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30章 夜七大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222 2015-12-12 01:41:16

  “你去那边。”安然指指自己旁边的位置,让司弋坐过去,顺便附带一个威胁的眼神,看的司弋不得不妥协。

他是真的觉得,自己栽在一个女人手里是很悲剧的一件事。

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是少爷的心尖宠。

黄昏的余晖洒落在湖面上,微波轻轻在湖上荡漾着,安静美好,映着湖边的芦苇也泛着一层橘黄色。

可是湖的这边,安然的心情可谓是差到了极致了。

眼看着一条又一条肥不溜秋的大鱼往司弋的桶里跑,安然看了看自己桶里,只有一条小小的鱼儿孤零零地在里面游,抓着鱼竿的手不由得紧了又紧,鱼儿诚可贵,聪明价更高,若为面子故,还得靠损招。

安然抬头看了眼天色,这个时间点司墨琛差不多已经回来了,水眸骨碌骨碌地转了几圈,粉色的唇瓣牵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司弋专注而认真地盯着水面的动静,并没有发现安然心里的小九九,脸上就算戴着墨镜也看不出他的表情有任何变化。

耳边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对于司弋而言,很轻易地就捕捉到了,而且还从脚步声中辨别出了来人。

司墨琛。

司弋迅速站起来,往前走去,一直观察着他的安然吃吃笑了几声,她的位置离司弋的很近,这也就方便了她下手,她抓起桶的两侧往湖里一倒,里面快装满的鱼哗啦啦地掉入湖里,她的动作迅速毫不拖泥带水,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她便站在那里,看着司墨琛走进。

“司总。”安然微微颔首,低垂着双眸,一副恭顺无比的模样,看的司弋默默撇开目光。

“听司弋说你们在比赛?”声音清冷低醇,像是大提琴奏出的曲子般好听,司墨琛双手插在兜里,一脸悠然地看着面前的小女人。

“是。”安然点点头,唇角的微笑越发的放大。

“谁赢了?”司墨琛走到那两个水桶旁边,看着一只只有一条鱼的桶,和一只空空的桶,可是那只空空的桶里还留有很明显的痕迹,他的目光不由得飘向安然那张偷笑的小脸,顿时了然。

司弋很淡定,安然只有一条小鱼,就算少爷偏帮她也是没有道理的。

“司总可以看,这个是我的桶,那个是司弋的。”安然指着两个颜色不一样的桶说道。

司弋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就愣住了。

他的鱼呢?他满满的一桶鱼呢?!

饶是司弋再怎么淡定风云不变的面瘫脸上也在渐渐龟裂,看向安然,后者笑得一脸无辜。

“少爷,我……”司弋自然不甘心就这么被摆了一道,正想解释,司墨琛一个手势制止了他后面想说的话。

“司弋,愿赌服输。”司墨琛拍拍他的肩膀,说的一脸认真,完全抹杀了司弋接下来要解释的话。

司弋何尝不懂,每当少爷这么说时,就是在维护安然了,他的天职就是服从少爷的命令,少爷的话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他都必须认同。

“然小姐,司弋服输。”司弋朝安然低头说道,没有半丝不愿,不过他这次倒是学会了以后是再也不能和这个魔女打赌了。

安然会顺着他的示弱就把惩罚揭过么?

当然不会。

“输了接受惩罚,司弋,你不会言而无信吧?”安然眨眨眼睛,看着司弋笑得一脸无辜。

“是。”司弋低着头,背后一僵,一股不好的预感随之而来。

司墨琛的目光紧锁在安然身上,将她的一颦一笑收于眼底,现在这个活灵活现的安然比那个在他面前知书达理拘谨做事的安然要动人的多,不由得,如画的眉眼都染上了一层暖和的笑意,余晖落在他的侧脸上,映的那张颠倒众生的俊脸更加立体深邃。

“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的,只要你钓满二百五十条鱼就行了。”安然一脸我很慷慨,快来膜拜我的表情,无辜得让人想往她脸上扔蛋糕。

二百五十条,这么讽刺的数字,司弋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崩溃,这不等于变相承认自己是二百五么?

“司弋,钓不完别来见我。”司墨琛无视司弋那张有些崩溃的脸色,牵起安然的手往别墅的方向离去。

安然看着司弋正得意,却发现自己的小手被司墨琛握在了手里,浑身紧绷着,手指也从柔软变得有些僵硬,脸上的笑容如潮水般快速褪去,只剩下一丝不安和惊恐。

她刚刚做了什么?司弋是他的得力助手,而她刚才居然当着他的面去整司弋?以司墨琛唯我独尊的性格,她这么做无疑是踩到了他的雷点。

安然懊恼地垂着头,刚才真的有那么一瞬,让她觉得好像回到了以前,她可以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甚至压他一头,可是当清醒之后,就只剩下了不安。

“低着头做什么,过来吃饭。”司墨琛的心情很不错,连带着周身凌厉的气势也收敛了不少,别墅的佣人安心地各司其职,要知道,司墨琛不发火的时候比发火还可怕,难道见他心情好的样子。

别墅里一向沉重的气氛似乎渗入了阳光一般,照着心里微暖。

安然感觉到有人轻轻推了她一下,抬头一看,是林嫂,林嫂给她递了个眼神,示意她过去坐下,安然立即领会,朝林嫂露出一抹感激的微笑,乖巧地走到佣人拉开的椅子前坐下。

餐桌很长,司墨琛坐在最尽头的一端,她坐在他的右侧,离得有些近,呼吸间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特有的那股薄荷清香,脸上不由得浮起一抹浅红。

林嫂走过来,给安染盛了碗汤,她的左手边放着一碗红糖水,里面还放着勺子,安然没有饭前喝汤的习惯,纵然这汤再怎么美味她也是喝不下,拿起筷子,看了看桌上的菜色,很清淡,安然再熟悉不过。

以前她经常吃,是用来调理身体的营养餐。

安然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只见他姿态安宁优雅的用着餐,举手投足间都透着矜贵的气质,唇角微微上扬着,心底浮起一抹感动,如果不是他吩咐的话,林嫂再怎么疼她也是不可能擅自把这一桌的菜色换掉的。

其实,如果他没有那么讨厌孩子的话,现在坐在这的,还有小包了。

那么软萌的小包子现在在做什么呢?

趁着这两天安然不在家,又是周末,安小包便照着那张纸条上的联系号码打过去,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在笔记本的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顿敲打。

只是电话刚一接通酒杯那边的人给迅速挂断,安小包将手机挪开一些,看了看暗下的屏幕,有些疑惑。

目光转向笔记本的屏幕,上面查出了一些零碎的信息片段,安小包将这些片段连接起来,发现这个地址居然是在最偏僻的西郊,是一栋老宅了,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看来外公为了把这些人藏起来,真是煞费苦心呢。

安小包合上电脑,暗下的手机屏幕没有一点动静,小脑袋里心思百转,安小包将笔记本放好,从沙发上蹦起来,拿起左上的手机往外走去。

“小朋友,这个地方可不安全,你一个人来么?你妈妈呢?”一辆的士停在距离老宅稍远处,司机大哥将安小包带来这里的时候就很疑惑,这么小个孩子来这种偏僻的地方做什么,而且还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司机大哥看着,心里就一阵痒痒。

安小包淡定地坐在后座上,酷酷的小脸上带着一抹轻笑,从镜子里能看到司机大哥那别样的眼神,“大叔,我妈咪和爹地很快就会来这里哦,我一个小孩子,一个人出来当然不安全啦,不过幸好我爹地和警察叔叔们很熟呢,有爹地保护我,我才不怕呢。”

软萌天真的话语让人忍俊不禁,配上那一脸笃定的表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优雅的气质,还就真让司机大哥相信了,而且如果真像这个小孩说的那样,他的爸爸和警察很熟,或许关系匪浅,那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况且这么小个孩子会说谎么?知道说这种话么?

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安小包的确没有说谎,依司墨琛在D国的影响力来说,就算他做了什么违规的事情,也没有人能动他半分。

“大叔,给你钱。”安小包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一百的,刚刚好,不多不少,然后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司机大哥那点心思被打破,拿了钱赶紧离开这里,心里还有些害怕他的父母一会真的来了把他抓进警察局去。

这叫什么,做贼心虚。如果安小包真的是和父母一块来的话,他的父母会什么会放他一个人做的士呢?想想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他小包子果然是妈咪最聪明的宝贝了,为妈咪有他这么棒的宝贝点个赞!

老宅的位置偏远,好在安小包事先把笔记本里的路线导出到了手机,不然在这几乎一片都是森林的地方,很容易迷失方向。

走了没多久,安小包拨开层层树枝,往前一踏,脚踏上了平地。

老宅就在面前,以老宅为中心,周围没有任何树木的遮掩,看似荒凉,心细的小包子还是从里面看出了有人生活的痕迹。

还真是偏僻啊。

安小包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双手插在裤兜里,酷酷地朝老宅里走去。

吱呀一声,安小包推开那扇紧闭的大门,里面看起来宽敞明亮,没有半点灰尘,古老的欧洲风格,连家具之类的都保有了那种跨世纪的风格,虽然有些陈旧,但还是能看出有人在这里常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