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27章 偷喝红糖水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280 2015-12-09 01:32:36

  那么现在,他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呢?

司墨琛的确是心情有些糟乱,可是却不知从何说起,见安然出来,掐灭手中的香烟,扔进一边摆放着的垃圾篓里,唇角似噙着抹淡淡的笑意,“走吧。”

安然以为他要送自己回家,便没有反对地随着他回到车上,大抵是因为换上了姨妈纸,安然一直紧绷的身体也缓缓放松下来,倦意席卷而来,靠着椅背沉沉睡去。

司墨琛侧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又睡着了,削薄的玫瑰色唇瓣紧抿着,将车速放缓了些,稳稳地行驶在公路上,此时差不多已经是凌晨了,但是整个城市依旧是如白天一般热闹,五彩的霓虹灯和着夜色将这座城市包围,分不清是喧嚣,还是寂寥。

A市很大,人口很多,白天经常能看到堵车追尾发生,这里的空气虽然也不怎么好,可是却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地方,在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众所周知的,临海的私人庄园算是空气最好的地方,当然也是最贵的。

曾被司墨琛全部买下,在那里建了自己的私人庄园,传闻那里很富贵华丽,传言那里是所有人都梦想的天堂,传言这个神话可能在里面金屋藏娇。

那里临海,四周绿树环绕,风景优美,从空中俯瞰,能看到那座令所有人向往的纯正的欧式风格的别墅,旁边是大型游泳池和高尔夫球场以及小型电影院等。

司墨琛并没有将安然送回她的公寓,在他看来,安然是一个人,而且月事来了还痛经,一个人定然是没办法照顾自己的,给自己找好理由之后,司墨琛理所当然地将车开进庄园大门,两边站着管家和仆人,车子驶过两旁种着红枫的小道停在地下停车场,跟在后面的管家即刻迎上来给他打开车门。

眼尖的管家一眼就看到靠在副驾驶座上睡的正香的女人,心底不由疑惑,她从少爷搬出司宅之后就被派来照顾少爷的生活起居,还是第一次见少爷带女人来这,真是奇了葩了。

司墨琛下车,然后绕到另一头打开车门,将她身上盖着的自己的外套拿开,动作小心轻柔地抱起座位上的安然,像是抱着自己珍视的宝贝一样,朝别墅走去。

管家心底的疑惑更重了,刚才她匆匆地看了一眼那个女人,长得可真像是然小姐,可是然小姐不是出国了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司家和安家是邻居,而司墨琛只比安然大了几岁,两家关系也不错,司家的人对安然也尤为喜欢,身为司家的女管家,自然也是知道安然和司墨琛五年前的事情的。

别墅里的下人看见司墨琛走进来立刻恭恭敬敬地问好,连头也不敢抬,只是等司墨琛走进电梯之后,才好奇地八卦着他怀里的女人是谁。

这事若放在别人身上肯定在寻常不过,可是若放到他们冷酷淡漠的少爷身上,那可真是让人无比好奇的。

司墨琛打开二楼自己的卧室正门,将灯打开,原本黑暗的屋子里一瞬间亮若白昼,头顶的施华洛世奇水晶灯放射着明亮但不刺眼的光芒,卧室整体是深蓝和浅蓝的格调,深沉内敛,如大海一般磅礴气势。

里面的家具和摆设更是奢华到了极致,每一样都是精致无比,没有一处能让人挑的出瑕疵。

他将安然轻柔地放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拿过一边的薄被给她盖上,尤其是腹部和脚部,给她盖得很严实,卧室下面是游泳池,被树荫遮挡着,只有在太阳正盛的时候才会有阳光透进来,如果到了冬天,那些树荫就会被人移走,好让阳光彻底照进来。

室内的温度正好,被子很薄,就算盖着也不会觉得很热。

安然蜷缩着身体,如海藻般柔顺的头发已经湿了大片,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捂着腹部好让自己没那么难受,其实都是心理作用。

好在,她就算痛也只是痛那么两天而已,不过这两天,也够让她受的了。

司墨琛离开卧室,快步走到楼下,管家迎上来,有些好奇地瞥了眼二楼,暗想什么样的女人居然能代替然小姐,还上了二楼少爷的主卧,她看着司墨琛长大,也是看着安然长大的,对安然也很是喜爱,早就在心底认定如果不是她突然出国,定是司家少夫人了,现在半路杀出个不明来历的女人,管家还是有点替她的然小姐操心的。

只是她不知道,楼上那个不明来历的女人,就是她要护着的然小姐。

司墨琛的表情突然有些僵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以前安然虽然也痛经,可是被他让司家那些人一直调理的很好,还特意给她请了好几位营养师,就算痛,也只是一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幅痛的死去活来的样子。

该死,这五年她到底是怎么过的?

连自己都不会照顾好自己,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女人?!在外面受了苦难道就不会回来么?

管家看着司墨琛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有些好奇,该不是上面那个女人出了什么幺蛾子少爷不好意思开口吧?

不过想想,有什么是少爷不好意思的??

司墨琛其实只是在思考,以前安然痛经的时候喝的是什么,好像是红糖水,安然还经常抱怨里面有股姜的味道,觉得很恶心,安然讨厌姜,这是事实。

“去煲些红糖水端上二楼,不要放姜。”静默半晌,司墨琛才说道,转身上了二楼。

红糖水?不要放姜?管家突然懂了什么。

回到房间,司墨琛站在床边看了看安然,眉头轻蹙,走到柜子前打开柜子,猫着身在里面翻找着,他记得,他这里还有很多安然以前痛经时预备着的暖宝宝,有些是以前的,有些是安然离开后,他按着习惯购置的,压在了底层。

找了一会,司墨琛终于找到被他压在底下的暖宝宝,有些是近期买的,所以不担心过期问题,熟稔地撕开一张,走到床边,掀开盖在安然身上的薄被,她穿着的是一件晚礼服,很修身紧贴着皮肤,司墨琛不知道怎么下手,管家却在此时走了进来。

“少爷,红糖水好了。”说着,还好奇地朝床上的人投去一眼。

司墨琛双眸一亮,将暖宝宝放在床头柜上,双手插着裤兜走进衣帽间,过了一会拿着一件自己的黑色衬衫走出来,“给她换上。”

说完做到背对着大床的沙发上,一副避嫌的样子。

其实他大可以自己给她换,毕竟两人在五年前就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可是他并没有,他司墨琛自认不是那种会趁人之危的小人。

管家拿着衬衫走到床前,薄被掀开,让她将床上的女人看的一清二楚。

竟然是然小姐!

管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安然居然回来了,而且还被少爷带来了这里。

不过她是不可能去问的,按着司墨琛的吩咐给安然换下了那件晚礼服,再套上那件黑色衬衫,整个过程中,安然眼皮都没有睁开,苍白的小脸让人看着都心生怜惜。

安小包在管家顺道把他妈咪的项链摘下的时候就知道后面看不成了,有些可惜地合上电脑,然后研究起那枚秘戒来。

“少爷,好了。”管家拿着那件晚礼服恭敬地对靠在沙发上的司墨琛说道。

“你先出去。”司墨琛站起来,屋里的灯光照着他那张冷峻漠然的俊脸上添了一抹柔和,修长的双腿一迈,走到床边。

管家应声离开,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到复古的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司墨琛抿着薄唇,掀开穿在她身上的黑色衬衫,将暖宝宝贴在她的腹部,然后快速地给她放下盖好被子。

司墨琛转身走进浴室,平时沉稳的步伐也有些凌乱起来,关上浴室门,将衣服尽数褪去,打开花洒的开关,冷水刷地冲下来

他想不到的是,她对自己的诱惑力,比之五年前,有过之而无不,仅仅只是几秒钟的触碰而已。

这五年,他没有和其他女人发生过绯闻,就算偶尔会和哪些明星或者名媛逢场作戏,但那也只是逢场作戏,他曾一度以为,就这么过去一生也好,带着安然给他的回忆,建立了这间庄园。

叶真和苏十月甚至说过,他就算再怎么为安然守着这一方土地,安然也是看不见的,就算他再怎么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为她做再多的事,她也是看不见的。

可是,她回来了,这就说明,他们还没有过去不是吗,这一次他已经决定,就算她的心不再在他身上了,哪怕是折断了她高飞的羽翼,他就是绑,也要把她绑在自己身边!

伸手落下花洒的开关,司墨琛拿过架子上的干净浴袍披在身上,走了出去。

他刚出浴室,黑发上还在不断滴水,顺着那张巧夺天工的俊容留下,到达他胸前露出的浅麦色肌肤,刚想去找张干净的毛巾,就看到安然捧着装着红糖水的瓷碗一口一口喝着,头顶的灯光打在她身上,柔和了她面部的线条,原本苍白的小脸也渐渐红润了起来,那张樱桃小嘴时不时吧咂几下,俏皮而可爱,捧着瓷碗的小手在瓷碗的映衬下显得白皙了几分,面容虽然带着淡淡的病态敢,却无损她的美丽,反而更加的柔婉了几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