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32章 吃货幻想曲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248 2015-12-14 01:40:44

  关好之后,安然从地上跳回床上,趴在被子一边滚了滚,将自己滚成一个圆筒,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心里依旧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零五二四。

她在心里默念着这几个数字,是她的生日。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司墨琛竟然会用她的生日作为别墅大门的密码,他是什么意思呢?

用安小包的话来说,安然就是典型的智商有余情商欠缺的人,总是在不该聪明的时候聪明,却又在该聪明的时候变笨,好比现在,明明可以轻松想通的事情,她非要把自己逼进死胡同里。

想不清楚怎么办?

第二天,安然由于昨晚一整晚都没有睡好,数了一整晚的包子,导致失眠了,从司墨琛的别墅出来一路都在打哈欠。

安然回了一趟公寓,小包子还在熟睡所以没有发现安然回来,安然看着安小包那张软萌的包子脸心里浮起一层愧疚,两天没回来宝贝肯定想死她了,然后做好了早餐放在桌面上,就赶去上班了。

如果她知道安小包这两天都呆在老宅里,昨晚才回来估计就不是心疼,而是把他吊起来打一顿屁屁了。

安小包也知道安然会打他屁屁,当然也不会老实告诉安然啦,这叫什么,善意的谎言对吧。

CR国际正门前,安然揉了揉还有些泛酸的眼睛,身上换了件纯黑色及膝裙,腰间采用的镂空蕾丝设计将她的纤腰体现得淋漓尽致,黑色衬得她的皮肤越发的白皙。安然的衣服多数都是FS出品的款式,而且是挂在FS杂志上永驻的款式,也就是说,不会轻易过时。

所以安然的衣柜里,颜色多数为白色和黑色,这两种颜色是最长久的了。

安然掩着唇打了个哈欠,然后睁眼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到周围的一些人在看着自己议论什么,因为大姨妈还没有离开,所以安然有些敏感,看了看自己身后,微微囧了一下,穿的黑色,就算流出来了也看不到,那那些人在看什么?

安然郁闷地走进电梯,这个时候已经接近八点半了,但是来的人也不算多,电梯里除了她之外还有另外几个人,见她进来,脸上竟是带着探究和轻蔑的表情。

清丽秀眉微微蹙起,安然精致的脸蛋上原本挂着微笑的表情也冷凝了下来,不再给人一种好相处的感觉,那些人自是感受到了,所以也没有敢那么明目张胆地盯着安然看了。

安然顶着那些人探究的视线走进办公室,蹙起的秀眉似要拧成麻花一般,心里嘀咕着,难道今天没吃药?

办公室里,除了她的位置空着,其他人早已经来了,米穗儿和何意都是一脸她怎么了的表情看着她坐在自己位置上,艾美莉在自己的位置上补着妆,见安然进来用眼角瞥了她一眼,鼻孔里发出哼的一声。

米穗儿和何意蹭到安然面前,欲言又止地看着她,一副不知道该说不该说的表情。

“安然,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米穗儿盯着安然看了许久,最后憋出这么一句来,那表情明显就清楚地写着让她配合。

安然看了她一眼,打开电脑,输入密码进去进入桌面,说道:“不该说就不要说了。”

这句话让已经酝酿好的米穗儿喉咙生生卡住,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清秀的脸上像是被鱼刺卡喉咙了一样难看,怎么会有这么不配合的!

这个时候一般不是应该说“你说吧”么?!

可是安然的确是觉得,如果不该说的话的确没有必要说,有什么话要说直接说不就成了,觉得不该说就不要问缄默呗。

米穗儿憋了许久,见安然脸上带着些促狭的笑意才后悔后觉地发现她是在捉弄自己,清了清嗓子,将自己憋了两天的话一股脑倒了出来,听得安然水眸中冷光更甚。

她没想到,自己被司墨琛带回他的私人庄园的事居然在CR里传的沸沸扬扬的,虽然里面被添油加醋了很多,虽然事实被扭曲了,虽然传播的始作俑者是艾美莉,但是嘎嘣一声,安然手里的原木铅笔应声而断,她不生气,她真的不生气!

在米穗儿看来,安然的确是不生气的,因为此时她的脸上面带微笑,唇角的弧度是平时最常见的标准笑意,唇边的两个梨涡随着唇角的弧度深深地映衬着那抹微笑,如果不去看她那双翦水秋瞳中闪现出的冷凝的话,的确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安然,我说你还真敢啊,总裁的家,你以为是你这种人随随便便能进去的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不要脸地倒贴上去勾引总裁呢。”艾美莉放在手中的化妆镜,双手环胸地站起来,走到安然面前,那脸上的神色,那叫一个生动的表情包。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脸抽筋了呢。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艾助理刚刚从厕所回来呢,啧啧,这味道。”安然用手作扇子在鼻子前扇了扇,将她的话反弹回去。

艾美莉面色一僵,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她的确刚从厕所回来没多久,不会真有味道吧?可是闻来闻去也就只有那股夏奈尔香水的味道啊。

艾美莉听到米穗儿压抑的笑声时脸色一变这才发觉自己是被安然给坑了,脸上的表情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你得意什么?你以为总裁是真的看上你了?你这种人,充其量就是公交车,给钱的谁不能上?”

安然冷笑一声,眸中冷凝更甚,看着艾美莉的目光一点一点变得冰凉,椅子往后一推站起来,“以艾助理这么说,莫非你早就试过别人给钱就能上你?那艾助理可真是廉价啊,呵呵,我安然,是无价的,你跟我比,有本事你也让司总带你回家啊,有本事也去勾引看看,没本事就不要来我面前叫板,我小时候被狗吓过,现在不能受到惊吓的。”

说到最后,安然还特无辜地耸耸肩,水眸中的冷凝缓和了些,唇角的笑意越发的狡黠,听完她一席话的米穗再也忍不住地跑出办公室,在外面疯狂地抱着肚子狂笑,幸好这层楼人比较少,就算她笑成傻子,也不会有人送她去医院的。

艾美莉脸色黑青黑青的,气的脸蛋都在发抖了,刚抹好一层粉的脸上一抖一抖的,好像要把那些粉给抖下来似的,抬起手,朝着安然的脸上用力的挥下去。

安然不雅地翻了个白眼,轻松地截住艾美莉挥下的手,冷冷一笑,加倍用力地打了回去。

啪。

声音清脆响亮,一直在盯着这边动静的何意吓得赶紧缩回电脑下,肩膀一抖一抖的,明显在偷笑的样子。

安然一打完就立刻松开了手,艾美莉一个重心不稳,往后倒去,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没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的样子。

艾美莉的确没有反应过来,脸上火辣辣的,眼睛里下意识地往下淌泪,脑子里还在嗡嗡作响,没想到要反击。

“有些人怎么就学不聪明呢,就连我家隔壁养的那只汪星人都知道受挫之后不能再招惹主人,艾助理,你妆花了哦,要我帮你么。”安然扶着膝盖,笑意盈盈地看着坐在地上脑子运行不过来的艾美莉,出口的每句话都像是要毒死人一样,毫不留情面。

“安然,你个贱人!”艾美莉气的还想挥手去打她,可是自己脸上还在痛,手就颤抖了下,害怕显而易见。

“这不就好了,我安然从不会轻易去招惹别人,如果别人硬是要招惹我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安然凑近艾美莉,水眸幽幽,看的艾美莉竟是俱从心来。

安然一脸轻松地坐回自己的位置,顺手将自己胸前的发丝撩至肩后,柔软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时不时用鼠标点几下,好似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何意从电脑里抬起头来,办公室除了他只剩下安然一个了,艾美莉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不过看样子,绝对是安然完胜。

安然轻松的心情到中午结束,艾美莉因为今早的事情竟然将全部的任务都堆给了她,今天如果做不完就只能加班了,而安然一心想回去多陪小包子,连午饭也没有去员工餐厅,吃了一个面包就在赶紧赶工了。

真是天杀的,人家是总监助理,就算她想反抗也不行,艾美莉还真的不能算说蠢,至少还知道利用职权压她一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咕噜噜。

悦耳过头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办公室里,安然的手指一顿,捂住自己的肚皮,这里没人也就没有顾及形象了,轻轻拍了下腹部,暗骂它不争气,就知道叫,叫也不给你吃饭。

与此同时的皇晟国际酒店二楼中餐厅里,中餐厅和西餐厅的风格迥然不同,却只隔着一道长长的绣花屏风,上面的绣花是请大师亲手绣下的,图案很多,却将两边不同的风景隔开了。

司墨琛选的却不是外面的大众餐厅,而是包厢,这里的包厢,两面都是玻璃,只有一面是墙,能看见外面的景色,当然,从这里看看不出外面的景色有多么好看,如果是在十九楼的露天餐厅里,就能将整个A市的风光一览无遗,几乎每个来皇晟用餐的都会选择的。

可是司墨琛不会,甚至可以说,在认识安然之前他去的都是十九楼的露天餐厅,可是认识安然之后,他就再也没去过十九楼了。

因为,安然恐高。

司墨琛双手交叠着下巴放在上面,看着窗外,皇晟就在市中心,所以看见的都是车水马龙,一片喧闹,司墨琛喜静,没有看多久便移开了目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