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极品祸妃

第六十二章 唇印扰谁心(二)

重生极品祸妃 皇邪儿 1082 2015-11-27 10:44:02

   长亭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你丫的赶紧把笛子还给本小姐。

  肖寒却是继续将面无表情和魅惑深沉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看着她,似笑非笑道,“这笛子只能算中品,不过,这上面的口水印却甚是好看。”

  肖寒不仅无心归还长亭笛子,还要对她的唇印品评一番。

  长亭这会很想知道,他刚刚将笛子放在唇边时,是否碰到了上面的印记?如果是的话,她该怎么办?

  就在长亭思绪翻飞之际,前一刻还在肖寒唇边的笛子,这一刻竟是到了她跟前。

  看着他薄唇上异样色彩的浅绯色,长亭此刻的感觉不说是五雷轰顶也差不多。

  堂堂墨阁阁主肖五爷,统领着整个中原大陆往来西域匈奴各国的经商之路,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竟是在云起书院如此高冷神圣之地,调戏起了十几岁的少女?

  明明是变相的暧昧戏弄,可他却能将这般见不得光的动作做的如此优雅尊贵,魅然天成。好似,长亭就天生应该被他戏弄似的。

  某女暗暗咬牙,心想着先抢回自己的笛子再说。

  当即伸手大力的想要拽出自己的笛子,却因着他突然用力拉扯,她整个人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倒去。为了避免直接撞入他怀里,长亭身子一侧,原本是想与他擦身而过的,谁曾想他在擦肩而过之际,恰好到处的转过身来,竟是……从后背抱住了她。

  “笛子我不要了!!”她喊着的时候,后背已贴上他强健有力的胸膛。

  他顺势从后抱紧她,将她单薄纤细的小身体摁在怀里。

  “那你要什么?我吗?”

  他手臂缓缓收紧,下巴似有似无的抵在她肩头,鼻尖蹭过她柔顺青丝,发间是少有闻到的淡淡薄荷香气充盈鼻息。若此刻是她从后抱着自己的话,想来,那感觉会更加奇妙有趣。

“我谁都不要!尤其不会要你!!就算你是云起书院的院士,你要惹恼了我,我照样可以跟你打一场!打的你满地找牙!打的你变猪头!”

上一世的长亭,也是如此的嘴上不饶人,此刻对着肖寒时,竟是不由自主的说出了曾经说顺口的话来。

  只是,此刻的她,越想挣脱肖寒的桎梏,可头发和朱钗,越是不听话的缠在他胸前衣襟复杂的盘扣上,叮咚作响,缠绕难解。

  见此,肖寒看出她情绪有些失控,又见着她因朱钗缠在自己衣襟盘扣上而不能转身的动作,眉毛挑了挑,眼底深处,愈发深沉难懂。

  他冰润修长到仿佛画中才有的完美手指,此刻轻缓的解开她缠绕的发丝,淡声逸出,

  “哪怕是再普通的乐器,也是有灵魂的,每次用完之后,自当擦拭干净小心收纳,而不是你这般随手一扔,由着它如此不着寸缕的风吹日晒,走音变形。”

长亭原本都想不要那几根头发,就此扯了去,却在听到肖寒刚才的话后,整个人突然安静了下来,寒瞳垂下,似是完全听进了他的话,只是,几分真,几分假,一时难断。

不着寸缕?她怎么有种被他言语挑开了衣襟的感觉。

  垂下的眸子很快波澜不惊,“我替这支笛子多谢肖五爷对它的穿衣之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