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37章 撇清关系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137 2015-12-19 01:32:04

  安家是,司墨琛亦是!

“哦?难道你不是东西?”唇角含笑,眉梢微扬,安然甚至没有生气,只是比生气严重而已。

“本小姐当然是东西了!”安梨立刻反驳。

“原来安梨二小姐是东西啊,啧啧,真是劲爆的新闻。”安然将二小姐三个字的音咬的很重,水眸波光潋滟,手上的原木铅笔在之间转动着。

跟安然比谁更伶牙俐齿,安梨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注定会输。

安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中了安然的文字圈套,气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只不过粉底太厚看的不是很明显。

“你才是东西!”安梨扬起手看着安然那张巧笑嫣然的脸就一阵厌恶,和她母亲太像了,于是安梨的力气更加大了,挥下去的手带起一阵风。

可惜没能得逞,安然轻松地就扣住她的手腕,紧紧拽住。

和从小与司墨琛一起学柔道的安然相比,安梨的攻击就显得有点花拳绣腿了,尽管安然不及司墨琛厉害,可是对付安梨这样的,那也是绰绰有余了。

安梨并不知道安然会柔道,因为安然对付她很少会这样还击安梨,而且,安然觉得没有必要。

安梨被她扣住手腕很是气愤,刷了一层睫毛膏的长睫毛几近颤抖地眨动着,试图将自己的手从安然手里拽出去。

安然浅浅一笑,看着安梨奋力挣扎的样子觉得可笑,“你早就知道在我这里讨不到好,还来招惹我,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安家现在没落得连给你治病的钱都没有了么?”

“你!别忘了你也姓安!”安梨挣扎不开,戴着美瞳的漂亮眼睛里闪烁着纠结的光芒,其实她素颜也很好看,却喜欢在脸上涂抹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因为安然。

可是,会有人因为讨不着好就不去招惹那个自己讨厌已久的人么?

当然不会,人就是这样,越讨不着好越要去招惹,只是为了平息自己心里所认为的不公平和怨恨而已。

姓安?

安梨也知道她姓安?

这么多年,安梨什么时候觉得她姓过安,林素秋和安伯朗又什么时候觉得她姓安?

趁着安然思考的当口,安梨抓住机会挣脱开自己的手,用小腿狠狠地踢向安然的小腹。

安然被她这动作弄得回神,险险闪开,不过还是被踢到了大腿侧。

安梨的力度很大,那一块铁定肿了。

安然有点微醺,为什么现在的女人都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艾美莉是,安梨也是。

最终是以安梨顶着张红肿的脸气愤地去了司墨琛的办公室。

安然拍拍手去了洗手间,手上都是安梨脸上的粉底,油腻得让她一阵蹙眉。

“司哥哥!”安梨直截了当地推开那扇禁闭的磨砂玻璃门,看见坐在办公桌前优雅尊贵的男人,美眸里一片迷恋。

他俊美优雅如神祇,身上穿着剪裁得当的黑色手工西装,低垂着脑袋看着桌面上层层叠叠的文件,骨骼分明的手指拿着一只昂贵的钢笔,专注认真的模样没有人能与之抵抗。

巨大的玻璃窗在流泻了一地阳光,明媚但不刺眼,照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薄如蝉翼的流光,绝美得让人窒息。

安梨痴迷地看着这个让自己爱了多年的男人,眼睛里渐渐冒出小女生才会有的粉红色泡泡。

司墨琛头也没抬,不冷不热地嗯了声,对她的称呼蹙起了眉峰,似拢了一层寒意,反射在光亮的钢笔上。

安梨听到他回应了自己,刚刚在安然那儿受了气的心理顿时就好受了不少,学着以前安然撒娇的样子,跑到司墨琛面前大吐苦水,“司哥哥你不知道,今天我被你的员工打了。”

“哦?这么活蹦乱跳地看来那人没使力。”司墨琛批阅着手底下的文件,毫不客气地说道。

安梨委屈地瘪着嘴唇委屈地看着司墨琛,奈何只看到他的后脑勺,发觉他竟是没有正眼看自己,委屈更甚了。

“司哥哥,你看看我的脸,都肿成这样子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安梨音量提高了些,磕了磕办公桌,指着自己那张红肿得不像样的脸蛋。

的确,安然不会轻易动手,可是一旦动手,安梨什么好也讨不着。

她故意不跟司墨琛说是安然打的她,就是为了掩盖过去,让司墨琛把安然辞了,这比直接去对付安然更轻松。

司墨琛放下手中的钢笔,懒懒地抬起头,在看见安梨那张像是被蜜蜂蛰了一样的脸,眸中依旧冷淡,薄唇轻启,凉薄的话语溢出,“你这张脸我的员工居然也下得去手,她也不怕恶心了自己。”

其实,司墨琛只是想给安梨找不愉快而已,谁让她以前经常给安然找不愉快了。

安梨的脸腾地就涨红了,每个女孩子最害怕听到的,就是别人对自己相貌的嫌弃和评价了,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说出来就像几把刀用力地捅在心上一样,鲜血淋漓。

而司墨琛,向来说话不给给人留底线。

“如果我的员工因此受伤,安小姐别忘了支付医药费。”司墨琛低下头,继续批阅文件,语速缓慢,字字冰凉,没有任何起伏。

眼泪在安梨的眼眶里直打转,司墨琛几句话比安然几巴掌还来的让她痛。

“你知道打我的人是谁么?”

司墨琛没有抬头,连回应也没有。

安梨更加气愤了,咬牙切齿地说出两个字:“安然!”

司墨琛终于抬起他那高贵的头颅,这次不是冷冰冰的,漆黑如墨的眸子里终于带着些人性化的情绪了。

“你说,打你的人是安然?”

安梨使劲地点了几下头,见司墨琛的目光停留在她红肿得脸上,一阵狂喜,心跳加速。

然而,司墨琛嗤笑一声,往后靠去,靠着松软的背垫,双手交叉地放在腿上,过了几秒才缓缓说道,“安梨,安然打了你你来我面前告状不觉得太可笑了么。”

安梨愣了,脑子里还没消化掉他这句话的意思。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可以允许你自由出入CR,可以允许你们安家在D国为所欲为,但是,”司墨琛停顿了下,看着安梨的目光幽深冷冽,“安然是我的禁忌,你别说你忘了。”

“我的底线里,从来没有谁对谁错,安然在我自己永远也不会有错,你是脑子有病才会觉得我会为了你的错误不要我的正确么。”

安梨还沉浸在司墨琛那番话中,不知道怎么被张秘书送出的CR大楼,脑子里懵懵的追上去想跑进去问清楚,却被门口的保卫拦住。

张秘书走了几步突然转身,官方微笑地看着安梨,“不好意思安小姐,你被纳入了CR的黑名单,以后不能再进入CR大楼半步。”

安梨惊恐地睁大眼睛,现在她才有些后悔,怎么在司墨琛的地盘招惹了安然?

安然并不知道自己和安梨习以为常的一场战争会让安梨被纳入CR的黑名单,她拿出柜子里的医药箱,将就着把手上脖子上的淤青随意处理了下,抹了些药膏。

冰冰凉凉的药膏在伤口虽小却刺痛着的伤口上,至少没有那么难受了。

安然正想弯腰给自己的小腿上也抹药,办公室的门再次打开。

安然嘴角一抽,又回来了?

水眸倏地紧缩,那抹修长俊挺的身影进入她的视线,手上抹药的动作也停滞了下来。

司墨琛双手插在裤兜里走进来,看见她正在抹药,眉峰一蹙,眸子冰凉透骨,“学的柔道全还给我了?”

安然被他这么一说,撇撇小嘴,安梨那泼妇跟艾美莉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艾美莉被她打了之后只会怨恨地瞪她一眼然后愤愤离去。

而安梨,除非被安然打的实在不行,不然绝对不会放过安然的,这就是差距,泼妇的差距。

“给我。”司墨琛坐在她的对面,自然地将她的小腿放在自己腿上,拿过一旁的医药箱,接过她手上的药膏和棉签,准备给她上药。

安然精致的脸蛋腾地浮起一抹红晕,幸好司墨琛此时低着头看不到。

“过了才五年,你连安梨都打不过了?”司墨琛冷冷地说道,在她淤青的伤口上狠狠摁了几下。

“啊!”安然疼的叫了声,那酸爽的痛感让她眼角飙泪。

她滴个包子啊,这什么仇什么怨这样谋杀?

“你是没看见,她在我这也没讨着好。”安然的面部有些扭曲了,疼的她直龇牙,恨不得揪住司墨琛那头黑顺的头发。

司墨琛轻哼一声,他当然看见了,他现在甚至觉得,将安梨纳入CR黑名单有些轻了。

安家么,既然安然不在乎,他也不必客气了。

“啊!司墨琛,你谋杀啊?!”安然疼的龇牙咧嘴了,瞬间褪去平日冷静淡然的形象,平添了几分可爱。

安然疼的实在受不了了,掐着司墨琛的脖子死也不肯撒手,顺道揪了几把他的头发。

手感不错。

安然激动起来,就是在老虎头上拔毛也是有可能的事,只不过这次拔的,是比老虎还恐怖的司墨琛。

司墨琛早就停下了手里抹药的动作,看着安然龇牙喊痛的可爱表情,漆黑的眸子里深邃晶亮。

他的力度不大,可是摁的位置,绝对是最痛的。

为了就是让她记住,不管对方被她揍得有多惨,她也不能被对方占一点便宜。

记住了痛,以后才不会去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