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第23章 戒指里的秘密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墨时慕 3120 2015-12-05 01:30:10

  看着男人毫不掩饰的笑意,安然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心跳的速度也有些不正常,“司墨琛,你再笑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安然狠狠瞪他一眼,不经意间,本意流现。

司墨琛唇畔的笑意不减反增,这句话勾起了他淡淡的怀念,好熟悉的话。

“我说过,在我面前你大可不必那么拘束,这是你的特权。”

安氏集团周年庆这天,巨大的夜幕上缀着稀稀疏疏的几颗星子,A市的空气并不算好,所以天空中缀满星子的夜晚很少,凉凉地夜风拂过,今晚的皇晟国际酒店可谓是热闹无比。

安氏在D国也算是小有名气,所以今天到场的大多数都是商场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晚会差不多已经开始了,安氏特意包下皇晟的整个宴会厅,到场的人虽多,却不显得拥挤,处处给人一种奢华辉煌的感觉。

这时,因为晚会的开始所以紧闭的大门却在此时开了,嘎吱一声,厚重精致的黑檀木门发出清脆的响声,让在等待着晚会开始所以格外安静的会场上的人纷纷看去。

只见,男的高贵优雅,女的精致动人,手挽着手站在门口,姗姗来迟。

男子穿着一身意大利名家手工黑色西装,剪裁得恰到好处的柔软布料包裹着他那修长俊挺的身躯,将他的身材显露无疑,惹得在场的女性朋友一顿吞口水。

他那头墨黑色头发柔软微乱,不似刻意打理过,不过却显得他更加的狂野不羁,那双狭长的黑眸光芒内敛,深邃冷冽,寒气逼人,脸部线条在灯光的映照下,如刀凿般线条分明,硬朗俊美,削薄的玫瑰色唇瓣轻抿着。

仅仅只是那样站着,却给人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优雅,如神祗一般让人不敢亵渎。

在场的人眼色狠着呢,当即便认出了司墨琛。

在D国,就算没有见过司墨琛,也一定听说过这个名字,那是权利财富以及美貌的代名词。

自然,他身旁的安然也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不仅是因为她的美,还因为司墨琛五年来首次带女伴出席这种场合。

她今天穿着一袭冰蓝色露肩腿间开叉的晚礼服,冰蓝色衬得她的肤色如牛奶一般白皙干净,带着丝丝如桃花瓣上的粉色,双眸如一泓清泉,清纯明澈,在灯光下流转间,竟能看见细碎的流光,照的那张巴掌大的小脸精致绝美,却又干净清澈,几乎俘获了所有男士的目光。

那头乌黑柔顺的头发被盘起,发丝间缀着几颗珍珠,几缕发丝垂落在脸颊边,俏皮可爱,雪白的粉颈间带着一条简单却很精致的项链,中间镶着一颗蓝色宝石。

冰蓝色的晚礼服质地柔和丝滑,腰间围着一条碎钻腰带,勾勒出纤腰不盈一握,行走间可以隐约看到两条雪白修长的没月退在布料间摆动,脚下一双同款高跟更是将她的玉足衬得越发娇小细腻,在在场的男士差点几欲喷血。

司墨琛看着周围不断往身旁的小女人身上投过来视线,眉头狠狠一一蹙,突然生出后悔带她来的想法。

低头看去,安然的唇角挂着抹微笑,明明是很官方的礼貌笑意,在司墨琛看来,却是那般刺眼。

“收起你那虚假的笑意。”耳畔传来冷冽且不悦的声音,安然秀眉微蹙,唇角的笑意也耷拉下来,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不是她让自己进来的时候保持微笑的么?发什么疯?

虽然这么想,安然还是乖乖收起笑容,她还不想笑呢,脸都快抽了。

安伯朗看到司墨琛,还不等他们走近,就连忙迎了上来,“司总,好久不见,还是一如既往的容光焕发啊!”

司墨琛的到来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在场的人没有人不想和CR搭上些关系的,哪怕只是很浅一层,也足够猖狂半辈子了。

司墨琛只是淡淡地嗯了声,感觉到挽着自己手臂的那双小手紧了紧,幽深的目光看向安伯朗,“不知安总可还记得这位小姐。”

安伯朗本就有心讨好司墨琛,见他主动出声询问,顿时有些受宠若惊,看向他身旁的人。

安伯朗混沌的目光有些疑惑,像是根本不知道安然是谁一样,“这位小姐好面熟,不知是哪家的千金?”

面熟?如果不是碍着司墨琛,他都想直接说不认识了。

司墨琛幽深的目光冷冽了几分,唇角勾起一个凉薄嘲讽的弧度,身边的安然倒是无所谓,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他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或许她后悔觉得这一幕很悲凉。

现在看来,却是可笑。

“安总真是好记性,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记得了。”司墨琛的声音不低,像是说给那些人听的一般,在场的人听了,看着安伯朗的目光或多或少都带着些鄙视。

自己的女儿都能认不出来,这种父亲还真是失败。

安伯朗惊讶地看着安然,不过好歹姜还是老的辣,很快便找到台阶给自己下,“是然然啊,出国这么久也没给家里寄张照片,来个电话,现在这么大了,爸爸都快认不出你了。”

众人听了,觉得有理,搞不好这位安家千金是在小时候出的国呢,认不出也正常,女大十八变嘛。

安然心里除了冷笑还是冷笑,她十八岁出的国,就算再怎么变化差别也不大,真是找的好借口。

“爸。”一声娇脆柔媚的声音传来,只见一抹红色身影款款走来,挽着身旁的贵妇的手,笑容很得体,安然却能从里面看出高傲和虚荣。

安梨和林素秋,她的“继妹继母”。

安梨一袭红色抹胸长裙,脖颈间的一条宝石项链像是要闪瞎人眼般,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显得她更加的娇媚靓丽。

在场的男士只觉得鼻间一热,好似要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一般。

安梨自然也看到了安然,不然也不会拉着林素秋这个时候过来。

“安家的千金真是个个都是美人胚子啊,有幸能目睹一眼,真是有幸了!”有的人已经开始说起奉承话了。

“就是啊,能有这么两个出色的女儿,安总真是有福气!”

安伯朗本想去讨好司墨琛,可是转眼间司墨琛和安然就不见了,只好笑着跟那些人周旋。

此时璟年花园的公寓里,安小包窝在沙发里,双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小爪子是不是往旁边的薯片抓去,看着笔记本上的画面呵呵直笑。

安然的那条项链早就被他动过手脚了,那颗蓝色宝石里,安装了他最新研制出来的微型监控器,可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摄,这次,他把他家爹地大人看的可是特别清楚生动,里面除了监控器,还有其他的一样东西。

就连自家爹地因为那些男人的目光迁怒自家妈咪,他也看的一清二楚。

原来他的爹地很在意妈咪。

安小包捂着小嘴吃吃笑出声,后来一看,妈咪不在家,索性就彻底笑出声来,酷酷的小脸蛋上带着抹发现秘密的得意,笑容一如既往的软萌。

这就是不笑则已,一笑萌死人啊。

小爪子往旁边一伸,安小包发现薯片没了,这怎么行,看大片的时候必定要有薯片和饮料,安小包看着屏幕上的画面,是对着一些不认识的人的,将电脑放置一旁,迈着小短腿去拿零食。

由于心急精彩画面错过,安小包没有注意到脚底下的一个空瓶子,一脚踩空,整个人往前面扑去。

安小包没有吭声,酷酷的小脸上甚至连皱眉都没有,爬起来拍了拍小手,幸好没有擦伤,但是,他却感觉到胸口的怪异,倏地就将平时藏在衣服下的那条项链拽了出来。

这是安然在安小包三岁的时候给他戴上的,是安然的母亲送她的,安然的母亲对安然说过,这条项链是母亲的父亲在她嫁人的时候亲手给她戴上,意义非凡,当然,嫁的不是安伯朗,而是她的亲生父亲。

母亲嫁给安伯朗的时候,为了避人耳目,甚至连婚礼都没有,更别说酒席了,外界只知道安家有个女主人而已。

看着断裂成两半的项链,安小包刚刚摔倒都没有一点表情的小脸上皱巴着,很懊恼的神情,带着自责。

妈咪说过,这条项链寓意平安,她希望宝贝平安健康地长大,而且对妈咪和他都同样重要,现在却被他摔碎了。

安小包天生对机械类的东西很敏感而且很有天赋,好比安然项链里的监控器和那样整人的东西。

所以当他准备想办法弥补的时候,却发现了这条项链的古怪。

项链是银质的,缀着一个同样是银质的图案吊坠,掂在手里有些分量,本来摔下去还不至于断裂,但被安小包那么一压,就恰好把它压断了。

里面并不是实心的,而是空心的,露出一截物体来。

安小包有些疑惑,也顾不得拿零食,走回沙发上,将断了的吊坠用力一掰,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没想到的是,看起来不大的一个吊坠里面居然装了一个能折叠的戒指,以及一张纸条。

纸条很软,被塞在戒指里。

戒指通体呈黑色,上面雕刻着复杂的花纹,看起来十分霸气且庄严,戒指内侧刻着一个字,夜。

安小包攥着戒指的小手微紧,亮晶晶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诧异,秘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