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36章 安梨找上门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176 2015-12-18 10:18:13

  “然然。”他伸出手,抚上她的右脸,呢喃出声。

安然一怔,随着他的触碰脸上就像是触电了一般。

他叫她什么?然然?

“你好狠心,一走就是五年,如果你事先有说,我又怎么会等你这么久。”司墨琛如刀雕般冷峻的面容渐渐柔和,漆黑的眸子带着吸力,直视安然的水眸。

“因为我不会让你走,这样我就不必等了。”他的双颊有些红,眸子带着醉意,大拇指一下接一下地摩挲着她的脸蛋。

像是被戳中心脏一样,钝钝地疼。

安然咬着下唇,目光有些闪躲,“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她拉着他的手腕就要把他拽起来,谁知他却突然一个用力,将她拉下。

安然水眸睁大,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压在身下,被他滚烫的唇封住嘴唇,脑袋顿时就当机了。

如他一般,冷静沉稳,虽然唇上传来的温度滚烫得有些吓人,可是动作却万分轻柔,轻柔得让安然当机的脑袋渐渐沉底。

突然,她想到什么似的在他的唇上狠狠咬了一下,一把推开他,坐在草地上用力地喘气,差点憋死她。

司墨琛倒在地上没了动静,一动不动地,安然那么用力地推他他都没有生气。

安然心底一惊,紧咬着下唇,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顿时松了口气,还活着。

她站起来,看了看四周,说道:“司戈,我知道你在。”

司弋很快出现在她面前,一如往常的黑色着装黑色墨镜,冷酷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然小姐。”

对于安然总是叫错他名字这事司弋决定无视。

“把你家少爷打包带回去,记住,别说我今晚来过。”安然指了指躺在地上像是睡着了的司墨琛,灯光笼罩在他身上,添了抹迷离。

打包带回去?司弋黑线,看着司墨琛的目光突然有点同情了。

翌日,庄园里。

卧室没有窗帘的遮挡,阳光一下就从树叶的缝隙间穿过从窗外洒进室内,暖融融的晨光笼罩了半边卧室,斑斑驳驳的光影随着风的吹动而摆动着,融了一室光景。

白色大床上,司墨琛揉着太阳穴坐起来,眉峰皱起,双眸微阖,睫毛铺了一层光上下颤动着,深邃立体的五官姓感得简直逼人喷血,发丝凌乱,为他增添了一份野性的感觉。

果然清晨的男人都是魅惑十足的。

敲门声响起,三声之后里面的人没有回应,林嫂推开门,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碗醒酒茶。

“少爷醒了,喝杯醒酒茶会好受些。”林嫂将茶放在一边的矮桌上,恭敬地说道。

“先放着。”司墨琛抬眸,眸子里已是一片清明冷冽,尽管头还在痛,却还不足以让他放在心上。

“是。”林嫂低头应道,然后拿着托盘走了出去。

司墨琛站起来,去衣帽间拿了衣服走进浴室,不一会儿便响起水声哗啦的声音。

大约十分钟左右,司墨琛穿着浴袍走出来,脸色有些难看,修长的手指摩挲着自己下唇被咬伤的部位,坐在沙发上。

“司弋。”他沉声唤道。

司弋从暗处走出来,恭敬地颔首,“少爷。”

“昨晚我去了哪里。”司墨琛眸光幽深,他唇上这个咬伤不可能是他自己弄的,难不成他昨晚在临海公园待了没多久就自己去了娱乐城?

还找人了?

“少爷昨晚去了临海公园,喝醉了,和然小姐一起。”司弋如实说来,昨晚安然让他保密的事不知道被他丢那个旮旯去了。

和安然?

司墨琛眸光微亮,他记得昨晚打了安然的电话,这么看来,昨晚和他一起的是安然?

原来,那并不是错觉。

“你看到了什么?”司墨琛的语气稍微放松了些,脸色也没有刚才那么渗人了。

“属下看到少爷将然小姐压下,强吻了然小姐,被然小姐咬了,然小姐让属下将少爷打包带回来。”司弋将自己看到的如实叙述,却发现司墨琛的脸色渐渐又沉了下去,后面的,他选择沉默。

司墨琛细细摩挲着这个伤口,倏的一笑,这个小女人是胆子撑了,竟然敢咬他?

还让司弋把他打包带回来?

好,很好!

艾美莉自从上次被安然打过以后就一直躲着安然,天天跟着巩烨身边转悠,很少回来办公室。

安然没有她的打扰,也清闲了不少,手头的任务减了个半,加上CR即将到来的提名展示会,安然还要为自己的作品多下功夫呢,被提名一次,奖金丰厚,还有加薪的机会。

到了这关头,几乎CR所有的设计师都恨不得求佛拜神了,只为能提名自己的作品。

最终决定权却不是在司墨琛手上,CR有个设计团队,专门负责这些,他们的眼光狠辣独到,而且崇尚创意和独特的设计,对抄袭和作假是最厌恶的。

最后选定的作品还是要到司墨琛手上过目,如果大BOSS这里没有任何问题,才能正式提名。

离提名会还有半个月左右,位置选定还未确定,大家为了这次提名真是卯足了劲。

安然也有努力,不过她的努力比起其他设计师的绞尽脑汁恨不得挖空脑袋就显得轻松得多。

她设计东西需要随性和自然,想到什么就画什么,从不画自己不喜欢的或者为了完成任务逼迫自己去画,所以她画出来的,总会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她崇尚的,是如风一样潇洒的自由。

与此同时,CR大楼前,一抹靓丽的身影从一辆劳斯莱斯上走下来,她穿着一件红色皮质的紧身连衣裙,裙摆到大腿处,姓感雪白的长腿让人几欲喷血,手上提着一个GUCCI的手工提包,整个人都显得时尚而又靓丽,无比吸引视线。

安梨走进CR,摘下脸上的墨镜,涂着红色丹蔻的指甲无比妖艳,脸上挂着浓妆,显得她更加的妖娆勾人了。

她这次和以往不同,并没有直接走到电梯里,而且走到前台,问道,“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员工叫安然。”

前台经常见她来找总裁,对她已经眼熟到一个极限了,加上能这样自由出入的,也只有她一个人,CR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只是安梨的高傲态度让她们都很不满,一开始以为她和总裁有些什么,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传出过什么绯闻,不用想都是被总裁压下去了,如果总裁真的喜欢她,为什么不让所有人知道?

这么简单的问题,CR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前台也很不满她的态度,心想还没成为总裁夫人呢横个什么,不过面上还是一脸官方笑意加讨好,“安小姐请等会,我给你找找。”

安梨嗯了声,环着胸等着。

前台的办事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便找到了,“没错,的确有一个叫安然的新进员工,在十二层的设计师办公室里。”

安梨一听,直接走向电梯,连句谢谢也没有。

办公室里,米穗儿生病请了一周假,何意也跟着请假在她家照顾她,所以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安然一个人,不过她也落得个清闲自在。

她戴着耳机听着歌,手指甩着一支原木铅笔,很悠闲惬意的模样。

安梨看了眼上方的办公室说明,推开门走进去。

室内干净明亮,装潢高雅,鼻尖都能嗅到一股植物清香,摆放着四张办公桌,空调运转的声音很轻,但是在安静的室内听起来就有些呱噪。

安梨一眼便看到坐在其中一张办公桌前悠闲听歌的安然,涂着一层厚重粉底的脸上扯了扯,踩着高跟鞋走过去。

高跟鞋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响亮清脆,安然两只耳朵塞着耳机,声音开的刚好,音乐声不断从里面传来,掩盖了高跟鞋的声音。

啪的一声。

安梨将桌面上摆放整齐的资料和文件一把拍在桌子上,声音很大,音乐刚好开始换歌,安然抬头一看,居然是安梨。

晚会之后安然还想着她会什么时候来找她泄恨呢,来的还真晚。

“你来做什么。”安然面容淡定,将耳朵里的耳机摘下来放回抽屉,顺便将桌上凌乱的文件整理好。

安然喜欢自己的桌面整洁干净,那样看着心里也会舒服很多。

“我来做什么你会不清楚?”安梨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安然,想起那天被喷了一堆比强力胶还黏糊的东西,气就不打一处来。

她那天在洗手间躲到凌晨三点左右晚会结束才敢出来,这笔账,她不找回来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你这话真是搞笑了,一来你不是我上司,二来你不是我妈,我凭什么知道你来要做什么。”安然抬眸看了她一眼,像是在看一个蛇精病的眼神看着她,语速缓慢,吐字清晰,说的安梨一顿气噎。

安梨冷笑,不管过了多久,这贱人的嘴上功夫永远比她的手段厉害。

“你妈那种女人能和本小姐相比?你不过就是你妈不要的东西而已,一个挂名安家大小姐,你以为你还能跟以前一样神神气气的?”

以前就是因为有安然和她的妈妈在,安梨永远忘不了,别人看她的眼神,原本都该属于她的东西,凭什么都让安然占了去?

没有她们母女,她们才是名副其实的安家主母和大小姐!

安梨对安然的怨恨和不甘,其实早就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恨上了安然。

她恨那个穿着黑色连衣裙宛如女王般骄傲的安然,恨她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轻松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