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28章 清晨魅惑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252 2015-12-10 01:40:36

  一双明澈干净的水眸时不时往周围瞄几眼,就像个在偷偷干坏事生怕被人逮着的孩子一般。

司墨琛的心蓦地一软,心口像是被塞进了什么一般带着一抹甜。

安然乱瞄的目光最后还是停在了司墨琛身上,捧着瓷碗的手一抖,赶紧将瓷碗放下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她的唇形很好看,很小巧,此时微张着,就好像一朵引人采撷的花朵一般,因为偷喝了放在旁边的红糖水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她知道是司墨琛将她带来的这里,司墨琛一走开她就起来了,看到桌上的红糖水很想喝,但是她不确定这碗红糖水是不是给她喝的,不过她姨妈造访的时候每次喝红糖水就会缓解许多,而且这碗红糖水里并没有她讨厌的姜味,就不由得多喝了些。

本来她是打算着喝一些司墨琛是看不出来的,可是喝着喝着就放不下了,谁知道这五年司墨琛是不是添了新习惯,喜欢喝红糖水了。

现在好了,被当场抓包了。

安然捧着瓷碗的小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被他灼热的目光紧盯着,让她都不敢把瓷碗放到一边去,只能捧在手里,气氛尴尬得让她有些想钻进被窝里当一回乌龟。

瓷碗上还留着红糖水余下的温度,暖暖的,可是安然此时却觉得无比烫手,小脸上在司墨琛的注视下泛起一层红晕,格外迷人。

不过生理期来了的女孩子心情总是像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的,尤其是还会痛经的女孩子,就算自己抑制着脾气,让自己不要那么易怒,可是往往都没有什么用。

安然却是只有在特别郁闷的时候才会想发脾气,以往有小包子在逗她开心给她煲红糖水,可是现在,安然莫名的就有些怨气了,她想她家小包子了!

就算面前这个是长大版的大包子也不顶用!

但是一对上司墨琛那双幽深的眸子,她就觉得,自己已经酝酿出的怨气瞬间消散,鼓起的双颊也扁了下去,有些局促地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

司墨琛刚走到她面前,就见那小女人将手中的碗猛地往他面前一伸,他愣了那么一秒,就听到那张小嘴里溢出的认错声音,“我不是故意要喝掉你的红糖水的,如果你生气了,大不了在我工资里扣钱!”

反正她那一个月八万块的工资,不算其他,光是八万,一碗红糖水而已,经得起扣!

她有信心,自己的设计稿一定能被制成成衣提名展示出来的,到时候那些长了肉翅膀飞出去的票票还不是得乖乖飞回来。

安然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司墨琛却被她的话弄得一头雾水,红糖水本就是给她喝的,难不成她以为?

盯着安然的黑眸泛起一圈促狭的笑意,司墨琛正了正脸色,刀雕般的俊脸上波澜不惊地看着她,“我这里的厨子,都是重金聘请而来的,说是整个D国最好的也不为过,你确定,你赔得起?”

这话司墨琛说的倒是没错,他这的厨子,就连国际酒店皇晟的厨师也比不上,每一餐的搭配营养均衡而且从来不会重样,就连嘴一向很刁的司墨琛也挑不出什么来。

在管家看来用这么好的大厨只为了煲一些红糖水显得有些大材小用了,可是如果对象是安然,就是让他们全部出动,给安然一个人就蒸一个包子,管家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要说管家为什么会对安然这么好,也是因为司墨琛,认识他们的人都说,除了司墨琛,没有人能说自己对安然是最好的。

这是安然没有想到的,只是一碗红糖水而已好不好?她居然穷的连一碗红糖水都赔不起了?

而且用那么好的厨子就为了做一碗红糖水,大BOSS的癖好也太……

此时敲门声响起,司墨琛头也没回地说了声进来,管家端着一碗新的红糖水走进来,看着安然的目光带着慈爱,“然小姐醒了,身子还有没有不舒服,再喝一碗会舒服些。”

安然原本有些窘迫的表情在看到管家的时候有些惊讶,在听到她说的话的时候,一瞬间不解了,“这个不是他,司总要喝的么?”

安然原本想叫他司墨琛,可是一想现在自己和他的关系,果断改口,万一他不高兴真要自己赔钱就惨了。

可是安然不知道,她的这句司总让司墨琛带着浅浅愉悦的眉梢也沉了下来。

管家有些惊讶,然小姐现在在少爷的公司工作?听到安然后面的问题有些好笑,“这可是女孩子家喝的东西,少爷怎么会喝呢,这些都是少爷吩咐给然小姐做的啊。”

“你的话会不会有点多了?东西放下你可以出去了。”司墨琛原本沉下去的心情听到管家在这多嘴更郁闷了,瞥见安然唇角勾起的那抹嫣然笑意,面色更加不自在了。

管家知道这话让少爷别扭,也不说话,笑着离开房间。

安然乐呵呵地捧着盛了七分的红糖水,隔着瓷碗,暖暖的温度直达心底,不过更庆幸的是,自己不用赔偿这碗比她工资还贵的红糖水。

“看什么,喝你的。”司墨琛淡扫了安然一眼,走进衣帽间,过了好一会才拿着一张白色毛巾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走出来,看也不看安然。

安然捧着瓷碗咕噜噜地喝着好不欢快,刚才喝了一碗,现在喝掉这一碗腹部尽是暖意,疼痛感也缓解了下来,将瓷碗放到一边,她伸了个懒腰,这才打量起这间卧室来。

深蓝色和浅蓝色的色调看起来十分舒心,室内的摆设简单却也奢华到了极致,就连墙壁上挂着的油画安然都能看出来,价格在百万以上。

她看向右边,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暖金色的窗帘挡住了窗外的风光,只能从缝隙中看到一些,头顶的施华洛世奇水晶灯散发着幽幽的光泽,让安然因为两人独处有些紧张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水眸流转,停在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自己的司墨琛身上,那头有些湿的黑发看起来特别柔软,脖子上还搭着那张白色毛巾,一只手放在沙发边上,侧着头不知道在看哪里。

安然觉得,他就是这么静静的坐着,也比墙壁上那副油画要绝美许多。

她抿着唇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缓解现在这种有些尴尬得气氛,目光瞥见墙上的时钟,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不看时间还好,她向来喜欢按时睡觉,十一点必须睡着,现在一看居然凌晨了,加之刚才痛经太难受也只是意识混沌地闭着眼休息了一会,现在不难受了,困意也就渐渐袭来。

将薄被一摊严实地盖在自己身上,身体往柔软的大床上一蹭,脑袋枕在枕头上,眼皮感觉越来越沉重。

“墨琛哥哥,谢谢你。”模糊间,她似乎看到面前有个人影,知道是司墨琛,感谢的话语毫无防备的说了出来。

包括那句墨琛哥哥。

司墨琛狠狠一怔,看着已经睡着的小女人,那张小巧可爱的睡颜如猫咪般慵懒而富有魅惑,海藻般柔顺的发丝铺陈在洁白的枕头上,像是开出了一朵花般。

许久,司墨琛心底的狂喜依旧没能平静下来,他缓缓俯身,在她那光洁的额头上印下颤抖的如羽毛般轻柔的吻。

她并没有忘记不是么,而他也终于等到她的那句墨琛哥哥。

晚安,我的爱人。

可是,我只能在你听不见的地方这么称呼你。

翌日清晨,阳光透过没有窗帘遮挡的落地窗洋洋洒洒地照进来,带着斑斑驳驳的树影,此时的阳光正好,屋子里的气温特意调得恰到好处,所以即使是夏天那毒辣的阳光,室内也感觉不到很热。

可是安然醒来的理由总是这么悲剧,她是被缓缓流淌的姨妈给弄醒的,深知再不换姨妈纸就要流到小裤裤上的她百般不情愿地起床,睡眼惺忪,明显没有睡够。

她几乎是闭着眼睛去摸自己昨天放姨妈纸的位置的,摸出来之后便睁开眼皮,朝着浴室走去。

司墨琛从外面走进来,手上端着个青花瓷图案的碗,见屋里没人,一双剑眉轻轻蹙起,看着床上的有些凌乱的痕迹,伸手摸了摸那里,还有温度,证明她刚起来不久,目光转向紧闭的浴室大门,他想了想,走了出去。

安然出来的时候已经清醒了大半,可是昨天太累了没有来得及洗澡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可是这里怎么会有她的换洗衣服,洗漱用品也只摆着司墨琛一个人的。

顿时在原地有些纠结地思考着这个严肃的问题。

正门再次打开,司墨琛拿着一套衣服和洗漱用品走进来,看见安然光着脚站在那有些不悦,“睡够了?”

突然听到他的声音让安然有些微颤,抬头看着他,玉足在光滑洁净的地面上衬得更加小巧,她此时只穿着昨天管家给她换的那件黑色衬衫,她自己还没反应过来衣服给人换了,衬衫很大很长,穿在她身上显得她更加的娇小,露出的两条雪白纤细的美腿引人遐想非非,乌黑的秀发有些凌乱地披散在脑后,掩着那张笑脸越发小巧精致,惹人怜惜。

司墨琛漂亮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看着她的目光也渐渐有些灼热,顺着黑色衬衫一路往下,最好还是收回了目光,若无其事地走到她面前,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去换。”

安然接过来,发现是一套新的衣服和洗漱用品,咬了咬下唇,说道,“谢谢。”然后转身走进浴室。

司墨琛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到浴室,虽然有些可惜看不到美好风景,不过……他比较乐意这种风景只能他一个人看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