮抓着牌的手不由得紧了几分,脑袋晕乎乎的,目光不知道往哪放,手里的牌就像是烫手山芋一样烫的她手心温度飙升。

叶真看着两个人思考了几秒,然后打了个响指,说道,“反正都是熟人了,十月,抱着妮子来一个热吻吧!”

噗!

安然差点没憋住笑喷,看着温妮和苏十月的水眸滴溜溜地转着,在心底给叶真点个赞。

“去,就你唯恐天下不乱。”苏十月开口道,淡然冷静的声音此起彼伏,听的温妮心里一阵打鼓。

“你不会这么玩不起吧,人妮子都不介意了,你是大男人就干脆一点。”叶真装作嫌弃地看着苏十月,啧啧两声。

苏十月拿起桌上的牌朝他打过去,力度很好,擦着叶真的耳边划过,然后像为了验证叶真的话一般,扭头看了温妮一眼,俯身印下一吻。

和他这个人本身性格不同的吻,很轻柔,很缓慢,灼热的唇瓣一点也不同于他冰凉的性格。

“哟哟哟,你欺负我没kiss过是吧,这能算热吻么?”叶真看着像是敷衍一样一吻完毕直起身子做好的苏十月,对他毫无技术可言的么么哒表示鄙视。

“你有经验你来。”苏十月满不在乎地举起酒杯喝了一口。

这句话让心跳加速脸蛋粉红的温妮原本升到顶空的心情顿时摔了下来。

这本来就是个游戏,她乱想什么呢。

安然担忧地看了眼低着头沉默的温妮,叹息一声。

暗恋,注定是一个人必须承受的过程。

“妮子,你不要介意,一个游戏而已。”苏十月转头对温妮解释道,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善意的解释在温妮听来就像是在验证刚刚她心里的想法一般。

仅仅是个游戏而已。

“没关系的十月,我才不会在乎这些。”温妮朝他笑了笑,在灯光下显得有几分苍白。

苏十月缓缓点头。

叶真洗好牌,让大家继续抽,这次他不是王牌,抽了张红心六。

安然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牌,懊恼地撇撇嘴,然后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司墨琛手里的牌,眼睛一亮。

王牌?

她迅速地抽过司墨琛手里的牌然后把自己的牌塞进他手里,毫不拖泥带水地把牌往桌面上一扔,“我是王牌!”

司墨琛微讶,唇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把牌扔到桌面上。

这次不凑巧,居然是苏十月和叶真对上了。

“小安然你别以为我没看到啊,那张牌明明是你从咱哥手里抢过来的!”叶真指着安然,咬牙切齿,作为和司弋有着相同遭遇的可怜人,他深知这个魔女绝对会整得他惨!

“谁说的?你有证人么?”安然一点儿也不心虚地瞪着他。

“谁说没了?哥,十月,你们都看到了对不对?”叶真一脸激动,说什么都不能让安然用王牌来整他!

安然心里有些打鼓,看着司墨琛的目光有些炽热,希望他别拆台就好。

司墨琛眯着狭长的眸子往后靠去,指间夹着一根香烟,吞云吐雾间那张鬼斧神工般的俊脸魅惑优雅,淡扫了叶真一眼,“没有。”

仅仅两个字就代表了司墨琛的立场。

安然松了口气,调皮地眨着眼睛,嘿嘿直笑。

那张精致的小脸上仿若花开般灿烂,眉若远黛,眸若辰星,琼鼻小巧精致,粉唇泛着果冻般的色泽,笑起来时眉眼弯弯,赏心悦目。

苏十月摇摇头,丢给叶真一个“你怎么这么蠢”的眼神,咱哥不帮自己女人还帮你不成?脑子怎么越长越白痴了呢?

“我没看见。”苏十月扭过头说道。

叶真苦着张脸,这兄弟到关键时刻怎么还捅他刀子呢。

安然得意地挑挑眉,思考了一会,说道,“去外面找根柱子一边亲吻一边说着动人的情话,要五分钟!”

什么?!

叶真脸一僵,这不等于直接告诉别人,他堂堂叶家大少,寂寞空虚到要去找一根柱子发泄么?!

“哥……”叶真看着司墨琛,一脸你要帮我你不帮我就去死的表情。

司墨琛拧灭了烟头,淡笑着看他,“乖,男子汉大丈夫,愿赌服输。”

叶真气愤地站起来,“你哄孩子呢!?”

然后万般幽怨地转身开门离去。

过了五分钟左右,包厢的门被嘭的一声打开了,叶真鼻青脸肿地走进来,四处看了看,像是实在找不到什么似的,从地上拿起一个有颜色的喷雾走出去。

司墨琛和苏十月见事不对,站起来往外走去,安然和温妮也跟了上去。

叶真那个火气啊,他叶少,找根柱子一边么么哒一边说着情话就算了,这还没完,突然一个女的跑出来对着他又是打又是踹的,还骂他变太!

有他这么帅的变太么?!

走回来的叶真觉得咽不下那口气,于是拿着喷雾又回来了。

“还没被本姑娘打够是吧?你这变太穿的人模人样的,怎么癖好这么奇葩呢?”长得挺漂亮的一姑娘,不过脾气不是一般的火辣,看见叶真又掉头回来了,一阵嗤笑。

这年头,什么人都有。

就是没见过抱着根柱子说情话的。

她辰诺也算是见过不少人了,要不是今天来的这里,也不会看到世界上还能有这么奇葩的一种人。

抱着柱子一边亲啊亲的嘴里还说着情话,是逗比派来的猴子么?

“你见过本少爷这么帅的变太?死女人,本少爷今天一定要你好看!”叶真脸上几处地方挂了彩,铁青着一张脸,恨不得撕了辰诺的样子。

“让我好看行啊,我还嫌我自己不好看呢,你要怎么让我好看啊?”辰诺指了指自己的脸蛋,轻蔑地看了他一眼。

这年头,变太真猖狂。

“你!”叶真忍无可忍,司墨琛等人到这的时候就看到他举起手里的喷雾朝辰诺喷去。

辰诺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没反应过来就被喷了一脸彩色气体。

那些气体到辰诺脸上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固体,头发上衣服上都沾满了,整个人的气势都焉了。

“死变态!”辰诺怒吼一声,对着叶真就是一脚踢过去,踢得安然对她欣赏不已,踢的好,在D国已经很少有女孩子敢这样对待这些个大少爷了。

就在安然赞叹的时候,温妮默默地看了一眼安然,好像,和她们俩是一路的人啊……

“我靠!你还敢踢!你信不信我让你把你扔出去……啊!死女人,你往哪踢?拿开你的猪蹄,你知道我谁么?啊!”叶真的叫声那叫一个惨烈,如果不是他不打女人,这个死女人早就被扔出去了。

这边的噪音惹得经理过来察看,刚想去阻止就被苏十月一个手势拦住了。

他还想看看叶真这幅样子呢,多精彩。

“够了。”司墨琛面色淡淡地开口,浑身不怒自威的王者气势不用刻意就发挥得淋漓尽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